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豪情>第三十一章 半是风雨半是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 半是风雨半是晴

小说:铁血豪情 作者:庄言 更新时间:2020/11/6 9:25:48

4月28日中午十一点半钟一过,吴寅漱和黄运潮、严运淮、苏德轩等几个雉皋5。1**的主要指挥员,也就都在翘首以盼地等待何济桓他们送来的那八根金条及那二百块银圆了。

根据前天吴寅漱跟楚天泽在雉皋5.1**战前会议后的约定,何济桓他们是应在今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就应该将那八根大黄鱼和二百块大洋送达马福林负责的篾竹街10号的地下党联络站,然后再由马福林即刻送达三寺街的三仕路27号的5.1**秘密指挥部。但是,这种事无疑是宜早不宜迟,越快送达越好,一般来说是应提前送达的。按理此时,何济桓他们就应该已经到达雉皋了,可是,吴寅漱和黄运潮严运淮指派隐藏在雉皋县城城门附近负责等待和接应何济桓一行的联络处主任陈天云派人回来报告的消息却又都是:还是没有见到何济桓一行。

而且此后,吴寅漱还又派供给部部长任鹤年亲自去了东城门处,让任鹤年和陈天云一个人负责在东城门等候接应,一个人在南城门负责等候接应何济桓一行,无疑,吴寅漱和黄运潮、严运淮、苏德轩等几位**领导人在雉皋三寺街的三仕路27号的秘密指挥部里一直等到了下午一点多了,任鹤年和陈天云派回来报告的同志也还是说没有见到何济桓一行。到了这时,吴寅漱、黄运潮、严运淮、苏德轩等几位5.1**的主要指挥员也就觉得出问题了,也就越发地焦急起来了。

此后,任鹤年和陈天云他们又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半,一直等到天黑城门关闭,他们也还是仍然没能见到何济桓一行的影子。

对于何济桓其人,吴寅漱、黄运潮、严运淮、苏德轩、任鹤年他们亦都知道,此人并非一个责任心不强的人,故此,吴寅漱、黄运潮他们也就认为,何济桓一行一定是出了问题,一定是遇上了什么意外。不过他们同时却又侥幸地认为,即便是何济桓一行出了什么问题,或者发生了什么意外,在哪里被耽搁了,今天不能赶到雉皋——而且即便是现在已经到了雉皋城外,也进不了城了,那他们明天早上也一定会见到何济桓一行的。那么即便是明天早上拿到那八根大黄鱼,那时他们再给军火商送去金条取回那三十五支中正式步枪和那五把德国造的二十响,也还是来得及发给参加这次武装起义的工人革命军参加这次起义的。

吴寅漱他们并且还都认为,何济桓他们也一定知道,**时间已经迫在眉睫,那三十五支长枪和那五把德国造的二十响对他们、对这次武装起义而言有多重要;而且这个时候其它武器弹药也早就发放到位,发到每一个参加武装起义人员的手中了。可是,任鹤年和陈天云他们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城门打开,任鹤年和陈天云等人也还是没能见到何济桓一行的人影。吴寅漱和黄运潮、严运淮、苏德轩等起义军指挥员一得知这个情况,就都急坏了。到了这时,吴寅漱和黄运潮、严运淮、苏德轩、任鹤年等指挥员也就立即作出了如下决定:

一,立即派侦查大队有名的两名飞毛腿、也就是侦查大队的副大队长杨树林和侦查员朱清明,立即沿着何济桓一行的来路去寻找接应何济桓一行;

二,任鹤年和陈天云仍然留在两个城门门口附近,秘密等待和接应何济桓一行,一旦有了何济桓一行的消息,一旦见到了何济桓一行,就把他们带到距这两个城门都比较近篾竹街10号的联络站去;

三,吴寅漱和黄运潮这就亲自去跟出售这批武器的军火商交涉,试试能否让军火商同意他们先把武器运回来,并且准备承诺以后加额付款。同时,吴寅漱和黄运潮又让苏德轩亲自前往篾竹街10号的联络站蹲守,只要何济桓一行一到,苏德轩就立即把何济桓带来的金条直接给吴寅漱和黄运潮送去。

杨树林副队长和侦察员朱清明一接受命令,也就立即启程向着何济桓来路的方向、也就是芦长地区工农**政府的方向飞也似地去了。

芦长地区的工农**政府,尤其是农民革命军指挥部的所在地,表面上是在芦湾乡的乡政府里,而实际上却隐藏在长堤乡的九溪村,却跟雉皋县县城相距八十多里。又因为芦长地区远离城镇地处偏僻,不仅一直不通公路,包括土公路都没有,全是小土路,不少小土路还小得如同条凳棍子。这地方又属水乡,农田几乎都是水田,道路也全是在水田边和河边,道路又非常密集,终年鲜有人走,路上也就不免生有青苔。

尤其是不巧的是,杨树林和朱清明出了县城上路后不久,老天爷还忽然下起雨来了。雨虽然不是很大,但也足可以把道路浇得泥泞不堪,但也足以让路上的青苔吸足了水分。

青苔这种植物的特点是,平常天气就跟鬼影一样藏而不见,一旦下雨,一经雨水滋润,一旦吸足了水分,就会变魔术一样地忽然变得蓬蓬勃勃地茂盛起来,路面就会变得绿油油的。可是这种忽然变得绿油油的路面也就仿佛贪官忽然贪得了一笔意外之财一样,亦或是忽然意外收到了一笔贿赂一样,就忽然变得面滑心硬起来了,路面就会忽然变得如同肥皂上涂了油一样,滑得让人简直无法行走。结果这一路上,杨树林和朱清明也就走得非常艰难,速度也受到了严重影响,一路上便不知摔倒了多少次,这才直到下午两点之后,才好不容易如同两个泥**一样地赶到了长堤乡的九溪村。

杨树林和朱清明赶到长堤乡九溪村的芦长地区农民革命军的秘密指挥部时,芦长地区农民革命军5.1**的领导人楚天泽、沈逸群、陆一焜、丁溪桥他们却早就不在这个秘密指挥部里了,早就在昨天凌晨的战前军事会议一结束,他们就都去了他们分工领导的各乡各村组织农民革命军集结去了。此时应该已经率领着他们指挥的农民革命军,正在秘密开往他们攻打雉皋的行军途中了。

胡石庵自也早已去了歇马镇的周边农村,去发动组织农会会员准备佯攻洗马镇去了。现在芦长地区的农民革命军的这个秘密指挥部里,也就只剩下了芦长地区的农会**田嘉庚、和留守后方医院的医疗队副队长申廉章、以及田嘉庚的秘书葛牧云和几个后勤文职留守人员在此。再就是还有一支只有十几个人的警卫队。

根据田嘉庚申廉章的估计,按照何济桓一行的行程和速度,这个时候他们却应该回来了,因而此时,田嘉庚和申廉章就也在焦急地等待着何济桓一行的消息。然而田嘉庚和申廉章等来等去却非但没能等到何济桓一行回来的消息,反却等来了前来寻找何济桓一行的杨树林和朱清明。

杨树林和朱清明踉踉跄跄地走进长堤乡九溪村农民革命军的指挥部时,就已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而且又是一身的泥水,田嘉庚和葛牧云简直都认不出他们了,直到杨树林说出他们的姓名,田嘉庚和葛牧云这才不禁大惊。田嘉庚和葛牧云一见二位累成了这等模样,也就立即先忙不迭地将杨树林和朱清明搀扶坐到了椅子上。

杨树林和朱清明坐下又喝下一杯水后,这才喘着粗气说出他们如此急着赶来的原因。田嘉庚和申廉章、葛牧云等一听说何济桓一行三人还没有把金条以及银圆送达雉皋,雉皋县城的起义军指挥员因还没有见到何济桓一行正急得要命,田嘉庚和申廉章及葛牧云等就也都不禁大惊失色!

田嘉庚这时也就立即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何济桓可是昨天蒙蒙亮时就带着五根大黄鱼和二百块银圆跟张松林和李炳均一起出发了呀,按道理昨上午十一点之前就能到达呀……”

杨树林道:“是啊,所以指挥部的领导们这才如此着急,这才派我们二人一路寻来。但在路上我们却又没能见到他们,并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田嘉庚这时也就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道:“这就奇怪了,这可怎么办?

葛牧云这时却道:“田**,我看这事一定是何济桓他们在途中出了问题。田**你也知道,何济桓可不是一个责任心不强的人,而且这件事事关重大,要不是他们途中出了问题,他们怎么会直到今天早上还没有把金条和银圆送达雉皋起义指挥部呢?”

田嘉庚疑惑道:“能出什么问题?”

葛牧云道:“这就不好说了,何济桓身带巨资,会不会在途中遇到劫匪什么的……”

田嘉庚思考着道:“这不大可能吧?何济桓一向就做事谨慎,即便是他们在途中遇上了劫匪,劫匪也不知道何济桓身上带着巨资啊。更何况何济桓的身边还有张松林和李炳均两个助手,他们三个又都很有作战经验,他们又都打过不少硬仗恶战,照理来说,几个小蟊贼他们也不会对付不了啊?”

葛牧云道:“就怕会不会是事先走漏了消息,途中中了劫匪的埋伏,要不然他们怎么会直到今天早上七点之后还没有赶到雉皋呢?”

田嘉庚道:“要是这样,要是事先走漏了消息,中了埋伏,这就没法说了。”

申廉章道:“那么会不会还有一种可能,这就是何济桓他们因为什么意外之事被耽搁了,直到今天你们离开了雉皋之后,他们才赶到的雉皋,而且途中又跟你们二位走川了。也就是说,何济桓他们跟你们走的不是一条路。”

这地方的道路都是七拐八弯的小路,前往同一目标都会有多条道路多种途径可选,于是这时众人也就又纷纷道:有可能,很有可能。不过,这也只是估计……

就在田嘉庚和申廉章葛牧云杨树林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之时,这里的留守人员就也为杨树林和朱清明打来了热水,拿来了干净衣服,也就是让杨树林和朱清明把身上衣服脱下来洗一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与此同时,炊事员也在为杨树林和朱清明忙着做饭做菜。杨树林和朱清明由于着急,三下两下就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了。而且杨树林和朱清明一换好衣服出来就对田嘉庚道:“我们该回去了。我想无论何济桓他们后来是不是去了雉皋,有没有到达雉皋,我们都应该尽快回去向领导汇报……”

申廉章这时却道:“我也跟你们同去雉皋。说实话,我也担心何济桓他们万一没去雉皋,如是那样,我这里等着起义要用的这批药物和医用器材可就落了空了。老杨同志,你们知不知道雉皋指挥部的同志有没有帮我们代购这批药物和医用器材?”

杨树林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不过据我所知,雉皋指挥部现在手头可是够紧的,即便帮你们买了,很可能也只是预购,估计也没有付款取回。”

申廉章一听这话也就更加焦急道:“那我就更应该去一趟雉皋了,这要是何济桓他们万一没去雉皋,没能购回这批药物和医用器材,怎么得了?而且,我还得再带上购药的钱,田**……”

田嘉庚立即道:“再付购枪款的八根大金条家里已经拿不出了,购买这批药物器材的钱倒是不成问题。现在家里也就只剩下两根金条了,要不,这两根金条你们就也都带上。本来,动用金条是需要党支部和楚总指挥批准的,可是现在、现在就顾不得了。老杨,你们走了这么远的路,也一定饿了,再急也得吃了饭再走。”

杨树林却立即道:“两根就两根吧,有得总比没有好,到时候我们交给吴总指挥就是了。至于吃饭,如果有中午的剩饭剩菜,我们就吃一点,如果没有我们就不等了。田**你也知道,这件事耽搁不得,领导都非常着急,我们还是尽快回去报告要紧。”

然而这时炊事员却大叫道:“稍等稍等,你们既然这么急着要走,我就给你们下面条吃,水一开就下锅。而且我这里还有干粮,你们要是饿了,就先吃着,我这里面条不多会儿就好。”

杨树林和朱清明一听说有干粮,就都立即道:“干粮最好,我们正可以边走边吃,面条我们就不等了。”

也就在杨树林和朱清明说着这话的同时,葛牧云亦已拿来了干粮,故尔杨树林和朱清明一接过干粮也就吃上了。而且这时,葛牧云还拿来了几张包装纸,还为杨树林朱清明申廉章等人各包了一包干粮,让杨树林朱清明申廉章他们带着路上吃。

这些干粮都是昨天为起义军做的油炸米粉糕。米粉糕之所以要用油炸,这是因为此时天气已经渐热,食物容易变馊,变质,而米粉糕一经油炸,就不易变馊变质了。而且这时葛牧云还又对杨树林和朱清明道:“你们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去过何济桓家?”

杨树林立即忽有所悟道:“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他家住在哪里。”

葛牧云道:“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万一何济桓还没有去县城,如果万一何济桓他们出了什么意外,也许他的家人知道,当初他们也是绕道何济桓家取了金条再去雉皋的。从何济桓家经过一下虽然要绕点路,大概也就只须多走三四里路,不过绕一下道,了解一下情况,我们也就释怀了。何济桓家住哪里我知道,要不我给你们带路,我跟你们走一趟。”

谁知这时田嘉庚却道:“小葛,你就不用去了,我另派别人给他们带路。”

葛牧云虽然年轻,才十八岁,但却思维敏捷,做事细致,又能写会算很有主见,常常会为田嘉庚出一些主意,解决一些田嘉庚解决不了的问题。何济桓的家距此又有三十多里,葛牧云这一去一个来回就得半天,田嘉庚又是一个文盲,有些写写算算的事又离不开葛牧云,田嘉庚已习惯了葛牧云在他身边了。

然而这时申廉章却道:“不用另派人了,何济桓家的住处我也知道,反正我也得去雉皋,这事你们就别操心了。”接着,申廉章也就又安排了他的两名属下跟他一同、包括杨树林和朱清明一行五人,也就先向何济桓家去了。

申廉章和杨树林朱清明以及另两名同志一行五人,到了何济桓家后自是没能找到何济桓和张松林及李炳均,也没能见到何济桓的家人。而且,他们也没能发现昨天早上张松林李炳均、包括何济桓一家被抓捕的丝毫痕迹,结果申廉章和杨树林朱清明他们在何济桓家也就几乎是一无所获,也就只是知道何济桓家没人了。并且随后,申廉章和杨树林朱清明一行五人,还又去询问了一下何济桓家的邻居。可又因为这地方的农户皆为散居,一户一塬,四面环河,邻居之间相距又比较远,并且几无交往,结果申廉章和杨树林朱清明一行五人在何济桓的邻居家,就也仍然没能问得何济桓张松林李炳均及唐淑萍和小石头被捕的任何线索。

没能找到何济桓他们和他们的线索,申廉章和杨树林朱清明一行五人都不免感到失落和焦虑。不过此时,西天的浓云却忽然裂了一道口子,一轮夕阳却忽然从浓重的云层里露出了一道鲜红,天地间却忽然一亮,天却忽然放晴了。

这地方就是这样,每当到了这春夏交替时节,就常常是忽而风雨忽而晴的,甚至常常是半是风雨半是晴、村北下雨村南晴的。面对这一轮从云缝里露出的残阳,面对这一片忽然而至的晴好的晚霞,杨树林朱清明和申廉章等一行五人,也就迎着西天的这轮半隐半藏的夕阳,拼了命地赶往雉皋县县城去了。

0

第三十一章 半是风雨半是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