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湖城英雄传>第十九章 初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初窥

小说:湖城英雄传 作者:湖城散人 更新时间:2020/5/23 10:03:44

第二日大早,天刚朦朦亮,杨一山穿衣起身,嗽洗完毕,独白一人朝食堂走去。

半路上正好撞见金晶,相互间打了招呼,一同朝前走去。

杨一山随口道:“金队长,你成家了没有?”

金晶立时双眼含泪:“报告杨司令,我丈夫在南京保卫战中被小鬼子炮弹炸得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真是不好意思。”杨一山连忙道歉,“我一大早胡言乱语,戳到你痛处了。”

金晶摇摇头,拿手揩指两眼:“杨司令,我先前来时没有讲明,这不是你的错。”

杨一山小心翼翼地问:“孩子呢?”

金晶回道:“南京沦陷之前,孩子跟他爷爷奶奶一起去了香港,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跟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杨一山安慰她说:“你也不用过分焦虑,孩子跟他爷爷奶奶一起,肯定万分安全,而且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成长。总有一天,你会跟他们相见的。”

金晶勉强笑了一笑:“谢谢。”

跟着道:“杨司令,我已经把家里所有的情况向您和盘托出,你能不能把你在外面的情况稍稍透透露一下。”

杨一山微微一笑,把他在外面的情况简单讲了一下。

金晶点点头:“你要我与你一同出去,什么事情?”

杨一山问她:“金队长,大金沟河阻击战知道么?”

金晶点点头:“现在外面到处都在流传着大金沟河阻击战的故事,说你们为了掩护湖城父老乡亲安全转移,与小鬼子二狗子浴血奋战,血洒疆场,英雄了得,千古留名。”

杨一山摇摇头,告诉她:“国军有两个人在大金沟河阻击战受了重伤,已经躺在床上好多天。你是个医生,我请你一道去,是想让你帮着仔细检查一下二人身体,看看他们能不能立即过来帮助我训练队伍。”

金晶又点点头:“我知道了。”

杨一山定下身形:“金队长,有一件疑难事,由于太忙了,我也没有功夫去打听,你在南京呆的时间比较长,对外面的事情了解得比较多,也许很清楚。”

金晶伸手捊了一下遮住眼睛的头发:“杨司令请讲,但凡我所知道的,必定毫无保留地向你和盘托出。”

杨一山便问她:“你知不知道,新四军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金晶稍稍一怔:“杨司令,为啥问这个?”

杨一山说:“上次小鬼子带着二狗子气势凶凶下乡扫荡,幸亏有一群新四军湖城游击队的英雄好汉义薄云天,拚着血溅当场、拚着性命不要,在大金沟河顽强阻击了他们,否则等不到我们赶去增援,乡亲们已经遭殃了。我想弄弄清楚,这个新四军到底是何方神圣?”

金晶想了一想问他:“杨司令,你知道中国共产党吗?”

杨一山回道:“当初在南京陆军高等步兵学校上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蒋委员长三番五次想办法欲要除之而后快,却屡屡以失败而告终,弄得他焦头烂额却又无可奈何。”

金晶笑了一笑:“我听人家讲过,新四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队伍,他们还有另外一支队伍叫八路军,都是打小鬼子的英雄好汉,非常受全国老百姓爱戴。”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杨一山拍手道,“看来共产党真的非常英明非常伟大。”

“杨司令。”金晶呵呵地道,“你这句话,我在外面听许许多多人讲过,依我之见,中共产党之所以英明伟大,是因为他们一直在为全中国最低层的劳苦大众谋利益谋幸福,并且忍辱负重、大仁大义、不计前嫌,与国民党形成了统一战线,号召全国人民一起打小鬼子,所以才会生生不灭。”

杨一山笑道:“金队长,你又不是共产党,着什么急呀?”

金晶也笑了起来:“我不着急,但我讲的全都是事实。”

杨一山把手一挥,激动地说:“金队长,大金沟河那场阻击战,让我充分领略到了新四军的血性。若是国军在南京保卫战中也能像他们一样,与小鬼子血战到底,国府未必就能丢失,几十万无辜的百姓也不会惨遭蹂躏杀害。”

跟着愤愤地道:“一人无能,三军大败,国土沦丧,城池丢失,民众遭殃,真是窝囊哪。”

“不错。”金晶说,“野心带来狂妄,独裁排斥异己,谬论误导方向,腐败产生堕性,内斗消耗合力,有因必有果,这是客观规律,必然的。”

杨一山点点头正要开口,却听春草在远处大声叫道:“你们两个磨磨蹭蹭干什么呢?早饭都要凉了,快点快点。”

两人相视一乐,赶紧朝前跑去。

每人两碗稀饭一碟咸菜两块咸魚,三人匆匆吃完,赶紧上路。

吴如俊两口子回来后,把杨一山和春草去桃花坞时中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详详细细加油添醋地讲给大牙听。

把个大牙乐得抓耳挠腮忘其所以,又恨自己身上有伤,不能亲临其境大显身于一番,非要两口子带他去马草滩找杨一山。

吴如俊哪能同意:“大牙兄弟,别说你身子骨还在恢复之中,就是全好了,能活蹦乱跳上天入地了,没有杨司令亲自来接,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随意放你走,否则我那小舅子饶不了我。”

跟着道:“这家伙身上有少林功夫,老子打不过他的。”

杨如英推他一把:“别乱嚼舌头根子。”

大牙笑得直是咳嗽。

吴如俊道:“大牙兄弟,你还是乖乖呆在这儿吧。”

杨如英跟着劝他:“大牙兄弟,马草滩和我们这芦苇荡一样一样,白茫茫灰蒙蒙不见天际,那么大的地方,他们往里面一钻,就像飞魚跃进了高邮湖,到哪里去找他们?你呀,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等我老弟把事情忙定了,你身子骨也完全恢复了,到时候他会亲自来接你的。”

大牙无可奈何,只得干瞪着两眼,垂头丧气在芦苇棚中呆着,每天心里火烧一般着急。

见到三人陡然间出现在眼前时,他先是呆呆愣了片刻,而后欢喜得似发了疯病一般大喊大叫乱蹦乱跳。

杨一山呵呵笑着强行把他按坐了下去。

金晶给他详细检查了身体,也不管他怎样用劲朝自己使眼色,微微笑着说:“杨司令,如果让大牙兄弟再歇个三五天,就更加妥当了。”

大牙猛地往起一站,咬牙切齿地说:“金医生,你还不如拿刀杀了我。”

几个人哈哈大笑。

杨一山伸手拍拍他肩膀:“班长,本司令若是不想带你走,就不会带着金队长来了。”

大牙立马喜笑颜开:“还是老大了解我。”

跟着凑到他眼前问道:“杨司令,给我封的什么官呀?”

杨一山就把缺人训练队伍的事情讲了一下:“班长,你委屈你当个教官,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不好?”

“好好好!”大牙满口答应,“老大,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更何况,我若是把兄弟们训练得个个跟猛虎恶狼一样,让他们多多地杀小鬼子和二狗子,也是我的一份荣耀。”

几个人拍手鼓掌。

“大姐夫、大姐。”杨一山朝他们道,“我们有急事要办,就先走了,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也快点赶回去吧。我外甥跟外甥女肯定也非常想你们了。”

吴如俊杨如英一起点头,送他们出了眼线之外。

杨一山一行人来到於万年芦苇棚。

於万年身体比大牙恢复得快一些,早就让爹娘回了家,他在这里自己照顾自己。只是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杨一山又没有过来,所以一直呆着,闲得无聊时,便去芦荡里捞魚摸虾,自己吃不完,就拿刀杀了,用少量的大盐稍稍擦一下,铺在芦材上让太阳一天天晒干,堆得似小山一般。

杨一山大为兴奋:“於连长,你做了一件大实事大好事。这么多的咸鱼干,就是大伙儿天天当饭吃,也够支撑个三五七八天,暂时不用花钱出去买了。”

旁边几人也一同夸赞他。

於万年心里甚是得意,面上又有些不好意思,呐呐地道:“班长,这一行是咱们的拿手把戏,闲着闷得慌,就去湖荡里捞魚摸虾打发时间,只是没想到歪打正着,还能为队伍上解决一些问题。”

杨一山见芦棚旁边有一辆独轮车,便去将它推了过来。

几个人纷纷动手,把咸魚干一层层堆积上去,上面盖上芦材帘子,拿绳子捆绑好。

於万年跑着芦苇棚后面水塘边,把装满魚虾的两只魚篓提过来,又拿了一根扁担两头系着魚篓上的绳子,然后挑了起来。

芦荡里大多羊肠小道,泥泞崎岖,又湿又滑,曲折难行,春草金晶和大牙同时扯着独轮车上的粗麻绳一起在前面拽着拖拉,杨一山则在后面紧紧握着两根扶手稳往车身,几个人一起用力,独轮车嗖嗖嗖直往前窜车。

韩翁罗三人见他们带了这么多魚虾回来,当真喜出望外。

春草四下里奔跑,招呼各个营地厨房里的女人们过来分发。

大牙这才道:“老大,你带我去兄弟们墓上祭奠一下吧。”

於万年跟着道:“我也很惦念死去的兄弟们,早就想去了,只是不知道地方。”

韩作武侧身说:“老二老三,他们都是打小鬼子的英雄好汉,我们也一起去吧。”

翁罗一起应承。

杨一山则道:“韩副司令,家里这么多的人,都是新来的,万一遇到突发情况,没有长官坐镇指挥,就成了一盘散沙,很容易出大事,你们三位就不要去了。”

韩作武点点头:“你讲得非常有道理,我们三个就留在家里,请杨司令代我们向死去的兄弟们磕几个响头。”

“这个自然。”杨一山挥挥手,“我们走吧。”

三人脚下生风一路疾行来到了墓地。

远远地看见有一个人柱着拐杖,背对着他们,站在墓地边上发呆。

到了近前一瞧,那人却是骆玉峰。

杨一山兴奋不已:“骆玉峰,你真的还活着?”

骆玉峰失声痛哭:“班长,没想到我还能活着见着你们。”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杨一山上前抱着他,“不哭不哭!”

大牙和於万年也一起上前安慰他。

等他安静下来,杨一山这才问:“你是怎样死里逃生的?”

骆玉峰拿手揩了揩两眼泪水,嘿嘿地道:“我当时正使出全力顽强地与小鬼子和二狗子拚着刺刀时,中途忽然一个失足,掉进大金沟河被喑流带走了,就这样死里逃生了。”

杨一山怔了怔:“可是你老爹顺着大金沟河和小金沟河两岸捜寻了好多天,也没有见着你呀。”

骆玉峰回道:“当时我被水流带着漂到了大金沟河尽头,正巧让一个走夜路的年轻男人碰上了。他见我还有一丝丝气息,便将我拖上岸背回家中,又请来郎中给我瞧病治伤,我才保住了性命。”

跟着叹了口气:“老爹几次三番找不到我,得了一场大病,差点把老命丢了,我娘眼睛也差点哭瞎了。”

几个人唏嘘不已。

杨一山便把组建湖城抗日义勇军的情况讲给他听。

骆玉峰高兴坏了:“他娘的,老子正要去找小鬼子和二狗子报仇呐。这次咱们人马多了,非打他们个落花流水不可。”

於万年见他还拄着拐扙,面容也比往日里消瘦多了,劝他:“营长,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在家里好好呆着,训练新兵的事情有我们三个人顶着吶。”

骆玉峰揺摇头:“抗日义勇军成立大典是湖城惊天动地的喜事大事,我身体即便再难,哪怕是躺着不能动,也是要赶去参加的。”

跟着使劲把拐扙往远处一扔,蹦达了几下子:“你们瞧瞧,我身体哪里不好啦?”

大牙拿手指着他下身说:“你右腿还有些跛哩。”

骆玉峰伸手拍拍大腿:“一点小毛病,过两天就好,不碍事的。”

於万年问他:“营长,你爹还躺在床上,你娘两眼又瞎了,你能离得开吗?”

骆玉峰纠正说:“我刚才讲,老娘两眼差点为我哭瞎了,你没有听清楚。”

於万年苦笑着摇了摇头。

杨一山看他腿上毛病也真不算大,想了想说:“二位兄弟,骆营长刚才也讲了,抗日义勇军成立大典是湖城惊天动地的喜事大事,他身为总教官,不参加怎么能行?”

骆玉峰连连点头:“就是。”

两人就哈哈地笑。

杨一山接着说:“於排长,你陪骆营长回去一趟,让他向爹娘告个别,顺便帮他收拾收拾需要带着的生活用品,明天上午赶到望湖庄去。”

骆玉峰忙说:“不用不用。”

杨一山把脸一唬:“我是司令,难道这么芝麻绿豆大的事也做不了主?”

1

第十九章 初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