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十三章:魔都黑帮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魔都黑帮1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19:26

“一言为定!”张彪虽然不喜欢飞虎帮,但为了能铲除作恶多端的安徽帮,他愿意回老家招兵买马,还可以带高欢回去见他妹妹。对于小刀会,他始终认为犯王法是错的,老百姓不能与官府为敌。

“我会找人跟你们接头,千万不要让小刀会知道我们的计划,这个计划只有我们三人知道,要是有第4个人知道,别怪我不念多年的感情!”罗大头狠狠地说道。

“我们兄弟保证不会讲给别人,”张彪赶紧应和着。高欢心想,这个老狐狸到时候很可能背后使坏,杀人灭口。就想着找机会,劝张彪拿着罗大头的这钱,带上家人一起去美利坚。

接下来罗大头交代了后面怎么具体操作。

带着罗大头给的7万两银票,张彪带着高欢和一帮兄弟乘船经黄浦江风风光光回苏州了,他给每个兄弟拿了50两银子,看着兄弟们灿烂的笑容,虽然身上的几处刀伤隐隐作痛,他还是很开心。

由于早年攒了一点钱,张彪家的房子在村里算是比较好的,在河边有一栋两层的砖瓦房四合院,上下10来间屋子。这栋房子住着张彪的爷爷奶奶,父亲和继母,继母为父亲生下2男2女,最大的妹妹15岁,也就是张彪经常提起的漂亮妹妹,两个弟弟一个10,一个8岁,还有一个5岁的小妹。继母把张彪当亲儿子一样对待,所以张彪与弟弟妹妹关系很融洽。父亲带着妹妹在镇上做些手工,继母操持着一家老小。爷爷以前是个老秀才,一辈子也没考上举人,被奶奶埋怨了一辈子,唯一的好处就是家里人都读书识字。张彪曾被爷爷给予重望,青春期喜欢打架斗殴,十几岁便跟着隔壁村的罗大头到了吴松县混社会。如今罗家成了本地一大财主。

与其他兄弟们纷纷告别后,张彪带着高欢坐上小船,来到自己家门口。他爷爷奶奶坐门口晒太阳,看到大孙子回来,老两口高兴坏了,张彪奶奶拉着张彪上下打量,又扫了高欢一眼,埋怨道:“快30岁的大小伙了,这次回来啊!相到姑娘了再走!”

“我孙子有本事,他会带媳妇回来的,”张彪爷爷很乐观的样子。

“那次不是自个回来,就是带几个大小伙回来,指望他带媳妇回来,得下辈子!”张彪奶奶数落着一辈子不靠谱的老爷子。

“奶奶啊!你不要每次都说这个,这个兄弟救了我一命,没他,您孙子就回不来了!”张彪有点不耐烦。

“小伙子快进来,爷爷给你泡茶!”张彪爷爷热情地拉高欢往里进。

张彪继母蒋芳正在洗衣服,见张彪回来,马上出来接过张彪手上提的礼物,满脸憨笑道:“回来就行,还带这么多东西,浪费钱!”

“这是洋人吃的蛋糕!咱这里买不到的,这些布,够每个人做件新衣服了,这是我那兄弟送的,”张彪向高欢眨眼。

高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到张彪一家其乐融融,特别的羡慕。

“来咱家玩,咋能让人家送这么重的礼?”蒋芳不好意思地看着高欢,看着这个高大帅气的小伙,甚是欣喜。

“妈!进去再说,”张彪笑呵呵地带大家进去。

进去后,张彪掏出50两银锭放到桌子上:“这是我这几个月赚到的,你们先拿去用!”

蒋芳赶紧收起来,着急地说:“这么多钱,别随便拿出来!我收起来,给你娶媳妇!”

“哈哈!重点来了,”张彪掏出一袋银子放桌子上,高兴地说道:“这是500两银子,我这兄弟想娶妹妹,这是彩礼,我已经答应了!他们家在吴松开金店,可有钱了。”

这可把这4人吓一跳,高欢拉扯张彪衣服,心想,谁给你彩礼了,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这样了。蒋芳把张彪拉一边去,着急地小声说:“他是哪里人士啊!你怎么都没打声招呼!你妹跟你一样倔,她不同意,你就收人家这么多彩礼,可不得了啊!十里八村不知道多少媒婆来说亲,都被你妹赶走了。”

张彪爽朗地笑着说:“你看这小伙多精神,绝对没问题了,我跟婷婷讲。妈你把彩礼收好就可以了。”说完就拉着高欢上了楼。

到楼上一间朝阳的房间里,高欢着急道:“你不是真的吧!我都没同意啊!”

“难道你有老婆?”张彪疑惑地问。

高欢想了想,日后要是远赴美利坚,也不算有老婆,但现在他可没心情谈情说爱,他认真地说道:“我以后会去美利坚,我不会留在这里的。”

“去洋鬼子哪里做什么?洋鬼子就会欺负我们中国人,”张彪对于高欢讲的话非常不理解。

“再过几年,美利坚将出现一位伟大的**林肯,等他们打赢南北战争,就种族平等了,在哪里可以做生意赚钱,过上和平的生活,这里不知道要动乱多少年?不如你带上全家人跟我一起去美利坚吧!反正罗大头给了那么多钱,你弟弟妹妹可以在那边上学,我们可以在那边做生意赚钱!”高欢很认真地说道。

“我可以被中国人欺负,唯独不能被洋鬼子欺负,让我去鬼子窝,天天被人家欺负,我傻啊!这个钱拿着跑了,我那些兄弟都得死,我们最好按照罗大头交代的做,他敢给我这个钱,就不怕我会跑。你想要钱,就凭自己的本事赚!”张彪是真的生气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天天在一起的兄弟会说这些。

高欢见张彪真的生气了,也知道拿那个钱不对,明白现在谈这个太早了。他拍拍张彪肩膀说道:“我错了,我不该惦记那个钱,去不去美利坚以后再说吧!我们一起打下一片天地!”

“这就对了,兄弟!我们联手打下一片天地,”张彪是个憨厚爽朗的人,不会计较细节:“你晚上就睡这里,走,我们去镇上转转,顺便接我妹妹!”

“等下!我现在不想成家,你还是不要乱点鸳鸯,你这样,我好尴尬的,”高欢抓着后脑勺,一脸尴尬。

“哈!我心中有数,走吧!”张彪完全不容高欢拒绝。

一下楼,张彪3个弟弟妹妹正在吃蛋糕,在外面玩耍蹭的灰尘还留在身上,满脸奶油,看见哥哥,马上都扑向哥哥,弄得张彪一身奶油。高欢的梦想就是一个漂亮的妻子,几个调皮的娃娃,围在一起玩耍。

“妈!不用给我们做饭,我带弟弟妹妹去镇上转转,”张彪冲厨房忙活的母亲喊道。

蒋芳知道张彪要做什么,九头牛都拉不回,关怀地说:“路上小心!上船的时候小心弟弟妹妹。”

“知道了,妈!”张彪一手抱起最小的妹妹,带着两个弟弟,高欢跟在后面,羡慕不已。

江南小镇虽然小,但是五脏齐全,经济繁荣,人流蠕动,一条条小溪纵横交错,五通八达,一座座拱桥把小镇连接在一起。高欢忽然想到历史上这一切将毁于一旦,人口死亡过半,居然心一直不安,一直劝自己,做好自己就好了,你管不了那么多,你不是救世主,也没有谁是谁的救世主,你就是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而已。只要去了美利坚,这里的一切都看不到的。

一路上张彪都在给弟弟妹妹买吃的与玩具,每个小贩都与张彪有说有笑,仿佛没有那个人不认识他,也经常遇到一起回来的兄弟,对张彪满脸都是感激与崇拜。

高欢打趣道:“感觉整个镇都是你家一样!”

“这里就是我的家啊!所以我不会去洋鬼子的地方,死都不会去,”张彪还是一副爽朗无邪的笑容。

张彪带几人吃遍小镇小吃,傍晚时分,才来到父亲与妹妹做工的那户人家门口。这是一处大房子,前厅几百平是手工作坊,将收来的蚕丝加工成丝绸,坊主以前在吴松做生意受过张彪照顾,现在也很照顾张彪父亲妹妹。坊主见到张彪,非常开心:“今天留我家吃饭,好久没见你了。”

“不了,张伯,今天家里有客人,改日再去打搅!”张彪非常客气。

而高欢一闪而过的是历史上这样的人家后来都家破人亡了,他努力不去想这些。

张彪妹妹张婷瞥见高欢,就羞涩地低下头,小女孩对高高帅帅的男孩没有免疫力,更何况是那种极品中的极品。高欢见张彪妹妹就如同傅善祥的幼稚版,他对小女孩没有非分之想,只是让他想念傅善祥了,他越是努力不去想念她,却越是想念。

张彪与高欢耳语:“我妹妹漂亮吧!”他很为妹妹自豪,每个见过妹妹的人都说漂亮。

高欢微笑着说:“她还是个孩子,应该去念书!”

张彪发觉高欢真是与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遇到这种事,都高兴坏了,这小子居然无动于衷。但他是个倔脾气,他认准了就是要办成,他认为高欢讲义气,人又帅,又有能力,简直跟他妹妹天生一对。

张彪父亲张书轩是个老实人,一生勤勤恳恳就是为了养活一家人,早年丧妻,为了养活一家老小,对张彪疏于管教,才使得张彪叛逆,参加黑社会,还好迷途知返,更乐于儿子做一个搬运工。在张彪失落的那段时间,经常安慰儿子,使儿子重新做人,明白儿子心中的痛。张书轩憨厚地笑着说;“回来就好,在家里多待些时日,带你朋友,在我们这里多看看。”

“爸!你白头发又多了,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在家休息就行,我会拿钱回来的。”张彪心疼地说道。

“你都没娶妻呢!我咋能不干活!我们能养活自己,你拿回来的钱,你妈都帮你攒着,给你娶个漂亮的媳妇,”张书轩嘿嘿笑着。

“你儿子以后会发达的,你们用就行了,这是我朋友高欢,我的好朋友,”张彪扭头看向张婷:“婷婷,过来喊欢哥!”

“欢哥哥!”张婷低头小声说道!如花儿般的江南少女。

“婷婷你好!”高欢笑容尴尬。

回去的路上,张书轩抱着最小的女儿与高欢聊家常,介绍苏州乡村美丽的风土人情。张彪与张婷在后面窃窃私语,惹的张婷羞红了脸。夜晚,明月当空,张彪让王成驾着买来的一条船去接他,船上已经坐了一批张彪的死党心腹。张婷憷生生地跟在张彪身边,不时地偷瞄高欢。

一个张彪小弟说道:“呦!婷婷也跟我们去玩啊!越大越水灵了,许配人家没有?”

王成踹了他一脚:“以后是欢嫂,你少TM打主意!”

“少TM拿我妹妹打趣,等下到岛上,我要宣布一个重大决定!”张彪瞪了他们一眼。

这是太湖上的一个荒岛,打渔的渔夫经常在此岛歇脚,是张彪与兄弟们少年时的基地。登得岛上,一些人铺上布,放上酒菜,一些人捡柴火生火烤肉,一群人围成一圈。张婷将烤好的肉清理干净递给高欢,刹那间高欢觉得像是傅善祥在身边,冲张婷笑笑。在月光下,张婷那秀美的容颜更加娇媚,高欢得拼命提醒自己,这不是傅善祥,才不至于心猿意马。

酒过半巡后,张彪站起来发话:“老子受够了飞虎帮的气,现在官府不想飞虎帮和安徽帮独大,准备让咱们兄弟也搞一个帮派,我准备出来干了,你们谁愿意跟着我?”张彪跟王成通过气,不要他跟其他人讲跟飞虎帮的事。

“我愿意,我们早该出来干T娘的,做搬运工,还要把大头给他们,一年到头落那么点,还要被他们欺负,”一个小弟说道。

“我们得有计划地进行,兄弟们这个月在老家把伤都养好。我不是给你们每个人50两纹银吗?你们逢人就说,跟着我张彪,管吃管喝,年底回家,一人发50两,我们要壮大队伍,”张彪鼓舞道,这些是罗大头交代的第一步。

一个小弟疑惑地问:“彪哥!怎么突然有这么多钱的?”

这让张彪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王成解围道:“彪哥以前飞虎帮二当家,攒这么多年积蓄就分给大家伙了,有什么好问的?”王成冲张彪使个眼色。

“彪哥,上刀山下火海,你讲句话,兄弟第一个冲前头!”一个兄弟激动的语无伦次。

“这个大家知道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自己兄弟!”张彪来了个顺水推舟,收买一把人心。

“大哥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大哥要做什么发话吧!”“咱们跟飞虎帮拼了,”众人纷纷表忠心。

“等咱们这边招一大批兄弟,到时候收了码头那帮人,这回砍了韩天,咱们威风大了,他们早想跟咱们,就是怕飞虎帮,咱们人多势众,就不用怕他们了,”王成帮着分析

,鼓舞士气!

“要是有人投靠咱们,就把他们带上岛来,”张彪说道,这也是他为什么要王成买一条船的原因。

一个小弟问道:“别人问我们什么帮,我怎么说?”

张彪想了想,问高欢:“你比较有文化,给兄弟们起个响亮的帮名?”

高欢想了想电影里面的帮派,说道:“那就斧头帮吧!回头一人做两把斧头。”

“这个名字好!一人两把斧头多威风,回头就把家伙搞岛上,做斧头!可以吧!帮主!”王成问向张彪。

“帮主!”众人纷纷向张彪拱手。

张彪指着高欢说道:“这是二当家,高欢!没有他,咱兄弟们早就见了阎王!”

“二当家的!”众人纷纷向高欢拱手,高欢不想做石达开,也不想做斧头帮二当家,他现在只想挣一笔钱,跑路到美利坚。

张彪指着王成:“三当家的,就不用介绍了!”

“三当家的!”

“免礼!免礼!大家不用客气!”王成还是很享受成为三当家。

之后这个小岛渐渐成了斧头帮的基地,做了一排木屋,王成带着人常驻这里。他们在这里做斧头,张彪教大家武功,一起吃大锅菜,喝大碗酒。高欢用的石达开的身体,太平天国第一悍将的身体,本来就力气大,协调性又好,经过张彪调教,这个身体越发的运用自如,高欢有一种钢铁侠穿战衣的感觉。

张书轩与蒋芳以为高欢真是上门提亲的!高欢不想大家尴尬,又不好解释,所以在张家被当做姑爷一样看待。高欢人长的帅,性格又温良,而且还拿出500两纹银,深受张家人喜欢。

这天大清早,张彪让张婷带着高欢去其他村买菜,回来的时候突然下起小雨,但是没有带伞。张婷温声细语道:“欢哥哥!前面有个小庙,我们去哪里避雨吧!”如天山雪莲般洁白的张婷,是那么地赏心悦目,声音清脆而动听,让努力克制自己的高欢总是心神不宁,这就是江南**的魅力吧!

“把菜都给我拿吧!你赶紧跑!”高欢一把拿过张婷手上的菜。

雨越下越大,还好高欢与张婷躲进了小庙。2月初的江南阴雨天,还是有些寒意,何况身上还有些雨水。张婷怕高欢冷,跟高欢挤在一起坐着,高欢都不敢看张婷。

鼓足勇气的张婷憷生生地问高欢:“欢哥哥!你为什么怕我啊!”

“没!没有啊!我怎么能怕你一个小姑娘!”高欢害怕喜欢上张婷,他不能这么做。

“欢哥哥,你明明在害怕!我能感觉到你发抖!”张婷虽羞红着脸,仍然望向不知所措的高欢,张婷淋湿了秀发,更加楚楚动人。

“你还是个孩子!你不懂!”高欢强做镇定。

“我奶奶说我可以嫁人了,”张婷笑颜如花,眼神纯净如清澈的山泉。

“像你这样的年级,如果是在美利坚,还要读书,学习画画,诗歌,文学,音乐,跳舞!等你更富有智慧,品味,气质,成为成熟女性的你会更有魅力!”高欢希望这个如花儿般的少女可以茁壮成长。

“美利坚是哪里,是欢哥哥的家乡吗?”张婷疑惑地问。

“哦!不是,哪里跟我们这边相比,更文明一些,对女性更友好!”高欢不敢拿眼神看张婷的眼睛,张婷的眼睛总是让高欢慌乱。

“欢哥哥向往的地方一定很美!欢哥哥可以带我去吗?”在少女的心中,可能带她走跟娶她是一个意思吧!张婷害羞地低下头,她好怕被高欢拒绝。

“当然可以啊!只要你喜欢,我可以送你去上学啊!”高欢还是一如既往猜不到女生心思,他以前也没有过这种待遇,并没有什么**爱慕他。

“一言为定哦!”张婷不敢相信,想要再次确定。

“我说话算数的,你放心!”高欢仍然不明就里。

张婷勇敢地亲了高欢脸颊,羞涩地跑开了。高欢楞在哪里,身体如同僵化了一般。回去的路上,两人亲昵了不少,高欢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张彪见到两人逐渐亲昵!心中很是欢喜。

回到苏州一个月后,张彪与受伤的那些兄弟逐渐痊愈,人数也突破千人,做了几千把斧头。张彪与高欢,王成商议准备回吴松县。

“你真的打算按照罗大头交代的做吗?”高欢看着单纯的张彪。

“不然呢!”张彪觉得高欢总是冒出奇怪的想法。

“他以前对你的承诺兑现了吗?”高欢从王成哪里了解到罗大头如何欺骗张彪。

“没有!难道?”张彪感觉到不妥。

“罗大头没有信用可言,他是为了除掉所有威胁他的人,他难道不会等利用完我们后,再除掉我们吗?”高欢给张彪分析。

“罗大头完全做的出来,他又不是没这样做过,彪哥,我们得小心啊!”王成看明白了。

“那怎么办?我们已经走到这步了,”张彪想不了太复杂的事。

“我们可以顺水推舟啊!就真的建斧头帮,跟他们争雄,即不打安徽帮,也不打小刀会,罗大头不是想利用我们吗?我们就利用罗大头的钱和罗大头给的立足之地,我们

打下一片新天地,”高欢想了一个月,这样既可以帮张彪躲过一劫,又可以赚到一笔钱。

“别说笑了,飞虎帮与安徽帮背后都有官府和洋人支持,我们毫无背景,很快就被官府**了,跟小刀会一样,只能转地下,那还怎么赚钱啊!没钱靠什么养这些兄弟,”张彪虽然头脑简单,但他对吴松县的情况还是了解的很清楚。

“只要我们有了立足之地,我就有办法让洋人支持我们,相信我,我有办法。在吴松县,还是洋人势力最大,”高欢也不清楚他的办法行不行,但是为了让张彪和王成相信,他得装出很自信的样子。

“我觉得欢哥很靠谱,他又能打,又有文化!”王成表示支持高欢。

“我当然相信你了,不然也不会把妹子许配给你,”张彪嘿嘿笑道。

斧头帮一千多人浩浩荡荡驶往吴松县。张彪与高欢不让张婷跟着,他们清楚肯定有一场恶战。快到吴松县时,一个穿着男装的娇小身影站在他们面前:“哥!欢哥哥!”

“胡闹!不是不让你跟着,”张彪怒斥着张婷,他怒气有多大,就是有多么爱护她。

“你应该听你哥哥的,这不是你来的地方,”高欢心里也急了,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姑娘了,也许是把她当做傅善祥,也许是为她的纯净无霞心动了,他也分不清了。

“欢哥哥!你答应带我走的,你忘了吗?”张婷满脸委屈,雨带梨花。

两个大汉同时心软了,张彪对高欢说:“我把妹妹交给你了,我不管了!”看着从小不点长大的妹妹,跟另一个男人更亲昵了,他心里还有点嫉妒,即使是他极力促成的。高欢抓着后脑勺无奈地说:“你跟着我们两个,不要乱跑,吴松县很大,比乡下大多了。”现在这个小姑娘真的跟着他,他反而有些欣喜。

张婷几乎秒变笑脸。

“不准乱说话,”张彪警告她。

“好!只要让我跟着就行,”张婷露出灿烂的笑容。

张彪拉高欢与王成到一起问道:“什么时间动手?”

王成看看高欢,高欢说道:“晚上吧!按计划行事。”

夜幕降临后,张彪将妹妹安置在张大包包子铺,便将斧头帮分成3队,高欢独自带一队,很快就发现一个工头带着几个跟班在大排档喝酒,高欢示意手下把他们围起来。工头看见几百个大汉手持利斧,统一黑色着装,腿就直打哆嗦,用颤抖的声音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我们是飞虎帮的人。”

高欢一言不发,上去就砍,很快几人就已经血肉模糊。

不到2个时辰,十来伙帮助飞虎帮压迫工人的马仔就被砍光。斧头帮让码头工人集聚在码头的空地上,张彪站出来发言道:“以后码头的规矩我说了算,你们的工钱8成给你们,2成归帮里。谁加入斧头帮,就去拿两把斧子,谁不加入,谁就不要出现在码头!”

众工人一听,还有这好事,纷纷举着拳头高喊:“支持彪哥!支持彪哥!”

“还需要我说第二遍吗?谁加入斧头帮,就去拿两把斧头!从此就是斧头帮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张彪厉声喊道。

斧头帮一夜之间发展到两千多人。第二天早上,高欢带着打扮成小男孩的张婷走进洋人公司,几个中国管家与洋人商人在楼上的空中花园喝茶。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国管家蔑视地说道:“你们以为把工人团结起来,就可以接洋人码头生意吗?飞虎帮是洋人多年的朋友,我们完全可以从重新找一批工人,让你们饿肚子!”

高欢没有理他,直接飃起英文法文与洋人聊起贸易金融,尤其是聊起现代金融,利用理财保险产品吸收公众存储,利用杠杆原理用1两银子去赚100两银子,再打包上市。洋人们震惊了,他们从未听过如此先进的金融理论,将高欢奉为上坐。张婷虽然听不懂高欢在讲什么?但看到高欢滔滔不绝地在讲洋鬼子的话,洋人们对高欢一脸崇拜,中国管家一脸囧像和不可思议,不由自主地崇拜起高欢,没想到他这么有才华。

高欢跟洋人说:“这几个中国管家太讨厌了,他们会妨碍我们的合作!”

英国商人托尼于是对身后的印度雇佣兵说道:“处理他们。”

高欢以为印度雇佣兵只是将这几个中国管家赶走,没想到几个印度雇佣兵上来直接把几个中国管家从楼上丢下去。这完全把高欢震惊了,他虽然讨厌这几个人,但没想到洋人根本不把朝夕相处的员工当人看,随便就给杀了。

“啊!”张婷吓出尖叫声扑进高欢怀里。

高欢不得不小心应对这些洋人,即使他觉得这些洋人很恐怖,但为了在黄浦江立足,不得不与他们合作,寻求他们的支持。最终达成协议,合资成立一家基金公司,搞金融保险贸易。

高欢与张婷出了洋人会馆,张彪与王成等人围上来,张彪着急地问:“洋人肯把生意交给我们吗?”虽然罗大头明确表示放弃码头这块给他们立足,高欢表示他可以搞定洋人,张彪还是不放心。

“洋人不仅把码头生意给我们做,还要跟我们一起开银行,做贸易!”高欢对于嚣张霸道的英国人仍然心有余悸,认为他们可以把那些中国管家当垃圾一样丢掉,迟早有一天也会这么对付自己。

“那真是太好了,”王成笑开了花。

“他们把中国管家当垃圾一样从楼上丢下去,”高欢面无表情。

“他们活该!总是为难我们工人,”张彪很解恨。

“我们应该尽快强大起来,不然迟早有一天洋人也会那样对付我们,”高欢感到巨大的不安。

随后斧头帮安排了自己几个人去给洋人做管家,高欢培训了他们一个月外语。

这天中午罗大头带领三千多小弟来到码头,与张彪演一场戏,双方对持,剑拔弩张。

“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抢飞虎帮底盘,”罗大头大声吼道!

“飞虎帮本来就是我跟你一起打下来的,这里本来就应该分给我,”张彪手举双斧,寸步不让。

就在双方就要大起来的那刻,只听“砰!”一声枪响,法租界巡捕房的华人探长刘探长带着一帮警察过来,刘探长气势汹汹地说:“我看是你们的刀斧厉害,还是我的子弹厉害!”

罗大头客气地说:“刘探长......”

“你别说了,这里既不是飞虎帮底盘,也不是斧头帮底盘,这里是洋人的底盘,洋人要把活交给斧头帮,我也没有办法!总之谁闹事,我的子弹就射谁,明白吗?”罗大头花钱刘探长演一场戏,但他没想到的是洋人真的交待刘探长这样做,让刘探长无厘头赚了一大笔钱,心里乐开了花。

“明白!刘探长,”罗大头客客气气,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霸气。

“明白就收队吧!不要让我为难,”刘探长深谙黄浦江生存之道,混得游刃有余。

“彪哥!彪哥!彪哥!”斧头帮开始欢呼。斧头帮算是在黄浦江边正式立足了。

斧头帮在黄浦江边成立的第二天,洋人便将法租界的一栋临街的楼交给高欢办公。高欢与张彪带着斧头帮兄弟正在收拾,安徽帮徐鑫就带小弟把这栋楼团团围住。徐鑫个子不高,但很精壮,身边跟着弟弟徐飞,徐钱,无不是恶贯满盈的凶恶之徒。徐氏三兄弟带人进去的时候,斧头帮的人也纷纷涌向张彪与高欢身后。

“怎么?刚抢了飞虎帮地盘,又来我安徽帮抢地盘,挺横的啊!”徐飞恶狠狠地看着张彪与高欢,手已经摸到枪把。

“底盘被你们飞虎帮与安徽帮占的差不多了,不抢你们的,怎么在这吴松立足啊!”张彪是个粗人,不会客套话。

“小兄弟,那就是没得谈了,”徐鑫势要杀光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

就在徐鑫要发开战信号时,安徽帮一个小弟跑过来颤抖地说道:“洋人带兵来了,杀我们不少兄弟。”

“什么?”徐鑫回头一看,法国兵拿着带刺刀的步枪,愣是在安徽帮人群中挑出一条路,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安徽帮面对法国兵,即使被刺刀捅了,也不敢反抗,即使称兄道弟的兄弟倒在血泊中,也不敢去扶一把,直往后退。面对老百姓凶神恶煞的野兽,看见洋兵,如同待宰的猪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罗姆!我们是朋友啊!”徐鑫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了。

“这个高欢是我们股东,这里英美法都有股份,你们以后不准再来这条街,带着你的垃圾给我滚出去!立刻马上!”罗姆指着徐鑫的鼻子吼道!

徐鑫一下子懵逼了,他完全无法理解:“我们帮你们卖了那么多鸦片!帮你们赚那么多钱,就这样对待朋友吗?”

“你不卖,马上滚!一大把人等着卖,是你求着我们做生意,是你需要我们,我们可以有很多选择,我家里的狗罗比都比你高贵,你都没资格跟它做朋友,”罗姆毫不客气地侮辱他,每个黑帮都抢着帮他们做事,但高欢先进的金融理论,他们洋商一致认为可以建一个商业帝国。

“走!”徐鑫甚至都不敢大声说,就带着人灰溜溜走人。

“哈!朋友,放心大胆干吧!没人能妨碍我们建立金融帝国,”罗姆热情地向高欢说道。

1

第十三章:魔都黑帮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