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十二章 林曦临巧对审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林曦临巧对审查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0/30 14:04:18

卢府的管家李福堂引领着王万堂走进卢锦程的书房时,卢锦秀正在她的闺房里裁剪用于装饰风筝的纸花,有红的、黄的、绿的……剪了一大堆。卢锦程跟王万堂说话的房间,又恰巧是在卢锦秀的闺房隔壁,这也就使得卢锦程跟王万堂的对话,全被卢锦秀听了个真切。

而当卢锦秀在听到王万堂跟她的大哥说到这件事一定是有人走漏了消息、甚至是有人通风报信通共通匪、才导致了他们的这次生意不仅失去了枪支弹药和金条,而且还都失去了五个弟兄时,卢锦秀也就想起了就在这事事发前的那天夜里,林曦临离开过牛屋外出的事。而且还让卢锦秀想起了当初她大哥跟肚脐眼儿密谈这笔军火生意时,他们所谈内容还也都被林曦临听到了的情况;林曦临并且还也知道,她大哥跟王万堂所做这笔军火生意的金条和枪支弹药的交接时间、交接地点、和参与交接的人数。

但是,卢锦秀却又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林曦临会通匪或者通共,会跟这件事有关;更不敢、也不愿意相信林曦临会有这么大的胆,会跟什么**组织甚至是什么土匪有勾结,这件事会是林曦临通知的那些**或是什么土匪干的。这件事是因为林曦临的通风报信才导致了她家被劫去了九根大金条和王万堂家被劫去了那么多的枪支弹药,而且还有她大哥和王万堂各有五名参加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的属下被抓去了、甚至有可能还被杀了。

不过,卢锦程毕竟是卢锦秀的亲大哥,卢锦程的损失毕竟也有她卢锦秀的一份,卢锦程为此着急难过卢锦秀就也不免心里不舒服。但是,卢锦秀对林曦临却又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卢锦秀却又打心眼儿里就特别喜欢林曦临,而且她还也有她的难言之隐:想当初,毕竟是她卢锦秀让林曦临把她背进自己的闺房的,而且是她自己把林曦临留在她的闺房里帮她所谓的捶腰揉腰、才导致的林曦临在她的闺房里偷听到了卢锦程跟肚脐眼儿所谈军火生意的消息。

至于她之所以能知道林曦临夜里偷偷地单独外出的事,那也是因为她想跟林曦临在一起,夜不能寐,夜里偷偷地去的林曦临的牛屋,才得知的这件事;尤其是她还在牛屋里过夜的事,她又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的大哥知道,当然也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基于上述这两个原因,卢锦秀也就无论如何也不敢、也不能把林曦临也知道她大哥跟王万堂做军火生意的这个情况,和林曦临夜里外出包括她对林曦临的怀疑,去跟她的大哥说了。

不过却又由于,卢锦秀至今还一直都不知道那天夜里林曦临究竟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去了哪里,去了多长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那天早晨她醒来时,林曦临却也已睡在她的身边了,而且睡得就跟死狗一样,她推了林曦临几次都没能把林曦临推醒;当时天又已经破晓渐亮,后院儿里又住着众多的伙计,伙计们又将起床或已在开始起床,在那样的情况下,卢锦秀也就不免担心她叫醒林曦临和强行弄醒林曦临问话,会被附近的伙计听到发现;而且那时她如再不尽快离开牛屋,她又已面临着被后院伙计乃至她的家人发现的危险。在这诸般的不利因素下,卢锦秀当时也就未敢把林曦临弄醒,也就未能问一下林曦临夜里为什么离开牛屋、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而是在推了两推林曦临、又未能推醒林曦临的情况下,就灰溜溜急匆匆地逃回她的闺房了。

林曦临当时哪里睡得着呀,林曦临当时当然是装睡。

卢锦秀现在想起此事,也就越想越觉得这个林曦临实在是可疑,实在是值得怀疑。卢锦秀经过这样一番思考之后,这时就也终于决定:她要亲自审一审、查一查这个林曦临跟这个被劫案到底有没有关系。

第二天早上,林曦临正跟往常一样在柳林河边的堤岸上的一片绿草如茵的凹坡里放牛,而且身边并无他人,卢锦秀这时也就借着晨练的机会,一个人向林曦临走过来了。此时,一轮红彤彤的朝阳正刚刚升上柳林河边的树梢,粉红色的朝霞就如幔子一样悬挂在这片大平原东边大半天的上空,也普照在这片如茵的绿草地上;而且,和煦的霞辉并也将这片绿草尖上的露珠,全照耀得仿佛珍珠一样地在闪闪发着光亮。

林曦临虽然自从那天凌晨就有了应对卢锦秀、包括应对卢锦程问他夜里为何外出、和去了哪里去干什么的对策和心理准备,但是这些毕竟只是他编出来的,不是事实,为此他的内心也就一直都是慌慌的,也一直都畏惧见到卢锦程和卢锦秀。

林曦临一见卢锦秀异乎寻常地向他走来,继而走到了他的身边,林曦临也就立即止不住地心慌意乱起来了。林曦临也就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得手足无措地退到一边道:“小姐早。”

卢锦秀穿一身晨练时才穿的宽松的套服,并且还一边走近林曦临一边摇动着张开的双臂,就仿佛张着翅膀正欲俯冲捕食的老鹰。卢锦秀走到林曦临的身边后,也就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林曦临道:“小林子,你紧张什么,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了,心里有鬼呀?”

“小姐,这种话你可不能随便说呀,谁干坏事了?我紧张什么了?我没紧张啊。”不过林曦临说话的声音却是怯怯的,没有底气的。

“呵……”卢锦秀忽然狡黠地放声大笑道,“看你紧张的,一定是心里有鬼,干了亏心事了,要不,你脸红什么?”

林曦临立即更加紧张道:“谁、谁脸红了,我没红,我、我就长这样。”

“都红成猴儿屁股了,还说没红。”

林曦临不知道自己的脸红没红,红成了什么样子,不过林曦临却深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道理。林曦临知道,同样,卢锦秀也不知道她的脸红没红,于是这时,林曦临也就反诘道:“小姐你的脸不也红了吗,那你的脸为什么也红了,你紧张什么?”

卢锦秀没法说了,只得道:“好……小鬼头精,我不跟你说了。那咱们就测试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紧张了。要是你没紧张,那咱们就摔一跤,如果你能把我赢了,那就说明你没干亏心事,你没心虚,要不然,你就是心虚了,你就是干了亏心事了。”

这话似乎并无道理,其实不然,其实,无论是摔跤还是真正的两人搏击,甚至包括两军打仗,心理作用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心里一慌,心里一乱,心里一怯,就基本上没有取胜的可能了,所谓的狭路相逢勇者胜,还是有道理的。

林曦临毕竟是卢家的下人,又对卢锦程和卢锦秀一向就怀有畏惧心理;又因为那天夜里他回家乡报信的事一直让他心里紧张,让他觉得对不起卢锦秀,愧对老卢家。在这样的想法的暗示和支配下,林曦临也就不免胆怯起来了。林曦临也就只是一边退让一边摆手道:“不行不行,草上全是露水,会弄脏小姐的衣服的;我本来就不是小姐的对手吗,别……”然而林曦临话刚说到这里,卢锦秀却已扑上来了,并且抱住林曦临就只一个掼袋子摔,就将林曦临摔倒了。

林曦临被卢锦秀摔倒在地后,卢锦秀也就顺势俯伏在了林曦临的身上,然后又骑坐在了林曦临的腹部,并将双手抓住林曦临的双腕摁在林曦临的胸部盯着林曦临的眼睛道:“小林子,你说,姐姐对你好不好?”

林曦临讨好道:“好,好得不能再好了。”不过这时却又忍不住道:“就跟现在一样。”

卢锦秀不禁笑了,并且笑道:“小鬼头精,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只问你一件事,我需要你说真话,你会不会跟我说真话?”

“那是当然,小王八蛋哪敢跟卢府大小姐说假话呀?”

“别叫我大小姐,也不准叫小姐,叫我姐姐。以后就叫我姐姐。”

“姐姐。”

“嗯,那好,那我就告诉你,你要是不跟我耍心眼儿,你要是真心对我好,我就会加倍的对你好,你懂不懂?”

“懂。”

“那我问你,大前天的那个夜里,你出去了一夜,你去哪儿了?”

林曦临的心里立即就咯噔了一下,心里道:果然是问这事儿。不过林曦临毕竟是早已有了心里准备,这时也就努力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也就胸有成竹不卑不亢道:“没有,哪有啊,我离开牛屋的时间大不了也就一顿饭的工夫吧。唉,我还没问你呢,那天夜里你怎么睡到我的床上去了,你就不嫌我的床铺脏吗?”

这个问题无疑是将了卢锦秀一军,让卢锦秀没法回答也羞于回答。而且那天夜里卢锦秀虽然在林曦临的牛屋里过的夜,但却由于她在等着林曦临回来的过程中等着等着就稀里糊涂地睡着了,等到她醒来之时林曦临又已回来了,而且又已天近渐亮。鉴于这样的情况,对于林曦临到底是什么时间出去的,什么时间回牛屋的,卢锦秀也就无从知道了。不过卢锦秀这时却强词夺理道:“现在是我问你,告诉我,大前天的夜里你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

到了这时,林曦临也就镇定自若道:“这件事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我怕你知道了会不高兴……”

林曦临这样的回答不免有卖关子之嫌,这也就让素来喜欢直来直去的卢锦秀顿时不高兴起来。为此,卢锦秀也就气得立即一把捏住并捏紧了林曦临的鼻子道:“费什么话,说是不说?”

林曦临疼得立即连连求饶道:“喲……轻点轻点,鼻子都被你揪下来了,我又没说不说,你急什么吗?既然姐姐现在问我了,我怎么会不告诉姐姐呢?不过,我说了姐姐可不要生气呀。”

“说,不管是什么事,告诉姐姐姐姐就不会生气,告诉姐姐姐姐就会帮你摆平,而且姐姐还会帮你保密,让你不会有任何麻烦。”

林曦临嘟起嘴装得一脸愧疚的样子道:“都怪我,都是我不好,差点儿就把姐姐借给我看的那本《初刻拍案惊奇》弄丢了。那天夜里出去,我就是去寻找那本《初刻拍案惊奇》的。

我知道,姐姐借我这本书的时候不是没跟我说过,当初姐姐借给我那本书的时候就吩咐过我,那本书是不能拿出去看的,还不能让别人看到。可是那天下午我来这里放牛的时候却因天色尚早,估计割完牛草后还有不少时间闲着没事,只能闲呆着等牛吃草,我又特别喜欢那本书,所以我也就把那本书带过来了。

后来果不其然,割够了牛草后,太阳还在树头上面,于是我就坐到一棵大柳树下面一边等牛吃草,一边看起那本书来。哪曾想结果看着看着我就看痴心了,就忘了时间了,后来直到看书看不清了,我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太阳都不见了,太阳都已经落到地平线的下面去了,我这才急急忙忙挑起牛草牵起牛赶紧回家。让我更没想到的是,慌忙之中,我还把那本《初刻拍案惊奇》落在那棵大柳树下了。

回到家后的情况你也知道,家里还有一大堆的活儿在等着我做,削饼打饼(打碎的豆饼或棉子饼),挑水,给牛煮料,给牛喂料……回家又晚了,回家后我就忙得连停一停想一下事儿的时间都不成有,这些我就不多说了,反正结果是直到夜里起来给牛喂夜草接屎尿时,我才想起把那本《初刻拍案惊奇》落在那棵大柳树下了,我才急忙赶来寻找。谢天谢地,运气还算不错,书总算没丢……”

卢锦秀听到这里,便不禁吁出一口气道:“噢?是这样,是吗?我的小萝卜头,就为这事儿啊?”

林曦临故作惊讶道:“不就是这事儿吗,不是为这事儿,别的还能有什么事儿吗?”

“嗨,你倒是早说呀,你怎么不早说,还跟我卖关子,揍你也不冤枉。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呀,不就一本破书吗,值得你半夜里来找吗?再说了,夜里也没人跑到这里来捡一本破书呀,书也丢不了啊;即便是这本书丢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呀。而且,你半夜里来找,也看不见啊,天亮了再来找也不迟啊?”

林曦临这时也就不慌不忙道:“看得见的,怎么会看不见呢?也许你是忘了,或是没注意,这几天夜里的月亮可是明亮得很,简直就跟白天一样。而且在我看来,这本《初刻拍案惊奇》可是一本难得的好书唉,也没破啊,怎么能说是一本破书呢?这本书我可是喜欢得不得了唉,这要是万一夜里有人从这里路过,万一这本书被人捡去了,我是没得赔的。况且,如果我把姐姐借给我看的书弄丢了,这也会让我觉得很对不起姐姐的,我也会很难过的。这要是当时我不把姐姐借给我的这本书找到找回去,那天夜里我也是不能安心睡觉的,我也睡不着呀。”

谁知林曦临刚说到这里,卢锦秀却忽然俯下身体在林曦临的腮帮子亲了一下,然后又拉起林曦临而且肩并肩地坐在一起,并且亲热地勾着林曦临脖子将脸贴在林曦临的脸上悄声道:“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可怜的小萝卜头儿,你要是喜欢那本书,姐就把它送你了。只要那事儿不是你干的,我就放心了,我想那事儿也不会是你干的。”

林曦临一听这话,也就立即转过了脸,面对着卢锦秀故作惊讶道:“姐姐你说什么呢,什么这事儿那事儿啊,姐姐你说的是什么事儿啊?什么不是我干的,又不会是我干的,我怎么听不懂啊?”

卢锦秀这时也就将嘴凑在林曦临的耳边悄声道:“这你怎么会听不懂呢,还不就是我大哥这次跟王大头做的那笔武器生意出了豁子的事吗。这次我大哥不仅丢了九根大黄鱼——你知道九根大黄鱼是多少钱吗,告诉你吧,相当于差不多两千块大洋呢,这是多大的一笔钱啊?而且我大哥的那五个勤务兵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我大哥和王大头又都认为是出了家贼出了内鬼,有人泄漏了消息,甚至是有人通共通匪……”

林曦临立即再次故作大惊道:“啊?姐姐,这么大的事你也怀疑我呀?”

“这可不能怪我,因为,我大哥跟王大头偷买偷卖枪支弹药的事你是早就知道的;而且,交接金条和枪支弹药的时间地点和去交接的人数,你也是早就知道的;不仅如此,事发前的那天夜里,你还又出去过……”

“好姐姐,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呀。其实,那天你大哥跟肚脐眼儿说了些什么,我根本就没听清楚,我本来也没想听,我也不想知道大人的那些破事儿;再说了,那还不是因为你的腰被摔疼了,你让我送你回去,后来又让我帮你揉腰,我才在你屋里多呆了一会儿的吗?才碰巧听到他们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卢锦秀立即害羞得捂住林曦临的嘴道:“哎呀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只要那件事不是你说出去的就没事了。”

林曦临这时也就适时地点点头道:“好……我不说了,只不过,这种事、这么大的事姐姐也不能怀疑到我的头上来啊。你大哥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要是让你大哥知道了咱们在你房间里偷听他们说话,就凭这一点,说不定你大哥就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揍我一顿。你还说你是我的好姐姐呢,有姐姐这么不相信弟弟的吗?”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的小萝卜头儿,是姐姐不好,行了吧。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要是我不相信你,我怎么没把这事跟我大哥说,而是直接来问你的呢?这不就证明了我是相信你的、信得过你的吗。”

0

第十二章 林曦临巧对审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