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妞,你要幸福>十六、汇仁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六、汇仁居

小说:妞,你要幸福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2/25 18:01:19

在李志斌看来,柏清是始终让自己眼前一亮的女子。就比如现在,给柏清打完电话后,听她说她们班在302教室上课,他就过来了,在三楼楼梯口处等着她。当看到她背着书包,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走过来时,李志斌的心不由剧烈地跳起来,脸悄悄地红了,那感觉就像从来都没谈过恋爱。

柏清穿了一件米色长衫,并不出众的颜色与式样在她身上却有着说不出来的妥贴与时尚;一条咖啡色窄脚休闲裤,虽然是去年流行的式样,此时穿在身上却并不显落伍,只是勾勒出她漂亮的腿型,整个人显得更加玲珑。虽然她并没有特意打扮,李志斌看着却仍然觉得十分精致、养眼。

“你们今天有课吗?”李志斌的头发梳得倍儿整齐,穿了一件半新夹克,整个人比昨天显得更利落、整洁。看来他是在尽力把自己打扮得更精神,柏清知道他还是很在意和自己的相聚的,所以在心里悄悄笑了。

“嗯,我们就在四楼上课。”李志斌用手指了指上面,回答。看着陆陆续续走出302教室的学生,他不由想,和柏清在一起听课,不知道是怎样的激动和幸福,这样想着,心里不由有如获至宝的感觉。

与学校外面的餐厅不同,汇仁居的整体风格都透着雅致,所以与其说是餐厅倒不如说是D大师生相聚的据点,就像此刻,餐厅大堂里客人并不少,但是都悄声细语的,有些不敢在学校里唐突的意思。

“你喜欢吃什么?”看服务员拿了菜谱过来,李志斌问,示意服务员把菜谱给柏清。

看柏清点了一个“金钩银条”,李志斌问,“你很喜欢吃豆芽,是吗?”

“还行吧,那是豆芽吗?”柏清一愣,“我不知道是豆芽,看名字有点好奇,所以就点了。”

“那当然是豆芽啦,不过是名字经过包装而已嘛。”李志斌说,柏清做过策划,怎么就看不透饭店这样的小伎俩呢?想不到谈起工作十分精明的柏清在生活上却是有些粗疏的,“味道可能会比较淡。要不要换一个?”李志斌问。

“豆芽就豆芽吧,不用再麻烦人家换啦。————吃清淡点儿还可以减肥。”柏清说着,把菜谱递给李志斌。

“你的身材已经够标准了,不用减肥吧?”李志斌一边笑,一边翻着菜谱,又点了一个梅菜扣肉,一个红烧狮子头,想了想,又加了一份红枣银耳羹。

“够了,就我们两个人,吃不了就浪费了。”柏清说,她看得出来李志斌极尽殷勤,这虽然让她虚荣心得到满足,但总是会有些不安。

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李志斌提起茶壶,给柏清面前的杯子倒上水。

看着水缓缓地流着,李志斌发间的气息飘过来,柏清一时有些恍惚。————好熟悉的场景啊,她想,这么熟悉,让她一时竟又产生了错觉,感觉就像鲁林又回到了她身边。

李志斌倒好茶,把杯子放在柏清面前,抬起头看着柏清:“先喝点水。”这声音立刻让柏清感觉到了不同,不是鲁林,应该是比鲁林更好的人吧?心念一动,一时她觉得不能辜负了他,这样想着,她轻轻叫道:“志斌,有件事我觉得必须告诉你。”她始终还是不能把这件事瞒下去。

“什么事?”李志斌问。

“其实我和你是不太一样的。”柏清艰难地开口,从心里边觉得气氛很是尴尬。

“当然不一样,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李志斌笑,“这点我很清楚。”

“不是这个,”柏清笑了,他是在故意打岔吗?“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她想,现在说这件事会不会太早了?只是吃顿饭,人家又没有承诺什么。该说还是不该说?她犹豫着。

“我知道,你在I班,我在全日制班,”李志斌继续说,“听说I班同学英语都很好,而且家庭经济条件也更好一些。不过,我觉得这不应该成为我们的障碍吧?其实我英语也不错,我选择全日制班是因为觉得D大自己的老师更靠谱。”他没有再说下去,说到家庭经济条件,他自然也是不错的,不过他不愿意第一次见面就把双方的经济条件透个底儿掉,那样让他觉得是在做一笔交易。

“我不是这个意思,”柏清有些慌乱,“上了一个多月I班,现在我羡慕你们都来不及呢!你说什么家庭条件啊,现在有几个M—B—A还是靠自己父母的?都是靠自己努力。”她想,李志斌从事的会计行业虽然看起来从来不是热门专业,但那只是因为这个专业从来就没冷过。就像现在班上仅有的两三个原来学会计专业的,她敢肯定将来他们的就业形势要比她这样文科出身的好得多;在这一点上她肯定李志斌将来是要比自己前途远大的。“这根本不是什么障碍。”她说,看李志斌嘿嘿地笑,她不由羡慕他的心思单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实,我想说,我可能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

“可是你知不知道,谁的好都不是凭空想像出来的?”李志斌回答,要让他无中生有,他还不会。

“我结过婚了。”柏清想干脆直接说了吧,让他猜来猜去的,太折磨人。

“哦,”李志斌从来都没想到过这个,她看上去显小,“这个,真没想到我一不小心成了第三者。真对不起,你看,我也不是故意的。”他刚想戴上油嘴滑舌的面具来掩饰,又听柏清接着说道,“可是又离了。”

“哦,不是第三者就好,”李志斌反倒松了口气,“这有什么的呀,你是说的这个不一样吗?”

“这还不是不一样吗?”柏清问,这一向是压在她心中的大石头。

“你以为离过婚就没资格再谈恋爱了吗,那是什么时代的观点了?”看柏清有默认的意思,李志斌马上说道,“其实不是,那有什么呀,我以前还有过女朋友呢,不是一样吗?只不过是有没有那个证,对不对?你是‘有照经营’,我们是‘无证驾驶’。”

“什么有照经营,无证驾驶?”柏清一愣,但看一眼李志斌坏笑的样子,马上明白了,脸不由一下子红了,“我是觉得自己以前在婚姻上那么失败,对以后都没有信心了。”

看柏清脸上通红,李志斌突然觉到了自己的贫,自己一向是有那么一点点玩世不恭的,相比之下,她反倒显得更传统,更在意一板一眼地生活。

“说什么失败呢,最多是失恋而已,不过是有一张证的证明。————证明你尝试过要让一份感情长久的,对不对?如果你那都算失败,那别说这个校园里,就算咱们M—B—A几百人里,失败过的人多了去了。————所以不要再说什么一样不一样的话啦。”李志斌把头扭向窗外,以此来遮掩他脸上升腾起来的红色。

窗外,是一棵棵高大的杨树,此刻,在晚风中,正有大片大片的叶子飘落下来。这静美的画面,让他的心头也是一静,不由的在心底收起以往玩世不恭的心思,只想好好地对待眼前的人。

“这会儿,我可能不敢跟你说什么天长地久,但是,我特别希望在遇到你的这一刻珍惜自己心里的那点感觉,好好地珍惜你;在你认为你不一样的时候,告诉你,你像我们这些未婚的人一样,都有权利得到一份幸福。”他手里端着茶杯,偶而慢慢饮上一口,眼睛只看着窗外,就那样缓缓地说着。他不看柏清,是因为他知道他不敢,怕看了她再也说不出这些话。

柏清低下头,侧耳听着,他的声音很低,低得只有她能够听到。

“珍惜”两个字,轻轻敲打着柏清的心,她心里一动,一时竟几乎想要落泪。————第一眼看到李志斌时,他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她觉得他就像流行音乐中的电吉他,总会带着强烈的现代感,总会发出急风暴雨般的旋律,这种感觉让她觉得两个人可能是没有办法走到一起的;可是现在,听他悠悠说着,给她的感觉居然是奏出的古筝般的声音。他的话慢慢舒缓着她紧绷的神经,让她的心仿佛从一个窄小的胡同一直走,走到了一片广阔的天地。她的眼睛里慢慢有了神采,没有初来时那样的惶惑与不安;看李志斌慢慢转回脸来,专注地看着她,她不由大为放松,轻轻咧嘴一笑。

李志斌随着她的笑容,心情不由一爽。————窗外美好的秋色仿佛蔓延进来,飘入眼帘,飘进心里,让人心里有了欢愉的满足感。

柏清想,这是他为她而做出的改变呢,还是他的本来面目?但不管怎样,她心里一时是感动的。

能说出这样话的人,应该不会像鲁林那样的薄情吧?

2

十六、汇仁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