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十四章:魔都黑帮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魔都黑帮2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25:25

今天让高欢开了眼界,即使是黄浦江的风云人物,在洋人眼里连狗都不如,他都动摇了跟洋人合作,甚至动摇了去美利坚。他清楚这个历史阶段华人的地位低,但没想到可以低至如此。现在自己是有利用价值,自己以后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岂不是跟其他人一样被洋人当做垃圾。但他还是笑容满面地说:“我的朋友,我坚信我们将非常成功!”

但张彪和斧头帮那帮兄弟想不到那么多,看到平时嚣张跋扈的安徽帮如此狼狈,不知道多开心。

罗大头得知这件事后,觉得事情有点失控,他没有让张彪他们与洋人做生意。夜里,飞虎帮的密探来到斧头帮公司,张彪,高欢,王成在办公室翘着二郎腿都不拿正眼瞧他。

“帮主让你们去见他老人家,”密探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虽然大家你们是飞虎帮,我们是斧头帮!有空可以过来可以喝茶,想使唤人就给老子滚!”王成拽拽的,一点都不给对方面子,张彪与高欢甚至懒得讲话。

“好啊!你们居然背叛帮主,等着瞧!”密探转身就要走。

“等下,你就这样完好无缺走出斧头帮,别人会认为我们与飞虎帮勾结,左右,给他上点颜色,”王成像旁边小弟使眼色。

还没等密探反应过来,几个大汉就上手了,一顿爆锤,最后被从大门口丢出去。

“哈哈哈!”斧头帮笑声一片,张彪一解多年的愁绪,人也开朗多了。

密探半爬半走回到飞虎帮,罗大头看到密探的样子怒不可解,但白天安徽帮刚吃过亏,他不会傻到现在去找斧头帮麻烦,他怎么都想不通,张彪这伙人一下子就得到洋人支持了。

安徽帮与斧头帮虽然没有打起来,但两天内连挫两大帮派,一下子就让斧头帮声名鹊起。斧头帮不收保护费,只要加入斧头帮,就能受到斧头帮保护,使得吴松县的商人,小商贩,各行各业的工人纷纷加入斧头帮,使得斧头帮几天人数就增加到近万人,超过安徽帮与飞虎帮总数,一跃成为吴松县第一帮派。

但却让张彪犯了难,7万两银子已经花出去一半,码头的收入不够日常开支的。安徽帮与飞虎帮等着看斧头帮笑话。

在斧头帮办公室,张彪与十几个大小头目开会,一个头目说道:“要不咱也开烟馆,妓院,赌场吧!”

“混账!咱是底层老百姓爬出来的,不能祸害咱中国老百姓,当初老子是飞虎帮二当家,就是因为这个才退出飞虎帮的,你现在让我做这些,”张彪跟其他帮派打架可以不要命,但是他的底线就是不祸害老百姓。

一个小头目小声说:“做帮派不是为了发财出人头地吗?咱现在除了不造反,跟小刀会没啥区别了。”

“我们现在不是正在装修培训吗?等公司开业,我保证比安徽帮与斧头帮都赚钱,”高欢安慰大家。

“就拿几张纸,就让人家给钱,有人会买吗?大烟虽然不好,但看得见摸得着啊!”王成也是疑惑,大家纷纷看向高欢。

“不是卖几张纸,那是理财产品跟保险,是我们斧头帮给他们的保障和赚钱工具,现在我们名气有了,就看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了。印纸就能卖钱,不是比点石成金还赚钱,天下还有比这门生意更赚钱的吗?大家就等着发财吧!”高欢很难让这些人明白,等真能赚到钱,他们就不会质疑了。

闲暇时间,张彪带着高欢与张婷逛城隍庙,以前总喜欢躲在张彪身后拽张彪衣角的张婷,现在换成了高欢。张彪虽然有点嫉妒,但还是很开心。在城隍庙门口,走出来一位身穿旗袍的漂亮少妇,带着一个丫鬟和一个小男孩。张彪与少妇四目相对,两口无言。

“小翠姐!你现在好漂亮!”在高欢身后的张婷走到前面。高欢马上就明白了,原来是老情人相遇,这罗小翠果然是美貌过人,又透着一股成熟的气息,怪不得张彪这么多年念念不忘。他突然担心起来,他们要是旧情复燃,可就麻烦了,罗小翠可是县令小妾啊!

“你是,我们认识吗?”罗小翠疑惑地看着张婷。

“是我,张婷啊!以前在家乡总是跟在你们后面那个小丫头!”张婷看见罗小翠特别开心,她心思纯净,没有那么多想法,纯粹就是因为开心而开心。

“是你啊!都这么大了,这是你的情郎吧!”罗小翠笑着望向高欢,多么羡慕有情人在一起。

“没有,没有!”高欢只能尬笑,张婷害羞地低下头,虽然还没有在一起,她已经认定高欢是未婚夫了。

“小于,你带少爷去那边看看,我随后就到,”罗小翠将丫鬟和儿子支开。

高欢也识时务地拉着张婷一边去了。

“你还好吗?”张彪万分感慨,这是他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儿,他有那么那么多话想跟她说,真遇上了,他倒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现在也是大人物了,”罗小翠凑近耳语了一句就走开了。

张彪一听欣喜若狂,直到望不见罗小翠背影,才去找高欢与张婷。

高欢拉着张婷进了道观,张婷心疼地说:“我哥好可怜啊!是我们一家拖累了他,不然他们可以一起远走高飞的。”

“这可能是你哥的命运吧!希望他能好起来吧!”高欢感叹命运无常,不然他也不用流落到古代,得想方设法攒钱去美利坚。

“欢哥哥!我们以后不会这样吧!”张婷温柔地看着高欢,两滴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楚楚动人。

“我不是说了,等你念完书,再说这些,到时候你肯定是个非常美丽有气质的女人,我要努力赚钱,带你到美利坚念书!”高欢只能借此逃避自己的情感。

“好!我听欢哥哥的,”张婷好容易满足。

张彪找到两人,但并未上前,只是远远看着两人,给他们培养感情。

晚上,张彪来到他与罗小翠以前经常约会的大树底下,几年过去,大树更加粗壮了,在春天的滋润下,长出了新鲜的叶子。不一会儿,换成一身麻布衫的罗小翠就映入眼帘。但在张彪眼里魅力丝毫不减。

“这么多年,你为什么都没找过我?”罗小翠埋怨道。

“你爸不准我找你,”张彪一脸无奈。

“现在是斧头帮帮主了,胆子大了,当年为什么不带我走?”罗小翠无情地嘲笑。

张彪不敢看她,无奈地说:“我那么大一家子,我走了,他们怎么办?”

“你知道我怎么过来的吗?当年我想一死了之,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死吗?”罗小翠两行热泪滚下。

“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本事,”张彪也眼含热泪。

“范进宝是你儿子,”罗小翠说出多年的秘密,心情也释放了。

“什么?那狗官的儿子是我的儿子,”张彪激动地抓住罗小翠双手,不敢相信他早就当爹了。

“你能带我们娘俩走吗?我一眼都不想看见那老东西,”罗小翠祈求道。

张彪愣住了,真把她们娘俩带走,可不得了啊!

见张彪不说话,罗小翠心灰意冷了,冷笑道:“做了帮主,还是个没胆子的孬种,我罗小翠这辈子看错人了。”转身就要走。

张彪拉住她,咬咬牙说道:“我带你们走,管不了那么多了,但现在还不能离开吴松,我先把你们藏起来。”

罗小翠扑进张彪怀里,两人哭了好久,接着两人很自然地去了客栈。水**融后,罗小翠便穿衣要走,张彪拉住她的玉臂说道:“我不要那个狗官再碰你了。”

“那个老东西一堆小妾,早就不碰我了。再说,我夜不归宿,事情就大了,明日白天我与他那老婆娘说我回娘家,暂时也不会有人知道我走了。明日一早你带一辆马车在老地方接我们娘俩!”罗小翠受尽县令正妻的虐待。

斧头帮租下一片民房做大本营,安置越来越多的斧头帮帮众,错综复杂的巷子里到处都是斧头帮的兄弟。第二天,高欢,张婷,与一众斧头帮兄弟在院子里吃早餐,看见张彪带着**照人的罗小翠,和罗小翠的儿子,都震惊了。张婷忙招呼罗小翠与罗小翠儿子吃早餐。高欢将张彪拉一边气愤地道:“你疯了,你不仅拐走人家老婆,还拐走人家儿子,这个事情要闹大啊!”

“小翠跟他们讲了回娘家,暂时不会有什么事?还有,那不是别人的儿子,是我的儿子,”张彪下定决心不再让自己的女人与孩子再受委屈了。

高欢拍着发晕的脑门:“暂时没事,那就是迟早出事,看来真是注定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罗小翠跟张婷讲了张进宝是张彪儿子后,张婷高兴坏了,把张进宝当自己儿子一样看待,她不懂那些错综复杂的事,看到哥哥一家团聚,就已经非常开心了。

两天后的一天早上,小刀会的头目张晓琳走进斧头帮这片基地。25岁的张晓琳,其丈夫原是小刀会的主要头目之一,在1852年的起义中牺牲。张晓琳娘家开镖局的,从小习武,为人豪爽仗义,娘家颇有资产,丈夫牺牲后,她不断救助收留被追杀的小刀会成员,以及遗孤,加上一些有狭义之心的年轻人加入,逐渐形成一股2000多人的力量。这股力量,在没有斧头帮的时候,已经算黄浦江第三帮派了,自从斧头帮崛起,这股力量就不够看了。而且斧头帮不讲江湖规矩,不收保护费,使得很多中立的人加入斧头帮了,小刀会不仅无法再发展人数,还有不少跑去加入斧头帮了。

雷豹是张晓琳的得力助手,看似五大三粗,却心思缜密,爱慕张晓琳许久,只是难以开口。

张晓玉是张晓琳妹妹,与张晓琳感情甚码,志趣相投,对姐姐鼎力支持。王静是张晓玉丈夫,以前是张家镖局的镖师,对老婆唯命是从。

张晓琳带着3人拜会斧头帮,斧头帮把4人拦在巷子的入口处,进去禀报的斧头帮小弟回来后将4人带到一个小客厅,坐着张彪,高欢,王成。

“请坐!”张彪与对方是熟人,张晓琳多次想拉张彪入会,都被张彪拒绝。

张晓琳坐下笑着说:“张哥不愿意加入本会,原来是想做老大啊!早说呀!我可以让给你的。”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加入小刀会,妹子你误会了,大家都是本家,我对你很客气了,不要总是纠缠,”张彪语气带着不耐烦。

“你们现在做的跟小刀会别无二致,为什么不团结起来,共同对付黑帮和官府!”张晓琳这次带来了说服张彪的法宝。

“我们跟你们小刀会不一样,我们不会造反的,只想兄弟们不受人欺负,过上好日子,犯王法的事,我们兄弟不会做,”张彪越来越烦躁。

“不知道拐走县令老婆和儿子,算不算犯王法,县令知道会怎么样?”张晓琳放出大招。

张彪3人大惊,王成急道:“你们以为你们走得出斧头帮吗?”

“哈哈!张哥从来不打好人,大家知根知底,就不要来这套了,”张晓琳有恃无恐。

张彪气愤地说道:“你为什么要逼我呢!你们小刀会以前怎么失败的,你们那些兄弟姐妹不惨吗?怎么总想造反啊!我不想我的兄弟们落得跟你们一样惨!”

张晓琳苦口婆心说道:“你和罗小翠的事官府知道是迟早的事,就算我不说,纸就能包住火吗?等着被飞虎帮和官府收拾,不如主动去收拾飞虎帮和官府,你跟罗小翠光明正大在一起不好吗?我们加在一起,再发展发展,绝对可以对付他们。”

“等等,要是占领吴松县,英法那些洋人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们有军舰大炮,我们拿什么对付?”事情的发展出乎高欢的意料,越来越复杂了,他现在心乱如麻,他感到越来越难脱身了,这些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只有看着他们好好的,他才能安心去美利坚。

“你们不知道吧!太平军正北伐中原,很快就会攻打江浙的,到时候怕什么洋人,把他们都赶进大海,让他们游回去!”张晓琳已经接触到黄玉昆的**情报局,让她在吴松县发展势力,在合适的时机起事。

傅善祥伪造石达开笔记,任命左宗棠为北伐统帅,指挥五路大军直逼中原。韦俊率军直逼洛阳,李强率军直逼开封,陈玉成率军直逼济南,投靠太平军的原捻军领袖张乐行率军直逼青岛,彭大顺率军直逼烟台,清廷大为震动。

高欢明白,一旦太平军知道石达开消失后,内部必然大乱,到时又是兵祸连连,不一定有精力进攻江浙。听到太平军的消息,使他突然发觉自己好自私,他的思绪好乱,他第一次觉得想跑路美利坚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以前没有记忆的时候他毫无顾忌,他害怕继续做石达开,迟早露馅,他害怕手段残忍的黄玉昆。黄玉昆以前对他好,那是以为他是石达开,他无法想象黄玉昆发现他不是石达开后,会怎么对付他。

张彪也是方寸大乱,他将足智多谋的高欢拉进里屋,问道:“兄弟,该怎么办啊!”

“你牛啊!直接把县令老婆孩子拐走,哎!”高欢心里比他还乱,故意气他。

“兄弟!事已至此了,你就想想办法吧!你那么聪明,”张彪浑身冒冷汗。

高欢看着慌乱的张彪,安慰道:“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时候,跟小刀会合并吧!现在看来,他们消息很灵通,比我们会搞情报。让他们继续在暗,我们在明,明暗都有了,肯定更强,毕竟最后都是看实力说话的,后面走一步看一步吧!”

“兄弟!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张彪一股脑把烦恼都退给高欢了,这么复杂的情况,他真的搞不定。

“但是我们要做老大,他们小刀会要听我们的,”高欢强调道,毕竟有了话语权,才能掌握主动权。

张彪与高欢出来后,高欢对张晓琳说道:“我们斧头帮可以收你们小刀会,但是老大是张彪,我是**,你只能做老三。”

“这位兄弟的话作不作数的,”张晓琳听说过高欢刀砍韩天,赴洋人公司,说服老外支持,但见他这么年轻,怀疑他在斧头帮的分量。她如何都想不到她眼前这个人,会是她最崇拜的叱咤风云的石达开。

“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我们兄弟不分彼此!他是我妹夫!你不要打他主意,”张彪略带玩笑地说。

“老娘才不喜欢这样的毛头小子,老娘喜欢的是像石达开那样的英雄人物,”张晓琳一脸不屑,她并不知道她喜欢的石达开就在眼前,那个年代只有极少数的中国人才有相片,还是那种黑乎乎的相片。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让高欢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幸好我不是真的石达开。雷豹心里也咯噔一下,这不就是拒绝我这样的了吗?更不敢表白了。

“说正事,你同意,我斧头帮就收了你小刀会,你们继续在暗!我们在明,少数人知道就行,平时各发展各的。”

“我同意,”张晓琳扭头对3个手下说道:“喊帮主,副帮主!”

“帮主,副帮主!”雷豹,张晓玉夫妻喊道。

经过20余天的筹备和培训,斧头帮与洋人合开的公司,第二天就要开业,高欢与张婷一早就来到洋人公司。他身穿一身定制西装,他还是比较喜欢西装,套在石达开的身体上,犹如一位英俊的顶级模特,这是高欢做梦都想拥有的身体。张婷衣着小西装,西裤,穿着黑色高跟鞋,扎着马尾辫,成了一位美丽的小秘书。法国财团**罗姆,英国财团**托尼,美国财团**汉考克,荷兰财团**威廉,菲律宾财团**菲利普早已在空中花园等待。高欢今天必须说法这些洋人投资,斧头帮的资金仅仅剩不到5000两白银,再没有资金进来,他们就得原地解散了。

“非常抱歉!让各位久等了,”高欢挨个与每个财团**握手,并将更新的计划书递交给他们。

“万国财富基金!这个名字好。你希望出售70%的股份,总价175万两白银,可是你只有一栋租来的办公楼,和10000名带斧头的销售,你的卖价有点高啊!”托尼用深邃的蓝眼睛望着高欢。

“不,不,不,我们拥有的更多,我们有着完善的理论,和系统的计算,成熟的运作,可以让你投入的1两银子在短时间内暴涨数倍。175万两,只有25万两是作为公司正常运作经费,150万两是作为金融基本金,将在公司大厅展示,向我们的顾客证明我们的实力,以及对他们的保障。”高欢向他们解释他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白银。

“客人进来的白银,你如何拿去投资收益,你不断支付利息给他们,如果他们把本金取走,那不是亏本生意,”菲利普质疑道。

“只要顾客的本金进来,我有500种办法让他们拿不走本金,给他们利息,是为了让更多人把钱拿进来,是为了越来越多的钱进来,想把本金拿走,愿上帝保佑他们,”高欢认为金融的成功,就是利用人们的单纯,在1857年,人们只会更单纯。

汉考克靠近高欢说道:“你完全不像一个清国人,清国不该有这么聪明的人,简直太TM聪明了。”

“汉考克先生,谢谢您的褒奖!卖理财产品只是第一步,等所有人都知道这家公司可以发财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挂牌上市,到那时,您投入的每两白银购买的股份将可以卖到100两,甚至更多!”高欢向他们展示未来的钱景。

“那你如何让他们买你的理财产品呢?”威廉问道,他想不通会有什么人会花白花花的银子买几张纸。

这也是高欢最担心的地方,也是整个环节最弱的一环。他本来的计划是找拖,先让加入斧头帮的商人假装购买,获得收益,再影响别人,还没等高欢开口。罗姆就抢先说道:“我保证明天参加万国财富基金的客人都会购买,我以法兰西帝国发誓!我的财团将认购30%的股份,但是我的前提条件是,万国财富基金收来的白银黄金,只能存放在法兰西帝国银行的金库。”

最终,除了法国财团认购30%,英国财团要求与法国财团一样的条件并认购30%,美国财团与荷兰财团各认购5%。

第二天,万国财富基金开业,王成带着一干兄弟身穿西装,腰塞斧头,站门口迎接吴松县以及周边的名流。江苏巡抚赵德辙带领一众周边官员前来道贺,这让张彪与高欢深感洋人的影响力,张彪看见县令范国成,明显有些慌乱。 整个公司一楼大厅,被装扮成舞会,边上摆放了各种酒类,自助餐,受邀请的足有上千人之多,很多人都是相识,互相寒暄。巡抚赵德辙是绝对的中心,各级官员黑帮头头商人竞相拍马屁。

飞虎帮与安徽帮等几十个帮派也都到场,罗大头与徐鑫在共同的敌人面前,热情寒暄。

徐鑫挖苦道:“听说你被张彪骗了几万两银子,你这么精明也能被骗。”

罗大头有苦难出,故作镇定地笑着说:“我看他们已经花完了,就要去喝黄浦江的水了。不然也不会搞出这龙门阵骗钱,几张纸就能卖钱,我们还卖什么大烟啊!”

“看他们能耍什么花招?做黑帮,不收保护费,不开妓院赌场烟馆,拿什么养兄弟?一帮傻叉!”徐鑫等着看斧头帮笑话。

苏州商人林老板与妻子是第一批加入斧头帮的商人,他们在吴松有几家酒楼,与张彪是老乡兼老相识,夫妻俩都是白白胖胖的。高欢选中他们做拖,虽然法国人罗姆说他有办法,高欢还是得按自己的计划走,他想不到罗姆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高欢走到林老板跟前悄声说道:“林老板,等下说道谁买理财产品,你就到台上去,买200两,回头送你店里去。”

“哈!不用了,你们帮我省的保护费都不止200两,不是说买了还可以赚钱嘛!大家都是兄弟,我相信你们,”林老板憨厚地笑笑。

“我保证你可以赚到钱!”林老板人好得都有点让高欢不好意思。

讲台上的罗姆见人到齐后,走到话筒前讲道:“感谢今天的嘉宾捧场!今天是万国财富基金开业典礼,有请万国财富基金公司董事长高欢先生讲话。”

高欢在万众嘲讽的眼神下走向讲台,他讲了理财产品与保险的好处,并介绍几种产品,最后拉开身后的帆布,随着帆布落下,一个巨型玻璃柜展示在众人面前,里面银光潺潺的150万两白银引起台下的欢呼!高欢微笑着讲道:“这是我们公司的保证金150万两,将一直展示在这里,大家可以放心购买,我们万国财富基金公司有着绝对的实力。”

“我买200两产品!”林老板举手喊道。

高欢刚准备邀请他上台,只听“砰!”地一声,罗姆居然一枪击毙林老板,高欢完全傻眼了,如石化了一般杵在原地。王成看见张彪非常激动,赶紧抱住张彪,与几个兄弟把张彪拖走了。林老板妻子“傲!”地一声扑在丈夫身上,又是“砰!”地一声,林老板妻子也不再动弹。罗姆挤开高欢,嚣张地说:“看看你们的周围,每个人购买一万两产品,才能回家。开始购买吧!巡抚大人,把合同递给巡抚大人。”

众人这才看到已经被法国英国士兵端着步枪围住,当下嘲讽的心态荡然无存,个个胆颤心惊。

斧头帮的头目赶紧把合同递给巡抚赵德辙,平时威风凛凛的巡抚大人,汗如雨下,买吧!太丢人,又心疼银子,不买吧!害怕洋人的子弹不长眼。众人的眼光纷纷投向巡抚大人,盼望巡抚大人解围。赵德辙鼓足勇气怒道:“我没带那么多银子!”

“巡抚大人先把合同签了,等下我们公司派人随大人去取,”罗姆举着枪,像是随时开枪一样。

赵德辙还想争论一下,挽回面子,霸气地说道:“好吧!”随后便拿笔签了合同,带着斧头帮成员去取银子。

众人一看,争先恐后去签合同,带人去取银子,一时好不热闹。罗大头跟徐鑫嘀咕:“什么金融,还不是收保护费!”

徐鑫叹息道:“人家比我们牛多了,人家连巡抚大人都收保护费,一天挣的钱我们一辈子都望尘莫及。”

罗姆走到痴呆的高欢面前傲娇地说道:“你的方法效率太低,还是我的方法效率高。”

“你这不是做生意,是抢劫啊!”高欢不满道,他对这个法国海盗的野蛮行为非常不满。

“哈哈哈!你是骗,我是抢,你好像并不比我高尚,你那一整套理论不就是骗吗?你以为我为什么看重你,好好做好你的工作,大家一起发财,”罗姆略带威胁。

高欢明白了,他只是被洋人当做掠夺中国人的工具人,一个比远比罗大头徐鑫更加恶劣的代理人,他想远赴美利坚也变得不可能了,但是他还没有胆量敢反抗。还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见事情已经成定局,罗姆留下了助力就走了。那些被强迫了的中国人反而将高欢当做新的官老爷,纷纷向高欢恭维敬酒,麻木的高欢一杯接一杯地喝。

“各位!我宣布安徽帮今后与斧头帮结成兄弟帮会,有钱大家一起赚,”徐鑫抱着高欢高声宣布,虽然张彪是斧头帮帮主,明眼人都能看出当家人是高欢。

“我飞虎帮与斧头帮,安徽帮一起结为兄弟帮派,大家共创吴松辉煌!”罗大头不甘示弱。

高欢被两人架在中间,喝得迷迷糊糊,只感觉世界全乱套了,突然背后挨了一脚。原来见罗姆带大队人马走了之后,才放张彪出来。张彪眼见被族涌的高欢,心头怒火爆发,一脚后大骂道:“你TM是不是早就知道洋鬼子会杀林老板?”

高欢没有人架着已经站不起来,他迷糊迷糊地说:“你打吧!即使我根本不知道,也是我害死林老板,随便给你打。”他甘愿就这样被张彪打死,一了百了。

张彪也被王成等人拦住,张婷勇敢地挡在中间说道:“我跟欢哥哥一起见的洋人,我们根本不知道洋人会杀人,欢哥哥也很难过,你看不出来吗?”

“那也是他害死的,林老板一家那么好,我还有什么脸面见父老乡亲?”张彪怒不可解,失去理智。

“你杀了我吧!一了百了,”事情完全失控,高欢也崩溃了。

“你们两个都住嘴,你们都只会对自己人狠,看见洋人就走不动路了,你们能有出息一点吗?”小小的张婷把两个人骂醒,仿佛她才是那个大人,这一刻,那些吴松县以及周边的名流都惭愧低下头,架着高欢的罗大头,徐鑫也羞愧难当。

罗大头冲张彪开口说道:“这么多年的兄弟,听哥一句,你有今天不容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林老板还有几个孩子,好好安葬他们两口子,照顾好他们孩子,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

在林老板夫妇的丧礼上,张彪哭的很伤心。看着重义的张彪,高欢才真正体会到人情味,那不仅仅是死了2个人,而是失去2个活生生的生命。上海的名流大多过来献上鲜花,他们觉得那天有可能死的会是他们。

高欢抱着张彪的肩膀说道:“哥!我约了洋人谈判,如果他们再乱杀人,我们就不干了。”

“去吧!我们永远是好兄弟,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如果他们要开战!就跟他们拼了,”张彪被张婷的话刺激到了,张彪认识到中国人不能总是窝里横。

高欢看着紧跟着自己的张婷说道:“这次我自己去就行,你不要去啊!”

“不行!我不放心你去,我一定要去,”小小的张婷,性格却无比倔强。

“很危险的,妹!你就不要跟着了,你没见洋人动不动就杀人,”张彪担心地望着张婷。

“我就不,欢哥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张婷好不退让。

张彪对高欢说:“别激怒洋人,就算开战,也等安全回来再跟他们开战!”

高欢看了看张婷,说道:“我有分寸。”

第二天早上,高欢带着张婷来到洋人公司的空中花园,他没有跟4大股东代表一一握手,直接坐下来说道:“我不希望你们干涉我经营,靠野蛮抢夺,是不能成功的!”

“哈哈!你难道不知道东印度公司有多么成功吗?”英国人托尼说道。

“他终将不复存在,野蛮抢夺是不可能持续地,我们有更文明的经营方式,殖民并不是荣光,不值得夸耀!”高欢豁出去了,他忍太久了。

“难道你想跟我们作对?我们踩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罗姆语带威胁。

“你现在就可以拿走我的生命,这也是您最擅长的事,不能文明地经营公司,我就不干了!”高欢终于硬气起来,他感觉挺直腰板做人真爽,他不想再做软骨头。

气氛顿时变得很可怕!罗姆甚至都摸到手枪,他已经很久没见胆子这么大的中国人了,他认识的大多数中国人,看见洋人好像就不会动了一般。张婷紧紧抓着高欢衣角,眼泪已经在打转。

“哈哈!我就说你是个人物,只要你们做的好,我将不再干预,”罗姆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托尼一撇嘴说道:“中国人很快就会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等你们中国人再次发现一块肥肉的时候又会像狗一样疯狂争抢!”

0

第十四章:魔都黑帮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