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天地同诛>第七十五章 杀手莅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五章 杀手莅临

小说:天地同诛 作者:那家女子 更新时间:2020/6/29 14:30:49

夜雾慢慢淡了,颜色逐渐变白,像是流动着的透明体,东方出现鱼肚白。转眼,金色的霞光,犹如一只神奇的巨手,徐徐拉开了笼罩在东方市上空柔软的雾帷。整个市区轮角分明地呈现出来。

拉马太平经过乔装,穿着普通市民的衣服急步向市医院外科大楼走去。她乘电梯上了九楼,出了电梯正要往左拐,向罗马病房走去时,被俩地方持枪警察挡住了。

这时穿着星际刑警制服的鲁缇从监护病房出来对俩警察说:“她是伤者的家属,是乔队叫他来守护伤者罗马的,并悄声说,“是自己人。”

昨晚在东苑宾馆峨山包间,射向罗马的两枪,一枪打在罗马的胸部,子弹从他的胸部左侧边斜着穿过,左肺一角被穿了一个小孔。另一枪却不偏不倚,打在他下身的要害处。医生在手术时在他的下身除了取出一粒弹丸外,还取出一个破裂成两办的睾丸。幸好男人的生命之根还在。

罗马的两处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到把昏迷不醒的罗马推进重症监护室36号病房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鲁队姐,罗总怎么样,没有危险吧?”拉马太平问鲁缇。

“还处在昏迷中。医生说,手术是成功的,但他体质瘦弱,抵抗力差,加流血过多,可能凶多吉少,所以下了病危通知。”

拉马太平的眼睛忽然湿润了,“鲁队姐,这事儿全怪我,任务没完成不说,还惹出这么大的祸。都是我的错呀!”

“怎么怪你呢?你是奉队长的命令执行公务,在执行公务中突然发生意外是难以预料的。”

“可警长把乔队和我叫到他办公室,狠狠地训了我一通。说我嘴上无毛,做事不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是他眼疾手快,掏枪还击,不知还有多少人倒在血泊中。为此,警长还批评乔队用人不当,欲速则不达。警长还说,幸好罗副市长没事,要是罗副市长出了三长两短,你俩就等着坐牢吧!”

“可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你在执行这次任务中表现得很好,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机智灵活,闯过了道道难关,为我们找到江西玉林捕捉到了很有价值的线索和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否则,我们怎么会有理由拘留杨林?现在,重要的任务是保护好罗马,让他醒来后把昨晚没说完的话说完。”

“我总觉得杨林不像是江西玉林。”拉马太平小声说。

“是与不是,现在下结论都为时过早。好在昨晚,你没把余娜从白蛇洞传回的录音在宴会上放。所以江西玉林并不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他三天后与罗马哈林在峨山峰顶所谓见面决斗的信息。如果杨林不是,那么真正的江西玉林一定还会在三天后在峨山峰顶出现的。”

“但我始终怀疑江西玉林就在昨晚参加宴会的几人中。罗马可能知道。所以当罗马倒回来提醒我时,他才遭到了暗杀。”

“这就是我们动用地方武警加强对罗马保护的原因之一。因此,我们一定不要让罗马再受打击,等到他醒来好问个明白。”鲁缇说时打了个哈欠。

拉马太平见状后,说:“鲁队姐,你昨晚熬了一个通宵,回去休息吧,这里由我来看守。”

“那能休息哦!刚才乔队来电话叫我赶快回警局,估计又有什么新情况。你在这里就随时把握罗马昏迷状况,一旦他醒来能说话时,立即问他江西玉林是谁,或者通知我,我立马赶到。带录音机了吗?”

“带了,微型的。”

“很好!你要特别小心,这里虽然安排了警戒,除了我们的人和医护人员外,任何陌生人都不能接近罗马的监护病房。但事情千变万化,尤其昨晚暗杀罗马的凶手还没抓住,他要知道罗马没死的话,有可能......不管怎样,你要有处变不惊,随机应变的准备。作为一个侦查员这是起码的条件。”

“我尽力而为吧!”

“不是尽力而为,而是必须做到!”

“是!”拉马太平立正说。

36号监护病房里,挂着点滴的罗马,几乎整个身体都被各种仪器和器械笼罩着。一个女护士坐在床头的一张小桌前,一边看仪表上显示的数据,一边往记录本上写着什么。她的目光还不时地在罗马脸上扫视着。

罗马露出的半个脸像一张惨白的紙。他眼睛紧闭着,嘴和鼻都被呼吸机罩着,所以,看不出他的呼吸是正常还是急促。

拉马太平在病房外,几乎每隔两分钟就从隔离玻璃窗观察口往里看。几个小时过去了,除了主治医生和护士不时进出外倒也啥事也没发生,一切平平安安。

只是走廊那头,总有一些戴着口罩,穿着医生衣服的人往这边看。倒也不足为奇,因为这边病房出现两个持枪警察把守,觉得稀奇,多看几眼也很正常。

这时,吃中午饭的时间到了。整个监护区的人愈来愈少。那边走道还看见有的医生护士边走边吃着盒饭。

女护士从病房出来,取下口罩问拉马太平道:“你是伤者家属吧?”

“是的。有情况吗?”

“伤者现在比较稳定。你帮我照应一下,我去去就来。记住,不要让任何人进去,好吗?”

“这......不好吧?”拉马太平迟疑地说。

恰好,一位穿白大褂,戴口罩的男医生过来了,女护土便对他说,请他照看一下,她去去就来。男医生点点头,挥手让她走,然后向拉马太平笑笑,便走进罗马病房。

感到有些蹊跷的拉马太平顿觉不对劲,便站在观察窗口一侧,斜着头悄悄的往里看。见那医生鬼鬼祟祟的从身上摸出一样针筒似的东西,一手抓住罗马的手,一手就把那装满药水的针头欲往罗马手上扎。

就在这紧急关头,门“砰”的声被拉马太平踹开,厉声问:“你想干什么?”

那医生一惊,扔下针筒便跑。

拉马太平一把将他拽住。两人便在病房打斗起来。那医生个头不大,但对付拉马太平根本不在话下,但为了尽快脱身,他将拉马太平一推,便推到罗马床头。拉马太平趁机摁响了警报器。

这时,“砰”的一声枪响。

枪声惊来了警戒的警察,并与那医生发生枪战。那医生边向警察开枪,边仓惶逃窜。当他正欲从走廊窗口跳走时,一警察对准他的背部一梭子射击,那医生当场被击毙。

这时间前后算起来不到三分钟。

那位说“去去就来”的女护士,惊惶失色的跑来监护室一看,见拉马太平倒在血泊中。她惊呼道:“才两分多钟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哦?”

哈里乔治与鲁缇闻讯赶到,立即封锁了现场,布署了对死者的尸捡和抢救拉马太平的事宜,并立即对那值班擅离职守的女护土进行询问。鲁缇便与医院领导一起,加强了对罗马安全保卫的布署。

经询问,那位女护士是因去楼下食堂打饭,匆忙之中叫那医生照看一下的。女护士说,那医生因戴着口罩,穿着同样的医生工作服,她也不知具体是谁。女护土还说,顺便找个医生护士帮忙照看病人几分钟是常有的事,从来没出个差错。

其实那医生不是医生,是从东方宾馆跟踪而来的杀手。

昨晚他奉江西玉林密令在暗中向罗马开了两枪,没想遭到参加宴会的警长阿里巴拉图卡的还击,他立即逃之夭夭,但没走远,而在宾馆门口的一暗处,亲自见医院的急救人员将受伤的罗马抬上车,开往市医院抢救。他为了弄清罗马的死活,便跟踪而来并伪装成医生,一直在跟踪观察。后他得知罗马没死时,便又奉密令寻机出手将罗马杀死。于是,终于在中午吃饭人少时,他找到了杀死罗马的机会。

后经捡验那杀手针筒里装的是一种叫氰化物的最新巨毒药水,其毒性与多种毒素合一,毒性无比,只要有0.2毫升进入人体,其生命特征会在一分钟内消失,两分钟内彻底死亡。今天,幸好拉马太平发现及时,罗马才逃过一死。

但是,拉马太平也因此中了杀手一枪,大腿根部流了不少血。经医生诊断,护士清创伤口包扎后,倒也无大碍。

罗马虽然逃过一死。但仍在病危之中。主治医生说,他只要再坚持二十小时,就有可能脱离生命危险。

星际特别行动队加强了对罗马的保护,除了鲁缇带领荷里和布兰伊尼坐守外,拉马太平也轻伤不下火线,与医院的两名护士一起寸步不离地坚守在罗马病床前。

现在,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进罗马监护病房,都要经院领导带领,经鲁缇同意。

夜幕降临。

医院监护室在中午发生枪战以后,不少病人就要求出院或转院。短短几个小时,住院部尤其监护病房几乎走个一空。除了病情特重,命悬一线的病人外,谁也不愿在这里多呆一分钟,更不用说在这里过夜了。因此,监护病房显得格外清静。

清静往往和恐怖结伴同行。尤其在清静中加几个全赋武装的持枪警察无声无息,脸色铁青地走来走去,这种恐怖愈加使人毛骨悚然。

病房外,鲁缇和荷里以及布兰伊尼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她们轮?Q着观察病房和周围的一切动静。那怕一声轻微的响动,他们也会高度警觉。

时进午夜,整个监护室静得出奇。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有些疲惫,连荷里和布兰伊丽也哈欠连天。就是那俩持枪警察也不时用手背揉那不听指挥的眼皮子。

声音像凝固了似的,空气窒息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这时,突然从罗马病房传来“啊!”的一声惊叫。

鲁缇旋即掏枪站了起来。

这声惊叫来自罗马。

随着他突然坐起的一声惊叫,一股乌血从他口中喷出。乌血冲掉了呼吸罩,溅满了他面前白色的被子,乌红的一片,腥气冲人鼻穴。

当医生和护士闻声鱼灌而入时,罗马又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省,眼睛和嘴都紧闭着,嘴唇周围血固啷当,煞是危急。医生和护士一面给他擦洗,一面进行看瞳孔丶摸脉博等视诊和听诊以及观察分析仪器上的各种数据。

经主治医生仔细诊断后,主治医生对鲁缇说:“病人没事了。刚才那一腔乌血压迫了他的血脉和呼吸神经系统,现在乌血吐出来了,经脉一下就通了,所以他现在呼吸和血压逐步趋于平稳。估计他这一觉醒来就可以说话了。”

“他这一觉能睡多久?”鲁缇问。

“现在几点?”

“凌晨四点零五分。”鲁缇看了手上的时间后准确地说。

医生说:“大概要到天亮以后才醒。他身体太虚,醒来后不要和他多说话,甚至暂时不说话,最好让他闭目养神。好起来后营养一定要跟上。谁是他的家属?”

没人应。

“你们这里,谁是他的家属?”医生又大声问。

这时,拉马太平才红着脸说:“噢,我是。有什么分咐吗?”

医生盯了她两眼,问:“你是他的老婆还是她的女儿?”

见拉马太平低头不语,医生接着说:“如果是他的老婆的话,性生活你可要节制一下哦!另外这几天你最好不要离开他。他是外国人吧?”

“是A国人。”鲁缇说。

“那就更需要亲人的体贴了。好了,你们多留心点,可不要再出事了。”医生说完又看了一下罗马的瞳孔,然后向值班的护士叮咛几句便离开了。

都说科学是真理,医生的话十有八九颠不可破。可这位主治医生说的话未必十拿九稳。他说罗马没事了是对的,但说他要睡到天亮以后才醒就全错了。

真实情况是主治医生刚走,还不到十分钟,罗马就睁开了眼睛。

“罗总,罗总你醒了?啊你终于醒了!”拉马太平紧紧握住他未输液的那只手激动地说。说着说着眼睛就湿润了。

罗马扫了一眼病房,又看了站在床前的几个人,有气无力地问拉马太平道:“太平,我这是怎么那,这是哪里哟?”

“这是医院,你受伤了,在住院呢!”拉马太平说。

罗马的目光落在鲁缇的帽徽上,又问:“怎么还有警察呢?”

“她是星际刑警的副队长,叫鲁缇,担负着侦查203飞船失事的重任。同时也担负着保护你的任务。你住院后都是他们在保护你。”

“保护我?”罗马迷惑地问。

“就是。你不知道哟,如果昨晚没有他们的保护,你就被凶手杀死了。罗总,这位女警官呀,正在追查杀你的凶手,现在她有话问你,你就如实地给她说吧!争取早日破案抓住杀你的凶手。”

“我死了?我怎么会死?”罗马又迷惑的问。

“是这样的罗总,”鲁缇说,“昨晚,你不是和太平一起参加一个宴会吗?”

“宴会?”罗马做回忆状,说:“啊,那是罗市长为太平考查回来特意安排的洗尘接风宴。”

“你还记得在宴会上的情景吗?就是说,在宴会上你说了什么话才引起凶手向你开枪的。你还记得吗?”鲁缇问。

回忆了很久,罗马才说:“在宴会上全是他们在说,我啥也没讲呀!”

“你为什么不讲?”鲁缇问。

“我讨厌他们!”罗马忿然道。

“为什么?”

“他们一个个对太平色眉色眼,阿弥奉承的样子让我恶心,对我父亲不恭不敬的言语让我气愤!我懒得和他们嚼舌!”

“所以你就至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讲?”

“是的。”

“不对哟罗总!”拉马太平说,“当杨林杨总经理讲到说有你罗总在,我拉马太平不好说你父亲罗马哈林出了什么问题没回来时,你勃然大怒了!你把碗筷往桌上重重一放,站起来生气地说,杨林,你是甚么意思?你要我走是不是?那我走!当时我还劝你不要走。”

罗马说:“我是这么说的。当时我非常生气,就想尽快离开那乌合之地。”

“那宴会上有罗银清副市长,也算乌合吗?”鲁缇问。

罗马不吱声。

“问题是,你都走了,为什么又回来对我说:太平,你可千万不要上当,江西玉林就是.......你话没说完,凶手就向你开了两枪。”

鲁緹说:“我们分析,就是你最后一句没说完的话引来了杀身之祸。你当时想告诉太平,江西玉林是谁对吧?”

罗马仍不吱声。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江西玉林是谁?因为我们怀疑杀你的凶手有可能就是江西玉林,即或不是他本人,也是他的同伙。”鲁缇说。

罗马还是不吱声,而且把眼睛闭上了。

女护士悄声对鲁缇说:“他累了,让他休息吧!”

鲁缇看了眼罗马,有些失望地走出了病房。天亮以后,在原重症监护室护土站台上挂着36号病房罗马已死亡的牌子。

0

第七十五章 杀手莅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