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抗战之天空鹰猎>第十七章 孤儿院捐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孤儿院捐款

小说:抗战之天空鹰猎 作者:一只小蚂蚁 更新时间:2020/8/24 10:40:29

经过长达二十天的跟踪和调查,叶枫已经确定他的曾祖父就是反复去四家青楼,分别是梨春院、潇湘馆、群芳阁和飘香楼,其它的到是没去过,明显是这四家青楼的老主顾了。

“这四家青楼你调查得怎么样了?”叶枫问道。

“梨春院和飘香楼都至少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潇湘馆和群芳阁则是这两年才建立的,里面的装修都还很新,你曾祖父估计就是冲着里面的新人去的。”躺在床上的贺强说道。

“梨春院和飘香楼的消费怎么样?”叶枫仔细问道。

“连这个都要了解啊!”贺强觉得叶枫也是夸张了一点,不过看到叶枫严肃的表情,他不敢怠慢,赶紧说道:“梨春院的消费最高,我在那里一晚就花了五个银元,飘香楼的消费还算合理,一个晚上吃和玩才一个银元,跟潇湘馆和群芳阁差不多,大众价格。”

“哦,我知道了。”叶枫在心里想到,梨春院消费这么高,以前他曾祖父十六岁时还没当家,估计消费不起,那时真要去逛过青楼的话,估计应该就是飘香楼了。

“好了,就赌飘香楼了。”思索了一会,叶枫决定把赌注压在飘香楼上。

“怎么样,叶大哥决定什么时候去认亲?”贺强好奇地问道,他看叶枫的样子,像是下定决心了。

“还不行,我们还得找一家发生过火灾的孤儿院捐款才行,一切要按计划行事。”叶枫十分淡定地说道。

“对哦,你不说我都忘了,之前在上海你说过要找一家孤儿院捐款的。”贺强拍了拍额头,说道。

——————————————————————

——————————————————————

位于新加坡郊区的圣堂育婴院,是一家由教会捐款成立的小型孤儿院,建筑只有一栋西方风格的二层小楼,一层的走廊由希腊的爱奥尼亚柱和罗马的拱圈结构组成。

虽然规模较小,不过圣堂育婴院历史悠久,已经存在差不多三十年了,一直靠教会不定时的拨款和新加坡各界的捐款维持着。

圣堂育婴院的院长约瑟夫·雅格是一名五十多岁的教士,它被教会派来圣堂育婴院主持工作已经十五年了,今天他又在办公室里头痛去哪里搞钱维持孤儿院运转的时候,一名年轻的志愿者领着两者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的中国人走进了办公室,其中一个中国人还提了一个看上去很高档的牛皮公文包。

“雅格院长,有两位先生找您。”年轻志愿者走到正在低头想东西的约瑟夫·雅格面前,轻声提醒道。

“哦,好。”约瑟夫·雅格连忙抬起头来,他听到有人来找他,显得很高兴,因为这往往就意味着有人要捐款给育婴院,他跟年轻的志愿者说道:“何安,你去倒两杯茶过来。”

在华加坡呆的时间长了,雅格院长的华语很流利。

“好的,雅格院长。”年轻志愿者答应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

“两位先生,请坐。”约瑟夫·雅格用右手指着他办公桌旁,靠右边墙壁的两张椅子,笑着说道。为了方便接待捐款者,他的小办公室总会配上四张椅子,左右各两张。

两位来捐款的中国人自然是叶枫和贺强,两人找到五天找不到有过大火灾的孤儿院,不过了解到这家圣堂育婴院地势较低,城市内涝时淹过几次,他们觉得也跟火灾差不多了,就选择来这家孤儿院。为了更像从法国回来的华侨,两人特意穿得比较有西方味道一点。

两人在右边的两张椅子上坐好后,叶枫笑着说道:“雅格院长不必客气,我原来也是从圣堂育婴院出来的。”

“你是圣堂育婴院出去的孤儿?可是我似乎从来没见过你。”雅格院长一脸吃惊地说道,他当圣堂育婴院的院长以来,院里的每个孤儿他都见过,就算长大了也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这样的,我二十七年前被家人丢弃在圣堂育婴院的门口,在这里呆了一年,然后被一对法国夫妇领养了。”叶枫一脸认真地解释道。

“哦,原来时间那么久远了。”雅格院长恍然大悟道,他那时还没当这家圣堂育婴院的院长,他没印象了也正常。

这时吱的一声,年轻的志愿者何安推开门,用托盘端着三杯茶进来了,他先给叶枫和贺强各一杯,最后一杯才给雅格院长,上完茶何安轻手轻脚走了出去,免得影响院长跟客人谈话。

“我此次回来,是想对育婴院尽一点绵薄之力的。这些钱是我们两个一起合捐的。”叶枫从牛皮公文包里拿出五个长的圆筒递给雅格院长,都是用纸包起来的银元。

“难得你还记得圣堂育婴院。”雅格院长高兴地说道,他摸了摸其中一个圆筒,是二十个银元,五个长的圆筒就是一百银元,这笔钱可不算小数目了,够孤儿院的孩子们吃一周的饭菜了。

“两位请过来写一下名字,我们做个记录。”雅格院长拿出一个大大的捐款本放在办公桌上,他知道中国人都是用毛笔,还特意把笔、墨和砚拿了出来。

叶枫和贺强狂汗,他们俩的毛笔字都写得很难看,毕竟现代人不怎么用毛笔字写字。

“我之前一直在法国生活,习惯用钢笔,不太会用毛笔。”贺强赶紧说道。

“哦,这样啊,那用我的钢笔好了。”雅格院长从抽屉里拿他的钢笔出来放在捐款本旁边。

叶枫和贺强起身走到办公桌前,看到本子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和捐款的数目,是按捐款的年份一路记下来的,他们发现最近两年捐款的人明显没有之前的多,估计是受经济危机影响,捐钱的人少了。

叶枫拿起钢笔在捐款本空白处,写下了他的假名何卫国,贺强接过笔在本子也写上假名秦纵横,捐款数目在名字后面,自然是贺强来写,他用中文写上壹佰银元,这样就没办法更改数目了。

“好的,谢谢两位的善款。”雅格院长看了一下没发现问题,就收起捐款本放进抽屉,然后把五个长圆筒的银元,放进他办公桌下面的保险箱。

“哪里,应该的。”叶枫笑了笑,说道。

“何先生你好久没回来看过了吧,我带你和你的朋友在圣堂育婴院里转转。”雅格院长脸上笑意盈然地跟叶枫说道。

“好啊!”叶枫笑着说道,他自然是没意见的,就像一名很久没回故乡的人,不好好逛一下故乡哪里像样。

贺强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叶枫要逛,他自然跟叶枫一起了。

雅格院长领着叶枫和贺强走出院长办公室,来到了一楼由希腊的爱奥尼亚柱和罗马的拱圈的走廊。

“好久没回来了,感觉变化并不大。”叶枫看着陈旧的墙壁,说道,他查过这家孤儿院的资料,知道这栋建筑使用以来就没重建过。

“是啊,这栋二层的小楼都使用快三十年了,期间修了五次,不过整体的样子基本没变过。”约瑟夫·雅格深有感触地说道,这栋房子其实很旧了,他也想重建,不过现在育婴院的日常运转都是勉强维持,哪有钱重建房子啊。

走过了四个单独的房间,叶枫两人跟着雅格院长来到了一个大教室的外面,教室里密密麻麻坐满了正在上英文课的孤儿们,估计有六十多人,大部分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华人,少部分是当地的马来人。

“都不分年级,一起坐在一个教室里上课啊。”贺强有些吃惊地说道,他看到里面的孩子,小的大概只有两三岁,大的差不多十一二岁了吧,竟然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老师怎么教嘛。

“没办法,没有那个条件,现在连一个教室的老师都凑不齐呢,像自然课、华文课都没有老师教,之前教的老师家里有事,两个月前走了。”雅格院长双手摊,无奈地说道。

“怎么说走就走啊,至少要等到育婴院招到继任的老师吧。”叶枫有些气愤地说道,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没办法,那名老师是一名志愿者,不要工钱的,我们没有权力约束他,再说他确实也是有急事,家里的母亲病重急需他回去照顾。”雅格院长到是很理解之前华文老师的难处。

“我在新加坡还要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华文老师就让我来当吧。”叶枫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他算了一下时间,觉得在新加坡呆一个多月,也来得及赶回上海参加一二八淞沪抗战。

贺强有些惊讶地看叶枫一眼,他心想今天一下捐掉一百银元,他们也就剩差不多两百银元而已了,他过几天去法国还要拿走一大半,叶枫剩下的钱也不多了,还跑来当志愿者,真是伟大。

“何先生愿意来当老师,那真是太好了。”雅格院长听到自然是大喜,这样又可以为育婴院省下一笔开支。

“不过要晚几天才能过来,我要先办一件事情。”叶枫笑着说道。

“可以,没问题。”雅格院长自然是欣然同意。

接下来,雅格院长领着叶枫两人走上二楼,二楼的第一间房间是档案室,里面放了两排木架子,木架子上放满了一份份文件。

“这些是孤儿的档案,只要在这里住过的都有。”雅格院长指着木架子,说道。

“那我的档案也有吧,我进去看看我的档案是什么样的。”叶枫笑着说道。

“真想看看我小时候的档案是怎么写的。”贺强一脸期翼地说道。

别看叶枫脸上的表情都很期待,其实他心里紧张得要命,就怕这档案是完整的,到时院长发现没有他的档案可就麻烦了。

“何先生你不用进去看了,这个档案室原来在一楼,由于这里地势比较低,一楼被水淹过好几次,育婴院建立后,前面六年的档案在前面两次水灾中,绝大部分都丢失了,后面吸取教训才把档案室搬到二楼来,你们的档案也在前面六年的档案里,十有八九是丢失了。”雅格院长很是遗憾地说道。

“哦,那真可惜。”叶枫一脸遗憾地说道。

“哎,我也想看看何卫国你小时候的档案呢。没想到看不到了,真是应了那句俗话,期待总是会落会。”贺强适时地感概了一句。

叶枫和贺强的演技实在太强了,别看两人表面很遗憾的样子,心里其实高兴死了。

“档案就是一张纸而已,没什么好看的,我们接着看其它地方吧。”雅格院长安慰两人道。

雅格院长领着两人继续往前走,后面全是孩子们住的地方,尽管房子很陈旧,不过房间孩子们的生活用品摆放得很整齐,地面也打扫得很干净,看得出来孩子们还是很有素养的。

“这些小孩还可以啊!”叶枫看着宿舍整齐干净的样子,说道。

“孩子们从小经历了比同龄人太多的事,相对早熟不少。”雅格院长自豪地说道。

逛了一圈圣堂育婴院,叶枫和贺强就坐人力车回去了,从头到尾,雅格院长都没有怀疑过叶枫不是从圣堂育婴院出去的孤儿,既捐钱又当志愿者老师的,不是从这个孤儿院出去的人哪有这么热心的,太不符合常理了。

6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