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降晖>第三十章 TY-1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TY-17

小说:降晖 作者:蚁鸣之 更新时间:2020/8/11 23:24:29

回到牛保伦刚到泰枰市不久时,这天,一个小学同学、三年级就随父母到泰枰的郝哲腾,突然给牛保伦打来一个电话。

郝哲腾:阿宝!在么?

牛保伦:郝总裁,你的新闻托拉斯要上市了?

郝哲腾:别胡闹!江湖救急!

牛保伦:你自己说的,新闻社不上市就不联系我啊!

郝哲腾:我不信你不知道我的现状,怎么!想看我笑话?

牛保伦:那是不会的,有什么事儿么?

郝哲腾:借我十万新太币!

牛保伦:没有,我刚到泰枰市,手里哪有余钱。

郝哲腾:阿宝!你这么说就太没有良心了,那年,上小学的时候,要不是我……

牛保伦:每次找我都提这件事、你有意思么?

郝哲腾:怎么没意思?借不借!说个痛快话!

牛保伦:最多两万!

郝哲腾:五万!再少我跟你绝交!

牛保伦:真的?

郝哲腾:牛宝!

牛保伦:行了,还真生气了?把卡号发给我。

郝哲腾:我的信用卡都刷爆了、银行卡早被冻结了,你拿现金给我送过来吧。

牛保伦:你说你,好好的、干点什么不好?怎么就认准媒传这条路、死不回头了呢?

郝哲腾:这是我的理想!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媒传大亨的!

牛保伦:大亨?哼!

郝哲腾:你别狗眼看人低好不好?

牛保伦:不是我说你,既然搞媒体,哪能像你这样坚守什么伦理、道德的?你必须弄出别人想看的东西、才会有人看!

郝哲腾:不用你教我,我是宁死也不会改变我的宗旨的。

牛保伦:那你死好了,我可养不起你!

郝哲腾:牛宝!

牛保伦:怎么还不让人说了?你说你弄的这个《妖艳社》,图片频道发的那些写真集,美女穿的比走绿毯的女魔豆穿的还多!

郝哲腾:有人喜欢这种清纯的!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色迷迷的!

牛保伦:有广告么?

郝哲腾:……

牛保伦:理想很高尚,现实很残酷,你就不能搞点爆炸性的独家新闻来吸引眼球?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其他的?

郝哲腾:独家新闻?你说的简单!

牛保伦:新闻这东西还不是都凭你自己说?没有真的,你不会编个假的?

郝哲腾:不会!

牛保伦:我真是喝醉酒不扶墙,只服你!等会儿送钱的时候,我编条假新闻给你,保证吸引眼球!

郝哲腾:假新闻?不行!

牛保伦:不行?那你就为理想献身吧!

郝哲腾:牛宝!

牛保伦:你都没看过,怎么知道不行?假新闻又害不死人!

郝哲腾:那你赶紧来吧,要是能用,改天我请你……八万行不行?

牛保伦:不行!

这时候的牛保伦已经感到危机了,周围的人明显开始疏远他,思普利特党高层人士见到他、也都躲着走,看起来很重要的一个新部门,却只有他一个人,配属的司机、编制还不在他的这个部门。

这是典型的明升暗降、卸磨杀驴!

牛保伦知道,他如果什么都不做,被思普利特党扫地出门、不会太远了,他从来没有介入过行政单位,再被思普利特党架空、撵走,那他可就真什么都不是了。

怎么保住自己的地位,是牛保伦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牛保伦之所以会走到现在这样,跟思普利特党完全执政,开始粉饰自己有关,作为一个打手、牛保伦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更何况高层本来就没人喜欢他。

牛保伦需要制造点儿话题、或者弄出点儿动静来,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牛保伦做了很多准备,郝哲腾的突然出现,让他的一个想法有了实施的机会。

牛保伦才进门、掏出钱,郝哲腾一把抢过钱,扭头喊到:“妍妍!快点拿些钱去买点吃的、喝的回来。”

牛保伦瞥了一眼姚妍挺起的孕肚:“她什么时间怀孕的?”

郝哲腾:“马上就要生了!要不是她怀孕了,我早就成光杆总裁了!把你说的那东西给我看看!”

妖艳社劲爆南北独家新闻:南北战争即将爆发!

妖艳社记者姚妍,今日早晨,应邀出席了江北著名实业家刘国庆先生,在大江入海口的香岛统一酒店,召开的国际记者招待会,下面是会后、姚妍记者发回的详细报道:

刘国庆:先生们、女士们!各位记者、大家好!今天我举行这个记者招待会,主要是想通过各位,向外界传递一个重要消息:我公司将在一个星期后,也就是9月28日上午十点整,在我国领土上,进行一次“远程定点拆除危楼”的科学实验,关于通知那栋危楼业主、这次科学实验的公函,我公司“拆字3020号文件”,已经交给坐在后排的“香岛快递”,在招待会结束立即发出。

法馨社记者:这栋危楼的业主、为什么不自己拆除?您是依据什么、认定它是危楼的?您这么做不违法吗?

刘国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拆,确认这属于危楼、是我公司建筑师,根据古格地图发现的,而且一栋四层高的小楼,建上千万平方米的七层地下室也不符合我公司建筑规范,我公司专家认为不拆、甚至会造成次生地质灾害。

我国没有不让拆除危楼的法律规定,贵国有吗?

俄塔四社:为什么要远程爆破?派人过去不是成本低很多?

刘国庆:所以叫科学实验嘛,比如“加那达”这次发生森林大火时,如果我们的这项科学实验、已经验证成功,就可以通过发射小型民用消防火箭、烧出一条防火墙,减少和避免消防人员的伤亡!

英BBQ新闻记者:既然已经通知业主,为什么还要我们报道?

刘国庆:主要是怕业主借故不收,然后借口事前不知、讹诈我们,这种老赖那个地方都有!

俄塔四社:什么是远程定点拆除?

刘国庆:所谓远程定点拆除,是指我们将用‘TY-17’型火箭,从1200公里外、对危楼进行定点、定向爆破拆除!

美脸社记者:那不就是导弹么?!

刘国庆:“TY-17”型民用拆楼火箭,是我们公司科研所,联合九都农业专科技术学校的科研小组、**的,使用的是矿用黑色炸药,这个弹头,我们已经申请全球消防设备专利了。

美脸社记者:1200公里外进行精确打击,只有贵国军方才有这种技术吧?

刘国庆:这种精度我们是租用贵国GPS-US导航系统来实现的。

美脸社记者:1200公里的火箭,总是贵国军方提供的吧?

刘国庆:火箭的推进装置是意色烈民用卫星发射公司卖给我们的。

美脸社记者:它的组装只有贵国军工厂才能完成吧?

刘国庆:弹头也是民用卫星发射公司协助我们安装的,发射技术人员也是他们帮我们培训的,这项科学实验是我公司自主行为,与政府无关,你还有什么问题?

美脸社记者:发射场总是在贵国境内吧?

刘国庆:发射场设在我雇佣的一艘美国集装箱货轮上,很快就会到达预订发射场:太平洋的公海上!

印莲河社:要拆除的危楼具体在什么地方?

刘国庆:给各位记者先生、女士的通稿,上面有详细的地理坐标。

妖艳社记者姚妍掏出电子地图,一边输入、一边念叨:北纬…东经……

突然,姚妍的一声尖叫,引起所有人的侧目,然后她结结巴巴的说道:天啊!……这...这...这个坐标...这座大厦.....这......这座大厦是思普利特党的新党部大楼!

姚妍的话音就像在在会议室里丢下一颗炸弹,整个会议室里面的人都炸了锅,有的人掏出电子地图核对,有人打开电脑、有人掏出手机,准备把这个劲爆的新闻、用最快的速度报道出去,但是,他们发现根本无法跟外界联络。

刘国庆:忘记告诉各位了,会场已经全面电磁屏蔽了,大家可以在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再跟各自通讯社联络。

美脸社记者:你这是干涉**!

说完他就往外走,转过身才发现,会议室的门口,站着好几排五大三粗的保安,对他的大吼大叫没人搭腔,他也拉不开那些人,只得又转身回来。

美脸社记者:你这是非法拘禁!

刘国庆:稍安勿躁!这个记者招待会不会耽搁大家太多时间。

日夕阳社记者:你这样做、会破坏大江两岸的和平,是犯罪!

刘国庆:恰恰相反,我这样正是为了两岸避免兵戎相见,只有**才是两岸人民真正的福祉。

妖艳社记者姚妍:我们是**的哎,“**”都是民选的耶。

刘国庆:所以你们就滥用**,选一个党纲里要搞“南独”的政党?回去看看你们江南的伪“宪法”,江南和江北是不是一个国家?

妖艳社记者姚妍:可是…….

日夕阳社记者:可是两岸已经维持现状几十年了,和平是当今世界的主旋律,你的做法会让自由世界的人们无法理解。

美脸社记者:我们坚决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

俄塔四社:维护国家主权、实现国家的统一,是历史赋予江北的责任!

英BBQ新闻记者:可是江南民意是选择思普利特党。

刘国庆:选择南独、就是选择战争!江北并不好战、每一次都是别人逼着我们动手,江北十三亿人民热切期盼祖国早日**的声音,你们为什么充耳不闻?

妖艳社记者姚妍:我把您的意思传达回江南,您就别发射导弹…火箭了吧。

刘国庆:这不可能,有些人不见到头上落下的火箭,就会永远抱着侥幸心理,思普利特党不就是用永远不会有战争来骗民众的吗?

美脸社记者:你这是在给我们的“哀国者3”做广告!

刘国庆:是么?只要不怕拦截导弹砸到自己头上,有多少、只管发射拦截!

英BBQ新闻记者:您这么笃定?

刘国庆:TY-17型消防火箭,再入大气层后的飞行方式是90度垂直降落、机动变轨、9马赫速度,你认为可以有效拦截吗?

印莲河社:万一偏离中心,伤到花花草草怎么办?

刘国庆:TY-17型消防火箭偏差不超过五米,爆破后大楼向中心倾斜,基本不会产生扬尘污染。

美脸社记者:你这是漠视生命权!如果有人不理睬你的恫吓,坚持留在大楼里,你就是屠杀无辜百姓。

刘国庆:无辜?搞南独、搞封建割据,为了私利、不顾民族大义,挟洋自重、奴颜婢膝的钩连美日!以为可以螳臂挡车吗?那一定会让历史的车轮碾个粉碎!

美脸社记者:你不要转移话题!

刘国庆:自甘受蛊惑、自愿被欺骗、自顾得利诱,为南独而死、虽然遗臭万年,但是可以警醒那些抱着侥幸心理的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美脸社记者:你漠视人的生命权!

刘国庆:你们美国才是真正漠视他国人民的生命权!当一个生命的消亡、可以给无数的人带来和平,当一个人的死、可以警醒被愚弄的江南人民,那么,他的死,就非常值得,你们拿到的通稿、最后一页,就是我的遗书。

俄塔四社:您没必要这样的。

刘国庆:我并不是内疚或是怕报复,我用我的生命给这份遗书背书,让江南人民好好听听江北人民的声音,一个到现在还没有统一的国家,她的人民永远得不到世界人民真正的尊重,高兴的只有支持“南独”的国家和势力,因为你们在内斗、在内耗。

印莲河社:您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不能用和平的手段吗?

刘国庆:**的主动权一直在江南手上,只是那些政客、为了自身利益,反而在推行渐进式“南独”,隐性“南独”,文化“南独”,而且愈演愈烈,蔡崇日小姐不是说过吗?听不到就拍桌子,江北把桌子都拍碎了,她还是听不到,不知道TY-17火箭的爆炸声,她能不能听见。

英BBQ新闻记者:您什么时候,有的这个想法?

刘国庆:三年前,我的一个员工被江北安全部门带走了,我开始以为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国家的事,非常生气。

两天后,安全部门让我们公司去领人,我就气呼呼的自己亲自去了,到那里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很震惊。

我的员工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加入了一个网络社团:铁血青年团,这是一群爱国的热血青年,他们经常被蔑称为“愤青”,他们有共同的志向,努力让国家早日统一,让统一的祖国屹立于世界之林。

这些被带到安全机关的青年人,有职员、有农民工、有女生、有大学生,他们四个计划用旅行的方式,进入江南,伺机刺杀、疯狂叫嚣“南独工作者”的那几个美日走狗,但是,计划虽然很周密、却被安全部门发现了。

他们找人帮忙制作匕首,他们设计的折扇竹制扇骨,做成匕首、沁上毒,再用掏空的竹子做一个刀鞘,套上、粘好,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来,就是一把普通折扇。

但是,那位工匠警惕性很高,秘密报警了,所以,在他们即将出发时,被带到了安全部门,接受批评、教育。

这件事给我很大触动,统一,是每一个国人的责任,这几位年轻人是要用生命、促进祖国早日统一,年轻人是国家的未来,不能让他们用宝贵的生命、去换几条走狗的命。

我从那时起就开始筹划这件事,为了不让那些年轻人再去冒险,他们也参与做了一些辅助工作,今天,我要让这些年轻人安心工作、学习,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血也是热的,流血牺牲的事儿,还是交给我们来做吧。

俄塔四社:您没必要牺牲自己的,那颗火箭会打醒装睡的人的。

刘国庆:我的爷爷就牺牲在解放“银窗岛”的战斗中,虽然现在“银窗岛”还归江南,但是统一是不可逆的历史进程,国家一日不统一、“南独份子”越来越猖狂,我们的同胞、就时刻被战争的阴云笼罩,为了子孙万代的和平、安宁,打掉一小撮自私自利的人、妄图分裂国家的企图,用一颗火箭提醒一下他们,不要痴心妄想“南独”,只要江南人民真的觉醒了,我的死就很值得。

这时,一架直升机停到会议室窗外的平台上。

刘国庆: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刘国庆说完,从窗户跳出会议室,身手敏捷的不像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他登上直升机后,飞机就起飞了、向大海飞去……

牛保伦:怎么样?

郝哲腾:这玩意儿一看就是假的!

牛保伦:真的你敢发么?

郝哲腾:有人会信吗?

牛保伦:有人会帮你让人们信。

郝哲腾:谁?

牛保伦:思普利特党!

郝哲腾:你瞎扯什么呢?

牛保伦:他们天天用江北威胁论、江北打压论,来制造悲情、骗取选票,你这是给他们送弹药呀,明知道是假的,他们才会起劲儿帮你造势。

郝哲腾:阔民党呢?

牛保伦:他们更是高兴了,本来他们就用选择阔民党、就是选择和平,来拉拢中间选民的,这种事儿要是真的发生才好呢,所以,即便是假的,他们也不会揭穿,只会推波助澜。

郝哲腾:接下来呢?

牛保伦:让我怎么说你,接下来肯定是追踪报道了,借用美国军方匿名人士的口,你想怎么编都行,要连续不断的更新事态进展。

郝哲腾:9月28日上午肯定不会有火箭从天而降,难道要我造个假的空投下去?

牛保伦:真是没法跟你沟通,到最后时刻,你再发一篇通讯,就说据江北秘密情报显示,江北安全部门在最后一刻、劝止了刘国庆的行动,刘国庆已经被接回江北,火箭也被运回江北拆解、当废品卖了,这不就圆满了吗?

郝哲腾:行不行啊?

牛保伦: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郝哲腾:试试?

牛保伦:试试!

被生活逼迫的走投无路的郝哲腾:试试!

最终,郝哲腾也没敢发表这篇假新闻。

由于吴实坚突然病重、牛保伦第三天就赶回雄迪市了,也就没有再跟进这件事,现在用这个假新闻,来转移网路热议,确实足够吸引眼球。

郝哲腾在思普利特党的威逼、利诱之下,把经过思普利特党“文鞭”修改过的假新闻,放置在自己网站的首页、置顶。

平时根本没什么人浏览的《妖艳社》网站,在发出这条假新闻后,迅速涌进几万人,纷纷转发这条假新闻,很快,各大媒体也转发了这条“爆炸性新闻”,《真人秀》的事情、哪里比得上这个吸引人!

阔民党没想到思普利特党会用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战术,来转移话题,一时目瞪口呆、束手无策。

牛保伦敢提这样的“馊主意”,是他对思普利特党太了解了,看似抨击思普利特党,实则用一场闹剧来证明,即便是思普利特党一直执政,也不会有战争发生,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虚构的事情。

这个假新闻,还会给思普利特党人提供无数的出镜机会,让他们可以大放厥词、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虽然是个假新闻,但是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可是江北打压、恫吓江南的“有利证据”,民企?把这件事说成江北假借民企之手,实施武统之实,那可是思普利特党的专长。

思普利特党水军,对于怎么造势,怎么吸引眼球,怎么引导风向,怎么把一件事颠倒黑白、怎么说都对思普利特党有利,那是掌握的相当娴熟。

一时之间,这个凭空捏造出来的“新闻”在江南热传。

思普利特党的各种喉舌,火力全开,大骂江北、煽动仇恨。

阔民党掌控的不多的媒体,开始声讨思普利特党给江南带来战火,意图混水摸鱼、拉拢中间选民。

明知道是个假新闻,但是,不耽搁思普利特党各个**踊跃发声,博取出镜率,最可笑的是伪“行政院长”苏真娼,对着诸多媒体的镜头,狂妄的叫嚣:他要用弹弓把TY-17飞弹打下来!

阔民党的**们说话相对谨慎一些,但是,话里话外,落井下石、幸灾乐祸之情,溢于言表,不忘号召广大选民支持阔民党,只有阔民党、才能确保南北和平。

各种媒体都把这条“新闻”放在头版头条刊发,所有人都在热议这件事儿。

地下菠菜公司纷纷开盘,故意引导人们相信,那天中午前肯定有飞弹落下来,其实他们早就把郝哲腾带过去问清“新闻发布会”的出处了,他们在做稳赚不赔的生意。

郝哲腾的后续报道出来后,引起争相浏览、甚至造成“妖艳社”服务器瘫痪。

从这天开始,所有媒体、政论节目、自媒体、网络论坛,都是讨论、辩论、谈论“TY-17”火箭,是不是“统一时期”飞弹的话题。

整个江南陷入一种病态的矛盾:他不敢打……他敢打……他不敢打……他敢打……他不敢打……他敢打……

但是,针对TY-17火箭炸楼这件事,全江南不仅没有深层次的讨论,会不会真的出现江北的打击,也不讨论江北的民情所向,更没有对“南独”可能引发战争的反思,对江北一再释放的善意,也没有认真分析、思考,完全是娱乐化的心态对待这件事,完全把她当成一场舆论盛宴、各取所需!

郝哲腾怎么说也是做媒体的,当谣言开始发酵后,为了保持新闻热度,一个又一个权威人士、匿名高官、外媒报导、美国秘闻……接连被他凭空爆出。

妖艳社顺利登顶江南网路点击榜榜首,原先并不出名的妖艳社图片频道的签约美女,现在也被发掘出来,郝哲腾靠“卖人”就很赚了一笔。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这场舆论盛宴最终还是以闹剧收场了。

3

第三十章 TY-1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