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时间俱乐部Ⅰ未来禁区>015、第一个梦 真假难分的两个世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5、第一个梦 真假难分的两个世界

小说:时间俱乐部Ⅰ未来禁区 作者:吴梦芹 更新时间:2020/11/25 21:14:35

头昏脑胀,周身疼痛,叶小加也难以说清到底睡得好还是不好……

卧室的遮光窗帘不知道是没有关还是忘了关,一匝阳光通过窗户撒在叶小加的脸上,他费力地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软被残存着天雅的体香,但天雅却不在身边。

她去了哪里?或者说,她到底存在么?

恍如梦境。

叶小加突然怀疑自己做是不是了一场梦……

可昨夜种种完全不像是梦,春哥和天雅与自己的交谈还记忆犹新,并未因梦醒而丢失,别墅、卧室、软被、体香……都是真实的。

“我做了一场梦?”叶小加心底发出一个疑问。

如果不是梦,为什么此刻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虚幻感呢?

——距离第十天更近,他的虚幻感就越强烈。

他并不愿意被虚幻所绑缚,弄清楚自己的“失忆“是如何造成的对他来说无比重要。

睡了一觉,仿佛过去了一生。

古人说,人生如梦,他此刻有深刻的体会。

“难道做了梦?”他反复自问。

对于春哥的那套说辞,他经过分析认为漏洞百出。假如说这一切都是梦,春哥只是梦境中的角色,那他瞎说的那些便不奇怪了。

但天雅的出现又让他不愿意承认这是梦。

——何况,是不是梦或幻觉,真说不定。

叶小加闭了闭眼,凝神静气,意识进入大脑的小黑屋,他希望那个神秘的声音能帮他分析分析,可惜空荡荡的小黑屋里,始终只有他一个人细碎的脚步声。

于是,他从小黑屋中退了出来,轻轻关上小黑屋的门,啪的一声,睁开眼,阳光灿烂而酥松,晒得人很舒服。

“天雅!”他从床上坐起来试着叫了一声,天雅没有回应。

“天雅!”他又叫了好几声:“天雅!天雅!”

除了他的回声,什么也没有,窗帘随着风晃动着,他心想,掀开窗帘,会不会看到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他想,这时要是有人问他一声“天雅是谁”也好过什么都没有。

隐约之间,他听到一首悲戚哀婉的旋律,那是一段小提琴的演奏。

“天雅在拉小提琴?”叶小加充满疑惑,小提琴声忽远忽近。

他揉了揉眼睛,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音乐声来自那张松木小桌子上的一部收音机。

——红木纹,铁丝罩,细指针,充满了怀旧的年代感。

小提琴的乐声时快时慢,婉转悠长,带着几分幽怨与哀伤,入耳低徊,听来令人沉醉。那是一首什么曲子?叶小加遍寻记忆,也想不起曲子的名字,只是觉得这是一首很熟悉的曲子。

他看了看遮光窗帘,忽觉所在地方不是别墅,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家医院,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

的确是这样,他能确定自己没有眼花,更不是幻觉。

“怎么回事?太奇怪了。”那种强烈的虚幻感装满了他的眼眶,瞳孔因疑虑而扩大。

他再一次进入脑中小黑屋向那神秘声音求助,但任凭他如何呼唤、如何叫喊,那声音都没有回应,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脑中一片黑暗、一片空白。

茫然四顾,他看到病房内的天花板有一盏倒三角金属悬顶灯,灯火晕黄,微微地摇晃着,光圈在灰色地砖上打着转。

那一束光圈有规律似的,叶小加盯着光圈看,眼睛眨也不眨,只见光圈四散开来形成了一道幕墙,幕墙两边竟有两个不同的世界,两个不同的他……两个世界中间,被一条灯柱阻隔。

一个世界的他还在别墅中熟睡,一个世界的他正在病床上,就是此刻自己身处的境地……

他比任何时候都迫切想听到大脑中的那个声音,那个声音会给他带来指引……

“你在哪里?快出来!有事找你!”然而,结果令他除了失望,还有失落。在被虚幻感包围的同时,莫名的真实感愈加强烈。

他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可没什么用,眼前一切如故,没有丝毫变改。

看起来需要慢慢地接受这个现实、承认那个梦境了?但很明显,他无法接受,至少一时半会很难接受。

他意识到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再普通不过,有可能什么都没有。而在那个世界,他什么都有,即使是受伤生病住院,也不可能入住这样的医院。

——这间医院在他看来,是很普通的,见不到半点称得上豪华的配置。

钢丝床、旧桌子、碎花桌布、陶瓷水杯、塑料热水壶、人物壁画、电视机、输液架、大大小小的药瓶子、旧布窗帘、相框、十字架摆件、水果篮、保健品……

他以极快的速度扫视了病房中的一切。

“这是哪里?精神病院?“他有点慌乱。

换了谁都会慌乱,试问有谁会接受自己是精神病人?

——他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他觉得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病房里只有他和两名病友,很奇怪,他知道男的是小谭,女的是杜姐。但他可以肯定,自己之前没有见过他们。

不过小谭有点像一个人,他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小谭很像蘑菇社的丹长……杜姐,和昨晚见到的针老大有些许神似……

而身处的所在,也不像是漂亮国的明珠城,杜姐和小谭虽说与丹长针老大容貌相似,但长相轮廓更像在电视里看到过的东方人。

——东方人?难道是风雅国?

叶小加倒抽了一口凉气。

窗外的天色以极快的速度黯淡下来,比倒转磁带还快。他眼皮沉重,感觉自己已不是自己。

他又喊了一声天雅的名字,门口路过的护士听到探头进来看了看,木无表情。

他抓了抓被单,谨慎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你醒了?”杜姐跟他打招呼。

“你一直在说梦话。”小谭双手捧着手机边玩游戏边说,

“啊?我说了些什么?”他问,这也是确认自己到底是谁身在何处的一个法子。

“一直在喊一个名字,天雅什么的。”小谭头也不抬地:“反正叽里咕噜的说了很多,听不懂。”

杜姐打趣地说:“听说人在做梦的时候对外语有无师自通的能力。”

他用食指敲了敲额头,不知从何说起,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

杜姐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他忙说:“没事,我躺一会儿就好了。”

三个病友便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不说话了。

他的头侧放在枕头上,白色的枕布残留着医院特有的药水气。他的脑子快速地旋转着,可更奇怪的是,之前的记忆反倒更像是一场虚幻的梦境了,春哥、天雅、老鹰会、蘑菇社等都像被朦胧的雾笼罩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他嘴角掠过苦笑,看样子自己真的做了一场梦。

“梦”里的人和事在他翻身的时候变得更加难以捉摸了,只觉缥缥缈缈,一阵空虚和失落,人在梦醒后总是这样。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又闭上,又睁开,反复多次,一切依然没有变化,这里,是病房,自己,是病人。

他心如死灰,心底叹道:“好吧,就当他是场梦,可是为什么我会在医院?”

“我又是谁?”他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若说这是**,那他还和梦里一样叫叶小加吗?

他的目光从格子床单移到窗台,此时,虽已入夜,周遭却万籁俱寂,仅能听见小谭和杜姐的呼吸以及街上不时传来的汽车呼啸。

过了不知多久,他的意识陷入模糊。只见在自己的病床旁边,有一个女人在看他,那人不是杜姐。

那是个年轻的女子,齐耳短发,水白上衣,浅蓝碎花裙,笑靥嫣然,温柔娴静,眼神恍若深潭,似是在跟他说话。

他们好像认识。

认识吗?叶小加心底划过这三个字。

壁挂的老式钟表在嗒嗒嗒地行走,在指针指向六点的时候,她便消失了。

这口钟与别墅中的那个很相似,都那么古老,那么久远。

她离去后,世界一片虚无,天却亮了。

时间走得好快……

他从模糊的状态中醒来,正好与杜姐的眼神碰在一起,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令杜姐的眼中充满了不解和担忧。

他怔忡了良久。

“难道自己得了臆想症?”

“或者,这里真的是精神病院?”

他不敢想下去。

“小伙子,来喝点水。”杜姐说。

他接过杯子,望着晃动的水,说了声谢谢。

玻璃杯将杜姐的脸映照得清澈如洗,她没有再和他说话,而是一个人拿起手机在打游戏,神情痴迷,已臻忘我,看样子,她在游戏里扮演了一个很厉害的角色。那个游戏最近很火,地球人都在玩。

他笑了笑,希望再次见到梦中的女子。

喝了水他把玻璃杯放下,杜姐还在玩手机,斜对面小谭仍在睡梦中。阳光从窗户铺洒进来,玻璃杯折射出白惨惨的光,也说不清楚月光的色泽为何那么惨淡?

他想叫护士或者医生,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一块馒头堵住了发声器官似的。

当他费尽力气睁开眼,惊觉自己所处的地方,并非医院的病房,尽管他还穿着不太合身不太舒适的病号服。

这是哪里?

疑问刚出,眼前就出现了一片坟墓。

这是个陵园,花岗石的墓碑显得死寂而冰冷,墓碑上那些死者的照片让人毛骨悚然,有人面带笑容,有人眉头紧锁,有人深沉严肃,有人俏皮可爱……但他们都已不是人了……

他的手中拿着一枝招魂幡,招魂幡上的白纸条在风里舞动着。

他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的手里怎会拿着招魂幡?”

一丝邪门儿的恐惧袭上心头。

招魂幡的白纸条时不时轻抚着他,如同情人的吻。

他头皮发麻,眼珠子动也不敢动。

厚重的云层下,陵园倍增阴冷。风扫落叶,卷起一地尘埃,也卷走了生命的最后一声低叹。他鼻子嗅到香烛纸钱的味道,眼角不知何故有点酸涩……

“唉!”他听到那一声女子的低叹……下意识回头,却看到一名漂亮的护士正在使用听诊器探测他的心跳,听诊器的冰冷已被他的身体吸收,渐次温热。

原来,他还躺在病床上,小谭和杜姐正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叶小加,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护士问。

他长舒了一口气,幸好自己还是叫叶小加,至少名字不是假的。他对护士说:“没什么,就是感到模模糊糊,觉得很虚幻。”

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走过来,为他注射了一剂葡萄糖,嘱咐护士照看。护士疲倦地答应了,医生匆匆走了。

护士没把他这句话放在心上。

叶小加问道:“小妹妹,我刚才怎么了?”护士嘴角溢出丝笑意,柔声说:“有点低血糖。”

他追问:“我是怎么来的医院?”

护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也并未回答他。

叶小加说:“刚才我做了个梦……”话犹未了,护士打断他:“身体虚弱就很容易做梦。”

叶小加不打算结束谈话,他说:“可是,我那个梦很真实。”

护士没好气地说:“梦而已,我很忙的。”叶小加还要说些什么,护士已拿着几瓶药水出门了,药水的气息充塞着整个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了他自己,似乎没人能给出答案。

他目瞪口呆,整个人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

“快醒过来!”他在心底发出一声呼喊。

然而这一声呼喊并没能令他从“梦境“中醒来,反而显得苍白、无力且无用。

他使劲掐了掐自己,换来的只有一片淤青。

——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境?摇晃的灯影光圈让虚幻与真实变得更难捉摸了。

0

015、第一个梦 真假难分的两个世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