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九章 螳螂捕蝉黄雀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螳螂捕蝉黄雀跟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0/29 21:22:12

卢锦程跟王万堂约定的交接金条与武器弹药的地点,是在石桥乡南庄村的何家老窑。

何家老窑距卢锦程的军营有二十五六里,距王万堂家也有二十四五里,距芦长地区农民革命军的驻地却有三十里左右。又因为这一带的乡村皆为水乡,没有公路,乡间土路也是又短又小仿佛长凳甚至棍子,不便行车,交通主要靠船;枪支弹药又皆为沉重之物,且须隐秘运输,为此双方也就约定,皆用船运,都是驾船前往交接。

又由于卢锦程和王万堂都各怀鬼胎,都担心这事被上司乃至他人知道,还害怕途中被对方黑吃黑黑去了自己的钱财或枪支弹药,为此双方却又约定,双方都派五人前往交接。双方并在同一时间到达何家老窑码头,然后是在双方人货上岸之后,再在码头上进行交接。

可想而知,在农村乡间这种弯来拐去的小河里驾船,无论是摇橹还是篙撑,船速都快不起来,一个小时也就只能航行个五六里,故而到了交接的这一天,卢锦程和王万堂派往何家老窑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的乌篷船,也就都是天还没亮就出发了。

根据约定,卢锦程倒是实实在在只安排了五人前往。无疑,卢锦程所派之人皆是他的亲信,带队之人还是他的表弟,也是他的警卫班班长赵克定。

王万堂所派之人自也都是他的亲信,带队之人杜祁阳不仅是他的管家,也还是他的内弟,也就是他的三姨太太的弟弟。不过,狡猾的王万堂同时却又另安排了五名杀手另作了布置。

林曦临告别了楚天泽走后,楚天泽不仅兴奋得夜不能寐,在此期间,楚天泽并还想到了一个在截夺这批武器弹药和金条的同时,再利用这一机会,制造卢锦程跟王万堂之间的猜忌和不信任,造成他们事后互斗的计谋。可想而知,如能利用此事引起卢锦程跟王万堂的猜忌和狗咬狗,楚天泽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也就可以减轻他们自己的压力,并且也还可以在今后的斗敌斗争中有机可乘。

楚天泽想到的办法就是:同时安排两支小部队前去截夺这批枪支弹药和金条。也就是安排其中的一支小部队化装成卢锦程的所派之人,去截夺王万堂派往何家老窑的那条船只,并在途中故意暴露保安团军人的身份;同时安排的另一支小部队化装成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让他们皆穿上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的制服,让这支小部队去截夺卢锦程派来的那条船,同样也让这支小部队在途中故意暴露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的身份。

楚天泽是想,卢锦程和王万堂的船只被劫之后,王万堂和卢锦程都一定会追查截夺之人,楚天泽就是要让卢锦程得到和查到的消息是:劫去他卢锦程所派之船的人,就是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同样,楚天泽也要让王万堂得到和查到的消息是,劫去他家自卫队开去的船只的人,也是卢锦程的属下。

楚天泽在想好这一计谋后,也就没等到天亮就把这一消息和想法去跟沈逸群和陆一焜作了通报。然后楚天泽并还亲自带领着沈逸群和陆一焜去了一趟何家老窑,对何家老窑及附近的地形和河道进行了一次实地勘察。

何家老窑是一座早已被废弃的四门大砖窑,砖窑虽已多年不烧砖瓦了,但是老窑的整体结构倒还完好,老窑河边的装卸码头却也基本依旧。不过却又因为何家老窑早已被关闭停用,终年无人光顾,这也就使得通往老窑的道路也早已荒芜长满了野草,这也就使得这座老窑已然成了一个更为隐秘的、进行违法违禁物品秘密交易的绝好去处。而且此时又正是到了麦子已经长高吐穗、蚕豆已经长高正在结荚、麦子蚕豆的秸秆都已齐胸;芦苇野草也已长高,也已长满河川两岸,河边两岸已都成了处处皆可藏身伏兵的天然屏障。

经楚天泽和沈逸群、陆一焜三人的勘察商量,三人决定,就把截夺王万堂家前来交接那条船只的截夺地点安排在葫芦颈。

葫芦颈地处何家老窑的东北方向。从何家老窑东河向北二里是一个丁字河口,从丁字河口向东二百多米就是野鸭荡。野鸭荡东西长约九百多米,最宽处有六百多米,有七百多亩的水面面积,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湖。野鸭荡东端的最窄处就是葫芦颈,从何家老窰至野鸭荡全程水路也就四里左右,这条水路也是王万堂家的船只通向何家老窑的最近和最应该走经的水道。

楚天泽沈逸群陆一焜同时并还商定,截夺卢锦程所派官兵船只的地点,就选择在双柏荒荡西侧的红石河两岸。双柏荒荡地处何家老窑向南五里左右的红石河河东,这一河段也是卢锦程所派船只通往何家老窑的应走之途。

楚天泽、沈逸群、陆一焜三人并且决定,后天、也就是卢锦程跟杜祁阳约定的枪支弹药的交接之日,就由沈逸群和陆一焜各率领六人前来这两处伏击。又毕竟是敌在明处,我军在暗处,而且又是伏击战,我军两处各有七人,也就足可以制服或消灭这两股敌人了。至于伏击的方法,三人都认为,还是用绳索先藏在水下,待敌船靠近,就提起绳索截住敌船;敌船一旦被截停,就一定会打横,敌人就也一定会出来检查船停之因,排除船停之障。届时只要敌船一停,我军截船的农民革命军士兵也就立即出击,一举将敌人消灭。

三人并还也一致决定,尽可能地使用梭镖箭弩消灭敌人,能不用枪就不用枪。

而对于采取行动的时间,也就是是在敌人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之前采取行动,还是在敌人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之后采取行动,三人的意见却发生了分歧。沈逸群和陆一焜都认为,干脆就在敌人前往交接的途中,也就是在敌人交接之前就采取行动,就把敌人的枪支弹药和金条截了,没必要等到敌人交接了之后再采取行动。

楚天泽则认为,王万堂和卢锦程都非常狡猾,尤其是王万堂那个老狐狸,一向就诡计多端又非常谨慎,就是不知道王万堂和卢锦程这两个家伙,尤其是那个王万堂,会不会在岸上暗藏着随船而行的暗探甚至在哪里藏着他的秘密小部队,配合船上的人耍什么阴谋诡计。若是那样,我军一旦采取行动,我军就暴露了;我军一旦暴露,我军就必然会吃亏。

听了楚天泽这样的分析,沈逸群和陆一焜也就立即就同意了楚天泽的观点,就也同意了把截夺的时间安排在敌人交接之后的返回途经伏击点时,再采取行动。

平常,王万堂家的自卫队无论走到哪里,穿的都是跟当时警察一样的黑色制服,白色绑腿,被当地的农民称之为白腿乌鸦,而且常常冒充警察耀武扬威欺压百姓。然而这一次,杜祁阳率领的包括他在内的五名家丁,却都奉王万堂之命全换成了普通农民的着装,而且着装各不相同。

更让楚天泽沈逸群陆一焜没有想到的是,卢锦程派往何家老窑交接的官兵也是如此。这天一大早,赵克定率领的包括赵克定在内的五名官兵驾驶的乌篷船出发后不久,赵克定就也遵卢锦程所嘱,就也让他们一行五人,也全换成了各不相同的老百姓的着装。

根据分工,沈逸群率领的、包括沈逸群在内的七人埋伏的地点是在何家老窰向南五里的红石河两岸;陆一焜率领的、包括陆一焜在内的七人埋伏的地点无疑是在葫芦颈两岸。

又因为,沈逸群一行七人伏击截夺的是卢锦程的所派之船和保安团的官兵,沈逸群他们七人身上的着装,也就全是一身黑色的、跟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平常所穿制服同样的,黑衣白腿的乌鸦制服,冒充的也就是王万堂的家丁自卫队。同样,由于陆一焜一行七人伏击截夺的是王万堂家开过来的船只,冒充的也就是卢锦程属下的官兵,他们身上穿的也就全是保安团官兵的灰色军装。

结果不用说,埋伏在双柏荒荡西河两岸的沈逸群等七人,一直等到上午九点四十多了,也没能见到卢锦程的官兵驾船经此河面。这时的沈逸群也就忽然意识到了:卢锦程这是偷卖武器弹药,这是军法不容的行为,行动又是在野外乡村;而且当时的蓝北地区还活跃着多股土匪武装,为了保密和安全,卢锦程很可能会让他派来的官兵化装成平民百姓。今天上午又已过去多条船只了,说不定刚才过去的那条乌篷船便是。沈逸群一想到这里,沈逸群也就立即下令只留下五名战士在此继续守候,自己则带领着另一名战士立即向北,立即追向何家老窑方向查看实情去了。

陆一焜也是如此,陆一焜也遇上了跟沈逸群同样的情况,陆一焜也觉察到了,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很可能也已经换成了平民的装束,也已经驾船去了何家老窑。陆一焜一意识到这一问题,他就也下令只留下五人在葫芦颈守候,陆一焜就也立即带领着也是一名农民革命军战士,也是直向何家老窑追过来了。

步行毕竟比船速要快得多,只十几分钟时间,沈逸群和另一名战士也就追上了这之前从他们面前开过去的那条乌篷船,然后就越过这条乌篷船直向何家老窑去了。陆一焜和他带领的另一名同志也是一样,他们也是急速追赶而来,他们也很快就追上和超越了王万堂家刚才开过去的这条乌篷船,也是在十点钟之前就赶到了何家老窑河东。而且,四人一到何家老窑河东,就相见并汇合在一起了。

何家老窑地处红石河的西河岸上,距河边也就七八米,也就是隔着一个七八米的河边码头平台。沈逸群和陆一焜等四人到达何家老窑河东没等多长时间,也就是到了上午十点,杜祁阳一行五人和赵克定一行五人驾驶的乌篷船,就也相继开到了何家老窑东边的河边码头边了,就也靠上了河边的码头平台。

随后,杜祁阳一行五人也就携带着装着金条的匣子上了河边码头;赵克定一行五人也是如此,就也将枪支弹药搬上了河边码头平台。到了这时,交接也就正式开始了。

沈逸群和陆一焜等四人这时就见,无论是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还是卢锦程属下的官兵,他们身上穿的却全是普通百姓的着装,且各不相同,四人皆不禁大惊!沈逸群和陆一焜等四人皆不禁心里暗道:好险哪,要不是过来看一看,这两条船很可能就蒙过我军的眼睛,就跟我军失之交臂了。

然而谁知也就在沈逸群和陆一焜等四人准备返回各自的伏击之地、准备回去等待伏击这两条船之时;也就是在赵克定所属五人跟杜祁阳所属五人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即将结束之际,让沈逸群和陆一焜等四人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却在这时,却从双方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现场的右侧的草丛里,却忽然蹿出来了五人。

这五人皆手握砍刀,一蹿出来就直向赵克定等五人砍过去了。与此同时,正在跟赵克定等五人进行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的杜祁阳和他的四个属下,这时却也皆从腰间拔出了杀猪刀一样的大匕首,就也拦住了赵克定他们的退路,就也向赵克定一行五人猛刺猛杀起来……

不言而喻,这都是王万堂的安排。

想当初,冯家庄园被围,王万堂派他的儿子去向保安团求援,胡文轩率其属下来了之后,却让他和他的家人受尽了屈辱吃尽了苦头,自此之后王万堂的心中就一直憋着一肚子的晦气无法排解。尽管赵克定一行五人并不是胡文轩那天的所率属下,那一次在王万堂家胡作非为的人跟赵克定他们也没有关系,但是王万堂却认为:既然你们都是胡文轩的属下,我又没有能力去找胡文轩报仇出气,而且此仇我又不能不报;不报,王万堂就觉得他在他的属下面前就无法立威,他就觉得他在他的家人家丁面前就没脸当这个一家之主,他就觉得他都无颜面对家人、无颜出门抬头见人。

而且,对于这次偷袭行动,不仅是王万堂早就进行了精心策划精心部署,甚至对于后果,王万堂还也早已考虑好了。他想届时,也就是事发之后,如若卢锦程找他问他,他就说他都是按约定计划行动的,杜祁阳一行五人按约定交接完金条和枪支弹药就返回了;而对于你们保安团的赵克定所率领的一行五位弟兄,在何家老窑交接之后的情况,有没有回去,杜祁阳他们应该就不知道了,我就更不知道了。

也是由于胡文轩的保安团对老百姓一向就胡作非为,就到处打劫敲诈勒索干尽了坏事,当地的老百姓、包括王万堂家的家丁,对胡文轩的保安团也都非常痛恨,故此这时王万堂家的这十位家丁,也就把对胡文轩和保安团的痛恨,全报复在赵克定一行五人身上了。他们对赵克定一行五人也就化愤怒为力量,杀得又猛又狠。加之杜祁阳他们十人采用的又是偷袭和突然袭击的方法,结果,尽管赵克定所率一行五人还全是训练有素、作战能力比较强的军人,但是赵克定所率五位却也还是简直都未及拔枪未及反抗还手,就被王万堂安排的这十个家丁全杀了,王万堂的家丁自卫队却无一伤亡。

杜祁阳率领的王万堂家的家丁自卫队将赵克定一行五人杀了之后,也就随即又将赵克定等四人的尸体全搬上了赵克定一行开来的船上——另有一人被杀死在船上——然后并且又将地上染有血迹的土和砖块也铲运到了船上。做完这一切后,杜祁阳所率十人,也就驾驶着这两条乌篷船向北、向着野鸭荡方向开过去了。

沈逸群和陆一焜等四人见此情景,皆不禁大惊:这之前他们也没有想到,王万堂和肚脐眼儿他们会如此狡猾如此凶狠手黑。现在他们见赵克定一行五人已死,赵克定一行的乌篷船也被杜祁阳开向葫芦颈方向去了,沈逸群和随他而来的另一名战士,也就无须返回双柏荒荡那边的伏击点了。而且,陆一焜布置在葫芦颈的伏击点本来准备截杀的只是王万堂家的五个家丁,现在却变成了十人。

面对王万堂家的家丁现在变成了十人,按理沈逸群应该返回去把留在双柏荒荡的五人也叫过来,可是沈逸群和陆一焜却又担心时间上来不及,在这样的情况下,沈逸群和陆一焜也就只是带着跟他们同行的另两名战士,共四人一起向葫芦颈伏击点去了。

沈逸群和陆一焜一行四人都知道,即便是他们回到葫芦颈伏击点后,合起来他们也就只有九人,却要截杀杜祁阳的十人,这就不免有点冒险。不过,沈逸群和陆一焜一行四人经商量后却又认为,虽然他们只有九人,须对付十个敌人,但他们毕竟是在暗处,敌人是在明处,采用的又是偷袭和突然袭击的战术,届时只要这两条敌船一起经过葫芦颈,他们还是有把握取胜的。

当然沈逸群和陆一焜也不免担心,就怕敌人的这两条船拉开距离通过葫芦颈,那他们就不好对付了。但是沈逸群和陆一焜现在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他们经商量后决定,届时他们如能同时截下这两条船,当然更好;如若不能,届时也就只能确保截夺装载枪支弹药的那条船的成功了,另一条船也就只能届时看情况再见机行事了。

从何家老窑向北向东只二三里的水路,就是野鸭荡了,穿过野鸭荡,才是葫芦颈。野鸭荡浪阔水深,又由于野鸭荡这一带地势低洼,仿佛一片锅底洼的地形,到了夏秋时节的台风雨季,野鸭荡的周边数里之内几乎年年被淹,故此野鸭荡附近也就没有民居。

然而让沈逸群和陆一焜又一次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杜祁阳一行十人驾驶的这两条船在开进野鸭荡后,陆一焜和沈逸群等四人却见,杜祁阳一伙十人,居然将赵克定一行开来的那条乌篷船凿穿了船底,将赵克定一行五人的尸体连同那条乌篷船,全沉入了野鸭荡的湖底。

不过陆一焜和沈逸群仔细一想,却也觉得这也并不奇怪。杜祁阳他们将赵克定一行五人的尸体和船沉入了野鸭荡湖底,卢锦程将来也就无从查找线索了。其实这也是王万堂早就吩咐过杜祁阳、指使杜祁阳他们这样干的。

这一情况的出现,无疑让沈逸群和陆一焜他们喜出望外。这对沈逸群和陆一焜率领的这九名农民革命军战士而言,王万堂这一次的精心策划也就成了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当然王万堂也没有想到螳螂捕食却有黄雀在后。

现在杜祁阳一行虽然还有十人,但却在一条船上,沈逸群和陆一焜他们也就好对付了。结果,当载着杜祁阳一行十人包括枪支弹药的这条乌篷船开进了葫芦颈、也就是在开进了沈逸群和陆一焜等九人布下的伏击圈后,早就埋伏在葫芦颈两岸的农民革命军也就瞧准了时机及时拉起了藏在水下的绊索,截停了该船。杜祁阳一行的乌篷船一被截停,藏在葫芦颈两岸包括陆一焜和沈逸群在内的九名农民革命军战士,也就立即梭镖弩箭齐发,只几秒钟时间,就将该船上的杜祁阳一行十人,全都击中击倒了。

而且,该船在被截停的同时,该船也就野渡无人舟自横了。葫芦颈这地方的水面又非常狭窄,只有四五米宽,船一打横,船的两头就靠上了河岸,沈逸群和陆一焜率领的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九名农民革命军战士也就非常顺利地冲上了该船,该船上的杜祁阳一行十人也就无一漏网地全被消灭了。

战斗结束后,经检查,不仅杜祁阳一行十人无一漏网,沈逸群和陆一焜率领的农民革命军却也无一伤亡。王万堂购买的枪支弹药和用于购买枪支弹药的那九根大金条,自也全被沈逸群和陆一焜率领的农民革命军笑纳了。

0

第九章 螳螂捕蝉黄雀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