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雏鹰1981>第七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小说:雏鹰1981 作者:雏鹰6 更新时间:2019/11/17 9:05:08

张杰又发明个对付腰疼的办法,简称“小雨疗法。”心里想着小雨,想着爱情,想着甜蜜,就能暂时忘记疼痛。用“小雨疗法”治疗,虽然明知自欺欺人,但还是乐于为之。

昨天上午,看到有人给包大人送花,张杰怀疑是刘小雨所为,很愤怒,如果不是还要找她治疗的话,甚至不想再见她。午饭后又去按摩,张杰气势凶凶,大有兴师问罪之势。趴到床上,首先在床头狠狠敲下一串密码:“包大人的鲜花是你送的?”

小雨手语回答:“不,是我退的。”

张杰忘记手语,猛然回头。

小雨手语说:“回过头去,用手说话。”

张杰老实回头,手语问:“为什么?”

小雨回答:“第一,公开拒绝黑老包,让他彻底死心。第二,公开咱俩的恋爱关系,让天下所有姑娘彻底死心。”

“此话当真?”张杰又惊又喜。

“这事,能开玩笑吗?”

张杰欢天喜地,忘记了腰疼,四肢狠狠击打床边,仿佛在泳池里蝶泳。忽然想起手语,急急敲下:“啊!东风夜放花千树。”

小雨被感染,猛然扑到张杰背上,狠狠地吻了一口。

张杰醉了一夜,用“小雨疗法”治疗一夜,虽然腰疼依旧,但精神焕发,踌躇满志。早上六点半下楼,咬着牙把自己吊在单杠上,腿和腰左拧右拧,把自己弄成麻花状,希望能把腰间的积疾拉开了,把错位的组织回复原状。

早操的学员回来了,看到张杰像吊死鬼一样嗞着牙咧着嘴,纷纷大笑。康康跑上前紧紧抱住:“哥们,千万不能想不开呀。”

**说:“前面的路还很长。”

小川说:“尽管道路曲折,但前途一片光。”

康康说:“如果非要走这条路,也别留遗憾,有啥未了之事,告诉我。要不要给你交最后一党费呀?”

巫队长喊一声:“别闹啦!上单杠,每人五十个引体向上。”

门前一溜八个单杠,瞬间挂满了人。

张杰看着他们收腹拉臂像弹簧一样轻松,真羡慕健康,又痛恨自己的腰伤。否则,他也会像他们一样潇洒奔放。

**完成了任务,仍不尽兴,又玩单臂引体向上。

巫队长看着有趣,问大家:“还有谁能玩单臂?”

没有人回答。

**自豪地说:“张杰是第一个,本人是第二个。”

巫队长问:“你双臂能拉几?”

**说:“六十个没问题。现在开始吗?”双手抓好单杠。

巫队长猛然抱住**的腰,自己双脚离地:“开始拉!”

**大叫:“队长队长!这不行。”

巫队长突然恶声恶气:“给我拉!”

**大叫着求饶:“队长我真的不行!您快放了我吧。别说拉,吊都吊不住了。”

学员目瞪口呆。

张杰若有所思。

“集合!”巫队长放了**喊一声。

学员马上站成三列横队。

巫队长说:“你们伞训以后就要离队了,到飞行团第一项规定,我今天替他们宣布了,”突然声音提高八度,且一字一顿:“飞行学员,不许谈恋爱。”

“啊?”学员既惊讶又不理解。

张杰的脸红了,觉得队长提前宣布规定,主要针对自己。

巫队长说:“学飞行比拉单杠难得多,即使全力以赴,仍会有将近半数的人被淘汰。如果再给自己背上个包袱,再增加些思想负担,你们,就准备收家伙滚蛋吧。”

队长的话震耳发聩。

张杰心里百感交集。刚刚爱上刘小雨,刚刚尝到爱的甜蜜,哪想到问题这么严重。爱情和学飞行,原来是这么水火不容。他不舍得放弃小雨,更不舍得放弃飞行,又是左右两难,举步为艰。不由得心生怨恨,老天怎么总是“关照”我?让我一次次走进夹缝里。忽然想起鬼才张望,心中设想,如果他碰到这样的事,该作如何处理?

张望退学的第二年,被招进大队**思想宣传队,专职主演刁小三、小炉匠及土匪甲土匪乙之类。半年后,一台戏没练成,却把主演李铁梅的演员勾跑了。他做的很绝,有意把两人的约会亲热接吻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造成既成事实。大队革委会主任气得浑身发抖,拍案大叫:“你!你不务正业!你专搞歪门邪道!你破坏红色样板戏!破坏**思想!破坏社会主义红色江山!你!你是美**及其一切走狗!”革委会主任语无轮次地甩完一摞大帽子,仍不解恨,干脆劈腚一脚,把张望跺出宣传队。但张望却是胜利者,挨一脚换来个如花似玉的媳妇,里里外外都划算。

张杰想,如果他现在死心塌地爱起来,肯定是不务正业,肯定,巫队长这位“革委会主任”会拿脚跺他。不,这一点决不能学张望。他可以为了爱情放弃宣传队,我却不能为了爱情放弃学员队。他在不在宣传队都是农民,而我,在不在学员队却有天壤之别。

巫队长借拉单杠点醒梦中人,让张杰醍醐灌顶。原来,我还没资格谈情说爱。千辛万苦走到今天,前途依然茫无头绪,可以肯定,下面仍是荆棘丛生,艰难曲折。如果此时爱起来,必然分心,学业必然受影响。然而不接受刘小雨?他又不忍心,没勇气拒绝。怎么办呢?张杰有生以来第一次为爱而伤脑筋。

爱情啊!小说上把你说的千般好,但是,你来的真不是时候呀。

爱我的人,我也很爱,本是人世间最美的事,却又平地起风雷,不允许爱!张杰的脑子里乱套了,搞不清这是什么逻辑。感觉脚步很累,身体冰凉,冷的透心。渐渐地,好像有了头绪,由爱情想到事业,想到人生的目标。张杰现在不足十九,谈事业,觉得仍很遥远,只能考虑人生目标。

目标,仿佛充满诡异,很会捉弄人。即使切合实际的目标,也会在奔赴目标的途中布满荆棘,布满障碍,甚至设有陷阱。但是有志者,必须为目标活着。人无目标,无异于行尸走肉。而且,目标认定以后,不可轻易改变,哪怕困难重重,荆棘丛生,也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正所谓有志者,立志长。无志者,长立志。改变一次目标,基本上要再从头做起,人生短短几十年,实在改变不起。假如放弃飞行,与小雨死心塌地相爱,入伍三年的心血等于白费。而且,第二目标在哪里?他心里一片茫然,也不敢设想。这不是考大学,可以填报第一志愿,第二志愿,不管第几志愿,都是人生的起点。而我却是,人在途中了。

不不不,改变第一目标的教训举不胜举。警卫连、通信连就有几个曾经的飞行学员,由学员变成普通一兵,巨大的心里落差让他们难以承受,再也提不起精神,浑浑噩噩度日,早就做好了三年服役期满,收拾行李走人的准备。他们的第二目标在哪里?他们还是因为身体或专业上的不允许才不得不放弃第一目标,而我若为了爱情主动放弃,恐怕得有一千人一万人痛骂我。

自己家里也有类似的教训。

张杰的四叔曾经在郑州一家汽车制造厂工作,就是豫通客车的前身。四叔没有文化,但勤于钻研,一辆罗马布切奇卡车的发动机,他能蒙上眼睛组装起来,而且比明眼人速度还快。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小有名气的技工。后来因为四婶得了结核病没人照顾,不得不辞去汽车厂的工作,成了农民。繁重的体力劳动,四叔刚过四十岁就累弯了腰。假如拿出一部分工资请个护工,在汽车厂坚持下去,何至于弯腰驼背。

张杰的爸爸也有很大遗憾。淮海战役时,张杰爸爸是支前民工中担架队的队长。出发的时候并不是,是一颗炸弹齐齐截去了老队长的双腿,眼睁睁看着他流血而死。张杰爸爸恼了,猛然甩掉棉袄,光着脊梁大吼一声:“是站着撒尿的,跟老子上!”咬着牙瞪着血红的眼睛,迎着炮火冲了上去。血与火的战场,要的就是血性,是一往无前的精神,那时讲思想觉悟,是说傻话。二野的一位营长被张杰爸爸的血性打动,要把他带走。张杰爸爸正求之不得。却被张杰的爷爷拖了后腿,说一家六个病号,只有这一个全乎人,他要走了,全家咋活呀?那位营长遗憾地离去。张杰爸爸后悔得拿脑袋撞墙。张杰爸爸非常适合部队的雷厉风行,敢打敢冲。地方工作四平八稳,让他极不适应。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五一年当副乡长,后来人民公社副社长,再后来,县工业局下面经理部的经理,享受上一级副职待遇,仍是副科级干部,几十年原地踏步。假如当初跟着部队走了,只要能活着,干到县团级应该不是难事。

也许,第一目标很难,但坚持走下去,会有无穷回味。也许,第二目标很容易,然而晚年回味,又会有无穷遗憾。

张杰的脑子里信马由缰,想了许多许多,以至于那个早上,他搞不清吃早饭没有,甚至搞不清去没去过饭堂,只记得上班的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是在楼顶平台上躺着。下楼时,他坚定了一个信念,第一目标不能变,蓝天梦想不能动摇。尽管,拒绝一个美人的求爱是痛苦的,心会流血,也许会抱撼终生。张杰思前想后,最后痛下决心,好男儿志在四方,决不能把一路的艰难跋涉付之东流。即使失去刘小雨会痛彻骨髓,他也认啦,好在爱情之火还没有充分燃烧起来,快刀斩乱麻,让它胎死腹中吧。

星期天,机关连队休息,学员队伞训照常进行。七点半,巫队长又习惯性的推出自行车,带张杰去封闭按摩。张杰却不想去了,理由充满人性味。

“咱也给医生放一天假吧。”

巫队长明白张杰的意思,问:“想通了?”

张杰艰难地点点头。

“真正想通了,应该正常治疗,正常接触。”

“我的修练还欠火侯,我怕,触景生情。”

“理解你,但是,腰疼能坚持吗?”

张杰挺起胸脯:“必须能!”

学员反复跳平台,“呯呯呯”,“嗵嗵嗵”,如果闭上眼睛听,仿佛置身于建筑工地,正在做地基,正在打夯。

张杰的落地总是摔倒,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行,渐渐地,他明白了,原来是自我保护意识在发挥作用。人的潜在的自我保护意识与生具来且根深蒂固。面部受到冲击会条件反射闭眼,保护眼睛。头部受到攻击会条件反射地耸起肩膀或架起胳膊。肢体各部位精诚团结发挥集体优势,鼻子不通气,嘴巴会自觉地代替呼吸。眼睛一时看不见,耳朵会自觉地支起来用听觉代替视觉。屁股上打针时,腿部肌肉会紧张起来,还会呲牙咧嘴挤眼睛,对屁股表示深深同情。尤其在肢体某一部位受到损伤后,其他部位会自觉地顶班上岗,并且忠心耿耿严于职守,根本不受神经中枢指挥。张杰努力想改变它,每次下跳都给自己下死命令,必须站住。然而由于腰间疼痛不敢使劲,难以发挥中军主帅的作用。腿部同情腰部,不敢迎接落地的冲击,会弯曲跪倒作最大限度的缓冲。上肢和肩部也自觉地冲上第一线,为腰部分忧解难,所以落地总是四脚支撑。张杰的指令贯彻不下去,反复命令反复动员仍然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他急了,心中暗骂,他娘的,我这个司令算是白当了,都不听我的,不行!必须立威!他索性把眼闭上,截断视觉的反馈渠道,使自我保护意识得不到指令,处于无政府状态,落地总算站住了。然而巨大的冲击使腰伤进一步加剧,撕裂般的剧痛瞬间袭遍全身,冷汗簌簌而下。

张杰没去封闭按摩,小雨医生却不放过,背着药箱气势凶凶赶到训练场。她忍受了一夜的痛苦煎熬,脸色煞白,情绪也极为败坏,抓住张杰不由分说,按倒就是一针,又压上去急急按摩。

张杰想作些解释,小雨手语命令:“别说话!”

张杰张张嘴,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心想,既然躲不掉,悉听尊便吧。反正早晚都得摊牌,都得迎接暴风骤雨,要来就早点来吧。

小雨一直没开口,仍是摩尔斯手语,急速的,不需回答的,不容分辨的:“对不起,是我被爱冲昏了头,差点毁了你的事业,差点害了你。原以为你十八岁入伍,三年军龄,怎么也得二十多岁了,应该和我年龄相当。没想到,你们特招的也是兵娃子,你整整比我小了四岁。小屁孩,你把老姐姐闪的好苦啊。”

张杰心里一楞,立即明白,大概巫队长找她谈话了。小雨忍痛割爱,是迫不得己,才找理由。她没那么大,她说过十四岁入伍,干一年报务员,上四年大学,正好和我年龄相当。现在突然大我四岁,张杰理解了,她是想用年龄的差异生生收回一颗爱心,可见她用心良苦。也许,这是她能找到的最恰当的理由。也好,既然老天不能成全咱们,那么就以姐弟相称吧。

小雨手上说:“爱情可遇不可求。夜里辗转反侧曾下决心,打破这一人为的桎梏,让真正的爱情突破年龄界限,但是难啊!‘女大三,抱金砖。’那是媒婆的巧舌如簧,是当事人把生米做成熟饭后无可奈何的自我安慰。那么女大四呢?简直没有治,连自我安慰的由头都找不到。在孔孟之乡,一只母鸳鸯比一只公鸳鸯大了四岁,无论躲到哪里都会遭到无情棒打的。心里很酸,又觉可笑,这就是我的初恋,正应了那句老话,热恋中的女人啊,都是傻妞。好了,这一页翻过去吧,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必须翻过。本来,今天不想见你的,封闭和按摩完全可以请别人代劳,以后也永远不见你了。但是想想,觉得那样太小气,何况,我又是大姐姐呢。爱上一个人很难,平息爱的火焰则更难。再难也得面对。说心里话,平生第一个热吻送给了你,同时也把心交给了你,把情系在了你身上,从此愿随你生生死死,哪怕浪迹天涯。现在,只能把已经托付的心再生生撤回,实在残酷。一夜无眠,真的不舍得,不愿意放弃。退一步吧,即使成不了夫妻,仍想和你保持超出同志战友那样的关系。万般无奈了,唉!换一种方式吧,我仍然爱你,是姐姐对弟弟的爱。

张杰猛然回头,想大喊一声姐姐,忽见训练场众目睽睽,赶紧闭嘴,改用手语:“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亲姐姐!”

“有你这么优秀的弟弟,姐脸上有光。”

“我知道,你的年龄做不了我姐。你能等我吗?等我航校毕业了,马上来娶你。”

“不,你没机会了。”

“为什么?”

“我准备,”小雨全身颤抖,仿佛突然生了大病,用尽全身力气才敲下后面的密码:“嫁给黑老包。”

“啊?!”张杰的心差点跳出来。她是要绝了我的念头,嫁给黑老包,牺牲一生的幸福来成全我的事业。这代价太大,张杰不敢接受。他想大哭,想呐喊,想嚎叫。

小雨强作欢颜,安慰张杰,同时也是安慰自己:“其实,黑老包人很好的,也有能力让我幸福,我愿意,愿意,”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爱心激荡,难以自制,小雨医生的按摩越来越急,幅度也越来越大,在外人看来,大有翻云覆雨之势。学员忘记了训练,一个个傻着脸呆看,心有旁鹜,浮想联篇。

**自言自语:“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遭人强暴,被人蹂躏,心里真不是滋味啊。”

康康猛然架起**大喊:“报告小雨医生,**的腰也扭伤了,你顺便也给他按按摩吧?”

小雨说:“好啊。”

见美女欣然接受,**乐得假戏真做。

小雨说:“站直了,把双手举起来。”

“先投降吗?”**不理解,但还是老老实实举起双手。

小雨抓住**的一条胳膊,突然转身一个背布袋摔,把**重重扔到草地上。挎起药箱扬长而去。

学员轰场大笑。

**倒在地上,一脸尴尬,不知所措。

康康上前救援:“你试试腰还疼吗?”

**灵机一动,迅速爬起,伸胳膊蹬腿,又翻个跟斗,大声惊呼:“吔?!吔?一点都不疼了。”朝着小雨的背影深深鞠躬:“刘航医呀刘航医!我是真服了你啦。”

学员笑得更惨。

“继续操练!”包大人突然炸雷般喊一嗓子。

阳春三月,北方人还在担忧“倒春寒”的袭扰,南国曲靖的小麦已经出穗了。天气越来越热,田间劳作的农民不自觉地躲到树荫下乘凉。学员冒着烈日苦练,一件夹克工作服汗湿了晒干,晒干了再汗湿,后背上结起白白的盐花。张杰更加苦不堪言,汗蒸爆晒倒在其次,腰间的不舒服时刻敲打着了的神经。虽然打了封闭不再像刀剜一样难忍,但骨节间仿佛塞满了沙子,硌应,刺歪,难受,他只好把腰带紧了又紧,试图阻止血液流通使腰部处于麻木状态。然而落地姿势仍与包大人的要求相去甚远。

包大人发了狠心,把张杰单独拉上一个平台,单个操练。当过兵的大多领教过单个操练的滋味,苦和累倒成了其次,大庭广众之下,被当作后进典型,遭受人格污辱,是男人无法接受的。能够想象,张杰带着伤痛单个操练,心理上该承受何等的折磨。包大人毫无恻隐之心,黑着脸,凶神恶煞:

“跳!站稳了!笨蛋!”

“再跳!保持平衡!蠢猪!”

张杰被骂急了,干脆把耳朵关闭了,目中无人,自己干自己的。娘的,今天就是死在平台上,必须争口气!别人是从平台上往下跳,他简直就是往下摔。爬上,摔下,再爬上,再摔下,浑身滚出泥人。裤子破了,膝盖破了,手掌也摔破了,四处渗血。

包大人则盘腿坐在沙坑边,叼着烟,悠闲地吐着烟圈。

**康康小川在旁边看得惊心动魄,又难以抑制愤愤不平。三人不约而同攥紧拳头,悄悄怒骂。

“黑老包,你等着,等老子穿上飞行夹克,第一个先来羞辱你。”

“为了叫你黑鬼惭愧,老子必须飞出来!”

霍亮心里更为复杂。平时与张杰明争暗斗,细想来,两人并无个人恩怨,只是争强好胜,互不服输。其实这也是部队提倡的,比、学、赶、超嘛。争斗的结果,十有八九是张杰稍胜一畴。正因为是稍胜那么一点点,才让霍亮一次次的不甘心。霍亮也有为数不多的胜出,但总是侥幸,总是借助外因的帮忙。最近的百米测试霍亮胜了,却没有丝毫胜出的喜悦。这次伞训可能又会胜出,但这种胜出反让人倍感窝囊。一个真正的剑客会珍惜一个真正的对手,否则,他会寂寞的。霍亮不想失去张杰,失去这个标尺,他会失去目标,失去动力,进而会使生活失去意义。趁张杰再一次摔下,霍亮冲上去扶起,真诚关心道:“哥们,你这是蛮干,是自虐,是拔苗助长,是杀鸡取蛋。”

然而张杰根本不领情,随手一挥把霍亮开出两米之外:“他妈的!给老子滚开!”

巫队长见张杰脸色苍白,知道他正在忍受痛苦的煎熬,精神也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心里替他难受。倒了一杯水送到张杰跟前说:“休息一会吧。”顺手往他肩上一搭,发觉衣服已经被汗碱浸硬了。

张杰接过水一饮而尽,说声:“队长您放心,不战胜非洲朋友,我,决不收兵!”又一路趔趄着爬上平台。

巫队长眼睛一热,忙背过身忍住,忽然一跃而起大喊一声:“谁能出个节目?给大家活跃一下气氛!”

**蹦起来道:“有有有!让康康出个节目。”

康康挠挠头说:“我感觉我们训练场就像建筑工地,就是在打夯,因此,我编一段夯歌,给大家解解闷吧。”双手握拳,拉开架势,亮开嗓子:“同志们齐努力呀!”

“夯!使劲夯呀!”学员们大声附和。

“夯夯高架起呀!”

“夯!使劲夯呀!”

“同志们加油干呀!”

“夯!使劲夯呀!”

“偷懒是王八蛋呀!”

学员们轰场大笑。

巫队长没有笑,他要为张杰声援,马上代替康康跳起脚大喊:“世上无难事呀!”

“夯!使劲夯呀!”

“只要肯登攀呀!”

“夯!使劲夯呀!”

……

夯歌惊天地,泣鬼神,像黄土高原上的信天游,像安塞腰鼓,是最原始的呐喊,是凤凰涅磐,是绝望中的爆发。

1

第七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