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地火树欲烧空>63.硬仗硬打(79越战)(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3.硬仗硬打(79越战)(2)

小说:战地火树欲烧空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20/2/6 9:58:36

四连长关立新根据各排人数和战斗力的情况,对战斗队形进行如下布置:三排人数不多不少,便于在狭窄地带展开,战斗力也不算弱,因此作为“尖刀”布置在前;二排战斗力最强,但人数最多,不便展开,因此布置在中间,可随时补充三排的战斗空缺;一排人数最少,战斗力也不强,因此作为预备队布置在最后。机枪班和炮排因携带重武器,不便进攻,则在山下待命。

敌人以机枪和手榴弹阻击我三排。由于山脊石头突兀而起,崎岖不平,战士们攀爬十分困难。但是,这些石头同时也起到隐蔽物的作用,敌人密集射击或是手榴弹爆炸的时候,战士们迅速躲进石缝中隐蔽,等敌人火力减弱或手榴弹爆炸过后,战士们又跳跃在石头之间,向上攀爬。

自从自卫还击战开战以来,八班战士屡次爬山作战,已经习惯于在陡峭山石上攀爬,因此很快爬到的全排的前面。敌人的地方部队和民兵就要面临弹尽粮绝的境地,开始往山下抛石头。爬在前面的八班战士慌忙躲到石缝中。石头难以在山脊上长距离滚动,滚不远就往两侧的山沟滚下去。这让五连和六连的战士大吃苦头,躲闪不及的战士,被撞成重伤。五连和六连的进攻完全受阻,但四连仍然在顽强地推进。敌人见石头无法阻挡四连,便往山脊下推圆木。圆木有一定长度,因此在山脊上滚动有一定的平稳性,能滚较远的距离。一根圆木从山上滚下,山脊上所有的战士都要隐蔽。隐蔽慢的战士,被就被圆木撞倒,跟圆木一起滚到山下,造成重伤。

武尚奇爬在全班的最前面。山上一根圆木滚下来,武尚奇急忙喊“卧倒”,同时缩身躲进一块大石头背后。圆木撞到他隐蔽的石头上,往上跳起,然后快速地向下砸去。山脊下一片“卧倒”声,但是,还是有战士没能即使卧倒躲避,被圆木撞倒滚下山。武尚奇抬起头往下望去,看是否有八班的战士受伤。就在这时,敌人又从山上抛下一根大圆木来,圆木直向武尚奇的后脑砸来。童立乾就在武尚奇下方的一块石头背后。他看到飞撞而下的圆木,大喊:“班长,卧倒!”

听到喊声,武尚奇急忙蹲下,同时缩脑袋。但是,圆木还是重重地打在他的头顶上,把他打倒在石头上。圆木接着砸在童立乾眼前的石头上,然后跳起,滚下山去。童立乾急忙爬过前面的石头,抱起武尚奇,转身靠在上方的石头背后。他脱去武尚奇的军帽,发现武尚奇理光头发的脑袋顶上,被撞起了一个大血包,但没有流血。他给武尚奇戴上军帽,摇晃着武尚奇的肩膀,喊道:“班长,班长……”

这时,闵学军从他们身边爬过。闵学军爬山并不敏捷,但他手脚有力,全班除了武尚奇和童立乾,就数他爬得最快。现在,童立乾抱着被撞昏的武尚奇,他就爬到了全连的最前面。他很快爬上去几米,离敌人阵地只有二、三十多米远了。敌人又滚下两根圆木,闵学军都躲了过去。

圆木砸在石头上的响声和童立乾的摇晃,使得武尚奇慢慢苏醒过来。他只是被圆木暂时砸昏过去,大脑并没有受损。他清醒来后,翻身从童立乾的怀抱里下来。这时,山上的敌人又抛下一根圆木。他正要向山下喊“卧倒”时,却发现圆木被什么挡住了,并没有继续往下滚。他转身朝山上望去,不禁吃了一惊:闵学军坐在一块石头上,那根圆木竟然被他用身躯挡住了!就在这时,敌人又抛下一根圆木来。武尚奇冲闵学军大喊:“快卧倒!”

闵学军身子往前动了一下,但没有卧倒,圆木重重地撞到他的胸部,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停住了。他哼了哼,转过头来,痛苦地对武尚奇喊道:“班长,让战友们快上啊……”

武尚奇回头对山下大声喊道:“快爬!快爬!”

没有木头滚下,山下的我四连指战员们迅速向山上爬来。

敌人又连连抛下圆木,除了滚到两侧山沟的外,全都被闵学军挡住。敌人见圆木没能打倒闵学军,便将最后的子弹全部射向闵学军。闵学军的肩膀、头部多处中弹,鲜血喷涌而出。但他没有往后倒下,而是向前扑倒,死死地抱住圆木,不让它们滚下山,砸到自己的战友。

武尚奇带领八班,迅速向上爬。他和童立乾很快爬到闵学军的侧面,同时向山头上的敌人射击。更多的战士爬了上来,向敌人开火,两名敌人被击毙,其余的敌人边开枪,边往后退缩。后面的三排长杨国光带领战士们边射击,边往上爬。

武尚奇爬到闵学军的身边,抱住闵学军,同时用自己的身体靠住被闵学军拦下的圆木。童立乾和徐清泉也迅速上前,用手扶住圆木,不让它们滑下。武尚奇对王定国喊道:“你喊五连注意,我们要往下推圆木。”

王定国爬到左侧的一块大石头上,对着东侧的山沟下喊道:“五连的战友注意了,有木头滚下来!”

童立乾和徐清泉两人抬起一根圆木,往左侧的山沟竖着推下去,这样,圆木就顺着山沟滑下去,而不是横着滚下去,避免大面积伤人。很快,闵学军身前的圆木全部被推开。

武尚奇想把闵学军抱起来,但是没有抱动,童立乾和徐清泉都上前帮忙,也没能抱起闵学军。伤口的疼痛让闵学军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像往常那样,咧开嘴,对武尚奇笑了笑,但是这笑容充满着痛苦。他说:“班长,不是我想挡敌人的滚木,是我的脚被石头夹注了。”说完,又昏迷了过去。听到闵学军这憨厚老实的话,武尚奇不禁眼睛湿润了。

童立乾和徐清泉低头看去,果然发现闵学军的右脚夹在石缝里。童立乾蹲下身,从侧面伸手进石缝,将闵学军的脚侧过来往下拉了拉,徐清泉用力拔闵学军的腿,才将闵学军的脚从石缝中拔出。

武尚奇抱着闵学军,坐在石头上,大声呼喊:“闵学军,闵学军……”

闵学军就是这样一个实心眼的战士。班上就数他憨厚,个子又大,平时战友们都喊他“傻大个”。那些年,部队里欺负新兵的现象司空见惯。闵学军和韩卫盟入伍那一年,武尚奇还是副班长。他们两人新兵训练结束分到班里,第二天晚饭后回到宿舍,当时的班长就把自己的脏衣服拿出来,往韩卫盟的床上一丢,二话不说就走。韩卫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问邻床的老兵田裕民。田裕民小声告诉韩卫盟,那是班长要他帮洗衣服。

2

63.硬仗硬打(79越战)(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