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水殇>四十 陆云峰其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 陆云峰其人

小说:水殇 作者:刘宝山 更新时间:2021/1/20 15:18:58

那是去年年底的事了,新四军方面的代表再进泰州城之后,韩强德已经觉察到李树阳和陈国泰私下里跟新四军联系的动作和意图,便动了彻底吞并陈国泰部队的贼心。他以开会为名把陈国泰骗到兴化,在一条木船上软禁起来。

趁着陈国泰离开部队,韩强德宣布把陈国泰的税警总团编为鲁苏战区第八游击军,任命其亲信李守维兼任司令。贼手还伸到了李忠实这里,李忠实以没有见到陈总指挥,任何命令都先暂时搁置进行推脱。

那时候,陈国泰在兴化城里的那条木船上,对外音信不通,每日无所事事,忧心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一日拂晓,一条汽艇悄悄地停靠在木船边。汽艇是李树阳派来接陆云峰到泰州出席他六十寿诞的。陆云峰利用跟陈国泰打麻将桌的机会,把写在手掌心里的厕所二字偷偷地给他看了。陈国泰去了厕所,陆云峰便也跟了过去,看着四周无人,悄悄地联系好了陈国泰。

汽艇没有熄火,陈国泰刚一登艇便飞快地离开了。汽艇船快,待到看守的士兵发现了异常,汽艇老早开得没了影子。

其实国军手里并没有几艘汽艇,汽油也是无比金贵,当陆云峰把计划知会到李树阳这里,老道的李树阳马上把先前安排的木帆船换成了机器船。为了万无一失,还把时间选择在了看守士兵易于疏忽的佛晓时分。

脱离险境的陈国泰,一纸上诉告到了军政部。毕竟是黄埔一期毕业,不要看陈国泰在江苏地界上实力平平,上面也是有人的,韩强德这才缩回了贼手。

“陈总指挥,我那时候找你都急死了。”李忠实感叹

“我那时候在兴化城里,每天被一帮人拉去打麻将。我哪有心事打那玩意,一直琢磨着怎么脱身。真的要感谢陆云峰陆委员!”陈国泰感叹更甚。

“陆委员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了!”陈国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咋就把他给忘了!”

“这个陆委员现在何处?”李忠实连忙追问。

“这个不难,我马上派人打听。看着韩强德要派兵攻打新四军,估计他正在联系一些社会名流进行斡旋啦。”

这次轮到陈国泰胸有成竹了,“陆委员跟海安的韩老先生,泰兴的朱老先生等社会名流都有交集。那次李树阳设宴款待新四军陈司令员,摆了两桌,陈司令员坐主桌正席,陆委员坐次桌正席,两人相谈甚欢。”

烦恼开始散去,陈国泰脸上洋溢着一些久违的笑。趁此机会,李忠实忙问出压抑在心里许久的话。

“老同学!”李忠实改了一个更为贴心的称呼,这世上似乎没有比同学之情更铁的友情了。

“我说了你不要介意,你说你还算是鲁苏皖抗日游击总队总指挥吗?”

陈国泰脸上刚刚还灿烂的笑容瞬时凝固了。

“老同学,听我一句话,树大招风,让掉这有名无实的总指挥,看军界政界,李树阳的威望比你我大了许多。”

陈国泰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一脸苦笑。李忠实所说的都是事实,李树阳暗搓搓地跟新四军来往,何曾知会过他半句。

“你说韩强德为什么总要拿你开刀?还不是你实力不济,却顶着鲁苏皖抗日游击总队总指挥的名义。韩强德对你动手,李树阳为了自保,断然不会出手相救,但是如果先动他李树阳,李树阳定然会以下属的名义向你求救,到时候可能会形成陈李联手的局面,那是韩强德断然不想看到的。”李忠实给闷坐着一声不响的陈国泰做了一通分析。

陈国泰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他放不开头上这一顶官位,那是他辛辛苦苦争取来的。为了能够出人头地,他到处钻营,加入过复兴社,那可是大部分黄埔学生根本看不入眼的末流特务工作,如同狗肉上不了宴席一般。即便这样,他还是到处沾边,却到处不能显山露水。

淞沪会战败相毕露的时候,他听说军政部需要有人到苏中苏北的敌后开展游击战争,他自告奋勇地报了名,领着打残了的江浙税警总团来到了里下河水乡,为了加强实力,他还把老同学李忠实也要了过来。

现在让他放弃到手的总指挥职务,哪怕就是一个虚名,他也不会放弃。

“好吧,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自会处理。”陈国泰摇了摇手,示意李忠实不要再说了,“现在的要务是找到陆云峰,陆云峰现在哪里?”

陆云峰现在就在茅山。景德禅寺高大的藏经楼上,李树阳、陆云峰,还有密海方丈,当中的一位长者长须飘飘,精神矍铄,他便是苏北名流韩老先生,他们四人迎风而立。

韩老先生跟茅山和景德禅寺颇有渊源,曾不止一次光临。两年前,为了躲避日寇烧到家门口的战火,他曾经迁居于此。韩老先生的挚友,景德禅寺密海方丈亲自举办了盛大的水陆法会,悼念二人的已故好友,东台的袁老先生,也系为中华祈福,呼吁全民族团结抗战。

今天,老先生又一次登临藏经楼,为的还是团结抗日,化解已经箭在弦上的同室操戈。作为苏北地界上最大的地方实力派,李树阳是必须依靠的对象,他此时正在茅山景德禅寺的指挥部里,韩老先生便寻访而来,一路有陆云峰陪同。

山脚下,凤凰湾碧波依旧,远处和近处的田畴,有些秧苗已经栽插,有些金黄色的麦子还没有收割,黄绿相间,分外好看。

韩老先生手扶栏杆,口中轻吟:“离乡避乱登山楼,乱践河山实可忧。默默蒋圌江畔泣,滔滔江河水咽流。联盟抗日堪称范,分道扬镳自掘丘。同室操戈仇者快,昭阳拟赴嘱回头。”

“联盟抗日堪称范,分道扬镳自掘丘”,是期盼,也是警告。

省主 席韩强德对苏北各界发出的团结抗日的呼吁还是没有回应,此次韩老先生到过茅山,见过李树阳之后,马上就得赶赴兴化,跟韩强德商谈,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同室操戈仇者快,昭阳拟赴嘱回头。”便是这层含义。

旁边的李树阳和陆云峰,还有密海方丈,听罢无不侧目含泪。山河破碎,却要同室操戈,这位晚清举人,民国元老,年过古稀之年的老人,正在忧心如焚。

“陆委员,此处是你桑梓之地,又从重庆过来,小小年纪就游历无数,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说说你对时局的看法吧,这场干戈能够化解吗?”

韩老先生面容平静,目光深邃。陆云峰一下子感受到无限的压力。

他不知道如何表述,扣动扳机的手不受他的控制,面对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又实在讲不出什么尽自己最大努力之类的套话。

离此五六十里的东台城是陆云峰的生身之地,家境殷实小康的他从小收到良好的教育。

东台离上海,离南京都不远,列强对积贫积弱的中国的无限压榨,产生的后果在这里已经凸显无疑,政府的**直接又导致了水利的失修,原本富饶的水乡居然水旱灾害不断,农民的生活苦不堪言。

目睹了这一切,陆云峰选择了革命,从投身学生运动开始。现在他是一名**地下党员,公开身份是国民党战地党政委员会鲁苏战区支部中将委员。

这个战地委员会来头不小。蒋 介 石知道国内帮派复杂,国民党内也是派系林立,为了笼络和协调各方力量为其利用,便成立了这个委员会,蒋介石亲任主 席,国民党资深人士李 济 深任副主 席。

该委员会的筹建人是李 济 深,筹建之初,他便到处招贤纳士。陆云峰经人举荐,认识了李 济 深,李 济 深对陆云峰的谈吐阅历大为赞赏。

“苏北地区派系复杂,内争不断,空耗我国力,实亲者痛仇者快。我有意成立战地党政委员会鲁苏战区支部协调此处。云峰你乃苏北人士,能否担当此任?”

这真是回乡参与抗战的大好机会,连忙起立,大声应道,“云峰当不辱使命!”

“不要着急。”李 济 深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你离开家乡时间也不短了,现在那里发生了许多变化,先差你回去做一番调研,再提出方案,如何?”

2

四十 陆云峰其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