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1937:星火使命>第33章:红姑茶楼解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3章:红姑茶楼解疑

小说:1937:星火使命 作者:无为智者 更新时间:2020/12/18 20:39:18

熊城的街头出现了警察局通缉刺杀****特派员嫌疑犯程桂方布告,像一棵重型炸弹的轰炸,激起了社会极大反响,一时间,熊城的街头巷尾到处都在议论这破天荒的怪事。

为了验证这则布告的真实性,许多热心人纷纷来到办事处询问,让原本就焦头烂额的李强如同被架在烈火之上烧烤。可是他还得硬装上一副微笑,做到百问不厌的解释。

“这事,我们办事处也不知道警察局是怎么回事?黄特派员确实是被人刺杀。对此,我们是十分重视,正在调查之中,等结果出来后,我们也一定会向社会告示,以感谢你们的关注与支持!”

“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人绝对不会自相残杀!至于这点,我相信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也不必多说什么。但是,我们要警告那些不顾国家危急,在民族存亡的危难关头,为了一已之私,而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到头来成为民族的罪人、历史的罪人!”

李强的血性也被廖**等的卑鄙“通缉令”所激起,因而 放弃了黄明给他交待的妥协方略,转而终于认同了叶南平所说的“放弃我们的自主独立性,就绝对没有出路”断言。

这就是李强的长处,绝对服从对党的事业有利的正确的意见,能放下个人的一切,这也是黄明颇为欣赏其的一个与时俱进的优点吧。

争执多日的兄弟反倒因此事而和好,由于叶南平的积极配合,真正兄弟一心其利断金,让所剩下的同志力往一处使。虽说接下来的办事处处境更加艰难,李强反而显得从容多了。

都说人多的地方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嘉庆茶楼这几天议论最多、最热烈的正是警察局的“通缉令”,顾客之间各方有识之士为此斗得是相当的精彩。

“红姑,能听听您的指教吗?说说吧,这熊城都公认您的智慧是第一,说话办事公平服理,觉得大家的信服。”说话的是位一年前从福州转到熊城从事山经营,年龄近四十左右的陈姓老板。

“要说这等官府和**的事都是大事。按理说来,让我个小女子来评说,我真的不该多嘴。”红姑像是拗不过陈老板的挑动和大家的热切期盼,绞弄着手中的手绢,有些忸怩地推却道。

“就算是给我们大家辩论做个评判,说道说道,我们这也是闲聊,碍他们官府什么鸟事?”有个性急的客人,立即催促红姑。

“承蒙各位的错爱,那我就说说。如有不妥之处,还望各位大哥兄弟谅解小女子的愚昧无知。可好?”见大家都一副让她非说不可的阵势后,这正是红姑所要的效果。

此时,她轻轻的咬咬薄唇,又自然弯成了微笑的弧度,带着几分俏皮的表情,眼中有着不容错置的置疑。

红姑的声音虽然不高,但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都静静的向红姑这边望来。

“我只说件三个多月之前,就发生在我身边的事。这件事,我想在座的各位都应该知道。”说到这,红姑在用眼角将大厅所有的人扫视了一遍后。

见已引起大家好奇,这才继续接着:“那就是警察局的人,绑架了我家的南平大哥。”

“这不是离题了吗?”有人小声发出不满的叽咕。

“别吵,让红姑说下去。”那位山货商,陈老板已明白红姑的话题之意,便制止其他杂音。

“大家知道,叶南平受聘在**的联络办事处做事。只因这个原因,无端受到牵连,人被打伤整整在床躺了一个月。这也就算了,祸从天降也就自认倒霉。”

“谁知,偏偏有人不放过,往他身上泼脏水,反污蔑他去偷‘难民安置’款,这事还没完,又挑起不明真像的难民到办事处去闹事,还说是**指使南平偷盗,往死里去整。”

“后来,事情水落石出后,张县长出面了结。南平手上被警察抢走的办事处四百个大洋由县政府补给,民政局被盗四百个大洋的事,不了了之。**看在国共合作的大势上,广结善缘,倒没去追究。”

“这回倒好了,却有人连省上派来的大员也敢杀了。警察局却空口无凭说程桂方是主谋。杀人要有动机,而这次杀人动机仅凭猜测,就认定是特派员撤了程桂方的职,却拿不出让人信服的证据。”

“这前是**办事处做工的叶南平,后是省上的特派员,一个被打成重伤,一个差点丢了性命。都说成是程桂方主谋,而且都是县警察局所说的一面之词,这其中的蹊跷倒使小女子百思不解了。”

红姑一口气说完这么多,众人难得的一直保持肃静。或许是红姑的话让人深思吧,无论是赞同的,还是觉得不从自己的意愿的,然而又无法明确提出得力的异议来。

因为,红姑所说的这些,都是事实。而且还是警察局或官方所说过的话,只是经过红姑之口,让人感觉出完全不同的涵义而已。

谁都能听出红姑话外之意了,但都一并的不愿意多说什么,并且都选择了默默品茶,不再像先前那样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了。

“红老板,若不是大家都知根知底的,我真的怀疑你是个**裸的女**呢。就凭你这能将僵尸说成活人的本事,你不去参加**,真是他们的一大损失哟。”

良久,终于有人不甘寂寞。那个秃顶肥胖的江西籍布庄李老板,用带着一种怪怪的讥嘲口味调侃红姑。

“啊呀,李老板,常言说得好,‘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那,那样是会害死人的。刚才,说的那可都是重炒下官方说的旧话而已,做不得数哟。如您听得不顺耳,就当小女子胡言乱语的疯话好了。”

红姑知道这位李老板在江西老家被**抄了,平时就极为仇视**,因此,将话说的极为圆滑。

接着又滴水不漏的补充道:“再说,我就是想参加,人家会要我这样的人吗?您这是太抬举红姑了。而我却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不能胡乱抬升自己的身份,免得让人家笑掉牙的噢。呵呵……”

“对,对,我们平头小百姓还是少谈论这些大事为妙,以免贻笑大方。哈哈……喝茶,喝茶。”那位陈姓山货商,恰到好处的配合红姑,笑哈哈爽声地附和道。

大家到茶楼来,无非就是图个开心快活,太沉重话题确实让人不快,于是乎装疯也行,卖傻也罢,人们都心照不宣的转入平时闲言笑谈话题了。

0

第33章:红姑茶楼解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