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断崖十日>39.彻底绝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9.彻底绝望

小说:断崖十日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19/12/2 11:41:50

潘高峰清楚地记得,李慧红多次都告诉他,让他有事给她打电话。潘高峰先拨通李慧红的电话,却发现电话是关机。潘高峰觉得奇怪,还没到下班时间,为什么会关机呢?也许是没电池了?他连拨打几次,发现都是这样。

他想到了袁健。袁健是上海人,不常住在浅港市,浅港市室内攀岩俱乐部只是他投资的众多项目之一,因此,他时常在各个城市之间转,剩余的时间多住在上海。潘高峰拨通了袁健的电话,袁健接起电话,问道:“小潘,你有什么事?”

“袁老板,我有一件事想请教您一下。”潘高峰说道。

“你简短地说吧。我现在就在机场登机口,马上要登机了。”

听了这话,潘高峰想,这事几句话说不清楚,就只好说道:“那就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袁老板,祝您旅途愉快!”

潘高峰挂上电话。接下来,他做出了他一辈子最为愚蠢的决定——将村账户上那300万,全部投资到这家“虎斯霓开发公司”。他走到梅总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梅总从里面打开了门。潘高峰往里看,见办公室内坐着一个客户,看样子像个大老板。梅总说:“潘先生,您请等一会儿。”

“好,”潘高峰点点头道。他想,里面的这个大老板也来投资,这事应该不会有错的。

等了一会儿,那个大老板出来走了。潘高峰赶紧进去,告诉那个梅总,他决定一次性投资300万,投资时间三年,以后每年追加300万。梅总说,这次先跟潘高峰签这300百万的合同。他拿出了一份事先打印好的标准合同,在投资总额的空白处填上了“300万元”,在投资期限的空白处填上了“3年”。按照合同规定的“每月利率为10%,每过一年后本息加在一起,计复利”,到期后,还本付息的总金额是“?3194。4万元”。

梅良信在合同上签字,并盖上了公司的大红章。潘高峰也在合同上签了字。接下来,那个西装女子带潘高峰到财务部,先用网银转账10万元的定金。第二天上午,潘高峰又请了半天的假,到银行,将剩余的290万全部转入虎斯霓公司的账户。

潘高峰办完这件事,心里美滋滋地想,他筹资4900万元的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是,那么高的投资回报率,潘高峰毕竟心里不踏实。他想,什么时候还是应该找袁健或是李慧红咨询一下。

一个周末,潘高峰带着张小娟去商场买生活用品。他从家用电器部走过,看到电视台在播一条消息,说民间借贷,利率高于24%就不受国家法律保护。他的脑子闪了一下他跟虎斯霓公司签的投资协议。他想,首先,他是投资不是借贷;其次他投资的是大型国企,不是民间企业;第三,他的利率是10%,并没有24%那么高。其实,他并不懂电视说的24%的利率,就是指年利率。而他跟虎斯霓公司签的协议年利率高达120%,只是梅良信狡猾,协议上故意不写年利率,而写月利率,以哄骗粗心人。从此,潘高峰便心安理得起来,再也不想找袁健或是李慧红咨询了。

一年后,潘高峰又到了偏距路124号去找梅良信,将当年村账户收入的200万,继续向虎斯霓公司投资,期限为二年。梅良信又跟潘高峰签了一份协议,两年后到期还本付息金额为:968万。

又一年后,潘高峰又将村账户收入的100万,向虎斯霓公司投资,期限为一年。到期还本付息:220万。

潘高峰回到住处,拿出这三份合同,算了又算,这些投资到期后,总收入就达4382。4万,再加上他们最后一年的工资收入100万,那就是4482。4万元,虽然距4900万还差417。6万,但总归差不了多少了,剩下这400多万,到时再想别的办法也没多大问题。

可是最后这一年,坏消息不断。先是他弟弟和潘守吉跑来告诉他,他们打工的建筑工地包工头找不到了,他们一年的工资一分钱都领不到。接着是潘有福来告诉他,他们打工的工厂资金周转不灵,工人每月只拿到四五百块钱的伙食费,说工资到年底补齐,可是现在年底了,工厂也没有给他们发工资。

就像俗话说的那样,屋漏偏逢连夜雨。昨天中午,潘高峰从坐公交车从偏距路124号经过,发现“虎斯霓公司”的牌子没了!潘高峰吓了一跳,心想这家公司搬家了也不发个短信通知,他的投资到期了,到哪里找去他们要钱呢?他急忙拿出手机,拨打梅良信的手机,手机关机。连播几次都如此。他又赶紧给梅良信发微信,结果也一样没有回音。

公交车到站了,潘高峰慌忙下车去。他急匆匆地往回跑,想看看原来的公司门口是否贴出告示,告诉客户公司的新地址。可是,门前什么都没贴。他想找个人问问,可他从玻璃门往里面看,里面连鬼影都没一个。他心慌了,找隔壁的一家公司的保安,询问这家“虎斯霓公司”什么时候搬走的,那保安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听了这话,潘高峰头脑变得一片空白,当时就瘫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大口大口地喘粗气。

保安好心,用纸杯子倒了一杯水拿出来给潘高峰。潘高峰喝了水,才感觉舒服一些。他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离去。他告诉自己,必须沉住气,千万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

他想,也许虎斯霓公司搬走之前,已经把钱给他打到账上了?于是,他又到银行去,查了一下账,发现账上仍然没有任何进项。他顺便取了20万现金,到工厂去交给潘有福,让他给出来打工的村里人,每人分4000元,好让大家回家过年。

第二天,潘高峰强打精神,将出来打工的村里人送到汽车站去。为了不让大家看出破绽,他还嘱咐潘有福他们相互照顾,注意安全,又让他弟弟回家后替多父母干活,最后还交代张小娟,让她告诉她爸,不用担心筹款的事。

等大家都上车走了之后,潘高峰骑上共享单车,满城的大街小巷到处跑,希望看到“虎斯霓公司”搬迁后的新办公地址,或是碰到梅良信。可他既没有看到“虎斯霓公司”的新地址,也没遇到梅良信。与此同时,他不停地拨打梅良信的手机,给梅良信发微信。梅良信的手机不开机,微信也不回。

很快,春节过了,原来村里出来打工的人,只有20几人回到浅港市来打工,张小娟来了,可他弟弟吃不了那苦,不来了。潘高峰又帮助他们找了另一家工厂去打工。他自己也要上班了。每天一到下班时间,他又上街去,四处寻找梅良信的下落。很快,三月底,就是他代表村里出资的时间了,他仍然没有找到梅良信的下落。

又一个月过去了,攀高峰仍然没有打听到任何有关梅良或是虎斯霓公司的信消息。怎么办?潘高峰万般无奈,只好选择报警。一个下午,他请了半天假,拿着那三份合同,来到了附近的派出所。

警察们听了他的描述,并没有感到奇怪。警察告诉潘高峰,半年前就有人来报警了,这个梅良信总共骗了几千人,涉及资金几十亿!他们正在大力侦办此案。听了这话,潘高峰傻了眼。

过了好一会儿,潘高峰才喃喃地说道:“警察同志,我这些钱都是为村里的扶贫项目筹集的资金。你们可要想办法找到这个姓梅的啊!他骗了我们4382万呢!”

警察听了潘高峰的话,又拿起他的合同看了看,说:“这个‘虎斯霓公司’并没有任何正常的营业收入,他们的钱都是从各个受害人那里骗来的,大部分都被梅良信挥霍掉了。就算我们抓到他,能将本金赔给你就不错了,他承诺的利息根本就无法兑现。”

听了警察的话,整个人都傻掉了。警察见潘高峰变得呆呆傻傻的,就又安慰道:“既然你说你被骗的是扶贫款,我们要是抓到了他,就让他优先赔偿你。”

警察的话,并没有给潘高峰一丝安慰。他从派出所出来,感到彻底的绝望了。

7

39.彻底绝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