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七章 深夜冒险送情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深夜冒险送情报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0/28 11:19:10

平常,林曦临都是睡在牛屋里,这主要是为了便于半夜里起床用粪勺给牛接一次屎尿,偶尔有马,也给马接一次屎尿,以保持牛圈的干净;同时,也给牛喂一次草料,偶尔有马,也给马喂一次草料,马无夜草不肥,牛无夜草无膘,这地方的牛倌儿,都是这样养牛的。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林曦林就一直没有睡觉,上床躺了一会儿也不敢入睡,就怕睡着了误事,后来就一直都是在牛屋的屋里屋外徘徊。好不容易熬到卢家大院儿里的各个房间都熄灯了,此时也才二更天刚过,林曦林也就迫不及待地先给牛接了一下屎尿,接着又给牛添加了一次草料,继而又把风灯捻得小如萤火——牛屋夜里都会挂一盏风灯。把这一切做完后,林曦临也就急急忙忙、但却又是小心翼翼悄无声息地出了牛屋,同时关了屋门。

对于楚天泽老师和沈逸群等人去年回乡后开办农民夜校、在他的家乡发动和组织农民成立农民协会和农抗会,组织和发动农民进行抗租抗税抗捐、分田分地的斗争;对于楚天泽和沈逸群、丁溪桥、陆一焜、胡石庵等人率领的农民革命军在去年秋后攻打冯冠西家的土围子,王万堂的儿子王翼衡引来胡文轩的保安团**农民革命军的情况,农民革命军还在野外躲藏了十七天的经历,林曦临当然也还记忆犹新。

林曦临从小就是楚天泽的学生,尤其是楚天泽重返故乡来到他们村创建了农民夜校之后,他家又正好就在农民夜校附近,林曦临便不仅白天会在学校听楚天泽上课,农民夜校的课他也常常去听。由此,林曦临也就从小就耳濡目染深受楚天泽所讲的无产阶级反封建,反压迫、反剥削、争自由、争**、争**,团结起来闹革命的**革命思想的熏陶;脑海中也早就形成和树立了打倒土豪劣绅、推翻剥削制度、建立一个公平公正、自由**、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民当家做主的新**主义国家的向往和理想。

如今,林曦临虽然离家来到了距家二十七八里的雉皋县石堰乡龙门村的卢府做工,但是他跟家里以及跟楚老师的联系却并没有中断,有机会他也偶尔会回家,对于家乡现在的情况,尤其是家乡发生的大事,他也仍然还是比较清楚的。比如,林曦临早已知道,就在他离开家乡不久,楚天泽和沈逸群、丁溪桥、陆一焜、胡石庵等人领导的农民协会和农抗会,就又在以芦湾乡为中心的包括芦湾乡、长堤乡、白甸乡、三墩乡、芦津乡、河口乡、盐灶乡在内的七个乡成立了芦长地区工农**政府。

林曦临当然也还知道,楚天泽、沈逸群、丁溪桥、陆一焜、胡石庵等人领导的农民革命军至今也没能打下王万堂和冯冠西家的土围子,双方谁都想消灭了对方,但是双方又都一直谁也未曾有这个能力,双方都在积蓄力量。

林曦临当然也非常明白,如果让杜祁阳购买的这批武器弹药运回了王万堂家的土围子,如果让王万堂再添上这三十五支步枪,五支手枪,六千五百发子弹,还有五箱手榴弹,王万堂无疑就会力量陡增、如虎添翼。如是那样,他的老师楚天泽和沈逸群、丁溪桥、陆一焜、胡石庵等人领导的农民革命军也就更加难以对付王万堂和冯冠西家的地主武装了,就要吃大亏,届时,楚天泽老师和沈逸群丁溪桥陆一焜胡石庵等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芦长地区工农**政府,很可能就会被王万堂和冯冠西这两家的地主武装打败,甚至会被这两家的地主武装消灭。

如若果真如此,他想,那他家、包括他家乡的广大农民就又会回到被剥削被压迫的水深火热之中。鉴于此,林曦临在听到了杜祁阳向卢锦程的对话后,在获知了王万堂购买的这批枪支弹药的这个消息后,他也就想到了,他必须尽快回去把这一情况向他的老师楚天泽汇报,让他的老师领导的农民革命军在这批武器弹药的运输途中截取这批武器弹药。

林曦临出了牛屋又关了屋门、并且又经观察巡视了一下卢家大院儿的中院各个房间的后窗和后院儿、在看清楚了这两个大院儿里的所有房间都已熄灭了灯火,静悄悄没有了声息后,林曦林这才夜猫子一样蹑手蹑脚地向后院儿后墙边的一棵桂花树走去。林曦临走到这棵桂花树下后,并在又一次四顾看清楚了周围皆无异常之后,他才**一样地攀上了这棵桂花树,然后才又小心翼翼又悄无声息地翻过了卢府后院儿的后围墙。林曦林翻过卢府后院的后围墙到了卢府大院儿外面后,林曦临也就火烧屁股一样地向着他的家乡、也就是向着陆口县长堤乡葛家墩村的方向,一路疾驰而去了。

然而让林曦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也就在林曦临刚刚出了卢府后院儿之时,却有一人却从卢府大院儿的中院里打开了过门走进了卢府的后院儿;并且随后还又走到了林曦临住的牛屋门前,然后又悄悄地推开了林曦临住的牛屋,走进了林曦临住的牛屋……

石堰乡龙们村的卢府大院儿距林曦临的家乡长堤乡葛家墩村有二十七八里的路程,林曦临一路上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时跑时奔——林曦临深知,他在回去向楚天泽老师汇报完这个消息后,他还必须连夜返回,他还必须在天亮之前回到卢府。他回家乡向楚老师报告这个消息的情况,绝不能让其它任何人知道,尤其不能让卢府的任何人知道。如果这件事让人发现走漏了消息,让卢府的任何一个人知道了,然后再让无论是卢锦程、或王万堂的人知道了,卢锦程和王万堂就饶不了他还在其次,那他们也就一定会改变枪支弹药的运输时间和途径。如果卢锦程和王万堂改变了这次买卖军火的行动计划,那他让楚老师他们截取这批武器弹药的机会也就会落空。

一路上,林曦临紧赶慢赶走到他的老师楚天泽所住的学校宿舍门前时,就已是差不多凌晨两点了;林曦临亦已累得气喘吁吁说不出话,只能轻轻地叩门。

巧的是,此时楚天泽还没有休息,还在伏案工作,楚天泽一问是谁,一听是林曦临的声音,也就立即就来开门将林曦临迎进了屋里。

听林曦临把情况一说,楚天泽首先是大感意外惊喜不已。楚天泽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的林曦临会給他带来这么重大这么有价值的消息。不过,楚天泽在喜出望外的同时,却也不禁为林曦临担心道:“小林子啊,你做的这件事对我们芦长地区工农**政府而言虽然非常重要,帮助也非常大,有可能完全扭转我们芦长地区工农**政府目前的困境,我也应该表扬你、感谢你、奖励你。但是,就这件事本身而言,我也不能不告诉你和提醒你:你做的这件事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也不是吓唬你,这件事这要是被无论是卢锦程还是王万堂知道了,他们是会要了你的命的。你毕竟还小,干这么大的大事,让我实在是为你担心啊!”

然而林曦临却兴奋地道:“老师,你怎么还拿我当孩子呀,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我都已经十三了,你说的这个危险我当然知道。老师,你就放心吧,也正是这件事危险,所以我才等到卢府的人都熄灯睡下了以后,我才翻过卢府后院的院墙回来报信的吗;而且,路上遇到行人时,我还都是藏进庄稼地里等行人走过去了之后,我才重新上路继续赶路的。而且我在途中,也就只遇到过一次行人,这个时候路上已经没什么人走路了。老师,而且我还觉得,越是这样的大事,我就越应该回来向你汇报……”

林曦临的回来,林曦临跟楚天泽的对话,也早就惊醒了睡在里屋的楚望舒。

楚望舒由于出生后妈妈吴君霞缺少奶水,而比她出生只早了十八天的林曦临的妈妈刘淑贤却奶水充足,他们两家又是关系不错的邻居,楚天泽和吴君霞也就让楚望舒认了李淑贤为奶娘和干娘,楚望舒也就是从小就都是跟林曦临同喝刘淑贤的奶水长大的。而且,虽然林曦临的妈妈刘淑贤只是一个贫苦农民,楚望舒的妈妈吴君霞却是出身于书香门第,后来还当了教书先生,但是两人的关系却亲密得如同姐妹。大人的亲密无疑也影响了孩子,刘淑贤又从小就教育林曦临要像照顾亲妹妹一样照顾楚望舒,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林曦临和楚望舒,感情也就非同寻常了。后来二人渐渐长大,尽管二人未曾有过爱恋的表白,但是两人的感情却也都已在对方的心中扎了根一样不可动摇:林曦临早就是楚望舒藏在心灵深处的唯一的心上人了,林曦临也是一样,楚望舒也早就是他林曦临的唯一的钟爱之人了。

这时,楚望舒亦已闻声起床出来了,楚望舒自也为林曦临带回来了这个重大的好消息让他父亲高兴而高兴。楚望舒这时也就一边走出闺房一边笑着道:“爸,你拿曦临哥当傻子呢,他呀,不傻。而且,曦临哥可精明得很、机灵得很呢,要不然他怎么会等到半夜、又是翻越卢府的围墙回来向你报告这件事的呢?”

“是,这我知道,只不过这件事实在是重大,不能大意啊。”这时,楚天泽并且还又不无忧伤地感叹道:“唉,这种事本来就不是你这个年龄的孩子可以做的,这么大的孩子本来都是应该跟花朵一样在花园里享受阳光雨露的滋润,都是应该在学校里读书学习的啊。”楚天泽说到这里,就又亲切地向林曦临道:“现在你在卢府都干些什么活儿呀?苦不苦,累不累?卢霖楷家的人对你怎么样?”

林曦临自是知道,他的这份工作是老师楚天泽托人帮他介绍的,如今社会上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流浪人员遍地都是,凭他这样的年龄这样的身体条件老师能帮他找到这份工作不易,跟老师说那些痛苦不愉快的事只会给老师添堵徒增烦恼。基于这个因素,林曦临也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老师,你就放心吧,卢府的人对我都好得很。我在卢家干的也就是喂牛放牛割草驾牛磨粮和跑腿的一些轻活儿,我不苦也不累。”

楚天泽自是知道,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在外打工不易,故又道:“一个人在外一定要自己保护好自己,做什么事都要量力而行,不要累坏了身体;尤其是要注意安全,一定要记住,任何时候安全和身体都是最重要的……”

也就在楚天泽跟林曦临说着这些话的同时,楚望舒亦已从里屋拿出了鸡蛋和面粉,然后又去外面摸黑掐了一把葱回来。林曦林见此,遂不禁道:“楚楚妹妹,你这是干吗呢?”

楚望舒这时也就笑着道:“你送回来了这么重大的好消息,又走了这么远的夜路,一定饿了,我当然应该做碗好吃的慰劳你一下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由于楚望舒的妈妈已经不在了,如今楚望舒就也担起了家庭主妇的角色。楚望舒所说的好吃的,其实只不过是林曦临和楚望舒都喜欢吃的鸡蛋葱花疙瘩糊。林曦林一听这话,也就立即阻止道:“不用不用,我也不饿。而且我这就得赶回去,我必须在天亮之前赶回卢府,否则,我的行踪就可能被卢府的人发现,就有可能会被卢锦程知道。这件事要是让卢府的人发现了,再被卢锦程知道了,问题就严重了……”

楚天泽闻听此言,遂也立即掏出怀表看一下道:“哎哟,现在就已经是凌晨两点十二分了,再有两个半小时就该天亮了,你还来得及赶回去吗?哎呀,还有二十七八里的路呢,要不然……”

林曦临深知,他不能不立即连夜返回卢府,卢府他也不能不辞而别,否则,他的这次行动就会暴露。他的行动一旦暴露,就有可能影响到卢锦程跟王万堂这笔军火生意交易的继续进行,他本人也必将遭到卢府的追究。况且,他也不能不去卢霖楷家继续打工,要不然他的一家三口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当然,他也知道,他的一家如果活不下去了,楚天泽老师一定会接济他家,但是林曦临却又深知,楚老师也不宽裕,他也不愿意让楚老师、包括任何人接济。

林曦临一见楚天泽着急,就也立即道:“来得及,我跑得快,你们就放心吧。只是这次我就没时间回去看一下我的妈妈和妹妹了,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他们怎样?”

楚望舒和楚天泽都知道,林曦临从小就跑得快,楚望舒这时也就立即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家里有我呢,妈妈和妹妹都好得很。”

楚望舒从来都是称刘淑贤妈妈,而不是奶娘和干娘。

楚天泽这时却也道:“你妈妈和你妹妹你倒不必担心,有我在,他们就不会有什么事,有事我们也能解决,只是你,一个人在外一定要诸事小心。今天我就不多说了,你快走吧,路上小心。”

楚望舒也道:“路上小心。”

林曦临听了这话,也就立即就告别了楚天泽和楚望舒,也就返身直向雉皋县石堰乡龙门村的卢府大院儿疾驰而去了。

2

第七章 深夜冒险送情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