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汉中兴录>第六章 密室谈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密室谈话

小说:大汉中兴录 作者:中国神鹰 更新时间:2020/4/10 15:18:31

郭蕴见场面霎时间冷清下来,暗自责备自己急于求成,为缓解尴尬,他向李彦问起有关收徒的一些事情来。

李彦放下茶碗,双手在胸前一抱,“先师临终前曾有遗言,要我师兄弟二人将师门发扬光大。要严格遴选品德良好并且资质上佳的苗子,再加以悉心指导,使之成为栋梁之材。”

郭蕴听到李彦一席严肃的“声明”,脸上略显尴尬,自己太唐突了。

李彦似乎也发现了郭蕴表情变化,很快又换种口气说道:“文远这孩子很不错,我刚才观其身手,太守大人想必花了不少心血。”

郭蕴这才回过神来,站起身躬身一辑,“先生,在下本领平平,加之俗务缠身,长此以往恐耽误文远。故此斗胆请先生前来,若文远可教,郭某就替他做主,恳请先生收之为徒。至于德行方面还请先生放心。”

李彦点点头,“我既然前来,自然不愿空手而归。此事待文远闭门思过结束再作计议。”

两人又一茬没一茬聊着,把刘烈晾在一边好不尴尬。刘烈见李彦始终没有表露出收自己为徒的意思,也不愿厚脸前去下跪。他现在还没有脱离现代人的思维,让他无端端去拜古人为师,似乎还做不到。

好不容易等到两人说话的间隙,刘烈这才站起来躬身施礼,“太守大人,卑职既已从军,还是想先行告退去稍作些准备,请大人应允。”

郭蕴这才回过神,似有不舍,“嗯,好吧,元贞可先去稚叔军营住下,任命公文两三日内就到。”

刘烈正要行礼告辞,郭蕴又说道:“等等!来人!”

刘烈呆呆望着太守府一个属僚走进来,郭蕴吩咐他去账房取十吊钱作为安家费。

“这怎么使得?”刘烈其实很缺钱,但客套还是要的。

“这是你应该得的,你适才在街上还借了稚叔几吊钱,本官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杀胡英雄欠债不是?拿着!好生安排,买些衣物鞋袜和用品。”

这一次刘烈不再推辞,拜谢后转身离去。

望着刘烈高大的背影,李彦不经意地问了句,“大人似乎对此子亲睐有加?”

郭蕴叹了一口气,“不瞒先生,那天我和周慎大人同去看望之时,都觉得此子容貌气度不凡,加之其勇冠绝三军,若不从军,委实可惜了。”

李彦摇摇头,“我大汉自开国以来,不乏悍将。远的不说,自凉州三明相继离去,凉州董卓、幽州公孙瓒、并州丁原等都是悍勇之辈。只可惜,单凭一个勇字,充其量也不过是边军武夫而已,谈不上国之栋梁。”

“在下不知先生何意?”郭蕴被李彦的话搞得莫名其妙。

李彦也不多言,起身一拱手,“太守大人爱才之意,彦已明了。彦这就告退,三日之后再来测试文远。”

郭蕴哪还听不出李彦的意思,人家这是不满自己的搪塞之言啊。自己刚才又是给刘烈取字又是任命屯长,末了还给十吊钱的安家费,确实有些过了。

不过此时此刻他万不敢得罪这尊神仙,张辽还等着拜师呢。

“能否请先生到内堂叙话?”郭蕴亲自下来说软话。

李彦似乎也不是真要走,见郭蕴再次相邀,便轻轻点了点头。

“先生请!”郭蕴走下来恭敬地做了个手势。

二人来到内堂分宾主重新落座后,郭蕴才道出自己的心声,他对刘烈确实存有笼络之意,于公是因为雁门地处边郡,确实需要悍勇的军官;于私嘛,尽管郭蕴绕了很多弯子,但李彦还是能听得出来,这个太守大人就是想培植自己的势力。

“先生,当今天子昏庸,奸宦当权,朝野上下无不是**盛行民不聊生。长此以往,我大汉气运堪忧啊。不瞒先生,我只想在乱世时能保住郭家基业而已,舍此别无所求。”

李彦见郭蕴说得诚恳,叹息一声摇头,“府君此言差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大汉覆亡,别说一宗一家之基业,恐怕整个天下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相反,若是大汉中兴有望,则太守大人也就不必担心家族兴盛的问题。”

“先生教训得是,奈何天不从人愿,我大汉何时才有中兴之日?”

李彦正色道:“适才府君也说,长此以往天下恐有一场浩劫。彦长年周游各州郡,所见均是流民之惨状和官吏之凶恶贪婪。究其原因,乃是我大汉近百年来外戚宦官争权夺利、士族豪强推波助澜之结果。是故中兴大汉之伟业,靠士族是断然不行的。”

“以先生所见,要靠谁?”郭蕴抬起头,眼神中似乎出现一丝光亮。

“我大汉要中兴,唯武人耳!”

郭蕴本来以为李彦会有什么高见,没想到是这番话,当即就表示否定。大汉朝武将地位低下,且大多是碌碌无为,偶有些战功者也是贪婪嗜杀目光短浅之辈,若天下权柄被武人所掌控,那才是大汉的末日。

“府君所说这些固然不假,但府君忘了武人有一件最重要的品格,那就是忠诚!”李彦道,“贪婪嗜杀也好,见利忘义也罢,是因为武人始终被排斥在权力中心,故而不知上进。但凡事总有例外,若是能找到一位胸怀天下,又忠诚于大汉的帅才,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宵小阴霾,我大汉何愁不能中兴?”

郭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了,他是一郡太守,这样的话题实在太过敏感。

忽然他眼神一闪,“难道先生找到这样的人了?”

“难道府君没发现?”李彦狡黠地反问。

郭蕴微微一笑,不答话。

李彦也笑了,“我来替太守大人说吧,刘元贞此人悍勇有加,出身皇室贵胄,在大汉却毫无根基。所谓无所求便无所欲,他可没有什么根基去捍卫。”

郭蕴脸上微微一红,随即继续聆听。

“在广武城中面对众多饥民,刘元贞毫无犹豫便慷慨解囊,足见其赤诚之心。在府上,面对张辽无礼挑衅,他能做到收放自如,眼中毫无暴戾神色,足见不是好勇嗜杀之辈;适才大人以言语提醒他拜师,刘元贞却气定神闲,丝毫未有急于求成的神态……”

李彦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连郭蕴都被震惊了,敢情你比我都观察得仔细啊。

郭蕴无奈点点头,“是,正因为元贞有诸多优点,在下才对他亲睐有加。先生莫非有意收之为徒?”

李彦摇摇头,“所谓听其言观其行,我也只是从些许点滴观察,至于元贞是否能入我门,还要再等等。”

还没等郭蕴说话,李彦忽然又问道:“恕老夫冒昧,府君以为自己才华如何?”

郭蕴愕然,但随即想到这是私人谈话,且李彦他是信得过的,便答道:“在下文不能治经典,武不能霸天下,能做到一郡太守已是不易,进入朝堂是不敢奢望了。”

“不然,太守出身世家,文武双全,无奈当今天下以儒学为正宗,大人所治之诸子百家杂学既不容于世家大族,也不可能抛弃声名以事宦官,故而……”

郭蕴叹了口气,“先生所言极是,家父曾做到大司农卿,是因为家父所学均为理财上计农桑之学,正值朝廷需要用兵,这才被推荐入朝。就是这样,也只是短短半年就被士族排挤,不得不黯然退隐。”

李彦听完这席话后,微微点头,“这就是了,大人要想完成忠于社稷和振兴家族之志,唯有文武结合。”

“在下不明白先生之意。”郭蕴很疑惑。

李彦想了想,说道:“有些话说得太透就没意思了,大人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好了,在下告辞了!”

“先生留步!”郭蕴赶紧起身留客,他确实需要有高人指点一番。

经过一番客套,李彦最后才郑重告诉郭蕴,如果刘烈确实可用,就应该重用,若是刘烈能成大器,他就应该利用雁门太守的权力和家族的实力为之争取到相应的地位。总之一句话,郭家应该和边军牢牢绑定,才能在这纷繁复杂的政局中立于不败之地。

郭蕴恍然大悟,其实在凉州、幽州有不少家族就是这样干的,事实证明这些家族即使没有人出任三公九卿,在当地也有相当影响。偏偏在并州却没有人这么做,这才造成大汉北疆三州中,凉州幽州两头重而并州中间轻的状况。

究其原因,是因为并州的武人没有得到当地家族的支持,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终究成不了气候;而并州大家族们也没有这种魄力和眼光,这才造成各方面都被大汉豪族大姓边缘化的一步。

若是文武结合,将两者之间的利益紧紧绑定,对外可抵御胡族,对内可稳居一方。于乱世之中退可自保,进可争霸,不失为上上之策。

话已经说得很透,李彦就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他之所以说这么多这么透,倒不是因为区区一个刘烈,而是站在并州人的立场,不愿并州被边缘化而已。

(并州在洛阳之北,论财富土地不及冀州、论家族势力不如南阳颍川,就算在北疆三州中,并州也不太被人重视。正因为如此,并州人才会炒作自己最拿手的武猛,比如吕布张杨丁原等)

不过,这番话对即将从军的刘烈而言,却相当重要,因为在今后的路上,只要他自己争气,背后将会多了一分重要的助力。

而李彦既然对刘烈称赞有加,自然少不了要去亲自见见这位孤胆英雄。若是有缘,收之为徒也无不可,若刘烈入不得眼,退而求其次好好调教十三四岁的张辽也不错。

第二天李彦找到刘烈的时候,正看见刘烈迎着朝阳练习骑术。

5

第六章 密室谈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