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妞,你要幸福>二、故人之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故人之子

小说:妞,你要幸福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20/1/15 12:27:06

严志生今年五十六岁,与同龄人相比,他似乎有着更多的精力,尤其是当他站在讲台上时,往往妙语连珠,口若悬河,把原本就很精彩的课程内容发挥到极致。作为曾经上山下乡、后来又在大学度过最后几年青春时光的一代人,他像很多同龄人一样,经历过特别的苦难,并从中汲取了丰富的人生养分。而创办M公司二十年,他更尝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更由此体会、总结了极为宝贵的经验。现在,他想把这些经验传递下去,帮助更多的企业家少走弯路。当看到台下一双双认真的眼睛看着他,几十名有着不同创业经历的企业家聆听着他时,他感觉到了一份满足。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培训,更是以智慧去启迪智慧,以勇气去激励勇气。————他知道,每个企业家的背后都有着独力支撑的寂寞,这份寂寞他懂,也愿意去为他们排解、分担。

然而,当他走下讲台,步入专门为他设置的休息室时,他又成为一位普通的老人,一位因为独立创业经历更多甘苦因此而更显衰老,双鬓已斑白、嗓音因为讲话太多而略显沙哑的老人。疲倦写在他的脸上,更慢慢地在他的身体、四肢蔓延开去。闭上眼睛,他坐在沙发上休息,享受片刻轻松。

“严总,”这时,刘明慢步走了进来,轻声叫他,“D大那群学生来了。您现在见他们吗?”

“嗯?这么快就来了?让他们进来吧。”严总睁开眼睛说。提到D大,他内心的感情是复杂的,那是既有爱又有恨的。但是上午在上课时看到D大学生那一张张年轻的脸时,他心里的感情却没有那么复杂,而只是简简单单的,有着老一辈人对下一代人的期待。

门开了,陆续走进来十几名D大的学生,看到严总,他们纷纷问好,一名体态妖娆的女生更是走上前来,一张脸笑成一朵花,“严总,听您的课真是让人鼓舞,比我们上课可精彩多了!”

“坐,你们先坐。”严总听惯了别人对他的奉承,因此并不以为然,但是当他嗅到随女生扑面而来的浓郁香水味时,不由在心里有些反感。什么时候这些学生学会浓妆艳抹、嘴上抹蜜随口奉承了?他们本应该是质朴而踏实的啊!忍受着浓重的香水味,他的脸色暗下来:他一点儿都不反对女人化妆,认为适当的化妆是对别人的尊重,可是这浓浓的香水味儿熏得他几乎无法呼吸,而那张一笑几乎要往下掉粉的脸又让他无法正视。

“严总的课特别贴近现实,比我们上课时的案例还要精彩!”学生中有一个人说,“我们上课的时候也有很多案例可以研究。”

“那是当然的!我现在讲的案例都是现存企业的真实案例。你们现在呢,你们现在是用的国外大企业、国际知名企业的案例吧?”严总脸色颇为严肃:“你们不妨自问一下:这些案例有多少可以在中国的企业用?一个有着几百家子公司的企业案例能用在只有几个人的企业吗?还有,那些案例都是多长时间以前的?市场环境、科技力量,和现在还有可比性吗?”说到这儿,严总的脸色不由一缓:“当然我知道这不怪你们,只能说现在形势使然。”

在座的十二位学生听严总痛快淋漓、无所顾忌地说话,不由有些面面相觑,有的则只是低头微笑。

“当然我不是骂你们,”看出大家的尴尬,严总说,“你们都是要求上进的,所以才会在工作了几年后又回到学校学习。可是不是我吹,我几天教的东西胜过你们在学校几年学的东西,我这儿的企业案例你们在学校呆三年也见不到!”

“是,您讲的很多东西我们在学校听都没听到过。”许玉娇说。

严总看了许玉娇一眼,看出她是刚一进门就特别热情的那个女生,“那是肯定的,我讲的很多东西是那些光研究理论的教授都讲不出来的。别崇拜你们学校那些什么金牌教授,那都是我在大学时候的同学,上学那会儿还不如我呢!”

“严总,是不是看一下他们的简历?”这时,刘明把手上拿的东西递给严总。对于自己这位经常不按常理出牌的老总,他有时候只能干听他说话自己白白提心吊胆。

“行,你们自己先做个自我介绍。”严总接过简历,一边念着上面的名字,“凌云路。”

“您好,严总,我是2010级I班的凌云路,”凌云路站起来,“本科学的是办公软件,上学之前在河北T公司工作了四年。”

“好,什么是I班啊?”听到了一个新名词,严总不由好奇地问。

“I班就是国际班,我们上课完全是用英文上,有的老师也是从国外请来的,学费也要比其他班高一些。”凌云路回答。

“有用么?”严总继续持续他的谈话风格,“用中国话都讲不明白的东西用英语去讲,不是还是那么回事!————能听明白吗?”

“听着比较累。”凌云路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们一般课后都会用很多时间看书,这样收获还是蛮大的。”这时,刘文涛说,“毕竟要先把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学透,然后才能更好地结合实际。”

“你说的这话很对,学生看书那是当然的,什么时候做学生都不能忘了看书,那是学生的看家本事。”听见刘文涛说话,严总把目光转过去,“你叫什么?”

“刘文涛,”刘文涛站了起来,“我和凌云路都是I班的。”

“坐着说话,坐着说话。你家是哪儿的?”严总继续问,“听你说话有湖南口音。”

“我家是湖南的。”刘文涛回答。

“湖南的?那你知道西岸公司吗,董事长是刘光?”严总突然问。

“知道啊,”刘文涛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回答:“那是我爸爸。”

“哎呀,刘光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严总惊叫一声,脸上泛起亲切的笑容,和他刚才怒骂的神态判若两人,“好,好,坐着坐着,我和你爸爸是同班同学呀,我们俩一起住一个宿舍住了四年哪!你爸爸现在好吗?”

“他挺好的,就是每天挺忙的。”刘文涛脸一红,怎么从来都没听爸爸说起过他还有这么一位同学,真是“嘻笑怒骂皆成文章”的主儿啊,比起爸爸的温文尔雅,这位严总的风度可是略逊一筹。

“刘光是好同志啊,想当初在我们班里,他的人缘可是最好的,可不像我这么直!现在他还是这风格吧?”看刘文涛轻轻点着头,严总不由说道:“挺好,挺好,保持自己的风格就好。这都是你们班的吗?”他问刘文涛。

“不是,我们班现在在这儿的有六个。”刘文涛回答,“中午有两个同学有事,先回去了。”

“嗯,你就别为他们打掩护了,”严总说,“年纪轻轻的就听不了一点儿不同意见,这还怎么进步?”

“对,真正的好兵都是骂不走的。”刘文涛说。

“严总,您看,继续让别人做自我介绍吧?”这时,刘明提醒说。

“不用做介绍了,这不简历都在这儿嘛。能听完我上午的课仍坚持留下的,都是好样的。”严总说,“刘明,你看这样啊,这次培训就都让他们听课,下次培训都可以来做辅导员。”

“还考试吗?”李明问。

“当然考试啊,考试是学生的基本功。就算是D大的,也要基本知识过关才行。”严总说。

“好,那两天后让他们统一考试。”刘明答应着,从严总手里接过简历,一边对大家点点头,“那今天就这样吧,大家中午自由活动,下午两点继续上课。”

“好,那严总您休息吧。”凌云路等人站起来,一一向严总告别,然后走出了休息室。

“刘光的儿子?”严总一边坐回沙发,一边微笑着,看着刘明送他们走出去,对返身回来的刘明说道,“下午下课时想着拿一瓶五年的葡萄酒给那个刘光的儿子,叫什么来着?哎呀,这个老同学我有二十多年没见了!”

“刘文涛,”刘明说,“知道了,下午我给他拿过去。”

2

二、故人之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