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末之功勋突击>014章 兵备大人的狠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4章 兵备大人的狠辣

小说:明末之功勋突击 作者:远方的码字工 更新时间:2019/12/17 12:01:50

接下来,方远并没有给他们讲大道理,而是先教他们识字,将“一切行动听指挥”用繁体字在墩台的地面上写下来。

今天写的,却不是石块,而是方远已有准备的黑炭。

黑炭,其实是柴火焚烧后的灰烬,在地上写画,留下黑色的痕迹。当然,只要用扫帚一扫,也能清理干净。

其实,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个纪律对于当兵的人来讲,是能够理解的。只是,包括后世的很多人,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深刻性。总以为这句话,是领导的要求,是领导想要怎样怎样,与我自己没啥关系。

于是在生活中就会发现,开大会时领导在台上讲,下面的人自己在讲;上课时教授在台上讲,学生在下面玩手机,总是各行其事!

甚至有人专门与领导对着干,以此表明自己有思想,表明自己特立独行。尽管这些领导,也是他举手选举出来的。

一切行动听指挥,核心就是讲服从,讲服从性。而华夏人最缺少的,貌似就是服从性。在现代,华夏人少于工业和机器的训练,人与人之间缺少配合,虽然在一些工业生产中学会了配合,但工作后的生活里,又彼此过河拆桥。

方远已经想到,穆山、罗先富、陈玉文等人目前对自己的服从性,其实并不是服从性,而是一种奴性。是的,华夏人服从性很差,但奴性却很强。这是不是很好玩呢?

服从与奴性,并不相同。

服从,是基于事业需要、真理所在、共同追求而存在的纪律要求,必须如此;奴性,是基于人身依附、自身安全、畏惧情绪而产生的对强者的依附心理和受庇心理。服从,目的在于整体的宏大的利益,致力于把饼子摊大;奴性,目的在于小我的安全与利益,致力于强者赏赐和多吃多占。

当然,此时方远还没给他们讲这些。他只是自己记着。这些话,对于普通士兵并不适合,以后会用于军官教育。

……

方远在大东沟火路墩教几个边兵认识“一切行动听指挥”时,整个独石堡也开始因为“方远”而轰动了。

昨天下午,北青羊沟百户堡百户官周猛拿到方远等人交来的九颗蒙盗人头后,并没有立即去找独石堡千户大人,因为他需要想好“说辞”。

在大明九边,百户官大多有独立堡垒,手下数十上百军汉,加上家属等甚至有数百人。此时军户逃亡较多,数量有所不足,但周百户名下,还是有六十余户,三百余人。仅他的家丁,就有三十余人。

在独石堡,周百户这样的百户势力,不算太差。

但即便如此,周百户手下,也没有书吏。

书吏就是文职人员,平时写写文书,偶尔还要出谋划策,负责给军事主官解决疑难杂症。

但这件事,周百户又不能直接去找千户大人。必须要先想好说辞。原因在于,周百户与千户大人林蔚之间,并不太对付。

而周大人又需要迫切升官。周百户想升官,并不是想升到千户,这个,他还没那个本事。他想升一个副千户,以便把自己的势力安置到独石堡之内,因为驻在北青羊沟百户堡,实在太危险了,蒙盗如果起心,只要出动上百人,就能把他的百户堡打得稀烂。

周百户周猛周大人,想要一付好的“说辞”,却得去找书吏办事。而周百户运气很好,通过关系找到的书吏竟然与方远的父亲方安相识。

这名赵平的书吏,答应了帮周百户捉笔润色“杀敌报告”之后,当即找到方安,告知其子在大东沟火路墩斩首二级的事实。

“斩首二级?这小子还不错。”方安很平静。

“你不欣喜?”赵平问道。

“喜从何来?”方安反问。

“此次共斩首九级,我估计都是大东沟斩杀,甚至是方远一个人所斩杀,如果你运作一下,你儿子此次就可升百户了。”赵平道。

赵平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周猛在讲述大东沟火路墩斩杀蒙盗时,特别夸奖了方远的神勇。

如果说方安是一个很理想化的读书人,那么赵平就是一个现实主义的读书人。他敏感地意识到,如果此次运作得好,方远将得更大实惠。

至于他想帮助方远,完全是因为他想走方安的路子,去结识宣府北路兵备大人刘祺。

“如何运作?”方安虽然是个理想主义,但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事实上他在阳寿遭到挫折后,也在不断检讨自己。

只是,阳寿所裁跟斗太大,他一时半会真的很难爬起来。

“呃,这事儿,你知道就行了,我尽力帮你运作吧。”赵平想了想,此次没指望方安帮他啥忙。

但赵平也达到了他的目的,那就是让方安知道了这件事。而只要方安知道这件事,他运作的功劳就不会打折扣。

转过身后,赵平去北青羊沟百户堡,找到周猛周大人,详细说了自己的思量。而且旁敲侧击终于弄明白,九具人头都是方远的功绩。

这时,赵平不淡定了。

与周猛相比,赵平更知道决定边军功绩大小的,并不是这些武官,而是武官之上的文官,哪怕兵备大人刘祺只是四品官,而一个千户也是四品官,但是,哪怕一个一品总兵大人,在见到四品兵备大人时,也得躬腰行礼。

赵平马上分说周猛,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今天占了方远很多功,但你此后又不能杀敌,别人会看不起你的。而方远如此勇武,在此多事之秋,一定会继续立功。如果周大人此时,能够以“伯乐”自居,自占发现人才、指挥得当之功,想来升副千户亦有机会,而又示好了方远。

此后,你周猛周大人,走到哪里都抬得起头,而你示了方远的好,此后方远立功,人们就会想到你,如果你能在现在的位置上帮一帮方远,说不定方远还能够记下你的好。

另外啊,我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你周大人知道就行,别告诉别人啊。

就在与赵平一问一答之间,周猛竟然知道了方远的父亲方安是兵备道刘祺刘大人的“同窗”,天啊,这个关系,真心太不一般了。

于是,原本方远只有两具首级,一下子变成了五具首级,另外则是吴东两具,周猛周大人两具。

而这个上午,方远独斩蒙盗五人的消息,便从北青羊沟百户堡,传到了周猛上官千户大人口中,又迅速地从千户黄科黄大人的府邸传到了开平卫游击将军宋维成宋大人的案头。

宋大人一看消息,自然也是大喜,立即让人送到宣府北路也即独石路兵备大人刘祺的府上。

大明九边重镇,每镇分数路,大多数分为东南西北四路,路下又会左卫、右卫、前卫、后卫等卫城、卫所。

宣府北路(前文如写宣府北路,实属笔误),也叫宣镇北路,又称独石路。独石路等于是宣府北路,又下又上北路、中北路、下北路三路。

独石、半壁店、猫儿峪、青泉、云州、镇安、君子、松树、马营、创上、镇宁、赤城诸卫堡为上北路。

金家庄、龙门卫(今龙关)、三岔口、雕鹗、长安岭为中北路。

牧马、龙门所、样田、滴水崖、长伸地、宁远为下北路。

由此可见,这宣镇北路所辖之卫堡,实在是相当宽广,而刘祺刘大人的权势也不谓不大。

刘祺刘大人接到战报,自然也是大喜。

虽然此时只是崇祯二年春,崇祯年间的大事除魏氏集团覆没外,都还没发生。前不久的蓟州兵变严格地说还未传到独石路来。

但作为政治人物,刘祺却是知道此时大明九边形势堪忧。九边边军,已不胜战。各地大大小小的消息,多是奴盗犯边,大明损失如何,而少见能斩首奴盗的。

所以,这宣镇北路实然斩杀蒙盗九具人头,这个捷报,无异于天降喜事。

但是别急,谁知道这些家伙弄虚作假,别是杀良冒功吧?所以刘大人第一要务,是把这捷报好好地阅读。

而这一认真阅读,就看到了一个名字:方安。

捷报说,这方远之所以杀敌勇猛,是方安教子有方!

如果说捷报中只出现方远,刘祺肯定没啥印象。但是方安么?这是一个早年很意气飞扬的同学。在当年“乡试”上百同学中,是少数几个考上了且又关系不错的同学。

只是这方安,后来的进步就慢了,不但会试多次落榜,竟然做一个县主簿都做出了问题,还是自己担保,用出了好多人情,才将其“解救”到宣府北路。

本来刘祺刘大人对方安已经“仁至义尽”,此后就各安天命了。但是,这方安之子竟然又冒出来了。

这是真的呢,还是真的呢?

刘祺决定去看个究竟,验明人头。

如果是真的,自己到是可以顺手再帮一帮,有一个能打的子侄,此后在官场上与会多一些话题。

如果是假的,呵呵,不只是方家,就是这百户、千户,都该杀!

4

014章 兵备大人的狠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