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水殇>十七 真的是同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七 真的是同乡

小说:水殇 作者:刘宝山 更新时间:2020/11/9 16:38:02

王小虎断断续续地把他们的经历讲了一遍,大伙儿终于把提到嗓子口的一颗心放了下来,何亦茹更是手捂心口:“吓死我了,我当碰上了鬼子兵呢。”

于是大家又是一路急走,终于见到祠堂里端坐着的魏长庆。李忠实不待他打招呼,一把把他拉到旁边,问出了心里盘旋许久的问题:“他们到底是一伙什么人?”

“他们说他们是新四军!”

“新四军的的便衣队?”李忠实扭头打量了那么一伙人,“这新四军的便衣队,手里的家伙也太差劲了吧。”

在李忠实的印象里,每支部队都有便衣队,一般都是执行特别任务的,家伙什都是一等一的好,可是这支小队,也太寒碜了。

“他们说,他们是新四军江南抗日义勇队的。”

“江南抗日义勇队?这是什么部队?”

面对李忠实不住地发问,魏长庆扛不住了:“你自己跟他们谈吧,我哪里知道什么义勇队。”

“鬼子来了,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江南的老百姓捡起了国军丢弃的枪,这就是江南抗日义勇队的来由,现在我们是新四军的外围组织。”侯福生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李忠实还在武汉的时候,就听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的人说过,敌后的许多老百姓都自发地组织起来了,富庶的江南大地,可是义勇队,自卫队,多如牛毛,这江南抗日义勇队应该也是这么成立的。

那些义勇队,自卫队等等,真是良莠不齐,有些是保境安民的民团,有着很强的地方意识,外人来了,包括日本人,他们都会抗拒一下;有些就是借着抗日的幌子,干着土匪的勾当。江南抗日义勇队却是真真实实的抗日武装,新四军的外围组织。

李忠实大喜过望,“这么说,新四军到了这里?”

“到了,到了有快半年时间了,韦岗伏击战就是他们打的,打死了二十几个鬼子,缴获了许多枪支弹药。”说到这里的时候,侯福生很兴奋,好像是他打的一样。

李忠实这是故意诈他们的,如果他们回答得对路,那就是真的新四军。他还在武汉行营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一仗是陈司令员带队打的,颇有文才的陈司令员还即兴赋诗一首:“弯弓射日到江南,终夜喧呼敌胆寒,镇江城下初遭遇,脱手斩得小楼兰。”

“对对!是的,我记得有这么一起战斗,韦岗离镇江不远,这里离镇江该不远了吧。”李忠实心里还是想着怎么过江。

“不远,也就头二百里路。”说到这里,侯福生突然一愣神,满脸狐疑:“怎么?你们要去镇江?那里可是满城的鬼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福生哥,你不要这么紧张好吧,我们是到江北打游击的,李长官,你把证件给他看看吧!”

“居然还是一位少将,看不出一点架子,不容易。”侯福生翻看了一下李忠实递过来的证件,对着李忠实上下打量了许久,眼神和语气里禁不住流露出一丝敬意。

“侯长官,我跟你明说了吧,我们要过江。”李忠实下定了决心,他认定了这些人肯定不是汉奸,“我需要你帮我联系上新四军,请他们协助我们过江打游击。”

侯福生双手毕恭毕敬地把证件返还给李忠实。“李长官,都是自己人,就不要客气了。”

他对刚才李忠实的那一句侯长官的称呼很不习惯,“找新四军,我可帮不上忙,哪个晓得他们在哪座山里猫着,不过帮你们过江倒是找对人了。”

秋天的苏南山区,轻雾弥漫,路旁人把高的茅草,在露水的打压下沉甸甸的。天刚刚亮,侯福生便带着李忠实他们一队人在山林里快速地穿行,没多久,大家的衣服就被打湿了。

“李师长,你的伤浸不得水。”何亦茹追到李忠实跟前,“我来检查一下伤口。”

“没那么金贵,快好了。”李忠实一口拒绝,只管不停地催促大家快走。

“你自己不关心自己,也不看看还有几位小兄弟也带着伤啦。”

队伍里绝大部分人的伤全好了,只剩下三四位伤情严重的,还打着绷带。跟他一样,绷带和包扎也全部打湿了。这话对李忠实有着很大的杀伤力,终究没有禁住何亦茹在旁边不停地磨。他不想让大家产生不关心弟兄们的印象。

“原地休息一下,相互之间照看一下伤口和包扎。”他招呼道。

“这部队里还有女人?”队伍里的小丁听见了何亦茹亮丽的女声,有些奇怪。昨晚祠堂里黑咕隆咚的,他确实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不要大惊小怪,没看见她背着药箱,她是医护兵,正规部队里都有医护兵,有男有女。”侯福生一声呵斥,小丁便没了声音。

“何亦茹,还有一两天时间,等过了江,就是我新的战场了,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你的任务也完成了,该回家了。”

正在仔细地给李忠实换药包扎的何亦茹听到他说话,忙碌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这么快就要分开了!”她确实有些不太情愿,情愫在心,却无法表述出来。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她对这支队伍的每一个人都有了了解,都是一些有血有肉的汉子,特别是李忠实,他亲眼看见了他的勇敢,也体会到了他的柔情。

“先回去看看父母亲,等到我的队伍壮大了,需要你这样的医护人员,时刻欢迎你回来。”李忠实体会到她片刻的停顿中蕴藏的含意,劝慰道。

“好!一言为定。”十九岁的年纪,满满的精神气一下子迸发出来,何亦茹回答得清脆响亮。

不知什么时候魏长庆已经站在旁边,一改平时的古板,脸上居然笑眯眯地:“何医生,你走的时候跟我讲一声,给我带封家信。”

“魏团长,你真的是盐城人?”何亦茹一脸惊讶。

“真的假不了,你没听出来我的盐城口音?盐城盐都县的。”

应该是离家的日子久了,喝过了天南地北的水,口音有了变化,不过再仔细听听,何亦茹还是听出了魏长庆语音尾子里的盐城味。

如此一来,何亦茹倒有些不好意思:“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一路上对你也没有过好脸色,对不起了,老乡团长。”

“不要紧,不要紧,只要家信带到就算赔礼了。”

何亦茹一听,这家伙还是顺杆爬的主,也有风趣的一面,于是微微一笑:“盐都县那么大,我怎么找到?“

“不要紧,你到了盐都县城,只要报上你嫂子李泽惠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魏长庆的语气里满是自豪。

何亦茹暗自一愣,心里嘀咕:“一介女流,那么厉害?倒想去见识见识。”

3

十七 真的是同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