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父亲跨过鸭绿江>第11章:打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1章:打靶

小说:父亲跨过鸭绿江 作者:西部刀客 更新时间:2020/1/17 11:48:13

就在程银章天天在志司总部站岗放哨的时间段里,父亲他们却在苦练战术技术,每天几乎都能将人累趴在床上。射击训练很快就结束,全团要进行一次实弹考核,每人五发子弹。以前规定,打出三十环及格才能留下,否则退回原籍,这个条款不是制订来吓唬人的,继续有效。

全团出了一个新兵枪神,对大家触动挺大,程银章走后,每个人都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打出最好成绩。退回原籍意味着什么,每个人心里都非常明白,当兵光荣,一人当兵,全家光荣。一旦因为打靶不及格而遭退回原籍,那就将会给全家人带去耻辱,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马步升班长确实有些门道,父亲手腕脱臼,经过他复位,第二天就没事了,射击练习得非常好。父亲是背着“众叛亲离”的骂名来当兵的,他要是因为自己不努力被开除回家,简直就没法活人了。因此,父亲对自己要求十分严苛,做梦都在练习瞄准。

真是难得有休息时间,全团三千多人,除了三营四营各抽调出一个连队,在操场围墙外面执勤以外,其余全都集中在操场上继续操练,只有当本营射击时才可在后面集中观战,观战就等于是休息。

一营一连一排最先进入靶位,排长副排长、班长副班长及两个老兵,间插在新兵中一起考核,主要目的是老兵带新兵,使其不慌张。也是为了拉高全团射击成绩,免得万一成绩不好,太过难堪。各科目考核成绩,都是要及时上报的,至于能上报到哪一级,刘伯文和李开明二人,就不知道了。

一个排加上排长副排长,整整五十个人。第一排的射击成绩很快出来,众目睽睽之下,邢副团长当众宣布:

“全团实弹射击考核,第一营第一连第一排应到五十人,参加实弹考核实到五十人,经实弹射击考核,全排总成绩二千三百环整,人均四十六环。有十人打出五十环满分,最低四十二环,全排成绩非常优秀,暂时名列全团第一名。”

操场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个成绩,要想打破只怕很有些难度,大家明明知道,还是为他们报以热烈掌声。

二十五个靶位,一字紧贴围墙排开,一个排正好分两次射击。这边统计数据,那边继续射击,一点不耽误时间,每个排实弹考核很快就能结束。

第二排成绩居然高过第一排二十五环,人均四十六点五环,只是有一点不如意,最低成绩,竟然有一名新兵,只打了三十八环,从而拉低了全排平均线。好在打出满分的人,比一排多了五人,否则,就超不过第一排了。

第二排后来居上,暂时占据排行榜第一位,邢副团长宣布完毕,就在大黑板上重新将第二排排在前面,第一排退居第二。

刘伯文和李开明都很满意,拍拍二排长肩膀,表示祝贺。

第三排实弹考核成绩也很快就出来了,毫无疑问,比第一排少了几十环,还是排在第三位置。三排打满分的人和最低的人都没有一排多,总体成绩比较平稳,尽管总成绩排名第三,也是十分优秀的。

轮到第四排上阵,十三班十四班成绩很快出来,都很不错。轮到父亲他们十五班十六班,卧姿装子弹,准备工作就绪。周排长殿后。他告诫大家,按照平时训练要领来,一定要沉住气,不要心慌。

父亲不心慌,只是很兴奋,又怕兴奋过头了反而手抖,程银章走了,他就排在十五班最后一名。周排长侧头对他说:“不就打个靶吗,兴奋个球呀?深呼吸,赶快调整好心态,立刻进入战斗状态。”

经周排长一咋呼,父亲竟然瞬间静下心来,随着射击命令下达,他率先打响第一枪。周排长侧头说:“好样的,看到了吗,九环靠红心,就这样干,你就能打两三个十环出来。”

周排长眼睛特别好使,能看到一百米外靶子上的弹孔着落点。经周排长鼓励,父亲再接再厉,随后四枪,果真枪枪打出十环的好成绩。全部射击完毕,检查枪膛,刚站起来,周排长一把拥抱住父亲,使劲摇晃着说:“鄢银州,我怎么对你说的,还记得吗?我说你行,你就一定能行。这不是,相当于满分成绩啊。”

父亲也激动得很,眼泪都流出来了,能打出四十九环,他做梦都没想到过有这么好成绩。报靶员将各人的靶子扛过来了,站在各人侧面,尹副政委和邢副团长挨个统计数字,证实父亲真的打了四十九环。

曾泽民稍稍差一点,打了四十八环,他也激动得很,这个成绩也是他没有想到的,只不过,他是两个九环,都靠红心边上。

郭隆德打得要差一些,只打了四十五环,他不喜也不忧。从每发子弹都打出九环,而且弹孔均匀排成一圈来看,好像这个成绩是他故意控制的。就他凭他平时训练的认真劲儿,打个满分,也应该不在话下。

谢银山只打了三十九环,成为四排最后一名,也是全连倒数第二名,可他表情沾沾自喜,也像故意所为。

郭隆德看他一眼,问道:“故意的吧?”

谢银山说:“彼此彼此。难道你不是故意的?”

周排长见他们扎堆,走过来说:“你们几个新兵蛋子,故意跟我过不去,看我今晚如何收拾你们。”排长说要收拾新兵,自然是搞紧急集合,不是一号着装,而是三号着装,将个人物品全部在二分钟之内收拾齐备,奔袭五公里。紧急集合最令人害怕的,就是三号着装,不仅是收拾全部物品需要时间,背着三号着装长途奔袭,累得要命。限制二分钟,这还是考虑到他们,现在毕竟都还是新兵,否则,就不是二分钟,而是一分钟了。

四排成绩比三排要好一些,总成绩只比第一排少一环,暂时屈居第三名。

一连总成绩出来了,人均成绩四十六点一环,没有一人下了三十八环的。全连二百人参加实弹考核,居然有五十九人打出满分,其中新兵居然也有二十七人打了满分。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成绩,后面的连队要想超越,真的非常困难。卧姿射击考核,全连能打出这样的成绩,实在不容易。接下来,还有跪姿射击与站姿射击考核,每个人都能射击十五发子弹。

子弹金贵,原本只考核卧姿射击成绩,志司首长下达命令,三种姿势都必须全部考核,否则,全团都不准上战场。既然来当兵,要是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那不白来了么?许多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生怕不能上战场。

志司的意见相当明确,训练考核虽然每人多花十颗子弹,上了战场就可能会少浪费几十颗几百颗子弹,还很有可能多活几百条人命。算盘这样打,子弹在人命面前,就再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些天训练下来,战场上的事,大家或多或少已经知道了一些。有的部队整连整营,甚至整个团都回不来,说明战场态势相当残酷。练好枪法,即使回不来,也能多干掉几个鬼子。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把多干掉几个鬼子当成信条,激励着自己。

有个现象很奇怪,明知一上战场就要死人,明知训练完毕就得上战场,居然没有一人感到害怕,全部一门心思——多杀死几个美国鬼子。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打死三个多赚一个,以此类推。这句话一直在新兵口中传说,充斥着大家的心灵,使得整座军营,再没有第二种言辞。

尽管谢银山内心不这么认为,他的言行也没出格,话没出口,别人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行为不积极,领导以为是他性格使然,并不追究,当然,也没法追究。

射击考核进展顺利,上午目标任务是一营二营实弹射击考核,按时完成。下午,第一连被抽调去执行外围警备任务,负责阻挡农场职工扒围墙观看实弹射击。这个任务相当繁重,必须在围墙外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否则,不是农场职工,就是附近农民好奇,扒到墙头上去了。其它三方都不重要,尤其是安放靶位这一方,一旦有人扒墙头,就完全可能会出现安全事故,必须严加把控。

卧姿射击,枪筒朝上,一般情况下,子弹不会超过围墙高度。万一有个马大哈,枪尖抬高一公分,子弹就会飞出围墙。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任何安全事故,都是在粗心大意中发生的,执勤部队必须严格按照规定执行。

父亲所在的四排十五班,以及十六班,正好被分配到靶场正位的围墙后面,距离围墙一百米开外,三米一个哨位,两人背朝内站立,一人后背朝外站立。父亲是十五班最后一位,刚好与十六班的第一位,谢银山挨在一起,也正好是错位对面站立。

父亲见谢银山无精打采,知道他有心事,便稍稍侧头,询问他怎么了。谢银山没有马上理会我父亲,过了一会儿,叹息一声,将眼光望向远方,这才回答道:“纠结得很,实弹考核我是故意不打好的,怕打好了要上战场。”

父亲其实早就明白他的心思,小声说:“打没打好,我们不是都得上战场的吗?”

“你就真的不怕死?”谢银山还是不侧头。

父亲不相信谢银山是真怕死,也不相信自己真不怕死,想了一会儿才回答:

“怕死能解决啥子问题?只要命令一下,怕不怕死都得上去,与其畏手畏脚怕死不前,不如不想这事,勇往直前。老兵都说,越是怕死的人,死得就越快,越不怕死,往往还死不了。马班长也这么说过,他就已经打过几次仗了,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想来是有道理的,怕也没用。”

祝高升从一边走来,听到二人嘀咕,低声呵斥道:“注意纪律,站岗时不准说话,注意观察,目光要盯着前方一二百米外,不能让人突然冲过来。”

远处确实有人在窥探,可能是见岗哨这么密集,又有枪声传出,才没敢放胆闯过来。

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等到射击考核结束,双腿都僵硬了。

卧姿射击考核结果,是晚上召开全团军人大会时公布的,全团十六个连,以连为单位,父亲所在的一营一连,获得第一名。以排为单位,则是一营一连二排第一名,一排第二名,四排保住了全团第三名,三排总成绩实际上只比四排少十几环,结果排到了全团六十四个排的第八名,中间居然有四个排并列第四名。

卧姿射击之所以放到最前面考核,主要还是这种姿势应用广泛,一般情况下,部队射击考核都只考核卧姿射击。志司总部这回专门让新兵团增加跪姿、站姿射击考核,说明总部对新兵团另有打算。

由于训练扎实,毫无疑问,跪姿射击考核,站姿射击考核,一营一连也取得了最好成绩。三种姿势射击考核总成绩加在一起,父亲所在的一营一连四排,居然往前挪了一位。一排回归到第一名,三排回归到第四名,二排反而落到第三名位置。一营一连四个排,稳居前四名,因而,将全连稳稳地推上第一名的宝座。

6

第11章:打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