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洗礼>第三章 粤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粤军

小说:烽火洗礼 作者:铭载 更新时间:2019/11/23 22:59:36

余鸿的胞弟,名复字仲章,28岁,当然也还是吴祎的表哥。余复在粤军第66军160师478旅956团1营二连任上尉连长。这支部队军服着装与88师差别不大,暂时并没有配给头盔,士兵们去哪都喜欢在背后背着斗笠。武器也没那么多花样,除了重机枪,毛瑟手枪,基本就只有步枪。粤军财政主要依靠商税,但即使这样,同样连队里与吴祎同级的下士班长钟汉群,偶尔也是几个月才领到一次军饷,大概只有每月10元钱。

其他非嫡系地方部队就更差了,士兵们普遍吃不饱饭,军饷也是几乎都不发。普通士兵5至10元不等,用的武器装备也是别人淘汰下来的。

在千里之外的广东地区,政府欲开辟粤赣公路干线,与粤汉铁路东西相距二百里并排北上,以便战时铁路被炸,不会影响战略物资的运输。从江西南下至翁源早已通车,还有翁源经新丰至从化良口连绵五百里山地尚未施工。

陆军160师奉命负责开辟这500里高山工程,478旅负责翁源段,余复所在956团于二月中从石滩开赴英德青塘松树下暂住。

广东部队改编为国军仅半年左右,160师师长是军长亲自兼任,副师长华振中,旅长是邓志才,团长喻英奇,营长梁佐勋。这些人大多数是在十九路军中参加过“一?二八抗战”,两年之后因十九路军被取消了番号,才回到了家乡的部队。

在青塘暂住几天后,全团开入海拔一千余米的金竹围村,此地生活条件十分艰苦,距离最近的墟市也有四五十里地,士兵们上山砍伐毛竹数千条搭盖起一座华丽的营房以居住。

平日里几乎吃不到肉食,只能在团部设的小卖部购买生活用品,偶尔有村里人宰猪,才能打打牙祭。

每日的任务,是出营到各组负责开筑路段,用铁镐、铁铲等工具,一丁点一丁点的挖宽路面,填平,再把多余的泥土担走。官兵们的皮肤个个都晒得乌黑开裂,再加上吃不饱饭,营养不良,只能用瘦骨嶙峋来形容。

幸好,到了初夏,每到傍晚时,深山中的石蛤就从洞穴里爬出来或者到溪流里去觅食。余连长的传令兵蔡学忠为了给长官们改善伙食,隔三差五在夜晚叫上钟汉群等士兵入山捕捉。

石蛤营养丰富,身较长,皮肤黑褐色,只需一人用手电筒光亮照住它,另一人迅速用手捉住,再捆起来,实在是容易得很。因为它受到强烈光线照射时候,基本上就只会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士兵们往往收获颇丰,虽晚晚捕捉,石蛤仍到处都是。石蛤的肉质鲜美可口,用来生炒或者煲粥。

六月底,二连的筑路任务差不多算完成了,如此一来小汽车基本上能一路通行开到金竹围村的营地。

余复向团里请了探亲假,带上蔡学忠、连队文书张云超,三人一起到了就在驻地隔壁的县,那是余复与余鸿的老家,其在县城政府任职的父亲也在收到信后赶了回来跟家人团聚。

全家自然是非常欢喜,自打参军后,兄嫂弟妹就很少再相见。说起来,大嫂与余鸿更是间隔几年都没见过面了,他们有一对年幼儿女,留在家中由大嫂照看。

按照惯例,翌日余母准备了牲畜贡品,到村里的英雄祖庙祭拜祈福。此庙是为唐朝开国公建的,就是余家的祖先,因有大功于朝廷,几百年前官府让人修庙而后随着族人的迁徙翻建的。远近各地百姓均有前来敬香添油,但也会遇到些神婆巧用各种名义索要钱财。

余复每日帮叔伯兄嫂务农干各种杂活,一刻也没闲下,友邻见此无不称赞不已。临走时,80多岁的爷爷余赞衡在宗祠里告诫他一番话,“你辈入了军营,就应该像我们的祖先一样,杀敌报国。你兄弟俩是我们家族的骄傲,不要担心家里,有你父亲和堂兄弟等撑住这个家。切记,为人一生一定要多行善,莫作恶!”

余复一行人告别其家人,即日返回营地。

1937年7月9日早上,956团所有连级以上军官到团部开会。团长以报纸相示各人:“中央社南京七月八日电,日本帝国主义驻东北军,于本月六日晚,在我卢沟桥附近夜间演习,失踪一个倭兵,借口被我方扣留杀害,连夜通知我驻宛平守军,马上交出送还日军,否则,开兵入我宛平城挨户搜查……对此毫无根据且极无理的要求,理所当然被我方拒绝。七日凌晨,日本帝国主义调集大部兵力,企图强行进入我宛平搜查,被我卢沟桥守军阻止。日寇竟开枪向我哨兵射击,在我方的还击下,日军死伤数十名退去。日寇老羞成怒,下午一时,日军步、炮兵千余人向我卢沟桥守军大举进攻。当时我驻宛平29军军长宋哲元,师长佟麟阁和赵登禹,忍无可忍,下令29军全军出兵抵抗。”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卢沟桥事变”,我中华民族自此进行全面抗战,举国上下,海外侨胞,群情汹涌,热血沸腾,慷慨激昂,纷纷致电,要求中央出兵抗日救亡,收复以前失地。

不几日,士兵们领到了部分军饷,心中无比的喜悦。蔡学忠领到十几元,钟汉群有二十多元,两人吃完晚饭后,难以抑住突然有钱的激动心情。钟汉群说:“走,我们去隔壁营房看看。”蔡学忠跟随他到了一连的宿舍,有十来个士兵正围成一圈坐在地上玩“扑克”,他们观察了片刻,钟汉群就打算加入他们了。

众人采取“三公”的玩法,气氛十分热烈。1角钱为底注,庄家由几个人中自愿轮流。蔡学忠从来没有玩过“扑克”,看了一阵子他也加入了他们。

钟汉群的运气似乎并不是很好,几轮下来就已经输了不少。初学者蔡学忠偶尔也有赢过,到最终俩人都惨输了。邹元和刘震龙做庄时候赢得多,刘更是透露说有近三十元。大伙激情过后,各自散去。回去路上蔡学忠计算下来输了六元多,钟汉群输了十几元。钟说:“那几位兄弟经常玩“扑克”的,唉,我们玩不过他们。”两人一路为刚到手还没捂热乎的饷钱惋惜,悻悻然到小卖部买了瓶酒喝了倒头便睡。

次日蔡学忠寄了五元回家,所剩饷钱基本于无了,终日苦闷不已。余复连长知道以后,狠狠地把他俩骂了个狗血淋头,私下里又自掏腰包给了他们一人几元防身用。士兵们平日里对余长官就比较爱戴,无不称赞其为人。此际蔡、钟更是由衷的敬仰这位大哥,心甘为其赴死!

部队每日仍然如往常一样开往工地,如遇下雨则在营房授课进行战术讲解,士气说不得算高涨。

钟汉群当众问余连长说:“余长官,现在北方都已经在激烈战斗中了,日本人什么时候打到我们这里来?”

余复说:“你们是许久没打枪,心痒痒了吧,等着,该来的总会来的!”

有士兵附道:“就是,天天日晒雨淋,没命地干活,早生疏了。”

钟汉群说:“真到了那一天,把命拼了我也要跟日本人干。”

2

第三章 粤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