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我的老板是曹操>第七章 随意的名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随意的名字

小说:我的老板是曹操 作者:不文之鱼 更新时间:2020/10/3 23:39:54

段萍被一帮士兵押着朝监牢走去,段萍这时一脸不爽地说道:“诶诶诶,你们有没有职业道德,现在不能露点,你们没看到我现在全身**吗,诶,给套衣服呀,你们这帮拍戏拍傻了的。”

为首的士兵听到段萍这么说,回头上下打量**的段萍,段萍看到士兵眼神异常,连忙双手遮挡自己的私密部位,一脸警惕地说道:“喂喂喂,我警告你,你不要用这样异常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心里发毛,你不要对我有另类的想法,我不会让你得到我清白身体的。”

士兵一脸平静对着身旁的士兵说道:“来人,给他一件囚服,把这丑恶的身体给我遮挡住,实在不想多看一眼。”

段萍听到“球服”,一脸疑惑地看着身边的士兵,缓缓问道:“你们这个节目怎么这么不走心呀,还给球服,足球服还是篮球服?”

周围的士兵根本没有理会段萍,段萍看了眼跟在身旁的士兵面无表情,也不再说话,很快段萍被押到监牢里面,段萍拿着一套粗布麻衣制作的衣服,衣服上面不知道是本身颜色灰黄还是这套衣服常年不洗而留下的痕迹,段萍看到手上的衣服一脸疑惑地看着士兵问道。

“诶诶诶,哥们,你们这什么材质的,摸着怎么这么糙呀,这上面是颜色呢还是没洗呀?”

士兵听到段萍这么一问,瞪了眼段萍,段萍被这眼神吓了一跳,连忙把衣服穿起来,段萍刚刚穿上准备说话,突然感到浑身瘙痒,段萍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士兵,急忙问道:“喂喂喂,哥们儿,你们这衣服怎么穿到身上这么痒呀,你么这衣服消毒了没有呀?”

士兵看到段萍这个样子,大笑起来,一把推着段萍往监牢里面走,段萍这时十分不情愿地说道:“喂,你们到底是哪个剧组的,快告诉我,我要投诉你们,我告诉你们我认识很多大导演,很多制片人,你们敢得罪我,我让你们这部戏拍不下去。放开我,快放开我。”

士兵架着段萍的手臂来到牢房门口,其中一个士兵打开牢房,还没等段萍反应过来,段萍只感觉屁股传来一阵疼痛的感觉,整个人就像没有重量的羽毛飞进了牢房里面,段萍毫无准备重重地摔在地面上,段萍勉强撑起身子,牢房门外的士兵看到段萍这个样子大笑起来。

段萍坐起身子,嘴巴上还咬着几根茅草,段萍感到嘴巴里面传来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连忙将嘴巴里的茅草吐了出来。段萍坐在地上四下张望,发现这个牢房样子建造的还挺有年代的感觉,段萍连忙站起来对着墙面摸了摸,也试了试牢房门的材料跟锁门的铁链。

段萍自言自语地说道:“哇,这还是实木呢,这么下本钱,这石头也是真的,不是布景。”

“喂,你们到底是哪个剧组的,这么有钱,让我见见你们的导演或者制片,他俩没空副导演也行,有没有喘气的,快放我出去,我是段萍呀,你们是真傻还是装傻,我可是知名道具师呢,有没有人听到,有喘气的没有,回答我。”

段萍扯着嗓子大喊道,不时还摇晃着牢房门,段萍喊了一阵,发现没有人理自己,也渐渐没了兴趣,转身准备重新坐下,转身时段萍还不忘拍了拍牢房门,一脸随意地说道:“这实木的就是结实。”

段萍重新坐到地上,不时段萍闻到一股酸臭的味道,段萍也感到身心疲惫,本来只是跟老友见面,一件高兴的事,结果遇到武装分子来抢传送门,段萍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是总算是见到人了,可梅以琛去哪里了呢,梅以琛是不是安全的这个想法一直在段萍脑中出现,段萍叹了口气,不时闻到的酸臭味让段萍的思绪又被打断。

段萍实在受不了了,一下站起来来到牢房门口,大喊道:“喂,你们来个喘气的,你们这个牢房里面怎么这么大股味道呀,快拿点空气清新剂来喷喷,味道太难闻了,你们这个剧组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段萍气愤地踢了踢牢房门,这时段萍听到牢房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段萍顺着声音寻找,在牢房一个墙角的位置段萍确定声音来源,段萍拨开茅草发现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正依靠在墙角边。

老者看到眼前的段萍,一脸平静地说道:“你,你是谁呀,啊,大吵大闹的,吵到老夫睡觉了。啊~”

段萍因为离老者特别近,根本来不及反应,一股酸臭的味道迎面袭来,段萍闻到这股味道十分熟悉,连忙捏着鼻子向后退了几步,段萍将脸转到一边深呼吸了几口气,把体内的酸臭味道给排除掉后,段萍松开捏着鼻子的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回头看着依然依靠在墙角的昏昏欲睡的老者。

“哇,你多久没漱口了,这股味道简直可以当生化武器了。”

老者伸出瘦削的手抓了抓身子,一脸茫然地看着段萍缓缓说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还漱口,现在兵荒马乱的,我都不知道在这个大牢里待了多久了,诶,不过真是事事难料,我却在这里活了这把年纪,其他老夫认识的人,基本都死在外面了。”

段萍听到老者说的这番话,四下张望了一下,缓缓朝老者走去,段萍吃过刚刚的亏,这时已经用手捏着鼻子,避免再次被“生化武器”袭击。

段萍这时上下打量着老者,老者睁开微黄的双眼,看着捏着鼻子的段萍一脸疑惑,段萍这时伸出手拨弄着老者的头发。

段萍一边拨弄,一边惊讶地说道:“哇,你这特效化妆挺不错的,谁给你发的,用的什么材料,给我看看。”

段萍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老者胡须往下拉,老者痛的大叫,段萍看到老者这痛苦的表情,一脸惊讶地说道:“你这是真的吗?”

段萍说着,手上的动作依然不停,继续扯动了几下,老者疼得大叫,一把打开段萍的手,十分生气地说道:“你这臭小子,你到底想作甚,老,老夫一把年纪,你,你还如此羞辱老夫?”

段萍听到老者的责备,连忙堆起笑脸向老者道歉:“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是道具师,看到你这如此惊艳的头发和胡须,实在忍不住试试手感,抱歉抱歉,没想到这是你自己的胡须,你留了多久,才能留成这样。”

老者似乎根本没有听懂段萍说的话,依然一脸愤怒地看着段萍,段萍依然保持笑脸看着老者,老者看到段萍脸上笑容不减,虽然怒气难消,但是也不好再发火,只当段萍是个疯子,老者挪了挪身子,准备继续睡,段萍看到老者又睡了过去,一脸无趣。

段萍正准备离开,这时注意到老者两条眉毛随着老者呼吸而摆动起来,段萍看到这个景象一下看得入神,小心翼翼地靠近老者,段萍挥了挥手,发现老者没有反应,于是段萍缓缓伸手到老者眉毛位置,段萍用力一扯,老者惨叫的声音再次从牢房里面传了出来。

老者一手捂着一边眉毛,一边愤怒地看着段萍,段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拽着的眉毛,连忙堆起笑脸缓缓手中的眉毛递给老者说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这是假的呢,没想到也是真的,嘿嘿,不好意思,把毛哦不是,把眉毛还给你。”

老者一把拨开段萍伸过去的手,一脸生气地说道:“算我倒霉,我换个位置继续睡,真是岂有此理。”

段萍看了看手中的眉毛,一脸尴尬,段萍看了看老者的身体,一脸的惊讶表情,因为老者身体如干柴一般,双腿颤颤巍巍,段萍心想:“这是被饿了多久,看这个手笔,不是陈晞畅就是丛佳伟那两个混蛋,经常拍个戏时间又长,又折磨演员。”

段萍一步一步小心挪到老者身边笑着问道:“喂喂喂,真是不好意思,我看你这样,你是在给哪个导演演戏,陈晞畅还是丛佳伟,这两个导演都是变态,诶,你说说你到底是跟哪个导演,我知道你敬业,我看了,你这边没有镜头,应该没你的戏份了,你小声告诉我怎么样?”

老者被段萍问得不胜其烦,一下坐起来,这一边眉毛少了一部分,段萍看到老者这个样子差点笑出声,连忙忍住看着老者,老者一脸不屑地看了看段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段萍听到老者说的这么文艺,偷偷笑了笑说道:“哟,你还在角色里,还在背台词呀,可以呀,神情自然,这个时候我应该配合你,嗯,我叫段萍,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抓进来了,你们现在在拍哪个年代的戏呀,这里是哪里呀?”

老者听到段萍这么说,一脸诧异地看着段萍,缓缓说道:“莫名其妙,你见到肥城都伯了吗?”

“肥成猪头,你们这个剧组也太敷衍了,取这么随意的名字。”

2

第七章 随意的名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