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妞,你要幸福>十、秋风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秋风起

小说:妞,你要幸福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2/4 18:30:52

苏小印很早就醒了,看一下手机,刚五点多,她轻轻坐起来,轻手轻脚地穿衣下地,想起肖丹曾经的嘱托,就走到肖丹床边,伸手轻轻地拍一下她露着的胳膊:“肖丹?”她只叫了一声,因为怕把别人吵醒了,也是她和肖丹曾约好的。

“嗯?”肖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是苏小印,眯瞪了一下,彻底醒了过来,“你先去吧,我怎么觉得今天不舒服啊。”

苏小印在心里笑了,果然是吧,知道你就起不来,“那你睡吧。”她摆摆手,走到桌边拿了一本英语书,又装了手机和钥匙,蹑手蹑脚地走出门去,回身轻轻锁了门。

空气还有些凉,蕴含着初秋淡淡的气息。太阳还没有出来,校园里没有多少人,很安静,但越往操场的方向走人越多了,到操场上已经看得到一群早练的人。学生不多,倒有不少看上去是老师或者家属的,有的在缓缓跑着,有的则在一边慢步一边聊天。

苏小印把书放在一边,先是轻轻活动着做热身,然后就快速地跑了起来。

操场铺着红色的防滑防摔跑道,人跑在上面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儿声音,但是跑了一会儿后苏小印就听到了越来越重的呼吸声。是她自己发出的,这时她就会放慢脚步,让呼吸慢慢平复一下———她不敢让自己太累,而后才又加快步伐,看着前面的身影,一个接一个地超过去。这样,她慢慢地把别人甩到了后面。————她喜欢这样给自己设定一个一个的小目标,然后去追逐和超越,这让她有小小的成就感。

跑完三圈后苏小印看一下手机,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和她计划的差不多,于是脚步慢下来,停在操场旁边的一棵大杨树下,做着放松运动。

“跑出汗了吗?”这时苏小印听到后面有个声音问。

苏小印回头一看,不认识这人,但是确实是向她发问的。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学校的老师,大概四十多岁,是浸润于高校或者研究机构多年后学识渊博又德高望重的气质,神情不急不缓,气度从容。

“出了。”苏小印回答,她觉得在学校的操场上不会有其他无聊的人,因此她像在回答老师的问话。

“那就好,出汗了才能排毒。”那老师说,然后自顾自活动着走了。

苏小印哑然失笑————D大的老师都是这么善良可敬么,会监督着学生做完体育运动并记录结果?但笑完之后又有些感动,她原本身体是不太好,二十岁之前就生过两场大病,若说体内含“毒”,当然是会有的,所以成年之后她一直非常注意保养,合理饮食,注重锻炼,年轻时是为了身体能逐渐恢复,现在却更多的是为了能把孩子带大。只是这老师怎么就知道她身体带“毒”,又单单跟她说这番话呢?看他离去的背影,苏小印都有想追上去的冲动,然后大胆问他:敢问,您是老神仙吗?可是毕竟只是想想,最终也只是笑笑,去拿了书走出了操场。

“九曲回廊”向来是D大学生读书的好场所,在这一带经常会有学生捧了书大声地朗读,有的时候甚至到了喊的地步,那多半读的是外语,为了更好的语感而勤奋练习。但是早上人并不是很多,小印找了一个位置,正对着一丛竹子,拿出英语书,轻声地读起来。

“我要塑造历史,塑造自己的花岗石面,当时间在我的呼吸中燃烧”。这是苏小印最喜欢的余光中的诗,她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塑造历史,但是当时间在呼吸之中燃烧,她想让它燃烧得更为辉煌,更为璀璨。她已三十有六,她以前将太多的时间奉献于并无建树的工作和家庭,现在,她愿意抓紧每时每刻去塑造自己。

时间就这样慢慢滑过去,到七点半左右,当太阳在路边的大树上洒下金色光辉的时候,苏小印完成了晨练和早读,快步向宿舍走去。走在依然安静的楼道里,她猜想她们可能还在睡,也可能刚刚起床,所以在开门时仍然轻手轻脚的。

“印姐,早啊。”第一个迎接她的是陆佳佳,她虽然晚上睡得晚,早上却仍能比较早地起来,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

“早。”苏小印说,“今天没课你也起这么早?不多睡会儿?”

“今天要去爬山,八点在远志楼前集合,你没报名吗?”陆佳佳问。

“我不去,我今天要回家。”苏小印回答,“一周没回去啦。”

“我后天才回。”陆佳佳说,“真快,都‘十一’了,我有一个月没回家了。我倒不想家,我妈妈可想我啦。”

两个人说着话,柏清和肖丹也都起来了,肖丹看看苏小印,不好意思地一笑,“我实在起不来。”又向苏小印脸上看看,“你化过妆啦?脸色真好。”

苏小印也笑了:“我化什么妆啊,是早上运动有益于升腾阳气,所以看起来精神焕发。谁让你不起来的,看看错过了多好的美容机会!”

“我下次再和你去。”肖丹笑笑,“你等我会儿,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吃饭。”

刘文涛和孟杰他们来到远志楼下的时候,班上还没有人过来,“孟杰,你知道都谁去爬山吗?”他想知道苏小印会不会去。

“不知道啊。”孟杰回答,“这事你得问云路。”

“也就十五六个人吧,”凌云路说,“很多人都想回家,顾不上玩。再说现在香山红叶还没到正时候。”作为活动的组织者,他当然是希望参加的人越多越好,可是毕竟都是成人,还有不少人已经成家,所以指望班上所有的人都参加是不太可能的。

几个人正说着,远远地看到陆佳佳、柏清几个人说说笑笑地向这边走来。陆佳佳脸上着了淡妆,穿着一件红色套头衫,浅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轻巧的运动鞋,整个人看上去清清爽爽的。看到孟杰几个人,陆佳佳对柏清她们说道:“你看他们都已经先来啦!”

“那你就和我们说‘拜拜’吧。”柏清取笑陆佳佳,她看到孟杰站在人群里,期待地看着她们,“有人等急了。”

“说什么‘拜拜’,一会儿爬山还在一块儿呢!”陆佳佳一边笑着,一边和孟杰大方地挽起手。

苏小印原本是和陆佳佳她们在一起的,此时向陆佳佳她们挥挥手,准备向远志楼里走去。

“小印,你不去啊?”这时苏小印听到两个声音问自己,回头一看,一个是肖丹,另一个是刘文涛,不过肖丹叫的是“小印”,刘文涛叫的是“苏小印”。

“不去啊,我一会儿回家。”苏小印说,她想先看会儿书,等错过上下班交通高峰再回家。这时,肖丹和刘文涛已经向她这边跟了几步,和人群离开了一点儿距离。

“你不去我也不去了。”肖丹说,跟在苏小印身后。

“不是,”苏小印哭笑不得,“你去吧,这么多同学一起玩儿,多好啊。我一会儿要回家了。”她想肖丹有些孤僻,和班上的同学有些格格不入似的,她觉着多合群对肖丹会更好一些,毕竟她年龄还小,不像自己,合不合群的总有家庭可以回归。

“哎,苏小印,你回父母家,还是自己家啊?”这时苏小印听到刘文涛问,转头一看,刘文涛神情关切。

“我自己家啊。”苏小印看到刘文涛眼神专注。

“你有孩子了吗?”苏小印觉得刘文涛的眼睛怎么那么毒啊,瞬间她明白了。

“有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所以放假一定要回家啊。”苏小印笑着回答,她觉得这像一场战争,她要明确立场,她的眼睛告诉他这一点。

“你家孩子上几年级了?”刘文涛的眼神跳了一下,口气轻轻地放缓。

“哟,刘文涛,你想干嘛啊?”肖丹看着刘文涛剑拔弩张的样子,问道,刘文涛对她的问话却置若罔闻。

“上五年级了,后年我们俩一起毕业。”苏小印想她的立场很明确了,而刘文涛也清楚了这一点。他可以让自己走了,于是她默然地向刘文涛挥挥手,转身离去。

“我也不去了。”肖丹一边随着苏小印向楼里走,一边轻声说,“这么多人没一个看着顺眼的。”

苏小印微笑了一下,“你眼光是不是太高了?”

“不是,就是看不惯有的人。”肖丹说。

真是孩子话,苏小印想,如果看一两个人不顺眼,还有情可原,但如果看所有人都不顺眼,那就是自己有问题了。想到这儿,她换了话题:“‘十一’放假不回家看看?”。

“过两天再回,这两天路上人多。”肖丹说,“到处都是出去旅游和回家的。”

这话比较正常,苏小印想,点点头。

九点钟的时候,苏小印收起书包,“肖丹,我走了。”她小声对肖丹说,教室里还有不少在学习的学生。

“真不想让你走。”肖丹像是在撒娇,“你一走又没人陪我了。”

苏小印想,这叫什么事儿啊,她再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自己也没义务宠她啊,我又不是她妈。“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去,还可以帮我带孩子。”她开玩笑地说,肖丹轻轻摇摇头,于是苏小印挥挥手,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我恨你。”肖丹突然说。

苏小印一愣,仍回头对肖丹笑笑,心里却在想:我做错什么了?平白无故地,怎么今天一大早上就惹了这么多事?

香山之上,秋风习习,一行人走走停停,在微红的山林之中迤逦而行。

刚开始还有蝴蝶在山林间翩翩飞舞,随着山势渐高,空气渐凉,蝴蝶就渐渐地少了。爬到山顶的时候,更是只有呼呼的风声,再无蝴蝶的影子。

刘文涛看到陆佳佳和孟杰手拉手地走了过去,“刘文涛,爬不动了吧?在这儿等着,一会儿让孟杰背你上去。”经过的时候,陆佳佳和他开玩笑。

“凭什么让我背啊?你怎么不背?”孟杰故意和她急。

“我倒想背,刘文涛不让,是吧?”陆佳佳笑了,刘文涛也笑笑,“你们俩打情骂俏,可别拿我当引子啊。”虽然这么想,却没有说出来,只是说着:“我还能走得动。”

接着是凌云路和他女朋友小闵,刘文涛觉得小闵说不上什么地方和苏小印有些像,但是具体是哪儿又说不上来了。看刘文涛在路边停下了,凌云路拍了拍刘文涛厚实的背,“老刘,该减肥了啊。”

“老刘”知道他该减肥了,他在凌云路背上推了一把,凌云路他们也走前面去了。

刘文涛成了队尾,他就在最后慢慢地走,手里拿着照相机不停地拍照,不断变幻着眼中的风景。等到山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刘文涛站在一棵树下,眯起眼睛瞭望远处。远山青黛,白云依偎。秋风吹过,满山的树叶哗啦哗啦地唱起来。

他也想在这风里痛快地唱,犹如想要在这青春岁月里痛快淋漓地谈一场恋爱,可是有时候虽然爱上了,却不能够走近;想要忘记,却已深入心底。

他的心底缓缓响起一首歌,歌声缥缈,如同飘逝在远山青黛间的微风。

2

十、秋风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