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十章:谁与争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谁与争锋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8:19:27

天空下着细细小雨,几座山的山腰,被阿强的部队挖起几道深沟,山头都架起大炮。阿强与赖文中巡视慰问这些从四面八方投军的人,虽然都灰头土脸的,但是都很有精神,有的略显稚嫩,有的年纪不小。派出去宣传招兵的那些人将阿强二娃事迹一顿夸,再加上口口相传,天国被传成天庭,他们都被传成下凡来拯救老百姓的天兵天将,再加上要保护自己的财产家人,一时间纷纷涌向这里。阿强亲切地与这些新兵握手,他是真不想打仗啊!不想这些凭力气吃饭的人上战场去拼命,但不拼,就要任人宰割。阿强想起年幼时,母亲被财主欺负,他戳瞎财主眼睛,母亲与自己差点被打死,还被关进牢了,弟弟妹妹差点饿死,那时起,他就发誓要改变这一切,好人不能总是被恶人欺负。

这时,传令兵来报:“将军,清妖派来使想要见您!”

“把他眼睛蒙上带过来,”阿强猜到,老师一定会先见见他的。

来使趾高气昂地说道:“左帅想在两军阵前与你相见,问你敢不敢?”这个湘军压根就瞧不起这帮临时凑起来的农民,虽然他自己以前也是个农民,混了几年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

“告诉老师,三天后中午我李强在阵前略备美酒等他赴宴,”阿强知道,投奔他的老百姓很多都在路上,拖的时间越久,他越有优势。

来使想把蒙在眼睛上的布扯掉,阿强刀已经抵上他脖子。

“扯下布,就人头落地,你自己选?”阿强语气强硬。

来使灰溜溜跑回去,将阿强的话告知左宗棠,曾国荃。湘军在阿强部队10里处,也选了一处高地,挖战壕,扎营寨。双方站在山上都可以望到对方。

“这分明就是故意拖时间,想要拖住我们,”曾国荃看似粗壮,也是个心细的人。

左宗棠又何尝不知道,他问道:“我们有更好的办法吗?攻打他们营盘或者绕过去,奔袭武昌?”

“不行,我哥命最重要,”曾国荃不假思索地拒绝。

“那我们就只能等他3天,”左宗棠感叹,还没照面,就旗输一则。

“那小子说要与左帅在战场上喝酒,我觉得那是最好的机会,我率领骑兵突然杀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劫持那小子,把我六哥换回来,老子再踏平他们的营地,”曾国荃久经沙场,还是很会找机会。

左宗棠又何尝不知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但他感情上太难接受了,虽说教了很多学生,但学生里,能跟自己有来有回的,也只有这个李强,他几乎将李强当做自己的孩子。以联络感情之际,对自己孩子突施杀招,他太难受了,虽说战场兵不厌诈,但终究太过残酷了。战争把人变成了没有感情的野兽,谁更会骗人,更冷酷反而更容易成功。他捂着疼痛的心口说道:“以酒杯为信号,我若摔酒杯,你再行动。”

“没问题!”曾国荃很清楚这样左宗棠会有危险,但在他心目中,家人永远重过朋友,即使是武昌城外的那支大军,也比不了他亲哥哥。朋友可以再结交,军队可以再招募,唯有家人,死了就再也没有了。这支军队表面左宗棠是主帅,实际的掌控人是曾国荃,是曾家的子弟兵,而左宗棠是给他们曾家打工的。

阿强则庆幸手上有曾国华,不然根本顶不住有一支精锐湘军的左宗棠。3天时间,阿强的军队就像吃了膨胀剂一样,迅速增加到十几万人,但除了一万多人有武器外,其他都是拿着锄头等农具,甚是有些是拿着棍棒来的,更有无数的百姓推着推车来送粮食。阿强感到了肩膀的重担,他发誓要保护这些可爱的百姓,即使跟救过自己全家性命的恩人成仇。为了天下苍生,那就做个恩将仇报的小人吧!

两军相约于一处平坦的草地上,约定谁也不能带大炮。

湘军2000骑兵位于前方,7000步兵跟在后方,服装统一,井然有序,蔚为壮观,还有1000步兵在后方山头看大炮,一旦打不过可以退回去,以高地大炮将敌军击退,进可攻,退可守。左宗棠骑马望着前方众多土里土气的老百姓,感叹人心已失。曾国荃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就是一群泥腿子,自己的精锐冲过去,那些泥腿子就只知道逃命。

太平军这边,阿强挑选了6万有战斗力的,其他7万人守着后方山头大炮,骑兵不到800,由田二娃带领位于己方的前方,服装杂乱无章,有美式军装,条件稍微好点的衣着还算体面,大部分都是衣缕烂衫,甚至衣不遮体。但在阿强调教下,也算井然有序,精神焕发,他们要把这帮强盗赶出家乡。

两军相距五六米,阿强已经在中间摆放一张大铁方桌,桌子上摆放一桌酒菜,与阿水站在桌子旁边等待,军队交由赖文中指挥。

阿水悄声说:“哥!咱这太冒险了吧!”

“咱全家的命都是老师救的,老师若是想拿去,就还给他,但想要咱兄弟的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哥俩各跨一把锋利无比的唐刀,阿水腰里更是揣了5把手枪。

曾国荃见此庆幸,与左宗棠耳语:“我看左帅没必要过去了,我直接带2000骑兵杀过去,抓住这2个小子。”

“我怎能对自己的学生言而无信!将军莫再提了,以我摔杯为信号,莫自作主张!”左宗棠说完,就纵马飞奔而去,他已经很内疚,不想像曾国荃提议的那样无耻。

阿强见左宗棠过来,作揖道:“学生见过老师,特备薄酒为老师洗尘!”

左宗棠下得马来,说道:“你们兄弟都长大了,都是一表人才啊!可惜!”

“请老师坐下喝一杯吧!”阿水说道,虽然他跟左宗棠感情没有哥哥那么深刻,也深深敬仰着他。

阿强担心老师会认为自己下毒,倒出3杯后,哥俩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我们哥俩先敬先生一杯!”

“哈哈!老师是知道你们为人的,”左宗棠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坐了下来,说道:“坐下来,我们师徒慢慢谈!”

两人跟着入座,阿强感慨地说道:“我们师徒已阔别4年有余了,想不到能在此相遇,人生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左宗棠开始转入正题,心情沉重地说:“你们果真要为长毛尽忠吗?”

“先生!您所了解的太平天国,还是过去的,现在我们已经截然不同。石天王克己奉公,严于律己,一心为民,而且才干无双,学生认为会是一代贤君,学生难道不应该辅佐这样一位贤君,为天下苍生某得幸福吗?这不正是先生所教吗?”阿强一脸疑惑地问着左宗棠。

左宗棠寻思半刻后答道:“石达开的人品我清楚,但他的才干还需斟酌,不能仅凭此前那些作为,就认为他才干无双,历史上有这些作为的大有人在,为师就不一一列举了,你小时候,为师就讲过很多了。”

“他实行的新政,受到广大老百姓的拥护,训练的新军也焕然一新。废除此前焚烧孔孟典籍,重用文人,这些不算是才干吗?当然新政推行的时间还短,还没有展现多大效果,但是这个本来僵硬贫困的社会,不正是需要新政来挽救吗?”阿强多么想说服老师,他多么想老师辅佐天王,成为一代贤相。

“把土地分给农民,这个新朝王莽也做过,北宋王安石也尝试过,结果呢!天下大乱,老师不是说你们的改革也会天下大乱,但几千年的体制,哪里有那么容易改的,存在的都是有存在的道理。引入国外思想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能忘记我们天朝人的根本。老师只能说,这些目前只能拭目以待,不能急于下定论。”左宗棠奉行万事谨慎,才方得周全。

“那王安石死后,北宋宋哲宗在他改革的基础上改进后,继续改革,一时使北宋焕然一新,若不是宋哲宗早逝,继续改进,说不定会建立一代盛世,老师又怎讲?改革新政,有失误的时候不断改进,知行合一,在改革中不断进步,难道不比默守陈规要好。”阿强觉得老师过于谨慎,就没办法突破。

“也许你是对的!”左宗棠感叹!

“那老师就与我一道辅佐天王,不是正好吗?”阿强向左宗棠发出邀请。

左宗棠无奈地笑笑:“为师恐怕很难做到,你应该清楚老师的处境。目前我是不可能与你去的,你我身处两个阵营不见得就是坏事,因为你我总有一个是对的。”

“学生实在不想与老师兵戎相见,”阿强两行热泪滚下。

“我与曾国荃相约,以摔杯为信号!但是他不一定听我的,等下你们俩可要小心啊!”左宗棠善意提醒道。

“多谢老师提醒!学生早已准备应对之策,学生带阿水来,就是为了保护先生,免遭误伤,”阿强明白老师的难处,他并不怪罪老师。

曾国荃眼见他们聊了那么久,迟迟不给信号,非常不满,认为是左宗棠感情用事,不忍下令,他不想贻误战机。他抽出大刀高喊:“兄弟们冲啊!活捉贼首,赏银万两!”

2000骑兵倾巢而出,后面的步兵也紧跟着。

赖文中发现他们果然不讲信用,一吹口哨,800骑兵散开,500枪手待敌人进入有效射程范围**击。

阿强大喊:“阿水保护老师!”阿水一跃扑倒左宗棠。阿强将那个铁桌子挡到他们两人前方,他自己站在桌子前方,一手紧握刀鞘,一手紧握刀把,望着前方敌军前锋被枪击落马,风吹散他的发型,但吹不乱他的表情,他明白对方想要活捉他。

枪手射击完,换2000弓箭手射箭,这些弓箭上都绑着手榴弹,射出后竟然比枪的威力还大,弓箭手射完后,换好弹的枪手又是一轮射击,湘军骑兵便折损大半。虽然湘军死伤惨重,仍然奋不顾身地往前冲,这些人早已被训练成不畏生死的杀人机器。田二娃带领800骑兵率先杀向前方。

即使湘军骑兵死伤惨重,还是有十几人冲到阿强身边下马准备活捉万两白银。阿强拔出唐刀,高喊:“天王陛下万岁!”快如疾风地杀向这些人,这些人因为想活捉阿强心里有所顾忌,但阿强可不给他们的顾忌客气,他舞起唐刀一刀下去,对方人刀具断,但是万两纹银已经让人疯狂,强悍的湘军士兵还是前仆后继往阿强身上扑,阿强脚下生风,躲过湘军士兵的飞扑,将其拦腰斩断,一连斩断数人。阿水在后面举着双枪射击,十几人纷纷躺下。很快几十人杀到,此刻鲜血洒满大地,阿水打光子弹,从身上拔出6枚手榴弹丢出去,随着爆炸声,阿强舞起唐刀,伴随着肢体横飞,砍杀这些眼睛血红的疯狂野兽,唐刀所到之处,刀剑具断,肢体横飞,血流成河。

阿强的神勇犹如战神,使得太平军士气高昂。“杀啊!”田二娃率领骑兵冲入已是强攻之末的湘军骑兵,在湘军骑兵眼里如羔羊般的泥腿子士气高昂,凶神恶煞,一经接触,便溃不成军。很快湘军7000步兵不顾骑兵已成溃败之势,如饿狼般冲杀过去。太平军近60000万步兵毫不畏惧杀入人群,他们誓死保为家园。

左宗棠看着英勇的阿强无限感慨,曾经只会在树底下拿树枝摆阵仗的小娃娃,嫣然已成参天大树,毫无经验的农民,能在几天内调整的井然有序,个个士气高昂,简直是韩信与项羽的结合体,他已经看到败局已定。

曾国荃等死士消耗阿强一段时间后,保存完整体力的他出现了,他抬手一枪,被阿强一刀断开弹珠。他拔出那把寒铁打造的宝刀,削铁如泥,与阿强的唐刀不分上下。

“小子!尝尝爷的厉害!”曾国荃身躯庞大,力大无比,一刀砍过去,已经消耗不少体力的阿强被震地后撤两步,曾国荃有着绝对的骄傲的资本,身强体壮的他灵活度也当仁不让,是湘军万兽之王,曾国藩的臂膀。相对体型单薄的阿强在体力上处于劣势,但他的速度是顶级的,总是能躲过曾国荃的重刀。气得曾国荃大喊:“无胆小儿,只会躲闪,吃爷一刀!”他不管活捉不活捉了,先砍他一刀,解解气再说。

阿强才不会被他的激将影响,老子就是躲,曾国荃边喊叫边追着阿强砍,曾国荃力量大,身躯也大,消耗同样大,经过一番追逐,体力下降的曾国荃灵活度也开始下降。阿强抓住机会,在曾国荃斜砍过来时,闪电般滚过去,一刀割破曾国荃大腿,虽然不是很深,但血止不住流。曾国荃停止进攻,一只大手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但阿强根本不给他缠住伤口的机会,不断砍向曾国荃,虽然都被曾国荃挡回去,但曾国荃体力和灵活度下降明显加快。阿强突然加快速度,一刀插进曾国荃用刀的手臂。

“啊!”曾国荃大叫一声,快速收回手臂,转身就跑,宝刀早已跌落地上,他已知不敌。

阿强一个加速度过去,曾国荃受伤的大腿,再增加一道更大的伤口。曾国荃翻滚到地上,阿强没有想杀他,他在还老师的恩情,不然曾国荃整条腿就没有了。已经处于被动挨打状态的湘军,一见他们老大这样,打了鸡血的精神顿时跨了,纷纷逃命,刚才还在拼命的太平军怎肯轻易放过去他们。随着湘军溃败,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太平军疯狂追杀。

左宗棠一路跑到曾国荃身边,还没等左宗棠开口,阿强便平静地说:“老师,我不会杀他!我不想让您为难。”

左宗棠叹息道:“看来4年的历练,已经让你超越老师了!”

“学生并没有超越老师,也并不是学生赢了,民心大过天,是民心赢了,民望所归,谁与争锋!”阿强矗立在风中,头发更加凌乱了。

还在山头的湘军,望见大军溃败,主帅也不见了,丢下大炮就各自跑路了。李强仅带几百人,短短10来天,迅速发展到十几万人,先后打败李续宾曾国华左宗棠曾国荃等声名显赫的大将,如大地惊雷般传遍九州。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韦俊,他已将胡林翼的湘鄂联军团团围困,周边大片县府被拿下,他见阿强推行新政取得成绩后,才跟着推行新政,这使他带领的军队扩充到三十万人。但湘鄂联军的营盘犹如冻住的狗屎,又硬又臭,在更先进的炮火攻击下,以十几倍的人数碾压,也才拿下对方三分之一的营盘。如果是在以前,这已经算是大胜了,但在阿强的衬托下,显得不值一提。尤其是阿强请命攻入湘省,这要是万一再被他拿下长沙,他们这些带着100倍于阿强的将领,脸往哪儿搁。

武昌城南门城楼上,韦俊坐于主帅正位,李达,石尊,谭绍光,谭体元分坐两边。除谭绍光外,大家面无表情。

“不能让他去攻湘省,他要是把湘省打下了,谁能保证他不自立为王,”石尊现在感觉阿强都无所不能了,他不想再看到阿强再立功,再这样下去,这个曾经他下面的小跟班就比他先晋升到上将军,他面子往哪里搁。

“李强对天国忠心耿耿,石将军,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啊!”谭绍光不想得罪石家人,但觉得他太过分,他建议道:“要不,让李强过来帮忙,早点拿下胡林翼他们。”

“不行,功劳都被他拿了,那咱们算干什么的?是站旁边助威的,我还要脸的,”石尊坚决不同意。

“我看啊!让他原地待命吧!也给咱们留点汤喝。”谭体元选择折中。

“就按体元兄弟说的办吧!也辛苦他们了,该让他们休息休息了。”韦俊说道,这个李强太能干了,简直不给同僚活路,连韦俊都开始嫉妒他的才能了,再这样下去,主帅都要让给他了。

“李强的事情就暂时不上报了吧!等咱们拿下胡林翼再说?你们看可好!”石尊自持是石达开侄子,就算以后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

韦俊见有石尊担着,便顺水推舟:“举手表决吧!”他想拉着众人一起,法不责众。

众将纷纷举手,谭绍光心里不情愿,但未免被孤立,也只能无奈举手。

第三波知道的就是胡林翼等人,不是别人传给他们的,正是韦俊令人把写了消息的纸条绑到箭上,射进湘鄂联军营盘的。

在胡林翼大帐内,多隆阿把纸条扔到地上:“这是假的,一个无名小卒把左帅和曾九帅带领的湘军精锐打败了,太可笑了,这是他们的攻心之术。”他扭头对次一级将领说道:“军内不准议论此事,这是敌军为了扰乱军心。”

鲍超觉得事情不简单:“就算左帅和曾九帅没有被打败 ,也肯定遇到麻烦了,我们不能再死等救兵了,必须早做决断,敌人火力太猛了,人数远远在我们之上。胡帅,我们突围吧!”

胡林翼本就身体不好,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左右赶紧擦拭搀扶。

“胡帅为朝廷呕心沥血!实乃我等开模!”多隆阿看到为了满族江山尽忠的胡林翼,特别欣慰。

胡林翼擦拭嘴角血迹,心痛地说:“若是突围,必将损失惨重,我们多年心血化为乌有,怎不叫人痛心啊!”

“胡帅,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材烧,需当机立断啊!不然想走都走不了了。”鲍超感觉到大事不妙。

多隆阿仔细一想,觉得鲍超的话有道理,当即说道:“我同意鲍将军的话,咱撤吧!”

“容我再想一个晚上,”胡林翼实在舍不得手下这些军士,一旦突围,大部分必遭屠杀,他实在不忍看到。

第四波知道的是曾国藩,逃散的湘军,有一部分跑回赣省曾国藩大营。在曾国藩大帐内,曾国藩等人听到这个消息完全无法相信,顿时一片寂静。

彭玉麟首先打破平静:“我们去救左公和令弟吧?”

“不可!”李鸿章反对。

“什么?不去救他们,难道看着他们被杀,”彭玉麟想不通。

李鸿章分析道:“我们过去,人家手上有我们3员大将,那我们就任由他们摆布了。去了就陷进去了。他们现在不会被杀,要杀早就被杀害了。”

“鸿章说的对,”曾国藩难过地双手拂面:“我们要撤离这里,回湘省,李强会直接攻打湘省,我等必须早做打算。”

彭玉麟一摊手:“我们建的船,多年的心血就这样丢了,我们擅自离开赣省,朝廷也会怪罪的。”

“朝廷怪罪有老夫顶着,湘省要是被攻陷,才是真的完了。”曾国藩已眼角泛泪:“我们需赶紧回湘省募兵,不然就晚了。立刻拔营撤离。”

赣省汪海洋,最近推行新政,军队人数大增,在杨辅清支援下,率30万大军围困南昌。黄文金与林启荣合兵一处,杀入九江南部原湘军活动区域。湘军的突然撤走,让赣

省清军处于崩溃边缘。

石达开当初在罗根建议下,建立了天国**情报局,由国师黄玉昆兼任,谭绍光与发电报的传令官都是兼任高级情报员。众将嫉妒李强才能,对李强战功和请战隐瞒不报的事被黄玉昆知道后,于当天中午亲赴天王府。

石达开在书房接待了黄玉昆,傅善祥作陪。

“有一喜一忧!天王想先听那个,”黄玉昆对于李强的强势崛起非常欣喜,同样对于老广西将领打压其他省份人才非常担忧。

石达开望向傅善祥说道:“爱妃想先听那个?”

“辛亏这里没有外人,陛下要是在外面这样,臣妾更要被认为是苏妲己了,”傅善祥为这些流言蜚语深深苦恼!

“这些都是洪天骄在散布谣言吧!”黄玉昆总认为洪天骄会坏事,虽然她被架空,但总有不详之感。

“国师还是先讲让人高兴的事吧!”石达开自觉亏欠洪天骄,不愿多谈她。

“还是这个李强,就带着几百新军,短短10天招募十几万军队,几乎全歼左宗棠,曾国荃所率精锐湘军,并擒获左宗棠,曾国荃。”黄玉昆说得眉飞色舞,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胜仗。

石达开与傅善祥都愣住了,任是如何脑洞大开,也不敢想有这等好事,石达开摸摸国师额头:“国师没发烧吧!”

“唉!臣还能骗天王不成,这左宗棠有经天纬地之才,臣甘愿把国师的位置让与他,咱天国非得有这样的人才,才能更上一层楼。”黄玉昆明白自己才能不能跟左宗棠相比,前面是天国缺有才学之人,黄玉昆只能硬着头皮干,为了天国更好,他愿意让贤。

“国师此言差异!朕可离不开国师的帮助,可以设左右国师,共同辅政。这李强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才能,不亚于韩信呀!”石达开感觉做梦一样,太虚幻了。

“臣的忧虑正在这里,这师徒二人,皆出自湖南,但目前咱天国大将,十之八九出自两广,平日里对外省人才多有打压。但天国要想更上一层楼,必须唯才是用,选用天下俊杰。清妖有今日之局,正是重用满人,轻视汉族才俊所致。万不可犯清妖之错。”黄玉昆始终将石达开看成自己孩子一样,事事为石达开操心。

“国师讲的极是,应多提拔其他省份人才,及早达到平衡,才好平稳过度。”傅善祥也觉得是一大隐患。

“韦俊他们如何难为李强了?”石达开问道。

“比如这次李强如此天大的战功,他们隐瞒不报,准备等他们拿下胡林翼再报。这次的消息,还是通过情报系统传过来的。而且带头的不是韦俊,是陛下器重的侄儿石尊。”石尊平时很听话乖巧,又有能力,是石达开的铁杆支持者,黄玉昆向石达开推荐为新军首领,没想到他还学会了打压别人,这是黄玉昆始料未及的。

“人的嫉妒心太可怕了,”傅善祥太清楚嫉妒心的破坏力了。

“石尊确实过分了,到了要敲打一下的时候了,”石达开明白,在战场上嫉妒排挤战友的危害有多大,甚至可能危害全局。

“还有更过分的,李强请战攻打湘省,本来这样会让湘军全面向湘省萎缩,万一他真拿下湘省,我们天国就少了一大劲敌,统一天下指日可待。可他们却让李强在咸宁原地待命,既不让李强进攻湘省,也不让李强帮忙进攻胡林翼。这不是贻误战机吗?”黄玉昆气的拍桌子。

“父亲不要动怒,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得想妥善之法解决才行,今日团结的局面来之不易,万不可操之过急,造成间隙!”傅善祥虽然眼界有短板,但心细如针,总能戳中要害:“若要破局,非得派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将,前去压阵不可。”

“老臣马上动身前往,”黄玉昆知道只有自己跟石达开能压得住场,总不能让石达开去吧!

“国师!还是朕去吧!天国施行新政,有太多事需要你来处理,天京可离不开你!”石达开想带着傅善祥出去走动走动,省得在天王府遇到洪天骄尴尬。正好去武昌化解他们的矛盾:“不用通知韦俊他们,朕悄悄出行,正好观察一下天国的情况!让李世贤随驾吧!”

“遵命!陛下!”

石达开率一万水军,悄然出行,所到之处,万人空巷,受到新政福利的老百姓,“万岁”声山呼海啸。

夜晚,处理完公务的石达开进入船上的寝宫,只见傅善祥穿上了露肩的西洋长裙,雪白的肩膀晶莹剔透,虽身材纤细,贴身的长裙正好突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段。原来以前看不出前后是因为中国传统服装太宽松。而贴身到恰到好处的西洋长裙,加上一双透明的水晶高跟鞋完美展现了傅善祥的魅力。裙摆的洁白羽毛,让傅善祥如花仙子般耀眼。

傅善祥特意像西洋人那样把头发散开,自带微卷的秀发,让傅善祥绝美的脸庞娇艳欲滴。这套裙装是珍妮的服装公司为傅善祥量身定做的,在天京时,傅善祥不愿受洪天骄指指点点,一直不愿意穿。但女人都是爱美的,即使才华绝伦如傅善祥,也是一个爱美的女人。女为悦己者容,她又怎么会不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石达开呢!

傅善祥把留声机打开,向傻傻看着自己的石达开伸出一支手说道:“请我跳一支舞吧!”

石达开前些天跟傅善祥学过跳舞,不算熟练,至少不会踩她脚了,衣着龙袍的石达开,英俊挺拔,气质雄伟,搂着美丽不可方物的傅善祥,伴随着优美的西洋音乐,如一副舞动的画卷,是那么地赏心悦目,那么地醉人。石达开忘记了军务,忘记了政务,眼里只有美丽的傅善祥。

傅善祥轻轻亲吻石达开,如同点燃石达开体内的酒精,石达开顿时感觉浑身滚烫,他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情感。

完事后,傅善祥温柔地说道:“人生如此短暂,愿你能多点笑容。”

李淼和高媛得知天王要去鄂省,央求傅善祥把她们带上,傅善祥抵不过她们哀求,就把她们带到船上。

在清廷紫禁城金銮殿上,咸丰看完奏折,脸色铁青,一把将奏折扔到地上:“一群饭桶,一下就把半壁山丢了。那位爱卿有退敌良策?”

一时满朝文武大臣鸦雀无声。

咸丰指了指肃顺:“你说,怎么办比较好?”

肃顺早就知道会问自己:“整个鄂省目前岌岌可危,臣建议封曾国藩为川,鄂,湘,赣四省总督,加兵部尚书衔与钦差大臣,节制地方一切军务,政务,方能调集4省所有资源,整顿出一支大军,可压制长毛贼。北方由铁帽子王曾格林沁对付捻军,袁甲三封为陕,甘,豫三省总督,同样加兵部尚书衔与钦差大臣,节制地方一切军务,政务,打造一支北方的湘军,与曾国藩一道对方长毛乱党。”他的建议太过大胆,知道咸丰不会轻易答应,只有咸丰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同意。他欣赏汉人才能,认为应该不拘一格重用汉人,尤其欣赏袁甲三与曾国藩。对大部分不学无术的满人非常不屑。

铁帽子王载垣马上气呼呼说道:“万万不可将这么多省份军政大权交由2个人,拥兵自重恐尾大不掉,我们满人没人了吗?臣愿前往前线御敌!”他顾忌大殿上汉人脸面,没有明说不相信汉人。

肃顺就知道有满族勋贵站出来反对,便退后闭嘴不谈了。

咸丰也不糊涂,知道载垣打仗不行,说道:“爱卿忠心可嘉!打仗可不是闹着玩。”他扭头问肃顺:“还有其他良策吗?”

肃顺心知,就是因为咸丰太小气,不给袁甲三与曾国藩实权,处处掣肘,才不能建立强大的军队,湘军这次惨败,终究还是因为实力有限,如果曾国藩有30万湘军,早就灭了长毛。他淡淡说道:“臣没有其他办法了。”

咸丰再看看其他文武大臣,一个个低头不语。长叹一口气道:“封曾国藩为鄂,湘,赣三省总督,加兵部尚书衔与钦差大臣,节制地方一切军务,政务。封袁甲三为陕,甘总督,同样加兵部尚书衔与钦差大臣,节制地方一切军务,政务。你去拟旨吧!”咸丰继承了他老爸道光的小气多疑,硬是给他们减少一个人口大省,就这已经是他能接受的极限了。

“扎!”肃顺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他太了解咸丰了,如果咸丰能多听自己的,长毛怎会发展到如此。袁甲三还好,是实实在在管着2个省。曾国藩的三省总督实际上只能控制一个湘省。

0

第十章:谁与争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