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父亲跨过鸭绿江>第10章:发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章:发迹

小说:父亲跨过鸭绿江 作者:西部刀客 更新时间:2020/1/16 11:48:07

只有父亲、曾泽民、郭隆德和谢银山,默默退到一边,满含笑意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羡慕程银章有这样征服人心的本事,更羡慕他能在全团人面前露脸,不知不觉间,几人都在心里充满了自豪感。

程银章像一只皮球,被人高高抛起,满脸通红,但他脸上的笑容,已经自豪到了顶点。他真的骄傲得很,也真有骄傲的本钱,这是他突然想到的。他尽情享受着被人高高抛起的感觉,更享受着被人尊敬的滋味。

程银章家里一直很穷,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受惯了村人白眼,以至于与他同村的曾泽民、谢银山、郭隆德,还有我父亲,也没见过他父亲是谁。

父亲心里酸酸的,表现出羡慕忌妒情愫,唯独没有恨。倒是多少有些担心,担心程银章太过骄傲,只怕新兵团这个池塘太小,装不下他了。

父亲的担心是多余的,刘团长李政委也是这么认为,新兵团这个池子确实太小,已经装不下这个人物,他俩已经为他找好了去处。

吉普车很快就开到刘团长跟前,程银章见自己的被服全部被刘团长警卫员打成了包,已经放到了吉普车里,有些纳闷,正想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却被刘团长和政委一把拉上吉普车。刘团长警卫员没有忘记将程银章打靶的十张靶纸卷起来,带走。

吉普车一溜烟开出操场,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中,程银章就这样消失了。

曾泽民淡淡地说:“这个家伙,藏得可够深的哈,真是真人不露相。”

父亲羡慕地说:“这个家伙,这回可发迹了。一定是被送去给**当警卫员去了。”

谢银山说:“不一定,就他那性格,不太适合给**当警卫员。”

郭隆德反驳道:“人是会变的,跟什么人就有可能变成什么样的人。只要他收敛起骄傲,一定会发迹的。”

果然,程银章被刘团长、李政委,直接送到鸭绿江边,交给了一位正要过江去前线的瘦高个子团长,让他将程银章带到志司总部去交给首长。瘦团长不明白什么意思,李政委便当即写了一张字条交给他,并请他务必将人送到即可。

瘦团长看明白了李政委写的字条,不相信地看着程银章,不说话。刘伯文见还有时间,便邀请瘦团长吃晚饭。六个人就在江边的野地里,铺开一张行军床单,坐在一起,与程银章吃了一餐分手饭。晚餐是两个牛肉罐头,还有两个白菜罐头,刘团长李政委他们没有备酒。

瘦团长从自己车上拿来一个水壶,又拿来几个口盅,将水壶里的酒全部分出来,请大家喝酒,还让警卫员拿来两个牛肉罐头,一起开了,分着吃。要知道,牛肉罐头、猪肉罐头,可是稀罕物,一般人是吃不到的。即使是团长政委一级干部,每个人也只能每个月分到一听。

刘伯文和李开明刚刚接兵回来,这才领到一听牛肉罐头,警卫员一直装在吉普车里,舍不得拿出来,现在居然全部都贡献出来了。

刘团长李政委都害怕触犯纪律,瘦团长劝说道:“这里离前线还远着呢,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喝。”

在瘦团长怂恿下,程银章也喝了小半盅烈酒。他从小嗜酒如命,小半盅哪里够?好在他还知道自己是新兵,再不满足也不说出来,只是酒鬼本性,始终难以掩饰。程银章馋酒,还是被刘伯文和李开明看出来了。

刘伯文将自己口盅里的酒分一半给程银章,然后说:“小程,现在我要正式告诉你,我们打算送你到志愿军总司令部去,给首长当警卫员。如果你只是喜欢喝酒,以后可得注意些,如果你是嗜酒如命,那我和李政委就要另行考虑,是不是要送你过去。”

李开明也将自己的酒分一些给程银章,见他并没有推让,李开明也皱了一下眉头。大家都在等待程银章说话,看他如何回答刘团长的问话。

程银章确实没见过世面,听刘团长这话,不知如何回答。见大家都在等他说话,只好吱吱唔唔道:“不馋酒,就是喜、喜欢、而已。”

刘团长李政委相视一眼,责怪自己太过爱才,也太过草率,没有多看看此人表现。现在,二人都有些为难,人都送到这里来了,假如再拉回去,不仅程银章脸上无光,就连自己脸上也没有光彩。

瘦团长算是看出他们各自的心思,打圆场道:“志司里哪有酒喝呀,就算有时配发一点,首长都转给下面的战士御寒了。我这壶酒还是自己偷偷买的呢,听说**冻得很。要是没碰到你们,我可舍不得现在就拿出来喝。”

刘团长李政委听了,面带歉意地说:“对不起啦首长,让您破费了。”李政委让警卫员和驾驶员开车,拿上瘦团长水壶,赶快去灌满一壶酒来。

瘦团长也不客气,提醒道:“开车向西十五公里,有一家专门卖泸州老酒的馆子,最近,酒也最地道,六十五度,比东北的烧刀子醇和多了。”

刘伯文讨好地说:“我还正纳闷,不知首长的泸州老酒在什么地方卖的呢。”

“你也喝出是泸州老酒来啦?”瘦团长欣喜地询问。

刘伯文说:“这个新兵就是泸县人,我俩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天天都有泸州老酒喝。只是有任务在身,不敢放开,一直没过瘾。”

瘦团长同程银章开玩笑:“你是泸县人,只怕也没喝过这么好的老酒吧?”

程银章脸红着说:“就是就是,多谢首长赏赐美酒。”

刘伯文又同李开明对视一眼,感觉程银章很聪明,嘴巴也算甜,送到首长身边应该不会出问题,也就没再担心什么。

程银章的确没喝过这么好的老酒,所以才爱不释手。程银章就是这个毛病不好,只要一喝酒,他的脑子就会变得活跃起来,话也会比平时多很多。这个毛病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不好,不就是活泼一些吗,不算什么大毛病。

见程银章嘴馋的样子,李开明还是有些担心,怕他酒后可能会有失德举动。毕竟,短时间之内,要看穿一个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开明感觉必须给程银章敲敲警钟:“小程啊,跟在首长身边,头脑可得放聪明些。实话告诉你吧,宁肯自己牺牲,也要保护好首长的生命安全,这是每一个警卫员必须做到的分内之事。你能做得到吗?”

程银章现在总算明白了,刘团长李政委拉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原来是要自己用生命保护首长安全。这倒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没酒喝,脑袋便不灵活。自己要想不牺牲,又要保护好首长安全,脑袋不够灵活只怕不成。

但他不敢说自己没酒喝脑子就不太灵活的话,只好向刘团长李政委保证道:“请团长政委放心好了,我程银章有这个能力,既要自己的命,也能保护好首长安全。”

刘团长听他如是说,询问道:“难道你还有什么别的本事没展示出来不成?”

程银章说:“报告刘团长,没有了,就是力气很大而已。”

瘦团长好奇,询问道:“你的力气能大到什么程度?”

程银章也不说话,走到瘦团长的吉普车前,让驾驶员坐稳了,围着吉普车转了一圈,然后站在车尾,双手抓住尾杠支架,胸膛顶在后车门上,一用力,吉普车和驾驶员一起,被他慢慢举了起来。直到将吉普车托平,离地大约有二三尺高,在瘦团长惊呼声中,才慢慢放下。

吉普车车身重量大约三千二百斤重,加上驾驶员和车上一些东西,估计少不了三千五百斤,居然让他轻松托起,还离地二三尺高。看样子,腿要是打直了,可以举得更高。有这份力气,再加上灵活的头脑,干什么不成?

驾驶员从车上下来,像盯着猩猩一样看程银章,这是在场所有人,讫今为止所看到过力气最大的人,居然是一个瘦弱个子。个个都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程银章又露出骄傲神色,这让李开明内心很是不安。他小声提醒道:“小程,你什么都好,就是性格上差了点。不能总是露出骄傲的神色,保护首长,即使献出生命,那都是分内之事,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以后可得收敛一些,别让人一眼看穿了你在想什么。”

程银章一听李政委这话,赶紧收敛起来,但始终控制不住脸上的兴奋劲。一天之内连续表现出自己非凡本事,还得到首长赞许,能不感到骄傲吗?力气在农村就是蛮力,在部队上,说不定就是救命的良药。这一点他居然已经意识到了,说他聪明,倒是一点都不为过。

程银章的个性就是如此,怎么收敛都没用,一不小心就表露出来了。好在他并不真是首长贴身警卫员,而是首长警卫部队中的一员而已。

程银章被瘦团长带着,过了鸭绿江后,又将他转交给另外一支队伍,辗转走了两夜两天,第三天黄昏时分,才被送到一个山洞前。山洞是志愿军总司令部驻地,也是前线指挥部,从洞外往里看,山洞简陋得十分可以,一点都看不出,是总司令部指挥部什么的所在。

志司首长看了程银章带去的信函,也查看了十张靶纸,还亲自数了弹孔。随后将程银章召进山洞去,一见他**形象,眉头就皱了一下,简单询问了一些情况。

程银章的确没见过世面,在这些**面前,回答问话时,总是挤不出一句完整话语,这同李开明在信上描述的光辉形象大相径庭。

总部首长又皱了一下眉头。

程银章一进山洞,内心就在琢磨,首长看完信函和靶纸后,会怎么考校他的功夫。他发现山洞虽大,却不适合射击,为了展示他的本事,他一心想到山洞外面去。

内心有事,就会心不在焉,志司首长都询问了一些什么话,他竟然一句都记不得,只知道询问什么就机械地回答,一点都没有前几日那股机灵劲儿。就这样,程银章错失了一次绝好的出人头地机会。

他没能给志司首长做成贴身警卫员,被警卫团张团长安排在一营一连一排一班,做了一班最后一个兵。他没经过新兵集训,要不是在路上,系统学习过军队里的相关条例条令,他在志司警卫团里,简直就是一个瞎子兵。

从某种意义上说,程银章当兵几天就到了志愿军总司令部,的确算是发迹了。只是,懵懵懂懂的程银章,懂不得发迹的真正含义,也没在意志司总部对他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只是机械地听从大小领导,以及老兵,对他发布的每一道命令行事。

6

第10章:发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