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三十二章 林曦临计送情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二章 林曦临计送情报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1/6 9:28:46

4月29号的午饭之后,尤其是在卢锦程去了团部开会之后,林曦临就一直都在为出不去军营、送不出何济桓已经叛变、起义计划已经泄漏的重要情报而心急如焚。

卢锦程去了县城后,营里也就应该是副营长郭亦卿当家负责了,不过,郭亦卿却一向什么责也不负。

郭亦卿是卢霖楷的正房大太太郭雅懿的娘家大侄子,卢锦程的表弟,他的这个副营长当然也是由卢霖楷通过花钱运作赏赐给他的。但是郭亦卿跟卢锦程的关系却一向不睦,卢锦程一向就争强好胜独揽大权,而且惯于拉帮结伙争权夺利且心黑手狠。前些年在雉皋县警备队担任第三小队副队长时,卢锦程就因跟他的队长不和,就因权力之争暗地里勾结了包括郭一卿在内的几个同伙儿,就偷偷地把他们的队长狠揍了一顿,就把他们队长的一条腿打断了,就让那位他们的小队长再也不能在行动队里担任小队长了。从此,郭一卿也就怕上他的这位表哥卢锦程了。如今卢锦程是这个营的一营之长,自然是独揽大权自成一统,郭亦卿为了不跟卢锦程发生矛盾纠纷,除了他分管的事,除了营长卢锦程说过让他做的事,其他事他却完全不管。

其实,郭亦卿也并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军旅生活,而是喜欢吟诗作赋写写画画闲云野鹤的生活,并自诩为文人。林曦临来到这个军营之后,就没见过他参加过什么军事行动,倒是常能见到他一个人站在他的宿舍窗口摇头晃脑地吟诵着一些古人的名言诗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所以尽管现在卢锦程不在军营里,郭亦卿是全营的最高指挥官,不过军营里的事务他也还是仍然不管;至于官兵请假外出的事,包括林曦临意欲请教去石堰镇的事,他就更不会管了。

林曦临无法请假走出军营,但是这个情报他又不能不尽快送出,这时林曦临也就想到了卢锦秀。

卢锦秀这次忽然来到他的大哥的军营,出乎意料地见到了林曦临,虽然卢锦秀跟林曦临已经见过面说过话了,但那也只是说了几句只能在公众场合说的话。林曦临知道,卢锦秀一定还有很多心里话要跟他私底下单独说,并且已经暗示过他了,也就是所谓的“回头再收拾你”。

无疑林曦临也有一肚子的委屈须向卢锦秀解释,也须跟卢锦秀单独相见,林曦临这时也就想到了能不能在卢锦秀的身上找到一个走出军营的办法。当然,说白了也就是利用卢锦秀送出情报。无疑,这样做未免卑鄙,可是除此之外,此时的林曦临却又实在是想不出其它办法了。

然而卢锦秀的脾气又一向是忽而风雨忽而晴的,又常常让林曦临难以捉摸;他跟卢锦秀又有较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昨天晚上卢锦秀又并没有再来找他;今天一上午,他又都是被卢锦程关在审讯室里做记录没能出来,这也就导致了林曦临不知道卢锦秀上午有没有来找过他。如果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卢锦秀都没有来找过他,林曦临也就不免担心卢锦秀会不会跟他滞气不理他了,林曦临想到这里,这时也就决定不妨先向丁学思探探情况。

丁学思是警卫排二班的副班长,警卫排每时每刻都有人在营部值班,也就是三班倒的值班制;今天上午又一直都是丁学思和何桥东石润雨在营部值班,何桥东和石润雨不免常常被丁学思派出去干这干那的,只有丁学思没有离开过营部。

林曦临见了丁学思后,也就先敬上了一根香烟,然后才悄悄地向丁学思道:“学思大哥,今天上午是不是有人来找过我呀?”

丁学思道:“没有啊,谁会找你啊,小萝卜头儿。”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妈妈这几天要来看我,并且好像还有其它人要来找我。噢,我也就是随便问问。”

“小萝卜头儿,你这是想家了,想妈妈了吧。唉,这也难怪,还是个孩子吗。唉——不过,想起来了,虽然未曾有人来找过你,但是今天上午倒是有人问过你。”

“谁呀?”

“营长的妹妹。营长的妹妹倒是问过我,问你去哪儿了。我告诉她说你在审讯室里做记录。我问她是不是找你,是不是找你有事,她说不是。而且后来快到吃午饭的时候,她还又来过一次,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提到你,她只是跟副营长聊了一会儿就走了。”

林曦临听到这里,心里不禁一阵欣喜,林曦临知道,卢锦秀这一定是来找他的,卢锦秀并没有跟他滞气不理他了。林曦临想到这里,也就决定主动去见卢锦秀。

卢锦秀现在住在军营后面的军人家属接待所里,此时正极不情愿地在跟几个军官家属打牌。其实卢锦秀一向就不喜欢打牌,也一直都在想着来见林曦临,可是卢锦秀却又深知,她大哥在他的部队训练和执勤上班的时间里,是决不允许任何人去干扰他的军人操练和值班执勤的,所以卢锦秀心里再急,白天的的执勤时间,她也不怎么敢在卢锦程的眼皮底下来见林曦临。更何况,此时卢锦秀还以为林曦临仍然是跟他的大哥在一起,是在审讯室里做审讯记录呢,要是那样,卢锦秀就更不可以去找林曦临了。

卢锦秀是想,她得等到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她得等到林曦临的非工作时间,等到她的大哥不在营部之时,她才可以去见林曦临。谁知也就在这一局牌打完,卢锦秀甚感无聊之时,卢锦秀却透过窗户忽然发现林曦临正在走进这个军人家属大院儿。卢锦秀立即就估计到了,林曦临一定是来找她的。卢锦秀一见这情况,也就立即就对他身边的一个看牌的军人家属道:“你来打吧,我不打了,没意思。”卢锦秀说罢,也就丢下牌起身退出了牌局。

这位军人家属正巴不得,于是便立即笑着上位了。而谢欣怡却也知道卢锦秀一向就不喜欢打牌,谢欣怡现在所坐的位置又正背对着窗口,也就没看到林曦临,这也就导致了谢欣怡对卢锦秀的离开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卢锦秀一出门,一见林曦临,也就向林曦临做了一个手势,也就指引林曦临向她宿舍的方向去了。

进了卢锦秀的宿舍,卢锦秀立即就关上了门,然而这时,二人却又面面相觑地愣在那里了。不过,这也只是片刻时间,随后卢锦秀也就亲热地在林曦临的胸部捶一拳道:“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不做记录了?”

“不做了,上午就做完了。”

卢锦秀一听这话,这时却又一伸手揪住了林曦临耳朵、并把林曦临拉到床边、同时将林曦临摁坐在床边道:“那你怎么直到现在才过来?那你怎么没有早一点过来?”

卢锦秀的宿舍里没有椅凳,椅子被搬去打牌了。

林曦临推开卢锦秀的手道:“轻点,轻点,我的耳朵又不聋,你老揪我耳朵干什么?我这不是怕被你大哥看见挨他的揍吗,我这不是等你大哥走了之后才过来的吗。”

“我大哥去哪儿了?”

“去团部开会去了。”

谁知卢锦秀一听这话,却又又一次揪着林曦临的耳朵道:“小王八蛋,说,为什么要离开我家?离开我家后都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又跑到这儿来当兵的?为什么想离开我家也不告诉我一声,为什么离开我家的时候跟我连个招呼都没有打一个……”

林曦临龇牙咧嘴道:“放下放下,你老揪我的耳朵干什么,我的耳朵都被你揪大了。看看看看,这耳朵都赶上猪耳朵了。”

卢锦秀不禁抿嘴笑道:“我就是喜欢揪揪你的大耳朵,怎么了?谁让你不听我的话的,谁让你离开我家时都没让我知道就走的,谁让你……”

林曦临则道:“嘟嘟嘟、嘟嘟嘟,机关枪似的,还怪起我来没完了……”

“还有呢,为什么来这里当了兵,也一直没有告诉我一下?说,小王八蛋!”

林曦临上下打量着卢锦秀道:“你怎么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啊?你知道当初我是怎么离开你家的吗?什么都不知道,还乱开炮!”

“怎么回事儿,说!”

“好、好吧。要说起这事儿啊,当初可全是你妈妈和你大哥安排的,事先我也一点都不知道。你听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嫌你家工钱少还活计苦要离开你家的?还另攀什么高枝儿,不知这话你是从哪儿听来的,我听都没有听说过,我想都没有想过。而且离开你家那天,还是你大哥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把我叫起来了,就把我带到你妈妈那里去了。你妈妈和你大哥还教训我说,以后没有他们的允许,我就不能去你家,就不能再跟你见面。你妈和你大哥就是为把我跟你分开,才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离开你家时,你妈妈还说,以后不许我跟你再有任何联系,然后你大哥就把我直接带到这里来了。你说,那个时间天还没亮,你大哥又一直在我身边,你让我怎么去跟你打招呼吗,怎么告诉你吗?不过这些话你可不能跟你妈妈和你大哥说呀,要不然我的饭碗就得砸了。”

卢锦秀立即瞪大眼睛大惊道:“噢,有这事儿?原来是这样!”卢锦秀说到这里,却又忽然咬咬牙又点点头道:“好……好啊大哥,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呢,怪不得那时候我问他们你去哪儿了,他们全不告诉我呢,原来这一切全是他们精心策划精心安排的呀!好……大哥,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捣的鬼、使的坏呀!”

卢锦秀说到这里,却又突然对林曦临道:“不过,那你也不应该全听他们的呀,那你事后也应该想办法告诉我一下呀,那你来到军营都这么长时间了,最起码你也应该给我捎个信呀。”

林曦临苦起脸道:“我不敢,我也找不到人捎信。我、我怕被你大哥知道了挨他的揍,而且还怕因此而丢了饭碗。”

卢锦秀又一次咬咬牙又点点头道:“好……好啊大哥,你也做得太促狭了,我跟你没完!”卢锦秀说到这里,却又转对林曦临道:“还有你,你也别一推二六五把自己说得一点责任没有。你也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你也没有想一想我找你的难处。我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你想过没有?你没想,要不然,你也不会没有办法告诉我一下,比方说给我寄封信什么的;即便你怕我的家人发现,你不还可以冒用别人的名字给我寄封信吗?你平常鬼主意不是挺多的吗,这么简单的主意难道你会想不出来吗?”

林曦临没法说了。林曦临只能无奈地道:“我哪有什么鬼主意啊。是,我承认,我到了这里之后,我就一直没敢忘记你妈妈和你大哥的训教,也就一直没怎么想、没敢想跟你联系;至于冒用别人的名字给你写信,这一方面的主意我也确实没有想到。照此说来,这倒成了是我对不住你了。”

“当然。”

“好……小弟这厢向你赔礼道歉,那我就说一声对不起了。”

“光说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那,那怎么办?”

“想想。”

“唉,有了,”林曦临立即抓住机会道,“前些日子我在荣宝轩金银玉器店里见到过一款非常漂亮的玉镯,要不然咱们上街去,我去买了那只玉镯送你,以表我的歉意,如何?”

卢锦秀想了想点点头道:“也行。”女孩子总是喜欢得到心仪的男孩子赠送的礼物的。

荣宝轩金银玉器店就在悦来饭店旁边,林曦临想,只要能去了荣宝轩金银玉器店,再去悦来饭店也就不难了。当然,只要能去了悦来饭店,再把情报交给钱思明就也更加不是难事了。其实不用说,林曦临根本就没有去过荣宝轩金银玉器店,就更别说见过什么非常漂亮的玉镯了,林曦临只是从荣宝轩金银玉器店门前路过过。不过林曦临却想,堂堂的荣宝轩金银玉器店,总不至于没有玉镯吧。

事情走到了这一步,林曦临也就终于看到了希望。为了尽快送出情报,林曦临这时也就立即站起道:“那,咱们什么时间开拔呀?”

“当然是现在就去。”

林曦临立即立正敬礼道:“遵命!”

卢锦秀也又立即兴奋地又向林曦临的胸部捶一拳笑道:“小王八蛋,才当了几天兵,就神气起来了,走。”

然而这时,林曦临却又忽然拍着后脑勺道:“哎喲,我怎么忘了,今天你大哥还特别强调过,今天我们几个参加过审讯何济桓的人,谁也不能外出,也不允许请假。”

卢锦秀听了这话后,却咯咯咯地笑着又捶林曦临一拳道:“小王八蛋,花头精又来了是不是?是后悔了吧,是没有那么多钱吧?是舍不得那么多钱了吧?没钱就别说大话呀,装什么大尾巴狼?”

卢锦秀知道,一只漂亮的玉手镯是要不少钱的。

然而林曦临却仍然立即道:“绝对不是,我绝对不是说大话,也不是没有钱,我有钱。”

“你能有多少钱,说来听听。”

“我有军饷,我还有存款,姐姐放心,到时候即便是钱不够,我就是去借钱我也会把玉镯买给你的。”林曦临是想,届时他正可以以借钱为由,去见钱思明,去把情报交给钱思明。林曦临继续解释道:“我是担心门卫不让我出去,当然,我还也担心被你大哥知道了挨他的揍,甚至被他赶走弄丢了饭碗。”

“小王八蛋,你就别找借口了,我大哥那儿你就不用废话了,有我呢。你信不信,只须我的一句话,我就能让我大哥不敢开除你,并且也不敢再打你了。”

林曦临立即点头道:“信……那就拜托姐姐了。”林曦临知道,卢锦秀一向在她大哥面前说一不二,卢锦程也一向非常宠爱他的这个唯一的亲妹妹。

卢锦秀得意道:“我哥那里你就放心吧,没问题。至于门卫吗,唉,你有没有便服?”

林曦临立即点头道:“有,我从你家过来时的衣服,还都在这里呢。”

“这不就结了。你穿上便服跟我一起走,你又这么小,门卫就会认为我们都是军人家属;即便哨兵认出你了问你,你就说是出去执行特殊任务的,不就结了。这样我们不就可以走出军营了吗?”

于是,林曦临立即就回宿舍换上了便衣,同时把他所有的钱全拿出来了,当然,尤其是那份情报。然后,林曦临也就跟随卢锦秀一起向军营门口去了,并且果然顺利地走出了军营。

到了荣宝轩金银玉器店,林曦临几乎是倾其所有,果然花了十八块大洋给卢锦秀买了一款当时该店最漂亮的一只玉镯。

此时正值春末夏初,正是花蟹最肥美的季节,也是花蟹大量上市的季节。林曦临也早就想好了去见钱思明的部署,这时林曦临也就又对卢锦秀道:“听说这几天悦来饭店的花蟹全肥得流油,又便宜得近乎半卖半送,小弟再请姐姐去品一品悦来饭店的花蟹如何?”

卢锦秀又一次不禁抿嘴笑道:“哟,几个月没见,小王八蛋不仅大方了,还学会拽文了,行,这次你请客,我付钱。”于是,二人也就又去了悦来饭店。

到了悦来饭店,林曦临也就终于见到了钱思明,并将情报顺利地交给了钱思明。

0

第三十二章 林曦临计送情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