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唐首富>第50章 长公主芳心暗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0章 长公主芳心暗许

小说:大唐首富 作者:冰镇南极 更新时间:2019/12/4 11:58:00

“君可兄,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天才的诗人!”李承乾称赞不已,“此诗一出,这天的诗会怕是进行不下去了!”

“周至侯大才,长孙冲甘拜下风!”长孙冲把李丽质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恨不得当场去单挑一把,咬着后牙槽吐出一句话来,“殿下,臣不胜酒力,怕礼仪有缺,请暂退!”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表兄,既然如此,你且回吧!”李承乾觉得长孙冲今天有点儿怪。

杨天的两首诗起到了霸道清场的作用,此后再无人敢言诗,虽然酒照喝,话照聊,诗会的形式,已经全然不见。

谁也不愿再出来丢脸。

半个时辰后,曲江诗会结束,众人带着收获,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李丽质回宫之后,便坐在胡床上,双手托着香腮,回味着杨天写给她的诗,不时露出会心的微笑。她是如此的专注,以致于长孙进来都没发现。

“丽质,丽质?”

“嗯?啊!母后,你怎么来了?”李丽质吓得跳起来,“孩儿见过母后!”

“想什么呢,本宫进来都没发现,叫你也没反应?”长孙并不恼,还以为今晚李丽质与长孙冲发展得不错呢。

李丽质刚才的样子,不就是少女怀春的表现么?

当真是知女莫若母,只是长孙想差了,闺女想的不是长孙冲,而是杨天。

“丽质,今晚的诗会怎么样?”八卦是女人的天性,长孙很想知道李丽质与长孙冲发展得怎么样了。

“还好了!”李丽质不免又想起那云想衣裳花想容来,难免把心事暴露在脸上。

“来,跟母后说说,我们家的小公主有了意中人,是谁啊?”长孙笑眯眯地问道。

“哎呀,母后,这种事,人家怎么说得出来?”李丽质大羞,转过身不敢看长孙。任凭长孙如何动作,就是不肯出头来,也不回答她的问话。

长孙叫了几次,见李丽质死活不理会自己,心中也不恼,径自出了屋,回立政殿去了。

回到立政殿,李世民已经在那儿了,长孙把刚才李丽质的表现说与丈夫听,“二哥,咱们家的长公主可是动了春心了呢!”

“哦,知道是谁了吗?”李世民突然觉得有点儿心酸。

“还能是谁,不就是冲儿么?”长孙笑道,“看样子,二哥怕是要指婚了!”

“冲儿其人也是不错,只是丽质毕竟还小,朕不太想让她这么早定下终身。”李世民笑道,“观音婢,你也不用太操心这事,毕竟长孙家,终究会有一位公主的!”

“臣妾就是中意冲儿和丽质。”

“你啊!”李世民伸手钩一下长孙的鼻子,一如以往,“不用多想,朕去看看承乾在做什么,好不容易参加一次诗会,会不会有长进。”

李世民暂离立政殿,前往东宫来一次突击检查。

李承乾回宫之后,便命人准备好文房四宝,首先把《将进酒》用心地抄写下来,他记忆很好,一首长词竟然背得分毫不差,写完这后,又把《清平调》给写下来,做完这些之后,不免又是称赞杨天一番,然后对着两首诗慢慢品味。

李世民不许通报,进了东宫之后,发现李承乾正在书案上摇头晃脑,似乎在吟诗一般,悄悄地走到人家背后,很快就被两首诗的文采给征服了。

“好诗!”李世民不由大叫一声。

“啊,你皇,您什么时候来的,儿臣沉醉于诗歌,请恕罪!”李承乾连忙起身行礼。

“你用心攻读,何罪之有?”李世民指着那两首诗问道,“承乾,这两首诗很好啊,无论意境还是词藻,无不是上上之品,是谁写的?”

“父皇明见!这两首诗是周至侯所作!”李承乾把诗会上发生的事毫无保留地告诉李世民,“父皇,儿臣从未想到,原来周至侯文采彬彬,实在厉害啊!”

“你是说,这首‘清平调’是杨天写给丽质的?”李世民暗叫不妙,联想到长孙所说的异常现象,立即断定李丽质八成是被杨天给弄成那样的。

“是的父皇,当时表兄让周至侯作诗,请儿臣出题,儿臣顺手指着丽质,哪知周至侯出口成章,比之曹子建,还要胜上三分呢!”

“你是说,冲儿跟杨天对上了?”

“父皇,您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呢,儿臣当时没往这边想。”

“嗯,杨天这两首诗不错,朕先拿去给你母后看,回头再给你!”李世民不待李承乾反应,一手抄起,转身出了东宫。

“恭送父皇!”李承乾心说,怎么今天所有人都怪怪的。

李世民很快回到立政殿,长孙还在等他。“观音婢,你看这是什么?”

长孙接过诗,快速浏览一遍,两只眼睛不住放光,“二哥,这应该不会是承乾的作品吧?”

“承乾虽然用功,但要作出此等诗篇,还早得很呢!”李世民道,“观音婢,你觉得此诗如何?”

“比之曹子建谢灵运,丝毫不差!”长孙给出最高的评价,“二哥,它出自何人之手?”

“杨天,就是那个一心想做商贾的杨天!”李世民恨恨道,“朕就不明白了,明明文采斐然,怎么就不用在正道上!”

“杨天?想不到此子竟有如此本事!还真是小看了他。”

“还不止呢,你知道这首清平调是怎么回事吗?”

“这个臣妾如何得知?”

“哎!”李世民轻叹一声,把杨天作诗的来龙去脉说与爱妻听,“观音婢,我们的宝贝女儿恐怕中意的不是冲儿啊!”

“啊?不行!杨天虽有文采,但此人根底过轻,岂是良配?”长孙凤眼一瞪,“二哥,既然杨天文采足可登堂入室,就不必去国子监了吧?”

“不错,杨天是没有继续留在国子监的必要了!”李世民知道爱妻所想,却没有点破,“只是丽质那边,该当如何?”

“她还小,哪里懂什么情情爱爱,时间一长,自然会淡忘的!”长孙心说,“看来有必要让皇上尽快指婚,免得夜长梦多。”

一夜之间,杨天火了,彻底地火了。

《将进酒》和《清平调》如同一枚核弹一般,迅速扩散至整个长安城,上至皇宫,下至普通文人,无不况相传颂此千古名篇。

走在大街上,不时听到有人高声吟唱,还不时能听到周至侯如何这般,杨天在文人中的地位猛增。

国子监,孔颖达与李纲两个老头各自在书房里叹息,自己空有满腹经纶,却不及那小子半分。

杨天毕竟还是有羞耻感的,他预感到诗仙作品一出,必将广为传颂,但他还是低估了唐人的文化热情,侯府外面总是围着一大群人,周树那边的拜帖堆得跟小山一般。

不见,谁都不见!杨天如同乌龟一样躲在家里。那些诗根本就不是他的,这可是万恶的抄袭,以前他最讨厌了。

没脸见人啊!

1

第50章 长公主芳心暗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