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第十五章:魔都黑帮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魔都黑帮3

小说:重生石达开之中华崛起 作者:大叔程十三 更新时间:2020/12/28 21:43:27

“我是中国人,请给我起码的尊重,不然我不知道要怎么合作下去,”高欢真想给他一斧子,他强忍着怒火。

“OK!OK!只要你做成功了,就会赢得我们的尊重!”托尼从骨子里就看不起中国人,但是他暂时需要这个中国人为他做事,他们有更大的野心。

“你今天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回去庆祝吧!小朋友!按照你的计划书继续吧!我们会名利双收的。”在五十多岁的美国汉考克眼里,高欢还是个小孩子。

高欢拉着张婷回去,手心都是汗,他自己都被自己刚才的话吓坏了。张婷更是大气不敢出,她眼看着变得勇敢的高欢,满心欢喜,认为男人就是要有血性。

很快林老板夫妻的死就被人们遗忘,斧头帮上下分到了300万两白银的巨额提成奖金,让他们打了鸡血一样去推销,慕名参加斧头帮的人更是蜂拥而至。而购买了理财产品的人也开始收到利息,高欢制定的直销体系,让购买了理财产品的顾客不仅追加投资,更是去卖理财产品。万国基金又陆续推出博彩,保险,信贷各类业务,又兼并了贸易公司,形成贸易垄断,仅3个月便成为商业巨无霸,很快将准备上市。

1857年7月,太平军已经控制黄河以南华北平原,不仅使清廷大为震动,也使得英法等西方列强震惊。军火商罗根为太平军带去大量的美式与普鲁士武器,以及教官,李强,李秀成与石尊建立3个军,近10万新军,7成为全进口武器,剩下3成为仿制武器,由于新军数量庞大,难以在短时间内成军。

英法在中国地区集聚超过4万英法联军,仅吴松县就有3万人,以保护他们在中国掠夺的利益。额尔金和葛罗派遣谈判代表巴夏礼赴天京城谈判,巴夏礼在罗根的引荐下,得以在左国师府,面见黄玉昆。黄玉昆由出访过美国普鲁士瑞典的丞相曾锦谦,天国央行行长及商务部长吴孝如,新军的3个军长李强,李秀成,石尊陪同。

“我就直说了吧!满清政府控制下的苏南浙江福建广东,由英法分割,并承认满清政府签订的所有条约,我们就不参与你们同满清政府的战争,”巴夏礼认为中国人不敢与西方英法列强开战,不管愿意不愿意,最终都得同意,他们将中国的内战看作是侵略中国的绝佳机会,至于太平军的新军,他完全不放在眼里,他认为在英法联军的冲击下那些**只会逃命。

黄玉昆望着圆滑的罗根说道:“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不!不!不!我只是个商人,不参与任何政治,我只是将他带过来,仅仅如此,”对于罗根来说,他并不喜欢英法的做法,那样只会让英法的商人在中国最富饶的地区垄断生意,但是在天国,从军火贸易到教育,航运,制造业,金融业他都有着庞大的产业。但是他不能得罪英法政府,起码表面上不能得罪,他只想赚钱,不想找麻烦。

“我认为你们没有任何的理由拒绝,即使你们不服气!最后你们仍然得照做,没有任何军队可以战胜英格兰帝国与法兰西帝国的联军。强大的沙皇俄国曾经想挑战,结果呢?非等到兵败才求饶!这是不理智的。”

“没有打过,你怎么知道我们打不赢?”李秀成看着阴阳怪气的洋鬼子就来气。

“你们需要慎重考虑一下,想打败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是多么地愚蠢无知!”巴夏礼认为狠狠地打疼这些人的屁股,他们才能认识到英格兰帝国与法兰西帝国的强大。

“如果我们不同意呢?你们会如何?”丞相曾锦谦问道,他出访西方的时候,英国法国荷兰的态度非常冷淡傲慢,但却受到美国,普鲁士的热情招待,尤其普鲁士的克虏伯公司,完全将他当做贵宾招待,向他展示了强大的克虏伯大炮,所以太平军后面购买清一色的克虏伯大炮,他认为只要太平军的新军认真训练,就可以战胜不可一世的英法联军,他们虽然强大,但是他们派到东方的军队有限,是可以一战的。

“你们与满清政府一样,非要被打疼了才认怂,这是很可悲的,”巴夏礼认为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等狠狠踢了他们屁股,再跟他们谈!到时候可就不是要这些了。

黄玉昆起身对3位新军将领说道:“将军们!你们看到了洋人的傲慢了吧!让你们的小伙子加油吧!让他们在战场上看看我们的小伙子硬不硬!”

“天国万岁!”3位新军将领起身握拳砸向天空。

“拜拜!让你们的小伙子多吃一点,好在战场上跑快一点,因为慢了就没命了,”巴夏礼嘲讽道。

随后黄玉昆进宫去见傅善祥,傅善祥一直守在寝宫,不允许其他人接近。黄玉昆到寝宫客厅后,傅善祥屏退了左右,问道:“还没有天王的消息吗?”

“天国内已经找遍了,除非是到了满清控制的地界。天王几个月不露面,谣言四起,甚至有人传言老夫谋害了天王,哎!”黄玉昆强势控制着舆论,如果不是手上有**情报局,他真不知道怎么办?

“这样下去不行啊!纸包不住火,万一瞒不住了,咱天国会先大乱的,父亲就派人去满清的地界找吧!”傅善祥这些天总是以泪洗面,她清楚国师是以大局为重的人,即使知道实情,也不会怎么样他的,她哀叹他的胆子太小了。她现在搞不懂她爱的到底是石达开,还是那个未来人,或许是他们的结合体。

“糊涂啊!女儿!现在满清是不知道,被他们知道后做文章,我们将陷入大乱,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危险!”黄玉昆也是无奈。

在湘**沙,曾国藩命李鸿章组建一支15000人的新军,虽然他不喜欢洋人的武器,但见识到太平军新军的厉害,不得不像现实低头,集中湘省财力才组建了这支新军。他始终认为长毛贼的辉煌是一时的,到了某个时刻就会分崩离析,就如同天京事变一般。他在等那个时刻的出现。

李鸿章办完曾国藩交代的事后,来到曾国藩书房。曾国藩正在写毛笔字,见李鸿章赶来,问道:“事情都办妥了?”

“办妥了,老师,皇上派的钦差已经被假扮的山贼关押,这已经是第2拨了,老师还不表明态度吗?”李鸿章自然知道时机未到,但他更知道在上司面前要装笨一点,永远让上司觉得自己最聪明,掌控一切。

“鄂省有林启荣挡在北面,西面有黄文金在川省,东边有汪海洋在赣省,那一面都是数倍于我们,暂时只能按兵不动才是上策,如今形势还不明朗,”曾国藩继续写字。

在苏南常州,钦差大人兼清军统帅满人和春,在大帐内与张国梁,冯子材等将领商议对策。汉人将领都接到天平军的劝降信,即使曾经亲手杀死石达开亲哥哥的张国梁都受到石达开承诺,若归降,绝不报复。当然信是傅善祥假冒的。看着太平军的装备越来越先进,他们筹集的款项购买英法武器有限,朝廷又自顾不暇,还屡次催他们进攻天京,以解华北平原的压力,军心开始动摇。

“近日,我查到长毛贼的探子在收买我们的将领,听说张将军都收到了劝降信?”和春死死盯着张国梁眼神。

“众所周知,石家对下官恨之入骨,尤其石达开,下官是最不可能叛变朝廷的,这是长毛贼的反间计,意图分裂我们,这是他们要发动进攻的信号,应当加强戒备,”张国梁不会相信石达开的话,他不敢赌。

“你们要清楚,你们手上沾满长毛贼的血,投降长毛贼只有死路一条,我等死守常州一线,才有一线生机。”和春早已加强对将领的监视,但还是得对将领洗脑,毕竟大部分将领是汉人,他要把这些汉人将领死死绑在满清朝廷身上。

“我们与长毛贼交战多年,早已是死敌,愿与朝廷荣辱与共,”一名汉人将领表忠心。其他将领也纷纷向满清朝廷表忠心。

和春满意地笑了:“英法已经表示愿意帮助我们打长毛贼,只要朝廷答应他们的条件,我们便可以直捣长毛贼老巢。”与其被太平军夺了天下,还不如满足洋人的要求,维护满清政权的统治。

在紫禁城的金銮殿上,咸丰死气沉沉地坐在上面,他早已没了刚继位的锐气,面对清军节节败退,他只能用大烟和女人麻醉自己。

“只要把两广,闽浙,苏南割让给英法,英法联军便出兵帮我们平定长毛贼,”恭亲王奕忻负责与洋人打交道,虽然不愿祖宗的基业受损,但看着大清大厦将倾,他也不得不断臂求生。

“这就是你去谈判的结果,你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咸丰也明白这事难办,想求洋人帮忙,洋人就要在你身上割肉,但他自己不能背负这个骂名,心中有气,也只能撒给这个他处处看不顺眼的亲弟弟。他问肃顺:“湘军还没有消息吗?曾国藩是不是已经背叛了朝廷?”

“陛下!现在派钦差到湘省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绕道青藏高原,路途遥远,盗贼繁多,路上凶多吉少。一条是做洋人轮船到广州,再骑马去长沙,但是洋人要求签订条约,才肯载人。我们自己的船,有长毛贼拦截,也是凶多吉少!还是等有消息了再做判断。”肃顺已没了之前的傲气,若是以前,看到恭亲王如此卖国,他必狠狠怼他。朝堂上一片沉默不语。

“你们谁有救国之法,平日里不是都主意很多吗?难道真要求洋人救我们?”咸丰看着一帮大臣低头不语,更是气上心头,他问肃顺:“你可有其他办法?”

“陛下,只有让洋人帮助,我们才能夺回南京,使华北的长毛贼退兵,此乃权宜之计,等平定长毛贼,我们再赶走洋人。”

“只怕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再如何赶走洋人呢?”咸丰嘴上不承认洋人强,心里明白这是引狼入室啊!

“皇兄!如今之计,先请洋人帮忙灭了长毛贼,在此过程中学会制造洋人的洋枪洋炮,假以时日,我们就有了赶走洋人的武力了,”奕忻早就想发展洋务运动,无奈咸丰就是把他边缘化,不让他参与政务,眼看长毛贼跟洋人都打上门了,才派自己去跟洋人谈判。

咸丰没有更好的办法,问肃顺:“你觉得怎么样?”

“臣以为,六王爷的办法不失为好办法,就让六王爷去办吧!”肃顺心高气傲,可受不了傲慢的洋人,这种丢人的事他就推给恭亲王去办。

“朕身体欠安,六弟你就看着办吧!”咸丰想把这事儿赖在奕忻身上,被戳脊梁骨也戳奕忻的,以自己身体不好逃避责任。

“臣弟遵旨!”奕忻怎么会不明白他这个小气多疑的哥哥的意思,这时他不出面,还能谁出面。

退朝后,奕忻风尘仆仆地赴天津与英法联军特使巴夏礼谈判。双方在总兵衙门落座后,奕忻讲道:“若是贵国真能帮我们灭了长毛贼叛乱,我们会接受贵国的条件,但是贵国首先要展示你们的实力。”

“这个简单!我们派一队士兵与你们的军队比一下就知道了,”巴夏礼还是一副拽拽的样子。

“我说的是灭长毛贼,不是比赛。你们若是能攻破南京城,我们才能相信你们的实力,才有了谈下去的可能。”奕忻想先让洋人攻下南京城,解了北方的危急,再慢慢跟洋人磨。

“哈哈!你可真会说笑,不用给我饶弯子,你只需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不要浪费我的时间,等太平军打到北京,我们再谈吧!拜拜!”巴夏礼起身就要走。

奕忻可不愿就这样让他走:“等等!打下南京,台湾岛与海南岛归你们,等灭了太平军,再正式签约我们的约定。”

“您真是慷慨!我会禀告英法远征军统帅的,我想他们会认真考虑的,”巴夏礼深谙领导的意思,只会在最有利于英法远征军的时候他们才会出兵,他们才不会轻易地为别国打仗。

“但是你们需要先展示你们的实力,我们才能谈下去,”奕忻据理力争。

“请人做事要先给礼物的,你们不是自诩是礼仪之邦吗?海南岛和台湾岛只能是作为礼物先送给我们,打下南京,最少要把广东交给我们,明白吗?这才是求人,否则免谈!”巴夏礼撇撇嘴,一副贱贱的样子。

奕忻被他这副样子和要求气得不行:“真是好笑,未动一兵一卒,就要求我们送2块这么大的领土,未免也太过分了。”

“先生!打仗是需要很多钱的,如果你们这么吝啬,那就另请高明吧!”巴夏礼是非要先扯一块肉来,再干活,仅仅许以承诺,就让人先干活,这是他们经常忽悠殖民地那些雇佣军的做法。

“如果贵国没有任何行动,我就割让土地,我大清朝的皇帝是不会同意的,”奕忻不得不软下来,说明自己的难处,希望对方可以理解。

“那就让你们的皇帝来跟我谈?”巴夏礼才不管什么大臣皇帝的。

奕忻知道那个没有担当的哥哥是不会跟洋人谈的,便说:“我就是大清国皇帝的全权代表,我们的皇帝陛下是不会见你的。请带话给你们统帅,生意要公平才能谈成。我想他们会认真考虑的。”

“我猜你肯定还会联系我的,我不着急!”巴夏礼起身离开。

奕忻早知道谈判不会一蹴而就,他希望清军能争点气,他如果爽快答应,只怕英法又想要半个中国,得到半个中国,又想要整个中国。

1857年8月份,吴松县,高欢按照计划书放出消息,将10%内部股份投向市场给大投资者,作价5000万两,受到市场追捧,江浙无数官员富商前去咨询,但是攀上关系才能买的到,市场传言上市后万国财富基金集团将价值数十亿两白银,内部股票将翻好几倍,高欢与张彪一跃成为商业大亨。

英法财团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很快他们将控制中国的白银,他们再也不用在西方购买白银,再拉来中国购买丝绸茶叶瓷器等物质,只要玩资本游戏,就可以让中国人乖乖把白银交给万国财富基金,英法财团不仅占据大部分股份,而且按照合同,万国财富基金的白银要放在英法银行,这样他们又可以购买中国的物质,那些卖物质的商家又会把白银交给万国财富基金,一圈下来,他们只需玩资本游戏,就可以把中国的物质源源不断地拉往西方,比抢东西要省事多了。所以他们才会不懈余力地帮助高欢。

成为商业巨贾的张彪与高欢在吴松置下一座豪宅,原属法国商人的法式别墅,有十多公顷,有假山有人工湖,一栋朝南的主体大楼,2栋小楼分列左右,中间是游泳池。张彪把老家的家人都接过来住,罗小翠与他们其乐融融。高欢被认定是张家一家人,跟着住在主楼。

王成跟兄弟住在边上的小楼,虽然比以前住草窝要高档很多倍了,但共患难容易,共富贵就容易产生间隙。王成看着天天陪家人无所事事的张彪高高在上也就罢了,高欢就讲下课,开下会,见下洋人,地位甚至都超过张彪了。两个人风光无限。而帮会和公司的里里外外都是他王成忙活,看似三当家,就跟管家差不多。尤其是看到越来越成熟美丽的张婷,整日跟在高欢身边,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这天夜里,王成的弟弟王海与几个堂弟表弟把王成约出来在酒楼包间喝酒,已经富贵了的张彪与高欢已经很久没带王成喝酒了。

一帮人喝得醉醺醺后,王海愤愤不平地说道:“哥!你对斧头帮和公司的贡献不比任何一个人少,他们还是拿你当下人看待,风光的是他们,住大房子的是他们,美女也是他们的,哥,我为你不值。”

王成瞪了他一眼:“别TM瞎说,被别人听见,我们就回老家好了。”

王海不服气:“这里没有外人,公司值这么多钱,你没有一点股份,他们也从未说过要给你股份,到头来咱还是个打工的,太TM不公平了。”

一王成堂弟说道:“哥,海弟说的没错,你咋就不跟他们两位当家提提意见,你总是任劳任怨,老牛才任劳任怨,兄弟们也是满肚子气!”

这些弟弟的话何尝不是王成心里想的,但他还是说:“你们别TM到处乱说,别TM害我,我心里有数。”

“大不了不干了,该提就大胆提,不公平,还不让提啊!”一个虎里虎气的王成堂弟说道。

“好啊!你明天就回老家给地主种地去,”王成指着这个堂弟说道。

众人默默低下头不语,其实他们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很多倍了,只是看着以前同样吃苦的人,现在风光无限,内心充满嫉妒。

“我保证跟着我王成的,迟早让你们荣华富贵,想回老家的,明天就回去,”王成怒目圆睁,他的愤怒更多是对命运不公,这些兄弟只是把他的心里话掏出来。

“嘿嘿!兄弟们只是为哥哥鸣不平,哥要做什么?但凭一句话,兄弟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一王成堂弟满脸堆笑。

“这些话只能跟我讲,别给我到处乱讲,明白吗?都给我精神点!”王成严肃批评道。

就在王成一帮人酒饱饭足,准备离开时,在包间门口遇到安徽帮的徐鑫兄弟。

“这不是鼎鼎大名的斧头帮三当家吗?幸会幸会,都住大别墅了,还来这儿喝酒,家里厨师做菜不好吃,”在王成等人来这里喝酒时,就有人通知了徐鑫,徐鑫故意在他们隔壁开了一间包间,对他们里面的讲话听得明明白白。

王成感觉大事不妙,担心刚才的讲话被听到,一收往日对安徽帮的排斥。飞虎帮与安徽帮想买万国内部股票,最终飞虎帮成功购买了,而徐鑫被高欢给拒绝,让徐鑫热脸贴了冷屁股。飞虎帮最近收敛了很多,高欢才松口卖内部股票给他。安徽帮恶行累累,徐鑫一上门就被赶出去了。王成心虚地嘿嘿笑着:“徐哥也喜欢这里的味道,改天一起喝点!”

“不怕你们二当家跟老大不开心,他们好像对我安徽帮成见很大啊!我怎么把二当家排前面,我也是分不清他们谁是老大,”徐鑫明白王成对高欢不服气。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他们也不会管我交朋友,”王成想要知道对方把刚才的话听去了多少。

“哈哈!希望你当着他们的面也能这么硬气,不过,你别担心,你们刚才说了什么?哥我一句都没听到,”徐鑫阴险地笑着说。

王成明白对方的意思是他全都知道,他想知道徐鑫想要什么:“徐哥有啥需要小弟帮忙的,就请说句话。”

“算了兄弟,哥知道你做不了主,哥不为难你,只要交你这个兄弟就可以,”徐鑫微笑着说道,笑里满是阴险。即分化斧头帮,又拉拢了王成。

“那小弟就先走了,改日再聊,”王成明白徐鑫暂时不会拿这事做文章,带着兄弟匆匆走了。

罗小翠失踪了几个月,县令范国成派人到罗大头哪里问了几次,都说回老家了,罗大头当然知道失踪了,他怀疑过张彪,但又得罪不起张彪。这天,范国成亲自到飞虎帮要人,飞虎帮马仔看见县令,马上迎接到后堂,罗大头一路小跑赶到后堂,看见怒气冲冲的县令。

范国成五十多岁,个子不高,胖得跟个球一样,他倒不是多在乎罗小翠,他是在乎面子跟儿子,气哄哄地说:“你说小翠回娘家了,都几个月了,也该回家了吧!该不会你把她又许配给别人了。”

“大人啊!借小人10个胆,小人也不敢啊!小翠确实回老家了,回去就生病了,卧床不起!大人若是不忙可以随小人回趟老家看看,”罗大头知道现在洋人在吴松县越来越多,范国成得小心伺候,不可能离开吴松县,他好有时间想办法。

“我给你10天时间,要是再看不到我儿子,你就给我等着瞧!”范国成气呼呼地走了。

“大人我送你出去,”罗大头跟着送到门外。

等范国成走远,罗大头马上坐上马车去了张彪大别墅前,他已经被逼得没有办法了,他客气地问门口的守卫:“麻烦通报一下,我要见你们帮主!”

斧头帮的人大多被罗大头欺负过,看到以前不可一世的飞虎帮帮主也有求自己办事的一天,故意刁难道:“有公事请到我们公司,我们跟罗帮主好像没有私下交情吧!”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你们张帮主曾经也是跟我们罗帮主混的,你算个什么东西?”罗大头跟班愤怒讲道。

“我是不算什么东西?就是不让你们进,你能拿我怎么样?我们斧头帮几万兄弟,怕你啊!”门卫丝毫不给面子。

罗大头跟班还想理论,被罗大头拉住:“走吧!别跟这种人争持。”

这时张彪正带着罗小翠和他儿子弟弟妹妹在别墅里玩耍。

在万国公司,高欢正在改方案,张婷给高欢泡好茶,站在高欢背后一脸崇拜地看着高欢。王成进来递资料,看到神气的高欢和美丽的张婷,心里就不是滋味,递完资料便快速离开。

前台小姐进来说:“飞虎帮的罗帮主要见张经理。”

“告诉他张经理不在,”张婷不用问都知道哥哥不在,张彪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事,又不想学,天天窝在别墅里。

前台小姐解释道:“我讲了,他说要见董事长。”

“让他去会客厅等我吧!我随后就到,”高欢预感到不妙,如果只是业务上的事,直接会找他,该来的还是来了。

罗大头购买了万国1%的股份,也算是贵宾了,他独自进入万国公司贵宾客户会客厅后,走来走去。高欢带张婷来到会客厅,一进门便客气地说:“罗帮主别来无恙啊!”

罗大头直接开门见山说道:“我来不是为别的事,我女儿小翠是不是跟张彪在一起?”

“这我可不知道啊!”高欢不想骗人,但是也没办法。

罗大头哪里是那么容易骗的,语重心长地说:“我拿全部身家投资咱们公司,咱们也算自己人了,小兄弟,有什么就说什么?你们有洋人撑腰,天不怕地不怕,我没有啊!我得罪不起县太爷啊!就是看在我是小翠父亲上,给我留条生路吧!”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小翠姐父亲啊!把她嫁给比你都大的老头子,你怎么做得出来?”张婷出言讥讽,很快发现不妥。

这下罗大头更加确定罗小翠就在那栋别墅里,他突然跪下,被高欢拦住,语气可怜地说:“他们要真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好了,但是你们得保我啊!范国成不敢惹你们,只要你们发话。我们也可以名正言顺是一家人了。他儿子就还给他就是,小翠再给张彪生不就可以了。”

高欢与张婷面面相视,知道是瞒不住了,高欢不得不承认:“那不是范国成的儿子,本来就是张哥的儿子,张哥也是没有办法。只怪你当年做事太绝。你放心,范国成不敢拿你怎么样?我跟张哥商量一下,大家碰个面。”

“都怪我当年鬼迷心窍,早知如此,当年说什么都不能拆散他们,”罗大头明白,现在这里是洋人说了算,斧头帮又受洋人器重,他就有了新的靠山。

“这个事要妥善处理才行,虽然范国成不能怎么样?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他能做吴松县这么久的县令,定不是泛泛之辈。”

徐鑫已经从范国成家里打听到罗小翠跟她儿子失踪的事,又派人盯着罗大头,罗大头送范国成出门,到张彪别墅进不去,又到万国公司进出,全被徐鑫的人看到。徐鑫派人约王成吃饭,想从王成嘴里听到什么?他不甘心在吴松县就这样被张彪高欢踩到脚底,他要建立复仇者联盟,抓住机会,就扳倒张彪和高欢。

晚上,王成与弟弟王海坐上安徽帮的马车,下车时已经到了郊外一处树林深处的房子前,徐鑫与弟弟徐飞,徐钱就站在马车外,徐鑫客气地搀扶王成下车:“兄弟,辛苦了,这里比较安静,不会受人打搅!”

王成受宠若惊,心想这徐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凶狠的徐氏三兄弟竟这般殷勤,使王成心里忐忑:“这如何担的起!徐哥太见外了。”

“唉!都是兄弟,不用客气,还请里面请,”徐鑫拉着王成往里面走,徐飞也亲切地请王海走在前面。

这栋二层楼房外面看起来毫不起色,里面却别有洞天,一楼是个大客厅,直通屋顶,二楼是单间,客厅中间摆了一张大桌子,十几个妖娆的女子站在楼梯旁,见徐鑫王成等人进来,纷纷涌上来喊道:“大爷!怎么才来啊!”

王成兄弟俩平时被张彪约束,不准他们去妓院,此刻受到引诱,竟毫无抵抗,很快就在女子搀扶下入座,十几个女子轮流与王成兄弟敬酒,很快2人便开始迷糊了。

徐鑫见时机成熟便诈道:“据说你们大当家把县太爷小妾拐走了,还有县太爷儿子?”

“哈哈哈!徐哥叫兄弟吃花酒,果然有目的啊!”王成虽然喝迷糊了,心里还是清醒的。

“来兄弟干一杯!”徐鑫与王成吃了一杯酒后,故作神秘地说道:“你我兄弟的前程就在这里啊!”

“哈哈哈!徐哥真会说笑,他们的女人跟我的前程有什么关系?”王成心中对张彪越来越不满了,已经不再看作兄弟了。

“这里面学问可大了,兄弟!县太爷受此大辱,岂肯善罢甘休,”徐鑫已经100%确认自己所猜。

“他不肯善罢甘休又怎么样?他敢得罪洋人吗?”王成不认为范国成能怎么样?

“哈哈!兄弟!县太爷能在大清朝最重要的县任职这么久,岂会没有手段,明的不能硬来,还不能来暗的吗?他们张彪高欢只不过是洋人的狗腿子,又不是真的洋人,县太爷是可以接触到洋人重要人物的,只要计划周全,我不信就搬不倒张彪高欢,”徐鑫眼神中露出凶狠。

“徐哥啊!你这是叫我背叛帮主,这可是江湖上大不道的事,”王成被吓得心惊胆战。

“兄弟啊!人家有把你当着兄弟吗?他们俩多久没跟你一起喝过酒了,人家住着大房子,抱着美女,让兄弟你跟帮男人住小房子,这是把你当奴才啊!”徐鑫死死盯着王成的眼神。

“徐哥!这种事我王成做不出来,即使他们对我不恩,我不能不义。何况绊倒他们,对我有什么好处?”王成慌乱的心如小鹿乱撞,一时拿不定主意。

徐鑫站起来走到王成身边,扶着王成的肩膀说道:“绊倒他们,你就是斧头帮帮主,万国公司的董事长,还可以娶高欢身边那个小美女,据说他们并未有夫妻之实,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不想娶她吗?”

徐鑫的话句句扎进王成心里,尤其是想到张婷,那种嫉妒愤恨就一股脑涌上心头,但他担心做不来:“徐哥!这我哪里做得来,我担心......”

没等王成说完,徐鑫就抢先说道:“哥去帮你啊!徐哥给你做副帮主,你看够不够资格?”

王成顿时心惊肉跳,又满是刺激:“我听徐哥的,今日你我结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哥正有此意!”徐鑫拉着王成兄弟俩,跟自己徐氏三兄弟结为5兄弟,拜关公,斩鸡头,歃血为盟,立誓拿下吴松县。徐鑫明白,这个稚嫩的王成上台后,真正当家的会是他徐鑫,时机成熟,他徐鑫才会是斧头帮帮主。

拜完把子后,王成神秘地说道:“你我既然已成兄弟,我再送哥哥一个大礼。”

“哦!兄弟请讲,”徐鑫就知道斧头帮藏了不少的秘密。

“张彪高欢与小刀会勾结在一起了,他们拿公司分红秘密交给小刀会,小刀会拿着这个钱派发给农民买地买粮食,以此收买人心,他们这是居心叵测啊!”王成这是正式跟张彪高欢为敌了。

“哈哈!这真是一个好大的礼物,哥哥我更有办法了。”徐鑫两眼放光,如同草原上的野狼一般。

0

第十五章:魔都黑帮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