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妞,你要幸福>九、氓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氓蚩

小说:妞,你要幸福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2/3 19:45:47

陆佳佳恋爱了。这从她每天轻快的脚步和一天比一天漂亮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对心底的喜悦她是从来不加掩饰的,而“恋爱中的女孩最美”,这句话对她也真是没错。

“佳佳真是一天比一天漂亮了,现在每天小脸儿都粉白粉白的。”柏清坐在电脑前,一边上网一边说,语气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

这是周三的晚上,开学已经一个月了,班上每个人除了参加共同的必修课以外,都按照原来的专业确定了选修课程,学习与生活正在步入正轨。在每晚的这个时候————选修课结束,休息还太早————总是她们聊天的最好时候。今天,陆佳佳已欣然赴约,宿舍里只有柏清、苏小印和肖丹三个人。

“荷尔蒙分泌旺盛的结果。”苏小印说,她在看一本市场营销的书,她们实验班有几门必修课是完全用英文上的,因此教材也是英文,看起来常常要花上好长时间,市场营销就是其中之一。

“是她新换了化妆品好不好?”肖丹看一眼陆佳佳桌上新买的化妆品,“光这两瓶就三千块钱哪,真舍得花银子。”

“她家有钱。”柏清说,“她家自己开着一家旅游公司呢。秦皇岛那地方,旅游是很赚钱的!不像我,完全靠自己养自己。”

“你现在不是包租婆吗?每月还有房租可以收。”肖丹说,“现在在北京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多不容易啊,尤其是还在三环以内!”

“我的天啊,房租也就刚够还月供的。”柏清叫起来,“妹妹,你知道我每月的月供是多少吗?七八千呢!再说了,房子租出去了,我天天都是有家不能回,只能在宿舍里窝着。”

“我觉着咱们有这样的宿舍窝着就不错了,”肖丹说,“你们不知道,上周我去看我表妹,她租住在一间地下室,两室一厅的房子愣是挤着住了二十来个人!进去之后除了走路的地方就是床。————那个味儿啊,就别提了。”她还想说的时候,听到电话响,急忙拿起来,“喂,是我。”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电话走出宿舍。

“当初我们刚来北京,还不是住地下室?”苏小印说,看肖丹走了出去,她就想要继续看书。正是拉家带口的年纪,能出来学习已经是难得的机会,时间对于她来说就显得尤其宝贵,她希望能多看看书;如果用来闲聊,就显得太过奢侈了。

但柏清谈兴未尽,继续说道:“我们也是结婚时才买的房子,大概是07年左右。那会儿还好了,房子不是太贵。”想起结婚后的变故,她满是倾诉的欲望,而苏小印,是很好的倾听者和劝解者。

苏小印就站起来拿了几个核桃,用夹子夹开了,放到柏清面前两个,给自己留了两个,细细地剥开,慢慢吃着,一边笑着说道:“现在学习压力太大,我亟须补脑。”又轻声问柏清,“现在你那房子的月供是自己一个人还吗?”

“当然是我自己还。”柏清说,“本来有两套房子,离婚时前夫耍手腕,要了大的那套,那套已经还完了贷款,给我留了这套小的,刚开始我还没在意,觉得无所谓,后来一还月供才知道,这套房还有十年贷款呢!平时这些事都是他管,我根本就没注意!”

苏小印听了,自己都替柏清心寒,不由轻轻地摇摇头,“柏清,你怎么这么傻……”语气是非常替她惋惜。

“不是我傻啊,实在是太信任他了,而他耍人的手腕也实在是太高了!”柏清说,“他每个月收入有多少,买了什么东西,完全把我瞒得死死的。我信任他,从来都没想到要去查。就连晚上他说要加班不回来,我都会相信,从来都没想过别的。他背着我跟别的女人约会,我还真以为他在加班,都是我妹妹看到了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婚姻本来就是要有信任做基础的,”苏小印说,“你没错啊,如果天天像盯贼似的盯着对方,你说得有多累?————他这样有多长时间?你就一直没有察觉?”

“谁知道他和别人约会过多少次!我每天工作很忙,出差是常事,接了一个项目就是一连几个月在项目上,回到家了就想好好休息,哪有精力去调查他?”柏清声音很轻,脸上表情淡淡的,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那段历史在她心中已是尘封了,即便有心痛也只是钝钝的,不像当初那样剧烈、沉重。“哪像他啊,瞒着我出去玩,一旦我受骗他得逞,就是他最大的乐趣。————谁能想到他是这样的人呢?想当初,我们刚开始认识时,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我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当时肯定是他追的你吧?”苏小印说,柏清现在都非常漂亮,二十几岁的时候自然更是白领丽人一个,想起她在市场方面的直觉与老道,应该是典型的“白骨精”吧?

“刚开始是他追我,也是我心软,没让他怎么费劲儿。”柏清说,“那会儿他要房子没房子,要钱没钱,事业上更只是销售代表一个!现在倒好,读完MBA后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副总,有房有车,有钱有权,身边更是美女环绕。————想必是太容易到手的东西他就不知道珍惜!”

看着柏清此时眼中流露的困惑,可以想象她当时被背叛时的震惊和心痛。“她这样的相貌,这样的才干,是值得一个人来好好地疼她、爱她的。”苏小印想,“她需要这样一个人,也值得。”越这样想着,越替她为以前的婚姻不值,并想帮助她,鼓舞她。“柏清,这得看人,真的。”她说,“是这样的人让你遇上了,不会所有的男人都这样的。”

只是,谁又能否认这事儿的普遍性呢?N年前,《诗经》不是就曾说过么:“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只是人生一途,女不与士耽,又耽于什么呢?如果不是现在女人也可以有自己的事业,岂不是还要像以前那样“既嫁从夫”而受困于家务,于繁琐操劳中度过自甘平庸的一生么?那时的男人终究还是女人一生一世的靠山!

“小印,那你说,对女人来说,是嫁得好重要,还是干得好重要呢?”柏清想起刚刚结束的《商业伦理》课上老师曾提过的这个问题,她不由问苏小印,“我觉得还是干得好重要,”不待苏小印回答,她又说道,“像我现在,如果没有事业做支撑,恐怕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我觉得嫁得好强于干得好。”苏小印说。

“这肯定是因为你的婚姻比较美满,你才这么说。”柏清笑着说,“看你来上学都是自己开车自由自在的,肯定是得了老公很大的支持。”

“支持当然有,但哪个婚姻能没有一点问题呢?”苏小印沉思,慢慢地说,“我这么说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这么长时间观察周围朋友、同事的生活,然后自己分析后得出的结论。你看我这把年纪还出来学习,能是不想干好的人吗?我是非常希望自己能干得好的。”

“其实我也非常想嫁得好,有一个温馨的小家庭,其实他也不用非常有钱,只要有责任感,知道承担自己的责任就好。再有一个孩子……再不生孩子,我可就真来不及啦。”柏清想到自己的年龄,“现在我老妈就已经天天在催我了。”

这时,“吱扭”一声肖丹推门进来了,柏清看看她,“肖丹,你说嫁得好重要,还是干得好重要?”一边手里拿了一把勺子,在一个蜂蜜瓶子里舀了蜂蜜,放在嘴里轻轻地抿着。

“要我说啊,我希望自己又能干得好又能嫁得好!”肖丹睁大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如果我干不好,又怎么能嫁得好呢?除非我长得好,可是我长得并不好。”她原来觉得自己长得挺好的,可是现在和别人一比,发现别人长得更好。硬件是比不过别人了,需要在软件上下功夫才行。

照这么说,柏清应该能嫁得好才对。苏小印想,她长得又好干得又好,可是却嫁得不好。“你这只能算是理想吧。”她大笑,“要想实际达到,很难!”

“那我就要试试,总有一天要让你们看看,我又能干得好,又能嫁得好!”肖丹自信满满。

“唉,这孩子,到底是年轻啊!”柏清故意叹了口气,“你可知道,恋爱路上荆棘密布,职场之中暗箭难防?做一个既干得好又嫁得好的女人有多难,恐怕是难于昔日李白之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看着柏清装腔作势,苏小印和肖丹大笑起来,苏小印看着肖丹笑得满脸孩子气,想道:真的是很年轻,年轻到底是资本啊,虽然在很多时候,投资总会血本无归,但有资本可投总要好过两手空空。

我的资本又是什么呢?在这个需投资才有回报的时代,在这个求名求利的搏击场?

2

九、氓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