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断崖十日>40.回到起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40.回到起点

小说:断崖十日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19/12/3 11:27:50

晚上,潘高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四年前,他立下了“军令状”,发誓要代表村里筹资5000万,可交钱的期限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他不仅没有筹到这5000万,而且将村民们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血汗钱共600万,全部让骗子给骗走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五年前他在部队的时候,那次围剿匪徒的战斗又像电影一样,在他的头脑里过了一遍。在绝壁的岩洞上,匪首对他说的话——“两千万”,就像雷鸣一般,在他的头脑里炸响!

匪首陈小果在未到达医院之前已经死了,而那个绝壁除了他,估计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爬得上去了。那“两千万”一定还在那个岩洞上!

两千万虽然还不到五千万的一半,但也是个不小的数。对!先把它拿来交给村里的项目,也不算他完全食言。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右手已经残废,如何才能爬得上那几十米高的绝壁岩洞上去呢?他想起,闵捷教过他如何双人攀岩。对了,找弟弟潘高枝跟他配合一起爬!潘高枝开春后就没有来浅港市打工,就在村里。他计划已定。

第二天一早,潘高峰起床来,洗漱了一下,撕开一袋方面面,干着吃了几口,再喝了两口水,算是早饭。他拿起手机,准备给阮经理打个电话请假,可当他开始拨号时,移动公司语音提示,他的手机已经欠费,让他先充值后再使用。潘高峰没好气地骂了一句:“妈的,就知道向老子要钱!”说着,将手机电源关上,将手机扔到床上去。

他简单收拾了一个旅行包,先到单位跟阮经理请了半个月的假,然后到攀岩用品专卖店,买了两个人用的攀岩安全带、救命绳和救命钉,外加两根50米长的救命绳。他到汽车站,买票上车。

下午两点多钟,潘高峰回到了群山县城。他到县扶贫办去,打算找宫坚了解一下项目的进展情况,同时觉得,自己筹资被骗,也应该向宫坚汇报一下。可是办公室里却不见宫坚,只有打字员王丽。“攀高项目公司”成立的时候,章程协议之类,都是王丽打印的,因此在县扶贫办里,他跟王丽算是比较熟悉的。他不见宫坚,就走到王丽的办公桌前,问道:“王女士,请问宫主任在哪里?”

王丽见是潘高峰,就尖着嗓子说道:“原来是你啊,小潘!这半个月来,主任联系不上你,都快急疯了!”

潘高峰当然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上班的时候,他不能开手机,下班后,他就不带停地拨打梅良信的电话,谁给他打电话根本就打不进来。也偶尔打进来的,只要他见是宫坚或是袁健的号码,就根本不敢接。他低下头问道:“那宫主任现在在哪里?我想见见他。”

“这几天,他天天到崔书记的办公室去,我们都见不到他!”

“崔书记?哪个崔书记?”

王丽解释道:“新来的县委书记崔书记呗,还有哪个崔书记?”

听了这话,潘高峰估计,宫坚天天去找新来的县委书记,肯定日子不好过,心情也不会好。他便打消了见宫坚的念头,说道:“那我就不等宫主任了。王女士,麻烦你告诉宫主任一声,我回断崖存去了。”潘高峰离开县扶贫办,到汽车站坐车回断崖村去了。

半个月前,省路桥施工公司的老总邓前勇就找到了宫坚,说他们已经半个月没有收到付款了,他们没办法,只好决定暂时停工。宫坚一听这话就着急了,马上就联系袁健。他和袁健分别联系潘高峰,可一直都联系不上。为了让修路项目继续开工,宫坚问袁健能否先垫付一部分资金。当初,袁健也曾经想过,万一潘高峰筹集不到资金,自己再追加一部分投资。可他当时也没预料到,他的其他投资都没能按预期收回,也就是说,他自己的账上也差不多是空的。袁健为难道:“宫主任,我现在是泥菩萨,自身难保啊!”

“那怎么办?”宫坚也没辙了。

袁健犹豫了一下,建议道:“宫主任,您看县里能否再追加一点投资?”

“唉,那我只好硬着头皮去碰一碰了。”宫坚唉声叹气道。

宫坚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原来大力支持断崖村修路项目的李书记和赵县长,一年前都已经调走,李书记调到了市里当了管文化的副市长,赵县长调到邻县去当了书记。而新来的崔书记和魏县长,对断崖村的项目并不了解。

此后的半个月时间里,宫坚每天都到县委那边去找崔书记。可是,崔书记刚到县里上任不久,事情太多,不是找不到人,就是崔书记忙,没时间跟他谈。他又到县政府那边去魏县长,魏县长不是在开会,就是下乡考察去了,因此,他也没有找到机会跟魏县长汇报。

宫坚觉得,断崖村的事不能再拖下去了。今天上午一来上班,他就到崔书记的办公室门外守着。可崔书记整个上午都没来办公室。秘书告诉他,崔书记到财政局调研去了,下午才回来。

下午一上班,宫坚又到崔书记的办公室去。崔书记倒是来上班了,可他正在跟工业局的局长在谈话。好不容易等工业局长走了,宫坚正想进办公室去找崔书记,崔书记自己却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赶紧截住崔书记,简单地汇报了一下断崖村的项目,然后说:“现在,断崖村的潘高峰失去了联系,我和民间投资方都认为,潘高峰很可能没有筹集到必要的资金。为了使这个项目不至于烂尾,崔书记,您看看县里能否再追加一点投资?”

崔书记马上还有个会,因此说道:“关于县里能否追加投资,由于我对情况不熟悉,等县委研究研究再说。既然那个潘高峰在协议上签了字,那他答应筹集的那部分资金,还是应该由他负责筹集嘛。我跟税务局的同志还有个会。”说完,匆匆走了。

宫坚听了崔书记的话,心里明白,要县里追加投资,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结果。他叹了口气,回到扶贫办去。王丽告诉他,说潘高峰下午来过,现在已经回断崖村去了。听了王丽的话,他气得咬牙切齿道:“好你个潘高峰,你还好意思来!”

他当即打电话给袁健,告诉袁健,潘高峰回来了。袁健正好在赣州,下午就开着他的私家车过来了。第二天一早,他们约好县农行行长戴宽惠、承包商省路桥施工公司的邓前勇,一起到断崖村去找潘高峰。出发前,他们又遇到了同样要去找潘高峰的、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王世哲局长,这样他们一行四人,坐上了袁健的车,到了断崖村公路施工现场,然后从山路,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跋涉,来到了断崖村。如今有了这条还没有完工的进村公路,在山路步行的时间已经减半了。

在山坡上,他们听到潘高峰唱山歌说要跳崖,便喊叫着朝村里跑去:“潘高峰,潘高峰,你可不能跳啊!千万不能跳啊!”

同样听到潘高峰唱山歌说要跳崖的,还有村支书张开明和村委会的一班人。他们也高声喊着:“峰伢子,你可不能跳啊!”一起朝断崖跑去。

7

40.回到起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