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首富>第49章 不就是吟诗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9章 不就是吟诗么?

小说:大唐首富 作者:冰镇南极 更新时间:2019/12/3 19:27:47

“周至侯,其实这杯酒,并不是一口喝完的,只要你在诗会结束前喝完就算数的!”李丽质闪着大眼睛。

李承乾点头表示同意。

“那程处默是怎么回事?”

“那是他们老程家的家风,可不是诗会的规矩!”李承乾见杨天脸色不好看,“君可兄,你没事吧?”

“尼玛……”杨天想吐槽,突然胃里一阵翻滚,不好,有酒水要冒出来,连忙用手捂住转身出了亭子,找一丛牡丹,哇地吐出来一大堆。

总算是舒服了!

压力释放过后,杨天又恢复了风采,返回诗会,发现程处默已回归,不过换了一身衣服,面对杨天询问的眼神,小程同志奸笑道,“兄弟我早有准备,来前准备了一套衣服!”

我能说不服么?

人已到齐,李承乾示意杨天坐到他那边去,太子都这么说了,谁敢拂他面子?丢下一副哀怨的程处默,与王子公主们坐在一起。

“水生,你这些天干什么去了,怎么不来国子监?”刚坐下,李丽质便挤了过来,无情地把李恪给指唤到一边去,“你答应我的故事,什么时候给我讲?”

“公主,等下次去国子监,我就给你讲如何?”这么多人在,杨天可不敢有失礼的地方。

“那我们说好了,你要是变卦,我让父皇打你,像上次那样!”李丽质脸一红,毕竟那两个不雅的字,她说不出口。

“公主,放心!”杨天心说国子监?铁定是不去了的,那故事,自然也不用讲,至于李丽质的威胁,一点也不必担心。

一道怨念满满的目光扫在杨天身上,后者丝毫不觉,那是长孙冲,一个内定要成为李丽质男人的家伙。

诗会第一阶段,由个人主动献诗,这些自然都是文官子弟表演的舞台,萧禹家的长子萧锐率先赋诗一首,引得众人一至叫好,接着陈叔达之子陈政德也来了一首,南方集团表现活跃,北方士族之卢真、王衍、崔钻丝毫不让,也各自拿出本事,斗得旗鼓相当。

李承乾及时做点评,各打五十大板,勉强把这火给消下去。

“君可兄,听闻孔祭酒对你大加称赞,想必文采超群,今日群贤集会,不如赋诗一首,让我等长长见识?”长孙冲起身,向杨天划下道道。

“表哥,周至侯已经不胜酒力,如何能做诗?”李丽质怕杨天做不出诗,连忙维护。哪知这彻底激起了的长孙冲的嫉妒之心。

“怎么君可兄,不敢么?”

“对对,君哥兄,我等也想见识一下你的佳作!”与长孙冲相善的几个家伙乘机叫嚣,还有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也在起哄。

“不要去!”李丽质悄悄地拉杨天的衣服。

看着长孙冲那不善的眼神,再看看李丽质,杨天顿时明白了什么,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早熟,看长孙冲年龄,也不过上初中吧,这吃醋的本事,可是修炼不短了。

哎,哥本想低调的,但你们却不让!杨天苦笑,好在他早有准备,平时一个人的时候,可没少背唐诗的,为的就是应对这种场面。

“既然少敬兄有请,敢不从命!”杨天起身,“今日把酒言欢,偶得一两句,名《将进酒》,献丑了!”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李白的将进酒是杨天穿越之前最喜欢的,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单单前两句,当场令在座惊艳无比,一个个屏心静气,现场落针可闻,生怕打断了杨天的思路。等到“倾耳听”三个字吐出来的时候,杨天很骚包地饮一口酒,向大伙作辑,华丽地坐下。

现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沉浸在诗的意境之中。

当真是: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杨天一首《将进酒》咏完,在场众人百态尽出,长孙冲脸色铁青,李承乾赞许之色不绝,李泰早不复高傲之气,程处默一脸地卧槽,李丽质等女孩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小样,诗仙李白的名篇,不信镇不住你们!”杨天很满意众人的神情,“杨某文采浅薄,请各位指教。”

就这诗,谁有资格指教?

良久,萧锐一声长叹,“君可兄,你这一首诗抛出来,让我等还怎么玩?和你的《将进酒》比起来,我等之诗,皆为笑话矣!”

“周至侯大才,我等拜服!”

“君可兄,你真是太令人意外了!”李承乾道。

“周至侯,本王决定了,要拜你为师!”李泰郑重地说道,“本王也要学作诗!”

“卫王言重了,臣实不敢当!”

“青雀,想不到你竟有如此志气!”李承乾道,“君可兄,依孤看,不如就答应了吧。”

“猪队友啊!”杨天暗恨,不过想到此时二人尚小,夺嫡之争还早得很,李承乾还是挺照顾弟弟妹妹的。

“卫王,拜师什么的就算了,臣命薄,怕是当不起。”杨天道,“不过臣每晚在自家开有私塾,卫王如不嫌弃……”

“哼,青雀,你年少不更事,拜师事关重大,怎么可以如此草率?再说了,这首诗指不定是别人早就写好的!”长孙冲非常不满。

“少敬兄,那以你之意,该当如何?”王衍问道。

“不如这样,就由殿下亲自命一题,如果周至侯做出一般无二的诗来,某就信他!”长孙冲道。

“君可兄,你看如何?”李承乾问道。

“殿下,我已经无路可退。”杨天苦笑。

“好既然如此,那孤就命一题!”李承乾指着李丽质道,“那就以丽质为题,君可兄,请吧!”

“卧槽,你还嫌事不够乱么?”杨天大为不满,但人家金口一开,在场各种点赞,不答应也没法子,尤其是李丽质,那眼睛,似乎弄不出一首令他满意的,后果自负。罢了,抄一次是抄,抄两次也是抄,李白同志,就你了。

杨天装模作样地品一口酒,迈出步伐,开口道:“公主殿下天生丽质,想来是天上仙女下凡一般,一般的文章,定然配不上的,杨某苦思,得《清平调》四句,如有不对,请公主恕罪!”

“周至侯,本宫有你说得那么好么?”李丽质被说得心花怒放,“你的诗,想来定是极好的!”

“君可兄,请吧!”长孙见意中人如此做态,差点要暴走。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杨天大声吟完,又是一杯酒下肚,朝李丽质施一礼,转身入座。

“这,这是写给我的,他真的这样想吗?”李丽质大羞,心中着实欢喜,看向杨天的眼神充满了爱慕。

杨天一首诗,完全打动了李丽质一颗芳心,尽管小丫头才7岁,但杨天的形象已经深深刻在她心里了。

0

第49章 不就是吟诗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