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八章 林曦临临危生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林曦临临危生计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0/29 21:19:12

毕竟已是后半夜了,一路上,林曦临也就走得都很顺利,也就再未遇上行人。天亮之前,林曦临也就终于赶到了卢府大院儿的后墙外。

卢府大院儿的围墙外,四周都生长着比碗口还粗的柏树。这种柏树不仅不怎么好爬,这种树上还有一种隐藏的细刺刺手;而且爬这种树时,却因树体受力摇晃,树上还会落下一种刺人的枝叶碎硝;这种碎硝接触了人的皮肤后,就会让人奇痒。不过这却难不倒林曦临,林曦临却有这方面的经验和办法。林曦临走到卢府大院儿后院后墙外的一棵柏树下后,林曦临也就先用外衣包住了头颈,然后又用绳上栓的勾、勾住了树丫,这才缘绳而上爬上这棵柏树。

爬至围墙高时,林曦临也就转移上了围墙,然后也就翻越围墙进入了卢府后院儿。

此时,林曦临就见,一轮明晃晃的下弦月正将卢府大的大半个院子照得简直通明雪亮,不过,此时的西边一半的院子却被阴影笼罩,而且,林曦临所住的牛屋又恰巧是在西半边院子,只跟后围墙隔着猪舍鸡舍鸭舍等几间小屋;并且此时,整个卢府大院儿里却也正死一般的寂静,天地间也是死一般的寂静,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曦临也就蹑手蹑脚、悄无声息地穿过了半个卢府后院儿,然后也就很顺利地走进了他住的牛屋。

然而让林曦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林曦临刚刚轻轻地推开牛屋之门,才刚刚推开了一条缝时,林曦临却惊讶地发现牛屋里跟他离开时不一样了。是什么不一样了呢,林曦临分明记得,他离开牛屋时,他是将风灯的灯头捻得小如萤火的,现在的牛屋里却明亮得可以看书,却明亮得简直让林曦临觉得晃眼,林曦临不禁大惊失色!林曦临被吓得不禁立即退逃到了外面,不过林曦临却并没有逃远,而是藏在牛屋的屋角处一边观察院子里的动静,一边静听牛屋里的声音。

林曦临无疑已经知道,在他离开牛屋的这段时间里,一定是有人进过他的牛屋,也一定有人发现了他离开了牛屋。但是是什么人进过他的牛屋,现在牛屋里还有没有人,甚至有没有人在等着抓他问他,他却不知道。不过林曦临藏在这个黑暗的屋角之处静静地观察了一段时间又静听了一段时间后,却并没有发现院子里和牛屋里有什么异常动静。而且在此期间林曦临也仔细想了又想,他想他不能逃走,他如果逃走了,卢锦程和王万堂买卖军火的这次行动很可能就会因此而改变行动计划,这次他回去向楚老师报告的这个消息、也就是他让楚老师他们劫夺这批军火的行动很可能就会因此而泡汤;而且即便是卢锦程和王万堂的军火生意仍然按原计划进行,即便是楚老师他们能够截获这批军火,届时卢锦程包括王万堂也一定会因他的逃走而认定是他泄漏的消息,也一定会找他抓他。届时他还能往哪里逃,往哪里藏,届时他将如何是好……

不过在此期间林曦临却也考虑到了另一种可能,这就是:也许是哪位长工找他有事,也许是哪位长工家里来人了找他借铺睡觉什么的,这种事过去也是有过的。

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林曦临也就在这个黑暗的屋角之处又静静地静听和观察了一段时间,在仍然未发现什么异常的动静后,林曦临这才又一次悄悄地走近了他住的牛屋。

林曦临轻轻地推大了门缝,继而悄悄地走进了牛屋后却发现,他原本挂在牛槽前面柱子上的那盏风灯,却也被挂到了他的床头旁边的柱子上去了,而且直到这时,直到他进屋后,这个牛屋里也仍然未有任何动静和见到任何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林曦临也就又轻轻地走向了他睡觉的床铺。

林曦临悄悄地走到他的床边后,林曦临这才突然发现,他的床上居然睡着一人;而且此人被子都没有盖好,而是只用被子的一角盖着个肚子,胸部向上和膝盖向下却露在外面。林曦临这时也终于看出来了,此人不是别人,此人竟然是卢锦秀。

林曦临知道,卢锦秀最近总是喜欢跟他在一起,而且这几天,卢锦秀又正在考虑和跟他商量扎一个大风筝的事。卢锦秀的家里现在虽然有三只风筝,但是这三只风筝却都非常小,安装不了几个响器,尤其是安装不了比较大的响器。无疑,扎一个大风筝,卢锦秀也一定需要林曦临的帮助,也需他们两人合作,卢锦秀一个人也是扎不了的。况且,在以往的日子里,卢锦秀在吃过晚饭之后来他牛屋的事,也并不是未曾有过。比如,由于林曦临白天帮助卢锦秀做什么事,抑或只是陪卢锦秀玩耽误了时间,林曦临就不得不在吃过晚饭之后做白天的工作:比如削饼,也就是将牛吃的棉籽饼或豆饼削成片打碎浸泡——牛吃的棉籽饼或豆饼都需要削成片打碎浸泡再煮熟后才能喂牛。这个时候卢锦秀也就会觉得过意不去,这个时候卢锦秀也就会在吃过晚饭之后来给林曦临打一打下手。当然,有时候也会只不过是获得了一本什么她喜欢的书,或看到了一本什么她喜欢的书,白天林曦临又没有时间,卢锦秀就也会在吃过晚饭之后来跟林曦临讲一讲这本书内容;甚至有时候根本就什么事没有,只是闲得无聊,只是想跟林曦临在一起,就也会在吃过晚饭之后来牛屋跟林曦临聊几句。

不过,半夜之后来林曦临牛屋的情况,晚上睡在林曦临的牛屋里的情况,半夜之后还睡在牛屋里林曦临的铺上的情况,以往却从未有过。

说起来卢锦秀之所以会在时近半夜时来到林曦临住的牛屋,并且直到现在天都快亮了却还睡在牛屋里的林曦临的铺上,这却全是因为昨晚卢锦秀春心萌动,一个人睡在她的床上无法入眠夜不能寐,心里一直总想着能跟林曦临在一起,这才悄悄地起了床,然后又一个人偷偷地来到了后院儿,又钻进了林曦临的牛屋。可是这次卢锦秀来到林曦临的牛屋后,林曦临却不在屋里,卢锦秀原以为林曦临是去哪个长工屋里串门去了,但是当时各个长工的屋里又都熄灯了,又都没有了声息,在这样的情况下,卢锦秀也就留在了林曦临的牛屋里等上林曦临了。

卢锦秀左等右等不见林曦临回来等得累了,也就又躺在林曦临的床上了。又由于卢锦秀躺下又等了一段时间仍然没能等到林曦临回来,卢锦秀也就因久等无聊就翻开了林曦临的枕头,并从林曦临的枕头下面拿出了一本书来——卢锦秀自是知道,林曦临一向都是将他看的书藏在他的枕头下面。卢锦秀从林曦临的枕头下面拿出一本书后,也就又去拿来了马灯并捻亮了马灯,意在一边看书一边等待林曦临回来。

但是卢锦秀从林曦临的枕头下面拿出的却是一本《西厢记话本》,这本《西厢记话本》却又是卢锦秀借给林曦临的,卢锦秀已经不知看过多少遍了。而且林曦临的枕头下面还就只有这一本《西厢记话本》,结果卢锦秀也就只能无可奈何随便翻了几页,没看多会儿就在林曦临的这张破烂小铺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林曦临发现卢锦秀不仅睡在他的铺上,林曦临这时并且还发现,卢锦秀还在他的床铺上打着微鼾,林曦临这时也就因此明白了,卢锦秀来了已经不是一时半会儿了,一定是来了多时了。面对这样的情况,林曦临也就不禁心里暗暗叫苦道:坏了坏了,卢锦秀一定已经知道我夜里偷偷离开牛屋离开这个大院儿一个人外出的事了,这可怎么办?

林曦临心烦意乱地看了看窗外,这时却见窗外已在发白,而且这时还从远处传来了鸡鸣声,林曦临知道,天已破晓,天快亮了。而且尽管林曦临不知道卢锦秀是什么时间来的,来了多长时间,但是他还不敢叫醒卢锦秀不敢问,他怕届时卢锦秀反问他这深更半夜的去哪儿了,干什么去了,这些问题他都不知如何回答。

卢锦秀仍然在沉睡,林曦临望着卢锦秀娇憨沉睡的样子,却愣在那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却不知道卢锦秀醒后问他夜里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他该如何向卢锦秀解释,甚至需不需要这就逃走,需不需要这就逃回他的老家?

然而也就在这时,林曦临也就见到了他原来藏在枕头下面的那本《西厢记话本》,却被卢锦秀拿出来了,却被卢锦秀放在她的脑袋压着的枕边。而且又由于原来挂在牛槽前面柱子上的风灯,也被卢锦秀挂到他的床头旁边的柱子上来了,林曦临这时也就因此联想到了,这一定是卢锦秀在这里等他等得久了,为解寂寞无聊,才拿出该书和拿来风灯一边看书消遣,一边等他回来打发时间的。想到这里,林曦临也就知道了,卢锦秀来的时间一定已经相当长了。

不过也正因为林曦临见到了这本《西厢记话本》,这就也让他想起了卢锦秀在借给他这本《西厢记话本》后不久,却还又借给过他的一本《初刻拍案惊奇》。而那本《初刻拍案惊奇》,卢锦秀在借给他时,却还格外地叮嘱过他:这本书不能让别人看见,你只能一个人偷偷地看。因而那本《初刻拍案惊奇》,也就一直都是被林曦临藏在草垛里的一个他自制的小木匣子里。

林曦临一想到这本《初刻拍案惊奇》,林曦临也就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应对卢锦秀、乃至应对卢锦程询问他夜里因何外出、去了哪里、去干什么的应对之策。林曦临一想到这里,林曦临也就立即就去取出了那个小木匣子打开查看了一下,这时林曦临就见,这本《初刻拍案惊奇》正在这个小木匣子里静静地躺着呢。林曦临一看到这本《初刻拍案惊奇》,林曦临的心也就放下了,林曦临也就坦然了。

此时林曦临正刚刚经历了大半夜的奔波,又累又乏,这一心情放松,林曦临也就忽然就觉得实在是累得不行了。现在他既然已经有了应对卢锦秀乃至卢锦程、以及包括任何人问他夜里因何外出的对策,林曦临也就干脆倒在了他的床上、倒在了他的床铺的另一边边睡下了。

1

第八章 林曦临临危生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