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我的老板是曹操>第八章 不同的待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不同的待遇

小说:我的老板是曹操 作者:不文之鱼 更新时间:2020/10/4 17:54:56

老者听到段萍的反问,一脸诧异,不过很快老者反应过来。

“呸,我说的是都伯,肥城都伯!”

“这猪头我知道,这都伯是哪个部位,还是你们这里的某种动物的土话?”

“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在我这里装傻,什么猪头,你不想活了,那是都伯,肥城的都伯,肥城一城军马都由都伯指挥。”

段萍听到老者的解释,似乎明白了,连忙说道:“哦,原来是个官职,你们这是哪个朝代呀,怎么会有这样的官名,哇,一城军马,那不是位高权重了?”

老者看了眼段萍,一脸鄙视的表情缓缓说道:“你这小子从刚刚一开始就胡言乱语,身为大汉子民,居然还问现在是什么朝代,不过我在这里面待了这么久,也不知道现在是哪个皇帝在坐江山了。哎呀,世事难料,江山易主哦!”

段萍看到慵懒地躺在茅草上的老者,四下打望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摄像头,段萍来到老者身边小声问道:“诶,你说话文绉绉的,你是不是戏份很重呀,我都没有看到你们的摄像头,你们的摄像头藏在哪里了,给我说说你在这里面扮演什么角色,还有那个猪头哦不是,那个都伯是不是主角呀,都伯你们找的哪位明星来演,是龙一一呢还是唐煜,现在有名气点能够扮演军官的也就这两个了。”

老者根本听不懂段萍在说什么,摇了摇头不想理段萍,段萍看到老者摇头,一脸诧异地说道:“你们不会是又找的什么年轻男演员,皮肤白的比女孩子还白那种,都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还不变通一下,诶都22世纪了呀。”

“你在说些什么,胡言乱语,走开走开,老夫要睡觉,不要打扰老夫,莫名其妙的。”

段萍听到老者的抱怨,朝旁边挪了挪身子,不过段萍心中依然好奇,小心翼翼地来到老者身旁问道:“诶,那都伯跟你是什么关系呀,你看你还挺关心他的,你们两个肯定有关系,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要不然怎么会有人询问跟自己无关紧要的人。”

段萍似笑非笑地看着老者,老者耳朵全是段萍的声音,老者根本无法入睡,一下坐起身子,段萍看到老者这个样子,连忙朝旁边跳开,老者拨开自己散乱的头发,一双发黄的眼睛看着段萍说道。

“肥城都伯,我跟他自然有关系了。”

“他是你儿子?”

段萍试探性地问道,老者听到段萍这么说,大笑起来。

段萍被老者这笑声弄得模棱两可,老者的笑声渐渐变弱,取代的是一阵叹息声,苦笑着说道:“我儿子,那老夫没有这样的本事,他是老夫故人之子,好呀,执法严明,他日成就不可限量,不会只在肥城这个地方被淹没的。”

段萍心想:“这是在说独白是吧,摄像头在哪里呀?又是这种老套的剧情,这个编剧是谁呀,这种剧情都用烂了还在用,这导演是谁呀,不过这个剧组真的是有钱,这都是实物呀!”

老者说完发现段萍坐在一旁十分安静,似乎被自己的遭遇所震惊,老者缓缓说道:“小子,不用为老夫的遭遇感到悲伤,他没做错,老夫为了活命,当了逃兵,让军中士气低落,他没有将我斩首以定军心,还让老夫苟延残喘地活着,老夫已经要偷笑了。”

段萍听到老者自言自语,一脸疑惑地看着老者,老者以为段萍不理解,摆了摆手不再说话。这时一个士兵来到牢房门口,段萍一脸诧异地看着士兵向老者问道。

“找你的?”

“找你的。老夫在这里呆了几年了,根本无人管老夫生死,老夫活着就如行尸走肉一般,在这不见天日的牢房里,老夫什么时候变成一堆烂泥,应该也无人问津,要是看到他,替老夫问声好。”

段萍听到老者这么说,愣神点了点头,跟着士兵走出牢房。

段萍堆起笑脸问道:“诶,这位哥们儿,你们还能继续演下去,我可是你们剧本里没有的人呀,诶,这附近没有摄像头,你回答我一句,你们到底在哪里拍戏,这里我都没有见过,你们导演是谁呀,制片是谁呀,你们这个剧组挺有钱的,全是实物,还缺人吗,我来你们这里当道具师。”

士兵根本没有理会段萍,段萍看到士兵这个样子,心中有点不爽,心想:“哎呀,你个跑龙套的甲乙丙丁,你还挺拽的,好,我陪你们玩下去,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

段萍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但只觉得这个地方还是挺大的,已经走了很久还没到目的地,段萍心想:“哇,不会是按1:1搭建的吧,嗯这个以后可以作为旅游景点了,现在都是现代建筑了,不过造的样子还不错,还懂得做旧。”

段萍实在无聊,于是又转头看着身旁的士兵缓缓问道:“哥们儿,你既然在角色里,我看你这么敬业我也不调侃你了,那我换个问题,你们都伯是不是权力很大,一城兵马呀,他都没有想过带着这一城兵马去攻城略地还是怎么的?”

士兵听到段萍这么说,一下回头看着段萍,段萍看到士兵的表情心想:“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士兵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这贼人真是故意打击我们,都伯大人就算有雄心壮志,可是肥城也就500将士,附近黄巾贼随时侵扰肥城,我们守城都吃力,还想剿灭贼人,让天下安宁。好了,我们到了。”

段萍看到士兵说话时的表情,眼眶微红,泪水在眼睛中打转,段萍一时感到诧异,心想:“可以呀,这个演技居然只是个跑龙套的,这个剧组真是卧虎藏龙呀,改天一定要看看是哪位导演的手笔,啊,不知道我上不上镜呢,嗯,应该好好表现,万一这个导演看中我的演技,我还能当把明星,哈哈哈。”

段萍想到这心中窃喜,这时士兵略有怒气地说道:“好了,我们到了,你好好回答大人的问题。”

士兵转身离开,段萍注意到士兵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段萍看到这心中不免对士兵的行为感到钦佩,心想:“我去这简直是真情流露,一定是陈晞畅这种鬼才导演才能把一个龙套都调教的这么出色,以后绝对的影帝。”

段萍敲了敲门,正在四下观望,突然房间门打开,段萍又看到昨天在门口看到的那个军官打扮的男人,段萍这时仔细观察了下眼前这个男人,棱角分明,剑眉星目,一条一字胡须让段萍都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年岁是多少。段萍虽然想伸手看看这个男人的胡须是真的假的,不过段萍还是忍住了。

这时一个身着长袍衣服的老者来到军官身旁,打量了下段萍,笑着问道:“先生与于都伯认识吗?”

段萍听到老者说出眼前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一脸诧异地指着男人说道:“我去,原来你就是那个猪头。。。。。。”

老者跟男人听到段萍说出“猪头”的词语,两人脸上表情各有不同。老者一脸惊愕地看着段萍,男人此时已将腰间佩剑拔出几分,一脸愤怒地看着段萍问道。

“你刚刚说什么,再给我说一次!”

段萍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了错误词语,连忙堆起笑脸说道:“诶诶诶,不要激动,你是那个猪,哦不,都伯,肥城都伯是吧!”

老者这时拍了拍男人握着佩剑的手,男人看了看老者,缓缓松开剑柄,朝旁边挪了挪让开位置,老者十分客气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段萍进屋。段萍看了看老者又看了看男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们这是玩哪出呀,让我心里怪发毛的!”

老者跟男人听到段萍这么说,面面相觑,老者一脸疑惑地问道:“老夫只知心乃人身重要之物,人无心则不可活,没想到心也会长毛?”

段萍听到老者这么说,不知该说什么,心想:“这是拍戏拍疯了吧,这个都要问,搞得你好像是古代人似的。”

段萍正想着,老者以为是自己说话让段萍为难,连忙双手抱拳赔礼道:“老夫唐突,还请先生赎罪,先生请里面坐。”

段萍看到老者这么恭敬,缓缓抬起脚迈过门槛,探头四下看了看,老者看到段萍这个样子,一脸疑惑地问道:“先生为何如此警惕?”

“诶,我跟你都不认识,你这么客气,我要当心你们会不会整蛊我呀!”

“整蛊?”

老者一脸疑惑地看着段萍,男人来到老者身边小声说道:“县令大人,我早说过此人疯言疯语,大人为何还要见此人,要小心提防此人可能是黄巾贼探子。”

“文则,你太担心了,如果此人是黄巾贼的探子,那么你怎么解释他从天上乘坐闪电落地。老夫虽是一介文人,不过还是有识人之能的,这位先生虽然疯言疯语,但是想必这位先生必是异能之人,也许就是上苍可怜肥城百姓,派这位先生来搭救肥城。”

“这人拍戏真的拍的脑子有病了吧,这昨天把我扔进大牢,今天把我当贵宾?”

1

第八章 不同的待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