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鲁西烈火>第七十一章 打伏击失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一章 打伏击失利

小说:鲁西烈火 作者:默雨言秋 更新时间:2020/11/27 15:50:42

枪声响后,三楞心里一惊,知道敌人在这儿有了埋伏。眼下又下着大雾,十几步远啥也看不见,一转身“腾”的一跃,躲到了身旁一棵大树后边。枪声还在“砰砰”响,子弹没有目标的乱飞,三楞心里明白,这是大雾遮挡住了敌人的视线,敌人才没发现他躲在了大树后头。他观察了一会儿,枪声是从东门南边一片树林里射来的,悄悄从身上摘下一颗地雷,扭开引信,一拉线,朝着树林里扔过去,“轰隆”一声爆响,地雷爆炸了,火光一闪的同时,将浓浓的晨雾炸开一个洞。三楞借着地雷爆炸的掩护,飞一样朝官道那边跑去。

刚跑到官道交叉路口上,王二虎和二蛋慌慌张张跑过来了,王二虎问道:“哪里打枪?”

三楞答道:“东门口有敌人暗哨埋伏,走,咱们消灭这几个王八蛋!”说着,转身又往村里冲过去。

王二虎一把抓住三楞吼道:“你不看看这么大的雾,敌人在暗处,咱们在明处,还不是找亏吃!”

“为革命现身的时候到了,怕死就别参加八路军!”

王二虎说道:“那也要瞅准时机消灭敌人!这样打法是犯了冒险主义,非吃亏不行!”

三楞不服气地说道:“你怕死,你就回去,我和二蛋打。”说着拉起二蛋就要走。

二蛋往后退了两步,甩开三楞的手说道:“三楞啊,这样打法不行,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三楞一看二蛋也不同意打,火气一下从脚跟升到了头顶上,怒气冲冲地说道:“好,好,你们怕死,我不怕,我自己打去!”说着,三楞把上衣一脱,光着膀子,一手抓着地雷,一手提着大枪又要往村里冲。

王二虎一把抓住三楞十分和缓的说道:“三楞啊,咱来的时候,汉如队长是咋说的,他的话你都忘记了?”

三楞瞪着眼反问一句:“咋说的?”

二蛋指着三楞说道:“你真是忘事精,来的时候队长特意嘱咐你,能打就打,不能打等下次机会,不让你逞强!”

经王二虎和二蛋一说,三楞犹豫了,问王二虎:“你看咋办?”听你的。”

王二虎说道:“回牛家洼,等着下次机会再打。”

三人爬过官道,正要乘着大雾往牛家洼方向走去,突然,李家营方向“砰砰”传来枪声,子弹“嗖嗖”朝着这边飞来,李家营的敌人出动了,三人又撤回到官道西侧,刚刚走下斜坡,刘家庙那边“砰砰”也响起了枪声,刚才埋伏在东门的暗哨打着枪朝这边压了过来。王二虎一看敌人冲过来了,情况十分危险,指挥着三楞二蛋跳到官道沟里往南跑,刚刚跑出半里路,前面又响起枪声,敌人吆喝着:“八路投降吧,你们跑不了啦!”

原来,五个敌人暗哨在**龟家里吃完饭走的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打开门一看外边雾蒙蒙的,中间有个鬼儿兮兮的小个子汉奸,一看这种天气,心里害怕了,十二分不愿意走,担心路上被八路军打了伏击。可是老驴头有规定,暗哨天明前必须离开刘家庙,不能让村民发现了。他想来想去就想出一个鬼点子,哄骗**龟两口儿说,郭建德让**龟两口儿一大早送五布袋粮食和半车白菜去,实际上是让**龟在前边探路。**龟信不信不说,只要一说是郭建德说的话,**龟是不敢违抗的,别看他平时心眼多多,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犯起了迷糊,不管真假了,不等到天明装上车就朝李家营出发了。

等**龟出了村子,五个敌人暗哨悄悄跟在后头,果然,**龟爬上官道没多远,就听到**龟被三楞截住的吆喝声。五个敌人暗哨一听八路军有埋伏,立即藏在东门两侧树丛里了。

当三楞把地雷引爆后,轰隆隆的爆炸声,传到了李家营,老驴头知道暗哨与八路军打起来了,迅速报告郭建德和井上四郎,井上四郎郭建德立即调动五十多个鬼子汉奸,兵分两路,沿着官道火速开往刘家庙。这就出现了到处响起枪声的情况。

太阳慢慢爬出了地平线,空中的雾汽被阳光一照射,渐渐散去。王二虎往北望去,远远看见四五十个鬼子汉奸沿着官道黑压压朝这边压过来,还能隐隐约约听到敌人的吆喝声:”别让八路跑了!”

王二虎一看敌人越来越近了,稍微迟缓就来不及了,南边有一条交通沟,钻进了交通沟就能避开敌人的火力,三人往前刚跑出二十多步,耳边突然响起“砰砰”两声枪响,二蛋大喊一声:“趴下,快趴下!”

三个人刚趴到一条土坎子后边,“砰砰”的子弹贴着耳根子飞了过来。王二虎伸头一看,交通沟沿上露着两个脑袋,正往这里打枪呢。这是刚才那几个暗哨,看见王二虎三人要钻交通沟,抢先占领了这儿。将三人正好堵在交通沟外边。

火红的太阳爬上了一树梢子高,圆圆的象一个大红脸,将云雾驱赶的无踪无影了。三人趴在土坎子后边,这才感觉处境实在危险了。王二虎问一句:“三楞,你看咋办?”

三楞牙一咬,粗声粗气的吼道:“管他娘的咋样,豁出这百十斤,拼了吧!”

王二虎严肃的说道:“我不是让你去拼命,让你想办法突围出去!”

二蛋也说:“三楞啊,三楞,都说你粗中有细,关键时候你能想出点子来,今天咋犯起了迷糊!队长咋说的你,遇事要冷静,不要动不动就拼命!”

经过王二虎和二蛋一说,三楞低下头不说话了,心里抱怨自己,面临这样的危险,不是想办法摆脱敌人的围堵,就想着拼命,咋又犯了老毛病啦!三楞啊,三楞,你是一个鲁西游击队的老战士了,在这些日子的斗争中,咋还没有进步,你啥时候才能长大啊!”

三楞四下里看了看,突然冒出来一句话:“田野里光秃秃的没法藏身,交通沟又被控制了,干脆冲到村里头再想别的办法吧!”

对呀,就往村里冲吧!”

“你别说看着三楞粗粗咧咧,粗中还有细呢,!”二蛋使了个鬼脸。

“砰砰”此时,李家营方向又响起枪声,王二虎回头一看,穿着黑衣和黄皮子衣服的敌人沿着官道追了上来,离这儿也就五百多步了。王二虎朝着敌人打了两枪,大声招呼二蛋三楞往街上跑,刚刚跑到村头上,水口墙后边一个汉奸暗哨探头朝这儿打了两枪。三人立即趴在地上,那个汉奸又探出头不见了人,露出来半个身子东瞅瞅西看看出来寻找目标。三楞早就瞅准了他的脑袋,顺过枪一瞄,只听到“砰”一声枪响,那个敌人暗哨一个仰八叉栽倒地上死了。枪一响,引来了官道南边的敌人,“砰砰”朝着三人射击,李家营方向的敌人也开始射击,“砰,砰,砰”密集的子弹刮风一样,“呜呜”在天上飞。不时有子弹钻到脚下边的泥土里,两边的敌人形成交叉火力,封锁着刘家庙东门。王二虎一看情况紧急,转身朝南边冲上来的敌人打了两枪,二蛋,三楞朝着李家营方向的敌人射击。敌人暂时被压了下去,停止了冲击,趴在官道上大声吆喝:“八路,你们跑不了啦!投降吧!”

趁这机会,王二虎大吼道:“快,快往村里跑!”

王二虎,二蛋飞一样跑到了东门墙后头,回头一看三楞没跟上,王二虎大吼道:“三楞真是胡闹,快把他拉过来!“

二蛋也急的跺脚骂道:”这个死犟橛子,耽误事!说着就要回去找三楞。二蛋在墙垛子一露头,“砰砰”,密集的子弹又射了过来,打的墙上的砖块贱的满地都是。

王二虎气急败坏的叫一声:“走,无论如何也要把三楞找回来!”

王二虎,二蛋“哗啦”将子弹推上堂,就要外村口冲,敌人密集的枪声又响起来,突然,三楞连滚带爬跑了过来,王二虎大吼道;“三楞,你真胡闹!“

二蛋也气愤地说道:回去交给军区处理!”

话没说完,火光一闪,“轰隆隆”一声巨响,空气中硫磺味,火硝味呛得人鼻子酸痛。原来,王二虎招呼往村里跑的时候,三楞担心敌人追上来,,将地雷埋在了东门口上,敌人追到东门口,便踏上了地雷。由于东门口两边有墙垛子,中间只有五六步宽的距离,敌人密集拥挤在这儿,当场炸死六七个,还有十几个炸断了胳膊腿的。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叫唤。敌人一看有地雷,不敢往前冲了,躲在村外头树林子里一个劲的往村里打枪。

三人利用这个机会,沿着东坑沿朝村中间跑去,刚跑到大坑北沿的一个胡同口,准备躲在墙旮旯里,迎面看见旮旯里藏着一个汉奸,趴在地上浑身筛糠一样,大枪仍在地上。王二虎一看敌人吓成这样子,吼道:“你是谁?快说!”

那汉奸抬起脑袋看一眼王二虎,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是夜里巡逻的暗哨。”

“为啥躲在这儿?”

“夜里酒喝多了,在这儿睡迷糊了,听到你们打枪,知道八路来了。”

“还有其他同伙吗?”

“他,他们都去村头了,这儿就我自己。”

三楞一把抓起汉奸,照着腰上狠狠砸了两枪托子,吼一声:“跟我走!”

那个汉奸一听要他跟着走,害怕要崩了他,“噗嗵跪倒地上,苦苦哀求道:“八路老爷,八路老爷,我也是穷苦人出身,当汉奸是为的混口饭吃,饶命啊!”

二蛋一看在这儿耽误时间,气不打一处来,又砸了他两枪托子,吼道:“再穷啰嗦,就在这人崩了你!”

那个汉奸挨了打,受到惊吓,酒劲早就醒了。问:“八路老爷,你们带我去哪儿呀?千万别崩了我!“

二蛋说道;“不崩你,你要老实跟我走。”

“那是,那是。”汉奸一叠连声的说。

三人押解着俘虏正往村里走,“砰砰‘村西头响起枪声,老驴头带领着特别行动队绕到了村西进行截击了。

“快,往南边清真寺那儿跑!”王二虎指挥着三楞,二蛋一边跑,一边朝背后打枪,“砰,砰,子弹射向敌人。王二虎又喊道:“敌人还没有冲上来,别打了,注意节约子弹。”

三个人气喘吁吁跑到清真寺东北角一个旮旯里,看看敌人暂时还没有跟上来,王二虎又说道:“检查一下身上的子弹,看看还有多少!”

王二虎不说还好,这一说三楞惊叫起来:“哎呀呀坏了,只剩枪膛里一颗子弹了。”

二蛋说道:“我还有三发。”

王二虎说道:“我有五发。”

这时,敌人三路合成了一路,顺着清真寺北边的大道朝着这边扑过来,黑压压的黑皮子和黄皮子恶狼一样哇哇大叫,子弹下雨一样,“哗哗”朝着清真寺飞过来,房顶上的瓦被打的粉碎,四处飞溅,落得满地都是。三人身旁子弹“嗖嗖”乱飞。

“你的袖子。”三楞冲王二虎喊了一声。王二虎抬起胳膊一看,袖口上被打出三四个洞,有一个洞正在冒烟,袖口被打着了,火星子乱飞。正在王二虎低头灭火的时候,三楞惊叫一声:“跑啦,跑啦!”

王二虎回头一看,刚才抓到的那个汉奸俘趁着不注意,一个箭步跨出墙旮旯,窜出了清真寺大门,敌人一看从清真寺里跑出来一个人,“哗啦”一下子全趴在地上,接着就是一阵子“砰,砰,砰乱枪声,子弹下雨一样朝着那个汉奸飞去,汉奸身上早被子弹打成了烂泥,一头栽地上死了。

敌人爬起来又往前冲,情况万分危急。

王二虎看看光在这儿躲着不是办法,敌人包围上来,就来不及跑了,大喊一声:“爬墙出去!快!”

清真寺西墙一人半高,墙根上连一棵树都没有,二蛋往上窜了几窜都没有扒住墙顶。敌人已经冲进了清真寺大门,有两个敌人折转身往西墙跟冲来,王二虎开了枪,“砰砰”两个敌人半截木桩一样栽倒地上,后边的敌人吓的又退回了门外。

正在危急关头,夹道里突然跑来一个老人,胸前飘着银色胡须,头戴礼拜帽,肩上扛来一个梯子,急火火的招呼说:“快,快从梯子上爬出去,说着把梯子竖立到墙上。当三人爬上墙头,要翻过墙外边的时候,王二虎回头对扶着梯子的老人说到:“阿訇,谢谢你了!”

阿訇摆摆手答道:“快走吧!”

王二虎三人翻过西墙以后,跑到一户人家的菜园里,转了几圈,见这儿没有藏身的地方,穿过菜园就往北跑,北边住着一片人家,房屋连着房屋,房屋中间就是胡同。

敌人还在清真寺搜索,暂时还没到这边来。三人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稍稍休息了一下,这才感觉肚子里“咕噜噜”叫了起来,这才想起跑了一夜还没有吃饭,赶**出来赵保田临来的时候送给的窝窝头,三口两口,狼吞虎咽吃下了肚里,感觉刚才疲惫不堪的身子来了精神。

三人在胡同里转了一会儿,见家家户户都关着门,没有一个人影儿,村民听到枪声都躲起来了。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正在焦急,胡同口对过一个人一伸头,又退了回去。王二虎急忙招呼三楞二蛋隐蔽,那个人头又伸了出来,正朝着王二虎这边招手呢。王二虎这才看清楚,那人是二妮。

二蛋这才想起来,汉如在二妮家里养伤的时候,炕下边挖了一个地道,直通着村外的芦苇地里。

清真寺里杂乱的脚步声,吆喝声,叫骂声乱成一团。敌人还在清真寺。趁着街上没人,三人飞一样跨过街道,一头钻进街北面的胡同里了。

走进二妮家里,二妮掀开了铺在炕上的草席,露出来一个黑洞洞的地道口i。

二妮急火火的说道:“快,快钻地道!”

王二虎三个人刚钻进地道里头,就听到上面响起杂乱的脚步声,翻箱倒柜声,可能汉奸把水杠给砸破了,“咣叽”一声,接着“哗啦啦”流水声音。又听到老驴头吆喝道:“看见八路了吗!说!”

“我在屋里睡觉,没看见。”这是二妮的声音。

“胡说!”另一个汉奸骂道。

又听二妮说道:“官长,红口白牙的,我还能说瞎话。”

又听**龟骂道:“听到外边有动静吗?”

停了一会儿,听到二妮回答道:“好像听到有人咚咚脚步声,隔着窗户没看见是谁,光看见有人翻墙往南跑了。”

“跑哪啦?”

“官长,你看你问的,跑哪啦我能看见吗!他又没让我跟着。”

一阵沉默后,听老驴头吼道:“快,说不定往村南打麦场去了,追!”

接着“咚咚”脚步声乱糟糟朝着街上跑去了。

地道里头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幽静,寂寞的烦死人。三人在里头正在急地火烧火燎的时候,听到轻轻的“哗啦‘一声响,一道亮光照射倒洞里,二妮探进来半个脑袋轻声说道:“敌人都去了打麦场上了。”

三楞抹着满头汗水说道:“好惊险啊,快拿水来!渴死了。”

三人爬出洞外,一边喝水,一边隔着窗户看着外边的动静。突然,街上又想起“咚咚”脚步声,接着一声破锣一样的喊叫:“羊圈里,锅底下,地窖里,一个不拉都要搜查!”

二妮说:“敌人返回来了,你们快从地道里走吧!另一个洞口在村外芦苇地里。”

王二虎一看在这儿不能久留,招呼一声:“三人又钻进了洞里头。

他们沿着黑乎乎的地道往前爬了一会儿,眼前慢慢亮了起来,鼻孔感觉一股凉凉的新鲜空气越来越浓,洞口到了。王二虎用手轻轻往上一推,感觉上面软绵绵的,洞口用一堆干草盖着。王二虎站在洞口听了一会儿,上面没有人走动声,只听到”哗啦啦“风吹动芦苇枯叶声。一绺阳光从柴草缝隙透进来,映射着洞口,光线斑斑驳驳,花花点点。

王二虎慢慢探出头,看看四周围没人,第一个爬了上来。刚才地道里太黑暗了,突然被明亮的太阳光一照射,眼睛一个劲流泪,泪水沾满了睫毛,模糊了视线。等了一阵子,眼睛才慢慢适应过来。

三人穿过芦苇地摸索着朝北边转移,刚爬到一个土坎子后边,”突然,“砰,砰”两声枪响,子弹擦着王二虎耳朵根飞过去。前面两个汉奸正躲在大树后头朝着他三人射击呢。汉奸吆喝道:“八路跑这儿啦!“

随着喊叫声,村南打麦场上的敌人在郭建德的吼叫声中,一窝蜂式的朝村北包围上来了。“砰,砰”的枪声震耳欲聋,雨点一样朝王二虎三个人飞来。

太阳升到了小上午,耀眼的太阳光线将大地照射的亮晶晶的。迎着阳光,官道东边隐约出现了一伙人,他们时而跳到交通沟里,时而在踏着刚刚返青的麦苗朝刘家庙奔来。王二虎琢磨着是汉如带领着队伍赶来了,大声对三楞和二蛋说道:“请注意,汉如带领着队伍增援来了,打起精神,准备战斗!”

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敌人来到了眼前,敌人张着狼一样的血口,乱草一样的胡须,瞪着凶恶的眼睛,看的是那样清楚。王二虎又说:“注意节约子弹,敌人不到跟前,不要开枪!”

三楞二蛋紧张起来,绷着浑身力气,象将要出膛的子弹,趴在土坎后边,两眼喷射着仇恨的火光。

突然,敌人背后和左右方响起枪声,清脆的枪声在空中“嗖嗖”飞向敌人,爬到土坎上面的两个敌人被打倒了,其他敌人掉头跑回土坎下边。三楞一看敌人大乱,忽地跳起来,端着闪着寒光的刺刀,瞪着一双喷着火的眼睛,起身就要往敌群里冲,高喊:“冲啊!杀啊!”

王二虎一把拉回三楞,大声说道:“听我的命令,不准胡闹!”

三楞又退了回来。

王二虎命令道:“往北转移!冲出敌人的包围!”

原来,王二虎三个人从牛家洼出来后,汉如一直放不下心,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汉如在大堤上面派了一个流动哨,天还蒙在夜幕里的时候,流动哨报告刘家庙响起了枪声,还听到人的喊叫声,汉如立即意识到王二虎三个人遭遇了敌人,带领战士们火速增援。当离刘家庙一里地远的时候,看到敌人乱纷纷朝村北边跑,还听到敌人喊八路军在北边,汉如立即把队伍分成三路,悄悄接近敌人突然兜屁股开了枪,敌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纷纷溃散,这才使王二虎三人有了脱身机会。

王二虎带领着三楞二蛋往北跑了一里多路,钻进了一片松树林里,听听枪声渐渐稀疏下来,这才稍稍停下来喘了口气。三人正商量着往牛家洼方向跑,突然看见汉军带领着四五个战士朝松树林奔来,还没有来到跟前,汉军大喊道:“还在这儿干啥!快跟上往东转移!”

王二虎三人立即提起枪,跟着汉军朝着东边跑去。跑出了松树林,前面是一片开阔地,汉军刚一抬腿,脚还没有踏进野地里,“砰砰”开阔地东边树林里响了两枪,汉军又带领大伙退回了松树林里。正在此时,二蛋喊道:“队长来了!”

大家这才看清楚,刚才打枪的是汉如他们。

往牛家洼走的路上,一向沉默寡言的文广突然喊了一声:“欢迎王二虎,三楞,二蛋三位同志胜利归来!”

三个人听了,脸“唰”一下红的像苹果。

0

第七十一章 打伏击失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