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战:晖计划>第一百二十六章 贵人相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六章 贵人相助

小说:谍战:晖计划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0/1/14 14:24:06

赵芳都没有机会去应聘,经验丰富的宋亚楠、现在化名叫王小翠,直接就被候默林录用了,让“王小翠”明天就去见工。

第二天,宋亚楠早早来到书店,打扫完卫生、又帮着候太太送他们的小女儿去学校,回来就整理书架、擦拭边角陈灰,待人接物、推介新书都没任何问题。

因为觉得很满意,两天后,候默林就给原来的营业员提前结清工钱、不用她再做了。

为了联络方便,也为了不让敌特暗中调查发现纰漏,赵芳也用“李红艳”的身份住到“王小翠”家附近,街里街坊的也算是“熟人”,两个大姑娘家家的唠唠家常、说说私房话,应该不会引起敌特怀疑。

情况也确实如同志们猜测的那样,候默林安排手下跟踪、监视了两天,还暗中打探了“王小翠”的身世、背景,确认没有问题后,才辞掉了原来的营业员。

几天后,“王小翠”下班偶遇“李红艳”,去她们家坐了一会儿,传递出三个信息。

第一,候默林很害怕他的太太邱美娟,邱美娟每天都出去打麻将,可以监视一下她的社交圈;

第二,候默林对书店生意并不是很上心,一些流行小说店里并没有上架、也没听说要进货;

第三,今后,“王小翠”送到书店门口的客人,如果她点头或鞠躬致敬,就是书店常客或可疑的人,需要跟踪、甄别。

赵芳把消息传递回去后,任道远他们把人分成两个组,罗耀宗、傅秋林各带一组,分别监视邱美娟和分路、接力监视宋亚楠指认的人,确认其住址和身份后,交给沈杨市局的同志帮助调查、甄别。

旁听者发来的电报让蔡鸿义很吃惊,他没有想到几次失败的行动让公安彻底盯上他了,作为应急措施,他给所有下属下达了暂时停止一切活动的命令,外地的发电报逐级转达,沈扬城内的派人送纸条到各个组的情报站。

虽然吉春公安监视书店的行动很隐蔽,但还是百密一疏,被发现了。

负责给书店传递蔡鸿义暂停一切活动命令的是特务张五常,由于汪景年正跟蔡鸿义怄气、也因为牛亚菲的失利被捕,汪景年心情不佳,拖了几天才安排手下做这件事。

来到松墨书屋后,张五常利用没人注意他的机会,把用密语写的纸条夹在指定的书里,并按约定故意把角落里的几本书调换了一下顺序,这样,来取情报的人就能准确的找到放字条的那本书,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份命令就是给书店老板候默林的。

因为看到书店新换了女营业员,多了个心眼的张五常没有像往常那样,藏好命令就直接走了,而是又慢慢转起了圈,最后在书店打烊前,才挑了一套《神雕英雄传》,付钱后才离开,为了慎重起见,他也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坐到不远处一个茶水摊喝水,一边偷偷瞄着书店门口。

因为张五常的穿着朴素、符合普通做工人的装扮,买的又是一套武侠小说也符合其身份,买这套并不是很贵的书、还犹豫了很长时间,所以,张五常并没有引起宋亚楠的特别注意和“关照”。

打烊后,宋亚楠就一个人往家走,宋亚楠和负责跟踪、监视的公安战士都大意了,他们以为自己才是“猎人”,根本想不到还有人会跟踪、监视宋亚楠!

快到家时,早就掐算好时间的赵芳迎面跟宋亚楠碰上了,两人聊了两句,因为没有约定的暗语,赵芳知道宋亚楠没有新情况需要汇报,两人就分头各回各家了。

看到这一幕的张五常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就是在吉春给张妈买的鱼和排骨里注射毒药,侥幸逃掉的那个别动队特务,他们之前在颜府偷窥过两天,赵芳当时还穿的是公安的服装,宋亚楠跟一个公安认识,而她又混进了情报中转站!想到这里张五常不由得胆战心惊,马上出城报告这个情报去了。

汪景年得到这个情报后很害怕也很紧张,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这个情报被他用最快的速度传递给蔡鸿义了。

听说吉春来的公安混进“松墨书屋”了,把蔡鸿义恨得牙根痒痒,他又开始盘算怎么利用这次机会刺杀任道远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怎么把候默林、邱美娟一家人安全转移出来。

候默林无所谓,他老婆邱美娟很重要!

贺龙斌到东北就任督察后,虽然捞钱是第一要务,但是对主动送上门的邱美娟,他自然笑纳了,两人天天厮混在一起。

贺龙斌没过两天就给了邱美娟一个机要科长的虚职,原来的电讯机要室主任是萧欣竹,邱美娟的这个机要科在宁都保密局本部根本就没有报备。

候默林虽然知道这个情况,但是他根本不敢说什么,他们两口子本来是在石家庄站的,就是因为邱美娟跟站长有一腿,被站长夫人知道后打上门来,站长夫人娘家很有背景,站长不敢得罪他老婆,就托关系把这两口子发配到他老家东北来了。

贺龙斌得知毛人凤有意让他做潜伏特务头子后,吓坏了,秘密返回宁都上下活动、他才不愿意潜伏在东北呢,为了掌握谈判主动,他把在东北建立的保密局特务联络图交给邱美娟保管,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任何人见到。

到了宁都后,贺龙斌四处撒钱、托关系,最终,毛人凤妥协了,贺龙斌被调回了宁都。

当时,毛人凤是准备另派他人前往东北主持保密局东北总站的,蔡鸿义、彭清浩、邢昊、汪景年、甚至是任道远资历都太浅,虽然东北战事不乐观,可是,少将军衔还是让不少人动心的。

毛人凤让贺龙斌把在东北的特务网交出来,贺龙斌这时才给邱美娟打电报,让她带着保密局特务联络图来宁都。

邱美娟并不傻,知道贺龙斌这是不会再回东北了,自己要找新靠山才行,万一新来的老板不好这一口或者只喜欢小姑娘,那她就彻底失势了,于是,她决定赌一把。

邢昊是个气管炎、汪景年天天跟手下的女特务鬼混、彭清浩过的跟个苦修道的行者似的,这三个人都不行,只有蔡鸿义可以靠上去,很快下定决心的邱美娟,在接到电报当天下午就给蔡鸿义打电话说请他吃饭。

“邱科长找我有事儿?”蔡鸿义一进饭店就看到穿着宝蓝色旗袍的邱美娟一个人坐在那里,赶忙走过去,两人平时也开开那种玩笑的,所以蔡鸿义跟她说话并不拘谨、甚至有点轻佻,当然,他也不会过线,毕竟邱美娟跟贺龙斌的关系在督察室内部基本就是公开的。

“没事儿就不能请蔡大队长吃个饭了?您不请我、我这不只能厚着脸皮请您了。”邱美娟媚笑着说道,她故意把“您”字咬得很重。

“看您说的,这顿我做东!”蔡鸿义马上听出来了,今天肯定不止是吃顿饭那么简单,邱美娟跟他说话从来没有用过“您”这个字,这可不是尊重、这是亲疏!现在督察室人心惶惶的,邱美娟利用好了、对自己可是有很大助力的。

“那怎么好意思呢?”邱美娟娇笑道,用手抹了下专门去“蕾丝令”新做的头发。

“这算什么,我刚才路过亨的利,进去看了看,这是新到的‘欧姆’表,我一想,也就您配得上这款表了,这不就立马买了下来,专门送给您的。”蔡鸿义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锦盒,打开后是一块漂亮的长方形镶钻坤表,这块表其实蔡鸿义一毫未出,亨的利表店的真正老板是个巨商,蔡鸿义帮他用军机走私过来不少紧俏的进口货,下面的经理哪儿敢收他的钱。

“这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邱美娟笑得更甜了,虽然跟在贺龙斌后头没少捞钱,但是谁会嫌钱多呢。

“您就接着把。”蔡鸿义又往前递了递,笑着说道。

“那你帮我戴上。”邱美娟笑着抬起右手,侧头看着蔡鸿义,蔡鸿义并不知道贺龙斌已经确定不会再回东北了,所以他很是犹豫了一下,见邱美娟不像是开玩笑,于是硬着头皮帮她戴上了那块手表。

“谢谢!”邱美娟收回手腕端详了一下说道。

“我敬您一杯。”蔡鸿义这才有机会端起酒杯。

“cheers!”邱美娟用不太标准的英文说道,今天她特意选的这家有西餐厅的酒店,楼上也已经订好了客房,贺龙斌已经给她安排好了明天早上的飞机,她必须把握住这一晚。

吃饭时两人虽然各自有心思,但是,说说笑笑的也不算沉闷,吃过饭蔡鸿义又招呼侍应上了两杯咖啡,他知道邱美娟一定还有话没有说。

“贺督察可能不会回东北了。”邱美娟搅动着咖啡,轻飘飘说了一句。

“当真?”这句话无疑在蔡鸿义心里投下一颗震撼弹,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贺龙斌为什么回宁都,但是各种谣言满天飞,蔡鸿义送那块表就是想跟邱美娟套近乎,打探点儿消息的,现在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依然很是意外。

“他今天打电报,让我明天早上坐飞机去宁都。”邱美娟也不拖泥带水的直接说道。

“这是好事儿呀!明天早上我开车去送你们一家。”蔡鸿义假惺惺的说道。

“想什么好事儿呢?就我一个人去。”邱美娟嗲到道,她要依靠蔡鸿义,现在就必须表现出跟贺龙斌划清界限的态度。

“这样啊?那老侯一个人在这边带孩子可是不易呀。”蔡鸿义继续装傻道。

“就是让我给他送份东西过去,你以为那个老家伙会真心对我?”邱美娟冷着声说道。

“那您一个人出远门,路上更要当心点。”蔡鸿义没法发表意见,只能这么虚伪地说道。

“你就不关心他让我去送的是什么吗?”邱美娟突然正色道。

“这个……”蔡鸿义当然想说关心,但是他又怕这是贺龙斌在试探他。

“你们男人总是口是心非,不累么?”邱美娟笑着调侃道。

“这个……”蔡鸿义是真的无言以对了。

“保密局东北密派联络图!”邱美娟看看两边没人注意她们,把头靠近蔡鸿义轻声说道。

这下彻底雷住蔡鸿义了,掌握了这份保密局东北密派联络图,就等于掌控了保密局在东北的特务组织,说是保密局的东北王都不为过,他心里有些激动,邱美娟把这么重要的机密告诉自己,那说明她有想法。

“那您更得当心了!”蔡鸿义按耐住心里的激动说道。

“你想不想要这份联络图?”邱美娟看出蔡鸿义的情绪波动了,笑着说道。

“想!”蔡鸿义知道这时候不能再假惺惺推让了,当机立断的说道,拿到这份联络图,等于拿到接替贺龙斌位子的晋身阶,上面就算原来打算重新派人来,现在也得再掂量一下了,而且蔡鸿义在毛人凤那儿本来就算是亲信,前一段时间蔡鸿义刚派人送了一笔不菲的碳敬给毛人凤,毛人凤可能并不缺这点儿钱,但是这是蔡鸿义表忠心的一种方式,他必须送。

“给你,不是不行,但是……”邱美娟说着又停下来了。

“只要我接了贺督察的位子,我保证您过得比现在还好!”蔡鸿义许诺到。

“空口无凭,想要让一个女人相信男人的话,除非……”邱美娟暧昧的笑着说道。

“除非什么?”蔡鸿义急忙问到。

“有些事儿只能意会,难道还要我一个女人家说吗?”邱美娟假做娇羞、却赤裸裸的说道。

“美娟!其实要不是碍着贺督察的面子,我早就……。”蔡鸿义也欲擒故纵的顿了一下。

“早就怎么了?”邱美娟媚笑着问道。

蔡鸿义不再说话,而是探手抓起邱美娟的左手,举到唇边吻了一下,虽然蔡鸿义很少在外面拈花惹草,但是,邱美娟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他也不在乎跟她应酬一下。

很快两个人就到楼上的客房继续商讨事情去了。

到了宁都的邱美娟,把保密局东北密派联络图交给贺龙斌的以后,又很郑重的告诉他,为了防止路上出意外,她特意留了一份抄件给蔡鸿义,把贺龙斌气得要死,但是,他拿这个女人毫无办法,他一直以为邱美娟就是个依附他的傻女人,没想到她还有这种心机。

蔡鸿义本来就是毛人凤的人,所以知道这件事后他也没有深究,加上蔡鸿义本来就是候选人之一,所以,毛人凤直接报请国防部批准给蔡鸿义晋衔少将,负责指挥东北所有保密局潜伏特务,把督查室改名为保密局东北总站,原来的哈尔彬站、吉春站、沈杨站和它们下属的二级站全部划归蔡鸿义管辖。

蔡鸿义当上东北总站站长后,当然非常感激邱美娟在这件事上起的作用,甚至有天命所归、贵人相助的感觉。

当他要把所有特务转移到乡下时,邱美娟贪恋大城市舒适的生活不愿走,蔡鸿义还破例任命她为沈杨城内的负责人,除了几个极机密的点外,都归她管,所以,邱美娟不能出事。

当然,更重要的是,虽然当初邱美娟说只复制了一份联络图,但是,蔡鸿义认为邱美娟手上很可能还藏了一份,万一她被捕后落入公安手里,那么潜伏在东北的全部保密局特务就都暴露了,仅凭行动队、别动队、情报处这点儿他直接统属的人,恐怕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制定让她们一家安全转移的行动,就成了眼下很急迫的任务。

1

第一百二十六章 贵人相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