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秦根本的乡村故事>第二十九章 树坑之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树坑之争

小说:秦根本的乡村故事 作者:太渭 更新时间:2021/4/21 11:43:58

次日一早,秦根本开着三轮车,拉着父亲和挖坑的农具来到河边的小麦地。

深绿色的小麦在微风中瑟瑟发抖。它们盼望着一场雪,好给它们盖一层被子,可是它们等来的却是铁锹和?头。

秦根本把车停在地头上,从车厢里拿下一蛇皮袋子草木灰。这是他昨晚上从灶台里掏出来的。

秦有仁把农具拿下来问儿子:“怎么栽,你说。”

“先算好一亩地要栽多少棵树,然后用草木灰标注位置。等所有的坑挖好之后,再统一栽下树苗。”

“咱这块地是二亩。要挖多少个坑呢?”

秦根本突然想起一事,“哎,怎么忘记从宁支书那里借个皮尺。没尺子咋丈量土地,又怎么打点定位呢?”说着他就要往回去借皮尺。

“还要啥皮尺,脚下就是尺子。”秦有仁说,“这块地长110步,宽20步。你就说这地准备栽多少棵树就行。”

“按照行距4米,株距3米,二亩地大概1400平方,估摸着要栽120棵左右。”根本口算道。

“行了,知道了。”秦有仁说,“你把那捆竹竿扛过来。”

根本不明白父亲带了十几根一米多长的竹竿要干什么?他没多问,听命就行。

秦有仁站在地头看了看,可能心里在想,这么好的一片麦田,就要变成果园了,他有些不忍。可是为了儿子的宏大抱负,他也豁出去了。

秦有仁在地头迈开大步走了一通,嘴里念叨着数字。

秦根本这才明白,原来他爸的脚步就是尺子,老父亲是用步丈量土地。

老秦在地头走几步,用脚跟踩一个窝,根本就在那个窝里插入一根竹竿。地头上插入了四根竹竿,他们又走到地尾,同样插入四根。

秦有仁让根本背起装着草木灰的袋子跟在他身后。

老秦从地头走到地尾。每隔几步停下来,踩一个窝,根本就在那个窝里撒一把草木灰。

一趟走过去,站地地尾回头看,那些灰点点成了一条直线。

一头一根竹竿。以此类推。来回走了几趟。地里出现了四条直线,一百多条灰点。

如同一张围棋的棋盘就这样织好了。

根本这下子彻底心服了。父亲是个老农民,干农活比他这个年轻人强很多。

以前总觉得农民思想落后,观念保守,不愿意接受新事物,尤其像父亲这样特别重视传统、看中礼数的人,简直就是冥顽不化。

可是,当这些老农民走进田间地头,他们的那些土办法、老经验,却是种庄稼的灵丹妙药。

不得不说,家有一老,胜过一宝。秦根本算是领教了。

棋盘画好了,可以落子了。只需要在每个灰点的位置上挖坑。

秦有仁在身上摸来摸去,没摸到旱烟袋。在地里干活,没有旱烟抽,就是拖拉机没加上油,就像老黄牛没喂饱料。老秦浑身不自在。

秦根本看出他爸的烟瘾犯了,拿出纸烟给他抽。

老秦抽不来,他要回家去拿旱烟袋。

根本说:“你回去就在家里休息吧,今天不用来了。”

“哦,”秦有仁答应了一句,背着手往家里走去。

根本脱了外衣,只穿一件军队配发的旧秋衣,甩开膀子干了起来。

时节虽然是冬天,可是没下过雪。温度不是很低,田地里没有上冻。

?头挖,铁锹铲,个把小时,一个直径五十厘米,深六十厘米的坑就挖好了。

他有点累,可他不想停。

他挖的不是坑,而是旧观念,他要栽的也不是树,而是希望,是改变他自己命运、改变家族前途,改变红火沟面貌的希望。

秦根本一口气挖了四个坑,额头冒汗,背心也湿了。

好久没有干农活,一旦干起来,他有一种由衷的舒畅感。

直到手上磨出了水泡,他才停下来,坐在铁锹把上,抽起烟。

……

一根烟还没抽完。老父亲敞开着棉衣的扣子,双手背在身后走过来了。

刚到地头,秦有仁就瞪起眼睛,大声说道:“嗨,你这浑小子,坑怎么能这样挖?造孽啊,造孽。”

根本披着迷彩服起身,一脸无辜地看着父亲,他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什么了。

秦有仁将保温饭盒放在地头,跑到麦田里,这个树坑看看,那个树坑看看,说:“栽那么小一个树苗,用得着挖那么大一个坑吗?”

原来父亲是嫌坑挖得大了。

根本忙解释道:“这坑的大小是按书上讲的规格挖的,不大也不小。”

“你这娃,就像《三滴血》里的贪官一样,定信书、不如无书。”秦有仁说,“书上告诉你在沙地挖多大的坑,山地挖多大的坑了吗?”

“没讲。”

“书上讲在麦地怎么挖坑,在闲地怎么挖坑?”

“也没讲。”

“书上讲挖坑取出的土,要怎么堆放了吗?”

“也是没讲。”

“难怪你在那里乱挖。”秦有仁说,“栽果树挖坑是有讲究的。我没栽过猕猴桃,但我栽过苹果,种过葡萄,道理都是相通了。”

“那你说,应该怎么挖嘛?”根本被老父亲问得不知所措。

秦有仁蹲在地上,抓了一把被刨断了根的麦苗说:

“这都粮食啊,你这么挖太可惜了。你拿回来的猕猴桃苗我看了,根只有两三寸长,这么小的点根,只需要挖一个碗口大点的坑就可以。没必须毁了这么多的麦苗。”

“坑挖得大,有利于猕猴桃扎根。”根本说,“幼苗需要虚土,才能长得好。”

“麦地哪有瓷实的土,全都是虚地。”老父亲说,“照你这挖法,一个树坑铲掉一片麦子,这块地,明年就少收几百斤粮食。”

“爸,这地既然栽了树,迟早就不能再种麦了,你还指望这地既要打粮,还要结果子,就不怕把抽干了。”

“这不是还没挂果吗?”秦有仁说,“现在树苗小,麦子重要,等树苗大了,麦子自然要让路。”

秦根本看着父亲执拗的样子,真有些无语。

有这样一个老父亲,让他没法子干活。

若是按父亲的说法,只挖那么小一个坑,把树苗塞进去,能不能活还不知道。

即便是侥幸活了,长不起来。一年成型,二年上架,三年挂果的目标实现不了,岂不要等到五六年树才能长大?

父亲的老经验对不对呢?根本觉得不对。树种,父亲没有经验,只有失败的教训。

那教训也未必是真实可靠的教训。他曾专门问过徐家庄老徐的儿子,树坑一定要挖够尺寸,第一年的幼苗千万不能大意。可是,怎么说服老父亲呢?

上半天,他还想着老人是块宝,这下半天,他又觉得老人像个绊脚石。

秦有仁发过一通牢骚,对儿子说:“你先吃饭吧,你妈擀的面。”

说完,老秦拿起铁锹,瞄准一个灰点挖了起来。

根本无奈地摇了摇头。拎着饭盒走到地头的一块石头上坐下,吃起饭来。

根本一边吃饭一边琢磨着怎么让老顽固开窍。

这时,有人叫了他一声,“根本哥。”

根本回头一看,是尤虹提着竹篮走了过来。

6

第二十九章 树坑之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