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雏鹰1981>第十八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小说:雏鹰1981 作者:雏鹰6 更新时间:2019/11/28 10:56:31

张杰吃饭比较慢。严格讲,不是他吃得慢,是吃得不专心,嘴里嚼着食物,脑子里瞎想,遐想,漫无边际,任意驰骋。通常,小川欢欢**们早已吃完跑得没影了,他还在细嚼慢咽。为此,顾教员提醒过他,军人不是美食家,没功夫慢条斯理仔细品味。张杰的理由很充分,说在预校、理训处时不这样,每顿饭保证三分钟吃完。现在所以慢了,主要是空勤灶环境太好,来去匆匆感觉有点对不起它。

餐厅里几乎空空荡荡了,只剩下天花板上的吸顶灯仍在孤芳自赏。张杰并不着急,考虑晚饭后是自由活动,与其到营区闲晃荡,或者听那帮家伙胡吹海聊,还不如在这优雅的餐厅里理理思绪,编织个美好憧憬。今天收到弟弟来的一封信,这是刚刚十岁的弟弟第一次写信。三年级的学生,字很幼稚,却充满豪气。信中提到一节体育课,同学们跑步跑的兴奋,相互攀比。开始比谁跑的快,又比谁的考试成绩好,最后比谁的爸爸能耐大,职务高。有的说自己爸爸开汽车,天南海北都去过。有的说自己爸爸是采购员,没有办不成的事。还有几个说自己爸爸是科长校长或者什么主任。弟弟说,我哥哥是飞行员,在天上腾云驾雾。一下子把同学全震了。后来同学一齐拥到弟弟身边说,你哥哥啥时候回来探家?给我们讲讲天上的事,是不是见过七仙女和嫦娥?天上拿什么好吃的招待他的?然后再借他的衣服穿上照个相,咱也好好神气一回。弟弟非常自豪,说从来没有那么扬眉吐气过。

弟弟的自豪让张杰感动,也让他感到压力。不能让弟弟的自豪落空呀,仅为对得起弟弟,也得好好干,做一名合格的飞行员,否则,对他幼小的心灵绝对是个伤害。

张杰起身离座,准备回宿舍预习课目,为做一名合格飞行员再加把劲,争取让弟弟永远自豪。

牛队长突然进餐厅来到桌前:“等一下。”

张杰问:“队长有事?”

牛队长在对面坐下:“有。马上开训了,每个中队必须选出一名学员组长,协助教员干部搞好管理和训练。初步印象,看你还比较稳重,你把组长担起来吧。”

张杰赶紧摇手:“别别,队长,我当组长不合适。”

牛队长一楞。组长虽然小,但总算上个台阶,别人争着抢着轮不到,他却主动推辞。牛队长很意外,必须问清理由,如果是从思想上不求上进,还真不是小问题。牛队长脸上严肃起来,瞪着眼问:“怎么不合适?说说你的理由。”

张杰说:“我这人,有自觉性,但仅限于自己管好自己,管别人,我真不是这块料。再说,我们是搞专业的,能把专业学好了,比什么都强。我发现有些技术单位的工程师比单位领导更受人尊重,我愿享受尊重,不愿享受职务,真的,这是我的心里话。”

张杰的理由让牛队长脸上松弛下来:“好嘛,还一套一套的。想搞好专业,这话我爱听,但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是不是有点自私了?是不是缺乏集体荣誉感?”

队长上纲上线了,张杰赶紧申辨:“队长您放心,只要我在专业上有点体会,我保证会毫不保留地与他们分享,但是别让我管别人,我真不是这块料。”

牛队长拉开长谈架势:“好吧,那么你说说,谁是这块料?”

张杰微微仰起脸想想,感觉提谁都合适,但不提谁都不合适。不是担心打击报复,而是觉得是好事,他对每个人都有推荐的义务。遂说:“除了小川孩子气重一点,其他的,都合适,都是这块料。”

牛队长一撇嘴:“狡猾。”

餐厅窗外,长明灯下,三中队梁队长一边擦嘴一边与学员黄相同小声交谈,颇有点窃窃私语面授机宜。小黄听得认真,专注,开始时脸上略现为难,继而眼睛发亮,信心大增。

牛队长朝窗外一努嘴:“哎,看那边。”

张杰已经看到,因问:“梁队长也在动员小黄当组长吗?”

牛队长微微摇头:“不见得。老梁的带兵风格是,先在专业上树个典型,让大家向他看齐,然后队内开展比学赶超,再拉出来,与其他中队比专业,比进度,比质量。”

张杰来了精神:“这个任务交给我,我愿当专业上的排头兵。”

牛队长听着高兴,但感觉这话有点盲目乐观,立即敲警钟:“这么自信?这话说说容易,真做到了,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张杰郑重其事,信心满满:“队长您放心,我不是狂妄自大的人,搞好专业,是我刚穿上军装时就发过的誓言。”

牛队长说:“记住,我们是一中队,按顺序数也是一二三四,如果我们在专业上吃了败仗,闹了个四三二一,那可丢大人了。”

张杰掰着指头说:“这两天,我在心里算过一笔账,四中队霍亮,三中队黄相同,还有二中队的两个,都不是等闲之辈,我准备在专业上拉开架势好好与他们较量一番。”

牛队长眼睛一亮:“好啊,看来你有思想准备,好小子!像我的兵。如果你真能当好专业排头兵,就不让你当组长,并且,我从内心封你个组长的组长,组上皇。”

卫生队食堂里,小丁小欧吃饭也慢,也是吃得不专心,边吃边说悄悄话,相互咬耳朵。卫生队的餐厅除了干净,没什么好留恋的,主要是晚上两人都不值班,难得同时清闲。聊天紧扣着共同关心的话题,曾经都羞于启齿,以为是自己的秘密,自己独享,自己珍藏,却不知这秘密太折磨人,夜里常常辗转反侧,难以成眠。还是说出来吧,一吐为快,好友之间还可以共同探讨,集思广益,共谋发展。同时,两人都没有恋爱经验,能鼓弄对方先走一步,踏出一条成功之路,自己步其后尘,可以少走弯路,少去许多麻烦。

小欧首先点破:“既然看上小白脸,就该主动出击,该出手时就出手,干脆麻利快。千万别粘乎,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小丁明白小欧的意图,想让我开道?不,你先蹚雷吧。遂说:“你先下手吧,像侦察兵抓舌头那样,到飞行大队抢了机器人就跑。边跑边行动,把生米做成熟饭,即使他们抓到你,也已经晚了。”

“这是你自己的设计方案吧?看来真是急红了眼。行,这个方案可取,不过我不忍心占有你的成果。自己设计,自己实践,边做边改,逐步完善,走出一条成功之路,为军旅爱情树一个亮丽的楷模。”

“别不好意思,我们是好朋友,我不会告你侵权的。”

“还是你先下手,你比我跑得快。”

“没关系,你背走,我掩护。”

小欧转入正题:“别光斗嘴了,说真的,他们是一群可爱的人,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是值得骄傲的事。”

“真的。蓝天骄子,让人羡慕,骄子的夫人,同样值得自豪。”

“这两天,我算了一笔账。”

小丁惊讶:“怪不得,你夜里睡觉像翻烧饼,原来是在算账呀!行,只要脑子不闲着,功夫不负苦人。算了什么账?说来看看。”

小欧一嗔脸:“别贫嘴,说正经的。目前的形势不容盲目乐观,卫生队适龄的医生护士就不少,再加上话务班的,通信连的,还有地方的,他们老家的,一圈人磨刀霍霍,实在是僧多粥少,狼多肉少,你下手晚了,可能就没你什么事了。”

“所以你要抓紧,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

晚上,学员在宿舍里聚精会神看《飞行讲义》,顾教员推门进来。学员连忙起立相迎,张杰,金库更是举手敬礼。

顾教员摆摆手:“都坐下,别那么严肃,没什么事,咱们闲扯。”自己先在张杰的床上坐下。

张杰搬个马扎坐在下首。

顾教员说:“大家随便点,我们就像一家人,应该轻松相处,畅所欲言。不能相敬如宾,那样太生份,也太累。刚到飞行大队,有点拘束是难免的,其实呢,我们中队的周教员和曲教员都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只是早你们两期留教了,现在已经与一中队融为一体了。”

金库虚心求教:“顾教员,您当学员时,有什么飞行窍门?您肯定飞得最好,要不然不会留教。”

顾教员摇头:“你错了,留教不一定就是飞得最好的,只是相对全面点,相对成熟点。我个人就不主张把飞的最好的都留在航校,真正飞的好的,还是到航空兵部队去,飞最好最新的机型,驰骋蓝天,做空中卫士,那才神气。说这话并不是留下来不安心,既然组织这样安排了,个人只能服从组织分配。但航校的原则是为部队输送精英,输送最棒、最优秀的飞行员,所以希望你们都能飞出去,飞遍大江南北,飞遍长城内外。”

学员们立即激动起来,仿佛马上就要飞向长城内外。然而,自己清楚,翅膀太嫩,还飞不起来,还是先做好学员,在航校飞好教练机,才能想以后的事。如何才能飞好?几个人同时相问。

“教员有什么飞行窍门?教我们几招。”

顾教员伸出两根指头:“窍门只有两个字:苦练,除此以外,没什么捷径好走。”

**嘴快:“不会吧,教员肯定会留下一二个绝招。就像练武的,师傅总要留个杀手锏、回马枪什么的。”

顾教员笑了:“傻小子,那是江湖习气,我们是**人,讲实事求是,不讲江湖那一套。”

欢欢急切地问:“就说飞行体会吧,教员肯定有一套?”

顾教员很痛快:“体会肯定有,而且不止一套。最关键的一条,你们记住,学员期间,是跟着教员练,既然跟着练,就讲究模仿能力。上机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每一个飞行课目,都是教员先做示范,学员跟着模仿。模仿能力强的,教员做一遍,基本上就可以比葫芦画瓢。差的就不行了,教员做三遍五遍了,他还摸不着头脑,这就够呛了。教员的示范动作一般都是标准的,否则也没资格当教员。会模仿的,一遍,能弄个大概,教员肯定会指出不足之处,两遍就趋向标准,三遍就是精益求精了。这样的学员谁见谁喜欢。”

小川好激动,一蹦站起:“我一定做个教员喜欢的学员!”

顾教员乐了:“好小子,但愿如此。”

聊天渐渐随心所欲,其乐融融。谁也没留心,此时,大队长和王副大队长正站在窗外,被房间里的情绪感染,两人不住点头。

王副大队长说:“一中队下手很快,五最是急先锋,已经与学员交上朋友,打成一片了。”

大队长点头:“五最好样的,工作从来都是往前赶。”

房间里的聊天渐渐转入专业问题探讨,虽然仍是有说有笑,但从学员专注教员认真的表情看出,已经不是自由闲聊。

康康问:“怎么样才能提高模仿能力?”

这也是学员共同关心的问题。

顾教员正要解释,副中队长正好迈步进门:“我来告诉你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先天的,有的人就是学什么像什么,一点就破,天生的模仿能力强。另一种就靠后天努力了,别人弄一遍,你弄两遍三遍,再不行就四遍五遍。反正模仿能力差就得苦练。”

顾教员道:“说起模仿能力,咱们副中队长最有发言权,他爱人是剧团的。演员的举手投足为什么协调好看?都是练出来的,都是跟着师傅模仿出来的。”

副中队长也不客气:“这一点不是给你们吹,演员是最讲究模仿能力的,除了唱腔以外,手、眼、身、步伐,一招一式,师傅怎么做,你就跟着比划。比划好了,师傅点头过关,比划不好呢?不但加练,有时还挨打。特别是旧社会,地位也低,为什么都叫他们戏子?”

小川心直口快:“副中队长,你爱人挨过打没有?”

副中队长摇头:“没有。她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赶上好时候了,已经不兴那一套了。再说,不是我替她吹牛,她的模仿能力就是天生的强,老师一点就透,一教就会,谁还能打她?说到这给你们讲个笑话。有次我探家,正赶上她姑父去世,我们两口子去奔丧。她老家那里的规矩,男人行礼讲究二十四拜,女人跟着哭就行。我他娘的哪会什么二十四拜呀?正好前一拨客人正拜着呢。”

顾教员插话:“赶紧跟着学吧。”

副中队长说:“是得学。好家伙,前边拜,后边拜,左边拜,右边拜,上几步,退几步,有时还转圈,简直是眼花缭乱,摸不着头脑。可我那口子只看一遍就会了,并要悄悄教我。我逗她说,你先给我示范一遍吧。”

顾教员笑着问:“嫂子真示范?”

副中队长点头:“真示范。女人行二十四拜,从来没有先例,一下子热闹起来,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像看戏一样。后来,吹响器的不吹了,放炮的不放了,身穿大孝的孝子也不哭了,与来宾客人一起当起了观众。最后,二十四拜终于拜完了,会场仍然秩序井然,观众仍然纹丝不动,直到丧事总管大喊一声‘仪程继续’!人们才回过神来。总管紧接着喊我的名字,让行礼,其实是想看我的笑话。我说,我已经派女代表行过礼了。”

顾教员大笑:“哈哈,这就是你的风格,有时会耍点赖。”

副中队长很认真:“可不能行那个礼,上去也是丢人现眼。”

欢欢悄悄自言自语:“模仿能力,模仿能力。”

副中队长朝学员问:“你们说,像我老婆那样的模仿能力,她会挨打吗?倒是挨过我的打。”

顾教员第一个不相信,并且号召大家:“你们信不信?”

学员齐声高叫:“不信!”

副中队长双手一摊:“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她现在不在这。”

**说:“副中队长别生气。我觉着,正因为你爱人不在你才敢这样说,才敢过过嘴瘾。”

副中队长脸上嗔不住:“你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她来了,我当着你们的面打她一顿。”

牛队长突然进门:“这话我信,等你们走了,媳妇再还他五顿。”

副中队长立即反击:“那是你们山西人的习惯,”马上拿出山东腔调:“俺们山东,不兴这样的。”

牛队长说:“好啦,到时间了,早点休息。还有,你们中间选个组长出来,要报着对中队负责的态度,确实选个有责任心的人。感觉自己合适的话,选自己也行。晚上考虑考虑,明天中队会定下来。”

提起选组长,学员暗暗兴奋。扪心自问,感觉自己也够条件,也是将帅之才,说不定就此官升一级。呵!机会难得,不容错过,赶紧,积极表现,努力争取,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欢欢喜欢在熄灯之前把宿舍里用拖把拖一遍,理由有三,一是卫生,二是增加室内湿度,三是谁想在睡觉前挥霍精神,可以在地板上做俯卧撑,做仰卧起坐。今晚,欢欢又习惯性地从卫生间拿来拖把,刚拖两下,却被**一把夺去:“从今天开始,这项工作我承包了。”

康康立即瞪眼:“你是谁?你说承包就承包了?问问我同意吗?我现在拍板,这个艰巨任务必须由我来完成。”从**手里夺过拖把。

金库突然昂首挺胸,仿佛在舞台上演讲:“**毛**教导我们说:‘要过细地做工作,粗枝大叶不行,粗枝大叶往往搞错。’卫生工作是个细发活,是与区区入微作斗争,你们都太粗心,难以胜任,还是交给我吧。”又从康康手里抢过拖把。

小川蛮不讲理,一蹦蹿上去抓住拖把:“快给我,给我,一会队长要来了,还不快给我。”

张杰哈哈大笑。

牛队长果然又进门。

学员赶紧立正站好。

牛队长说:“明天上午政治课,你们都要严肃认真,特别是对苏副政委,更要尊重,别留个不好的印象。”

女孩子的心事,一旦说破,顿觉敞亮,特别是面对好友,再不需遮遮掩掩。小欧是苏杭妹子,感情细腻,一旦爱上,思绪缠绵,楚楚怜人,忍不住就要向小丁倾诉。小丁是军营长大的,尽管也春心萌动,毕竟受过太多的铁血熏陶,心理更为坚强些。从餐厅回到宿舍,小欧因醉心于爱情,渐渐变得小鸟依人,弱不禁风。小丁看着可怜,不断向她支招,话中不无调侃,其实也是想帮她解脱一下。

“小欧,我教你一招。”

“什么招?”

“找机会多到飞行大队去,想法吸引那位机器人的注意,让他记住你,先混个脸熟,再步步深入。”

“你那位才是机器人!”

“哟哟哟!这才到哪儿呀?已经开始护了。”

“他是军人,我们应该尊重。”

“口是心非。傻丫头,我真替你着急。”

小欧坦白:“你别说,昨晚上还真失眠了。”

“想机器人了吧?”

“哪里?别瞎说。”

“别嘴硬,想就是想了,正常现象。”

小欧长叹一声:“唉,想有什么办法哟。”

“杀过去,给他找接触,勾住他。”

“以什么理由?”

“只要想,理由多啦。我告诉你,偷偷拿张化验单,把几项指标填出问题来,送给他。”

“那不是骗人吗?”

“不是骗人,只是个小手段。”

“然后呢?”

“傻丫头,把他弄到卫生队来,到你一亩三分地里,你不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你说得给真的一样,你先把小白脸勾过来,给我做个示范嘛。”

“老师耐心教你,你却没有虚心态度。”

小欧忽然有气无力:“好!老师说吧,学生虚心求教。”

“说不定,机器人此时跟你一样,也在渴望爱情,长吁短叹。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现在就看谁先主动一点,一旦说破,肯定柳岸花明,枯木逢春,醇香沉醉,乐不思蜀。”

小欧的心事又被勾起,仿佛进入角色,悠悠抻开被子,轻叹一声:“机器人啊机器人,可别让我在梦中遇见你。”

小丁捂住嘴暗暗惊讶,坏了,可怜的杭州妹子,她已经中“毒”了,上瘾了。

1

第十八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