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九章:血战到底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血战到底下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15:16:25

前一刻,田二娃还在跟湘军笑着寒暄,听到枪声的田二娃默默掏出手榴弹丢进湘军人窝,与此同时,所有的新军老兵都丢出手榴弹,顿时半壁山火光四射。“杀光这群畜生!”二娃拔出董恶那把宝刀,砍杀乱成一团的湘军,整个半壁山成了屠宰场。

与此同时,田家镇的太平军也涌向半壁山,石尊虽然没听到李强喇叭的声音,炮火声太响了,但是看到整个半壁山的火花,也明白半壁山被攻陷。随即下令所有火力攻击前方鄂军水军。

鄂军水军有鄂军的一万精锐,一万团练,三百多艘战舰。鄂军精锐在前方,团练在后面跟着,大部分属于有好处就跟着抢东西,风向不对就鞋底抹油溜之大吉。本来田家镇与半壁山吸引了太平军大部分火力,鄂水军还可以对持,当石尊的炮兵全部火力对准鄂水军时,就有点招架不住了,不断有战舰被击沉。

阿强走出大帐时,赖文中带兵正追杀湘军,他见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就从新进入大帐。只听见曾国华在咒骂!他前面因失血过多,早没有以前的生龙活虎了,本来能站起来已经不错了。

“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湖南怎么会出你这种言而无信的小人,”曾国华坐地上,不住地咒骂。

“战场上哪有什么骗与不骗,不过是兵不厌诈而已,你放心,我看在老师的面子上,不会杀你,”阿强看着曾国华面无表情!他是无论都想不通,满口仁义道德的读书人,是怎么忍下心,放纵下属烧杀抢掠老百姓的,跟圣人教的仁义有一根毛的关系吗?心里没有仁义,何谈圣人徒子徒孙。

“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左公竟教出你这样的白眼狼!”曾国华也只有靠嘴巴发泄怒火了,把李续宾害死,他羞愤难当,恨不得替李续宾去死。

“知道我为什么能诈的了你吗?因为那些话是我以前真的想过,因为以前太平军跟你们没什么两样?”阿强不仅想从战场上打败他,还想从心灵上彻底击垮他。

曾国华怒骂:“我不想听你这个无耻的白眼狼讲话,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阿强平静地说道:“虽然你嘴里说不想听,心里一定非常想知道。如果还是洪秀全那个老骗子做天王,我肯定就真的投靠朝廷了。但现在是石达开,他勤政爱民,克制私欲,一心为了天下苍生,才能卓尔不凡。将来必是千古一帝,我李强愿做他的李靖霍去病。”

“一介乡野痞夫,难登大雅之堂,还千古一帝,简直可笑!贼头头都是老广西,心胸狭义,怎做天下之主。”曾国华不屑一顾。

“你们跪拜的难道不是从野山里出来的猎人,”这话说到阿强痛处,确实老广西机会多,升官快,但阿强还是能面无表情:“我会一直留着你,见证我成为名将。”

“很快左公就会亲自收拾你这只白眼狼,”虽然阿强表现出强悍狡黠的一面,但在曾国华眼里,左宗棠是这个时代高出所有人一截的智将,堪比战神孙武韩信,收拾这毛头小子如探囊取物。

“我比你更了解老师,我不仅了解老师的实力,更清楚老师的仁慈之心,他同你跟你哥是完全不同之人,过去他没有选择,现在他可以成为天王身边的张良刘伯温,我会促使他改变心意,去真正了解石天王,”其实阿强心里也没谱。

赖文中进得大帐内,立正敬礼道:“报告团长!我们已经完全控制半壁山,所有大炮已对准清妖水军,请指示下一步行动。”

“太好了,让我们会会清妖的水军吧!”阿强扭头对阿水说:“给我看好他,千万不能让他自杀了。他要见证我们兄弟扬名立万,名扬九州。”

“放心吧!哥,咱们兄弟会踩着曾氏兄弟的头登顶,”阿水狠狠说道,阿水野心不亚于兄长,只因总是被阿强束搏。

阿强去山顶途中,遇到赶来的谭绍光,这也是个少年英雄,仅年长阿强一岁,是成名已久的悍将,已是中将军高位。谭绍光对阿强心心相惜,抱住阿强双臂惊喜地说道:“果真英雄出少年啊!我天国又出一员悍将!”

阿强面对气场强大的谭绍光,略显稚嫩,不好意思地说:“下官向将军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将军才是真正少年英雄!”

“哈哈!此战我可不如你,你带几百人取得的战果比我一万多人取得的战果都多,我还有炮兵的配合,真是惭愧啊!”谭绍光是真心喜欢这个同类的少年,他不嫉妒贤能,对战友甚是友爱。

“哪里哪里!这是韦**给机会,”阿强对韦俊派他送死心知肚明,历经4年腥风血雨的他心理早已强大无比,他又何尝不是这样对二娃,战场就是如此残酷,你能适应,打出了名堂,就能扬名立万,软弱的人只会死在战场。

“兄弟若是不嫌弃,你我结为异姓兄弟,同心同德为天国打垮清妖朝廷,”谭绍光诚恳地望着阿强。

有一个中将军给自己做靠山,阿强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爽快地说道:“兄长受小弟一拜!”

“战况紧急!咱就不用搞那么复杂了,兄弟指挥炮击清妖水军吧!”半壁山上职位最高的是谭绍光,但他把这个崭露头角的机会让给这个兄弟。

“兄弟就当仁不让了!”阿强心里迫切想要这个机会,他之所以这么在乎名利,是因为在乎高媛,是为了让准岳父准岳母将高媛嫁给他,他才如此拼命。

阿强站在半壁山山头遥望长江水面,鄂水军已有数艘战舰中弹燃烧,这是数百枚炮弹的结果,双方相距千余米,鄂水军大炮因射程和准度,根本无法伤害到太平军战舰。

而太平军的大炮,在这种距离和当时的条件下,100枚炮弹最多击中1,2枚。但从半壁山上向长江水面开炮,射程和准确度大幅提升,这也是石尊不肯让己方战舰再前进的原因,那样就进了半壁山大炮的射程了。鄂水军比较靠近半壁山,统帅在等半壁山大炮对太平军水军造成大面积伤害后,趁太平军水军阵型混乱之际,扑向太平军水军。

但是当鄂水军统帅发现半壁山火光四射,喊杀声一片,他就慌了,慌忙下令后撤,他从未想过太平军能瞬间攻下半壁山,这在历史上从未有过。鄂水军后面的团练一见事情不妙,赶紧调头,这些人没有协同作战过,顿时混乱不堪,再加上夜间视线不好,不少团练的船撞到一起,大家互不相让,顿时堵住了鄂正规军后撤的路。清军主帅指挥都靠主帅旁边士兵挥舞大旗,因为夜间视线不好,即使鄂水军正规军也无法清晰地明白主帅意图,顿时几百艘挤到一起。

石尊见对方阵型大乱,要跑,指挥己方战舰全速前进,靠近开炮。

阿强见到的情形就是这样的,他拔出唐刀,高喊:“开炮!”

顿时鄂水军几十艘战舰中弹燃烧,水面上火光一片,众多清军跳水向岸边游。鄂水军主帅的船被优先照顾,几枚炮弹同时集中,顿时炸成碎片。主帅一死,机灵的将领赶紧竖起白旗投降,很快清军的旗帜全换成白色。

石尊让手下拿着喇叭喊:“投降的战舰全部停靠在南岸,丢下武器上岸,否则格杀勿论!”

谭体元率领万人,将上岸投降的清军团团围住。而石尊率领新军逐船检查。为了防止降军复叛,韦俊将其原来的编制全部打乱,从新编制,这下,他有了五万多大军,暂时停留在半壁山附近修整。

天京城内天王府大殿,石达开一上朝,黄玉昆便将前方发来的电报讲与众人听,众人纷纷称奇,居然2夜一天就创次奇功,立头功的李强以营长的身份带几百人完成的,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末了,黄玉昆说道:“韦俊建议封李强为少将军,他前面带领的200人全部升3级,而田二娃带领的几兄弟升4级,以激励将士。”

石达开想了想,说道:“石尊带领水军,击败清妖鄂水军,就升为中将军吧!”

众人都惊呆了,李强立了头功,怎么先封石尊,果然还是偏袒石家人,尤其李秀成李世贤兄弟,因为他们担心日后自己立了功,也把功劳给石家人。

黄玉昆也觉得不妥,提醒石达开:“那立了头功的李强呢?”

“李强立此奇功,怎么能只封少将军呢!跟石尊一样中将军吧!”石达开听到李强的事迹,简直惊为天人,他太喜欢这个年轻人了,堪比韩信出山平三秦了。关键是他扶持新的大将,才能制衡下面这些个人中龙凤。

刚才还在担忧石达开不能赏罚分明的李秀成瞬间开始嫉妒李强了,一个小头目瞬间跟自己平级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李世贤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级别比自己都高了。

丞相张遂谋进言道:“是否升迁太快了,陛下,恐有人不服呀!”

“不服,也让他们带200人去打一万人,打赢了也给他们这个封赏,”石达开一句话堵住了台下众臣的嘴,傅善祥觉得石达开这样说话得罪人,不停向他使眼色,石达开明白过来后,说道:“众将要有耐心,守住西部的后方,再过几个月我们就攻打江浙两省,朕等着给你们加官进爵!”主要还是讲给李秀成李世贤兄弟。

“臣等必勤加学习,操练好军队,为陛下和天国打下大片疆土,”李秀成多聪明的人,马上就明白石达开的意思。其他将领纷纷跟着学。

石达开问向黄玉昆:“这李强在天京城可有家人,应当关怀一下,让李强在前方好安心打仗。”

“臣查过了,他只有一个妹妹在天京城,说来也巧,居然是臣以前的丫鬟,现在在女校!以前在臣府上还服侍过皇妃,”黄玉昆自己也惊奇,这个李强居然跟自己有这层关系。

“难道是阿淼?”傅善祥也想起这个聪明活泼的小姑娘。

“正是她,”黄玉昆笑着答道。

石达开望向傅善祥说道:“你们有这份缘分,爱妃就去看望一下这个女孩,看看她有什么需求?”

“遵命陛下!”傅善祥还真有点想这个开心果。

一名将军出来说道:“陛下,犬子也尚未婚嫁,可以联姻一下。”

“这个事情朕不管,年轻人,让他们去谈,爱卿何必去操这份闲心,”石达开一向主张年轻人自由恋爱,反对这些大臣搞联姻。

在天京女子学校,阿淼下课期间无意间拿了一份天京日报,当看到李强在半壁山战役中立下头功,被封为中将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中将军在天京城内仅次于天王与国师,无比尊贵,她揉揉眼睛,确定是千真万确的事后,高兴疯了,“天呐!”她失声喊了出来。

“阿淼!你怎么了?”高媛见阿淼高兴地脸都变形了,诧异地问道。

“媛媛你快看,快看,”阿淼迫不及待地把报纸递给高媛。

高媛一看,也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说道:“这,是假的吧!”

“傻媛媛!报纸怎么可能有假,你是高兴坏了吧!”阿淼说完拉着高媛转圈,高兴地说:“我就知道我哥行的,我哥最棒了!”

但高媛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担忧起来。

阿淼见高媛不开心,疑惑地说:“媛媛,你怎么了?我哥升官,你应该开心啊!这下你父母肯定同意你与我哥的婚事了。”

高媛却说:“没有什么好开心的!我不希望阿强哥做那么高的官,那个大官不是三妻四妾!我不喜欢!”

阿淼没想到高媛想到这一层,她拍着胸口说道:“我保证我哥只娶你一个老婆,他要是敢纳妾,我就跟他断绝关系。”

“哎呀!谁要你这样了,他要是纳妾,就先休了我,我不想跟其他女人抢!”即使高媛有担心,但她还是想嫁给阿强。

正在这时女校校长来找阿淼,女校校长是丞相张遂谋夫人袁敏,因颇有才学,被国师任命为女校校长。“李淼!李淼在哪里?”袁敏喊道。

“漂亮可爱的李淼在这里,”前几日的隐忧一扫而空,阿淼又变成那个活泼调皮的捣蛋鬼。阿淼拉着高媛一路小跑来到校长面前,当她看到校长身边的傅善祥,惊呆了。她没有想到皇妃会看望她这个小丫鬟。

傅善祥拉起阿淼的手说道:“还真是越来越漂亮可爱了,哈哈!”

阿淼顿时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调皮地吐吐舌头:“皇妃,您专门来看我的吗?”

傅善祥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不是石达开让她来,她还没计划来:“这次是天王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求?”

阿淼睁大眼睛,惊喜地说:“天王有提到李淼的名字吗?”石达开现在成了天国年轻人的偶像,也是众多女孩爱慕的对象,包括阿淼,傅善祥如此聪明,怎么会不知道!

“天王不仅提到你,还让我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需求?”傅善祥温柔慈祥。

“我可以见见天王吗?”阿淼激动地说。

“没大没小,天王是你可以随便见的吗?”袁敏瞪了阿淼一眼。

傅善祥笑着说:“没事!以后会有机会的,你还有什么需求的吗?”袁敏见皇妃都袒护阿淼,顿时不敢小瞧阿淼了,满脸堆笑。

阿淼见有皇妃袒护,平时凶巴巴的校长都满脸堆笑,颇为感动:“我没有什么需求的!这里什么都有!不过......”

“不过什么?你大胆地说,把我当姐姐就可以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傅善祥的话,震惊了袁敏,虽说傅善祥不是天后,但是全天京城都知道受宠的是皇妃。傅善祥这话也是说给袁敏听的,别让人在学校欺负阿淼。

阿淼指了指高媛说道:“这是我哥的恋人,她父母不同意他们的亲事,还望天王皇妃做主!”

“哈哈哈!还有这事,不是下旨父母不准干涉子女恋爱吗?”傅善祥这才注意到高媛,果真是个美人胚子。

“我母亲说,她不知道国法,只知道家法!”高媛想起母亲的话,现在还有点气愤。

“改天我去给你母亲普及一下,”傅善祥看着这2个小女孩,就想她在她们那个年纪,还真是羡慕她们有自己的选择。

“还不快谢谢皇妃,”袁敏眼睛都笑咪了。

“谢谢皇妃!”两个小女孩当下可开心了。

“你哥哥,看样子是读过不少书吧?”傅善祥好奇地说阿淼,这样懂计谋的人,也必定是博览群书的,她想为天王观察一下有文化的智将。

“我爹很早就走了,我哥很小开始干活帮衬家里,后来听说在百里外一个私塾先生那里干活,有工钱拿,还可以读书,我哥就跑去他那里干活了,那个先生还挺有名的,好像叫左宗棠!我二哥后来也去了哪里干活,”阿淼并不清楚左宗棠是谁。

傅善祥震惊了,她是知道左宗棠是谁的,怪不得李强这么善于谋略。傅善祥回宫后,在书房找到石达开,她对石达开卖起了关子:“你知道李强是谁的学生?”

“这个我从何得知,爱妃就不要卖关子了”石达开见傅善祥这样说,肯定是得到很有价值的情况。

傅善祥缓慢说出:“左宗棠!”

这是一个石达开听了都震惊的名字,清廷的将领中,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左宗棠,同时代很难找出一个比左宗棠更善谋略的人,石达开都自愧不如,要练新军以绝对实力去对付左宗棠。石达开来回渡了几步后,说道:“这正好证明左宗棠的可怕!”

“也许李强可以为天国招募左宗棠,”傅善祥清楚石达开的担忧,一个像韩信这样的统帅可抵100万兵马。

石达开忧虑地说:“没那么容易啊!湘军将领几乎都是左宗棠好友,就说那湖北巡抚胡林翼,左宗棠的女婿是胡林翼的小舅子,他们的关系错综复杂,很难招募啊!”

“左宗棠素来爱护百姓,跟湘军不是一路的人,天下苍生重于人情世故,我想左先生比我们明白,在他眼里的太平天国还是以前那个太平天国,我们现在已经脱胎换骨了”傅善祥的直觉告诉她,是有希望招募到左宗棠的,具体怎么招募,她也不清楚。

“爱妃!今天辛苦你了,”石达开将傅善祥拥入怀里温柔地说,即使这个男人可以号令天下,也比不上将自己心爱的女人拥入怀里。

“你知道吗?李强还有个小女友,真羡慕年轻人可以自由选择,我们能早点认识多好,”傅善祥多想跟石达开简简单单地相爱。

“今生能与你相遇,已经足够,不再奢求更多,”虽然人生中有许多不如意,但石达开对现状已经满足了。

在半壁山,原来李续宾大大帐已经成了韦俊的,韦俊端坐于主帅位,心腹韩巍站他旁边。他原以为战况会很激烈,没想到派出去送死的敢死队,居然过关斩将,一路拿下半壁山。谭体元,谭绍光,石尊,李强等将领站于两侧。

此时通信官将天京发来的电报承给韦俊,韦俊读到:“石尊率领水军,击败鄂水军主力,晋升为中将军。”韦俊停顿了一下,望向众将。

“谢天王陛下,”石尊自是很高兴,他知道只要他再立几次大功,就有机会晋升为上将军,中将军不少,但上将军总共只有4位,他期望能与同族叔叔石镇吉平起平坐,成为石家又一大将。

“恭喜!石将军,”众将纷纷向石尊恭喜。

阿强表面恭喜石尊,心里打鼓,明明自己立了头功,怎么先给石尊升职。

韦俊看出阿强表情的细微变化,他推荐阿强为少将军,也是为了拉拢阿强,使他始料未及的是,天王直接下令封他为中将军。石达开当然清楚,韦俊推荐李强封为少将军,如果封为少将军,李强将会非常感谢韦俊,但是自己封他为中将军,李强感激的会是自己,而且两人平级,不存在谁会依附谁。韦俊也清楚石达开的意思,感叹石达开驾驭群臣的能力太强了,他继续说道:“李强,以区区200人,面对万人大敌毫不畏惧,仅两夜一日一路过关斩将,拿下险要敌军基地,斩杀湘军悍将李续宾,帮助石尊击败清水军,震铄古今,堪比韩信平三秦,需特别嘉奖,现任命为中将军,协助韦**荡平清妖!”

听到这个消息,谭绍光比阿强还要激动,他抱住阿强说道:“兄弟,这是你应得的!”

阿强听到这个消息,情难自控,死死咬住嘴唇,才避免失态,他终于做到了,他没有辜负高媛,这下高媛父母再不会阻拦他们了。

“恭喜李将军!”众将纷纷道喜,但很多人心里不服气,认为是机会没给自己。石尊内心就很复杂,本来他觉得有亏于阿强,但阿强原本是他手下一个小军官,一下子跟他平级了,他有点难以接受,甚至有点嫉妒阿强,原来的愧疚荡然无存,认为那不是让阿强去送死,是给了阿强一个天大的机会。

见阿强发愣,谭绍光与他耳语:“快说谢天王陛下!”

“谢天王陛下!天王陛下万岁!”

随着阿强高呼天王万岁,众将纷纷高呼天王万岁。见众将这么拥护石达开,韦俊知道,石达开已经成为军队的精神支柱。

韦俊继续读着电报,阿强的好搭档赖文中晋升少将军,田二娃晋升为团长,田牛晋升副团长,阿水都晋升为营长。这些人听到无不欢声雀跃。封赏完,韦俊对阿强说道:“官是封了,但我没有兵再分给你了,你得自己招兵,缴获的湘军武器可以都给你,咸宁地区的县官,乡官也由你任命。左宗棠到半壁山是9日,进入咸宁区域可能就5-6日,你要加紧时间准备了。”

这说明阿强的军队只有500老兵,以及临时招募的那些乡勇和农民。阿强敢带着200人,去打李续宾,但是现在3000多人,他却有了从未有过的惊慌,即使这几天他能招募到万人,他也没有把握能对抗老师。但军人绝对服从命令,他无法拒绝。这使石尊心里平衡了,你这个中将军,也就只能管着几千农民,我手上兵强马壮。主帅安排任务,谭绍光即使想帮助阿强,也很难开口。

韦俊见阿强面露难色,安慰道:“你只需要拖住左宗棠就行,待我们解围武昌,拿下胡林翼,就去援助你。”

阿强可不信这个,战场上只能信自己,他咬牙说道:“下官遵命!保证完成任务。”即使阿强毫无胜算。

“全军听令,除李强奔赴咸宁,其他所有兵力天黑后奔赴武昌城!”韦俊站起来高声喊道。

武昌城外,胡林翼大帐内,鲍超与多隆阿端坐于左右,胡林翼端坐于于主帅位之后。湘军侦察兵慌张进入大帐,大呼:“不好了!大人,半壁山被攻破,李将军全军覆没,水军也全军覆没。”

“只一夜就全军覆没,”胡林翼差点晕过去。

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场面变颇为尴尬。

最后还是多隆阿打破寂静,他腾地站起来,双手抱拳向胡林翼郑重说道:“丢失水军,汉阳,汉口的守军就必然危险了,请大人即刻下令!将长江北部的军队物质撤到我们营盘,保存实力,再向曾大帅求援。”

鲍超也站起来向胡林翼抱拳:“多隆阿将军说的极是,那长毛贼最快不到一日就到武昌了,需尽快撤离!”

“就按两位将军的意思办吧!”胡林翼都有点怀疑人生了,简直太魔幻了。

韦俊顺着长江一路上清军望风而降,连占数城,到达武昌城外时,加上城内守军,军队人数已近10万。李达打开城门,迎接韦俊进城。韦俊抱住李达说道:“兄弟们可好?”

“大家很好!我相信您一定会回来的。”李达激动地泪流满面。

韦俊重新站在武昌城城头,指挥太平军围困湘鄂联军,由于清军失势,依附清军的团练不是投降太平军,就是跑的不知踪影,湘鄂联军营盘人数已经不足2万人。

半壁山上,阿强望着满目疮痍的战场,脑子里快速思索着怎么面对老师。阿水过来忿忿不平地说:“就给这么点人,这还是让咱们送死啊!我们面对的可是左宗棠啊!这不是欺负人吗?”

阿强瞪了阿水一眼:“给我小点声音!”他扭头对赖文中说道:“给我召集营以上军官开会。”

“遵命!”赖文中立正敬礼。

众军官在草地上围成一个圈,阿强站主位说道:“李水带500人负责将湘军装备物质装船,其他以营为单位,分兵进入各县城,找当地知名的私塾老师任县长,给农民分地,严厉打击高利贷和恶霸,一经查出,立刻抄家,严重者斩立决!剩下的随我奔赴战场。”

众军官傻眼了,赖文中疑惑地问:“我没有听错吧!敌人大军过几天就到,现在派大部分人去分地打恶霸,就带几百人去赴前线?”

阿强意味深长地说:“分完地,就告诉他们,湘军要来抢他们的地,粮食和女人。想保住就上前线。”

众人这才明白,田二娃傻笑着说:“咱们将军神机妙算,诸葛孔明再世啊!”

“二娃!你T娘的居然会拍马屁了,”赖文中打趣道。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阿强带数百人进入咸宁东南茫茫深山老林中勘察地形,思索着老师会走那条路,突然计上心头,我不给你选路,给你一条不得不走的路。他找了一个易守难攻又有水源的山头,让老百姓传言,让曾国荃一曾换一曾,否则7天后斩首曾国华。很快运输武器物质的阿水到了,各支小分队纷纷赶到,人数增加到8000余人。

左宗棠,曾国荃率军进入鄂省地界,与士兵同甘共苦的左宗棠坚持与步兵一起步行,曾国荃不好意思骑马,也陪着他步行。

探子望见左宗棠与曾国荃,慌忙下马跪地报告:“不好了左帅,曾九帅,长毛贼要杀国华大人,说是让曾九帅一曾换一曾。”

“我要宰了李强这个兔崽子!他要是敢动我六哥一根汗毛,我......”曾国荃暴怒,这几天李强的名字已经响彻整个咸宁地区,他们也已经知道了李强,也知道了半壁山失手。

左宗棠知道他们兄弟情深,他打断曾国荃说话:“冷静,他就是想看到你暴躁,六神无主。”李强兄弟从小跟着他,特别聪明,是他最喜爱的学生之2,没想到再遇到已是敌对关系,颇为心痛。他当初教给他们兄弟的都是理论,这4年他们都经历了什么?这波攻心为上用的挺溜的。

“左帅,军队就交给你了,我去换我六哥,”曾国荃说话干脆利落,不带丝毫忧虑。

左宗棠心里想的是会会李强,看看他现在是怎么想的,说道:“你先别着急,我见见李强,或有转机!”

“不可啊!左帅,这小子翻脸比翻书还快,手段凶残,可千万不能冒险啊!”曾国荃着急上火。

“那是对跟他不熟的人,他极为重感情的,曾将我当父亲一样看待,何况有你在我身边啊!”左宗棠实在不愿与李强兵戎相见。

曾国荃见只能这样,他要是把曾国华换回来,没人能震的住手下这帮兵痞子,那就败了一半了。

0

第九章:血战到底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