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最后的秘境1藏南极地>二十五、冲出印控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五、冲出印控区

小说:最后的秘境1藏南极地 作者:谷主 更新时间:2021/5/8 10:44:37

萧问天把那幅地图铺开,对着达瓦说道:“这是一幅印军当年的军用地图,对于这个地区的描绘非常详细。”

达瓦看着地图摇了摇头说:“我不太能看懂地图,但这里除了那条死亡谷,每一处地方我都熟悉,甚至了然于胸。”

萧问天让婷婷拿过来一支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小木屋的小简笔画,指着地图对达瓦说:“这里就是小木屋,是我们现在的位置,这片波浪线条就是前面这个湖,这边就是多雄拉山,这是死亡谷,我们是转了一个圈才来到了这里,前面的这里就是大山脉,边缘地带就是麦克马洪线,过了这里,就等于出了印控区,界线外就是墨脱了,能看明白吗?”

达瓦把马灯移近前仔细地看了一会,指着一处波浪线问道:“这是什么?”

“是一条河流。”萧问天回答。

“这就对了,没想到老了,还能学会看地图。”达瓦兴奋地说。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达瓦看着地图继续说:“都看明白了,这里有两条路可以到墨脱,一条是山路,就是爬上山顶,从这条山脉的顶端一直走,这里都是森林,没有太高的悬崖绝壁,地震基本上损坏不大,可以走,但要走两、三天的时间,如果一路顺利没有意外的话,可以走得快一点,但最快也得要两天的时间。”

萧问天看着地图点了点头:“那另一条路呢?”

“另一条是水路,三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墨脱,直接穿到雅鲁藏布江,但这条路非常冒险,可能不一定行得通。”达瓦神色凝重,摇了摇头。

“要怎样冒险?”萧问天看着地图问道。

达瓦想了想,指着地图说:“看到这条小河流了吧?这就是直接流到墨脱雅鲁藏布江的水路,从我们这里过去,抄近路要一个多小时,但在这里,设有一个印军的哨卡,根本就过不去。”

婷婷和凯丽倒抽了一口凉气,惊得说不出话来!

萧问天让达瓦坐了下来,说:“达瓦大爷!你跟我详细地描述一下那个哨卡的情况。”

“那个哨卡也不大,和我这木屋差不多,也是木头搭成,只是刚好搭在了河道上,河道里用木桩拦住,从上游下去根本就通不过。从哨卡的上游水流平稳,他们平常运送物资和交接班,都是通过橡皮艇从水路来往运送,山地根本无路可走,从哨卡下去一百多米左右,山势的落差就变大了,水流很急,一般的竹筏木筏也不好走,得要橡皮艇才行,哨卡下面一般都放着两艘橡皮艇,但是,别说借橡皮艇了,就是人一出现,不是直接枪毙就是立刻抓起来了,根本行不通!”达瓦叹息着摇了摇头。

萧问天想了想,问道:“他们平常有几个人留守?”

达瓦道:“两个,三天一班,平常都是住在哨卡里,所以那里除了没电,其余的一应俱全。”

萧问天:“哨卡周围的地形怎么样?”

达瓦:“哨卡下面的岸边有一处开阔地,不是很大,周围就都是森林了。”

萧问天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说:“好,我们就走水路。”

“怎么走?”达瓦吃惊地问。

“就坐橡皮艇啊。”萧问天微微一笑。

“不行,那太冒险了,他们不会借的!”达瓦摇摇头。

萧问天嘴角笑了笑:“谁说要借了?我们就直接去要。”

达瓦疑问道:“你是说,我们去偷?”

萧问天说:“按照你描述的情况,偷,当然也是偷不到的。”

“去抢?可他们都是荷枪实弹,那可是要杀人的,这更不行了!”达瓦吃惊地说。

萧问天安慰他说:“达瓦大爷!你放心吧,他们杀不了我,我也不会杀了他们,他们抢了我们这么大的土地,还抢了我们这么多的同胞,我就抢他们一艘橡皮艇,不算过份。”

“你真有把握?”达瓦还是不敢想信。

萧问天自信地点了点头。

“你们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出发。”他回头吩咐婷婷和凯丽。

两个女孩答应着上楼去休息了,斑虎独自在院子里守着。

萧问天把那把AKM步枪拿起,递给了达瓦:“达瓦大爷!这把枪,我们用不着,就给你留着吧,危急关头,兴许能用上。”

达瓦问道:“你明天,不用带上枪吗?”

萧问天摇了摇头,愤慨地说:“我不是去杀人,没必要带枪,而且,他们现在也不是我的敌人,但如果真有一天开战了,在战场上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在国家领土主权上,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切的来犯之徒,皆我之敌!”

……

清晨的原始森林里,千山初醒,朝云出更,万物初醒!在青青苍苍中,**白色的云纱飘游山腰,轻轻起舞!四人一豹已踏着朦胧的晨雾行走在丛林之中。

“快到了,翻过前面的山坡,再下去就到河边哨卡了。”达瓦指着前面说。

四个人提气往上爬,看看就到了坡顶。

突然间,从山坡对面传来了“呯呯呯”三声枪声。

萧问天迅速单膝下蹲,左手握拳示意大家伏低身体。

他回头轻轻吩咐婷婷和凯丽:“看好斑虎,别让它弄出响声。”

四个慢慢地往上爬,伏在山坡上向下看去。

萧问天估算着从山坡到哨卡边有二百多米的距离,透过浓密的树林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哨卡和流水,还好像看到有人影在活动。

他侧头对婷婷和凯丽说:“你们在这等着,看好斑虎,千万不要弄了声音来,一听到我发讯号才能下来。”

婷婷和凯丽同时点了点头。

“老爸!你小心点。”婷婷和凯丽脸上尽是不舍。

萧问天回过头来,看了看她们,语重心长地说:“不要害怕失去,就放弃开始!人生,有些选择题,你们无法回避,只能抉择。”

萧问天的双眼锐利地盯着前方,和达瓦依靠着树木的掩护,悄悄地向前摸去。靠到了一百米左右的地方隐蔽好,已经能听清楚对面哨卡里传出来的说话声了。

“情况有变,这里不止两个人。”萧问天压低声音说。

“我们互相也认得,要不我先过去探探情况?”达瓦说。

“先看清楚再说。”萧问天轻声说道。

萧问天仔细观察,哨卡门口站着一个人,相隔两米外又站着一个,都拿着枪。木屋里面传出一声声的喊叫声,似是有人被挨打。

过了一会,木屋里的声音停了下来,一个拿着枪的人从木屋里拖出来两个被捆绑着的人,却穿着印军的军服,后面还跟着一个,手上也拿着枪。

萧问天低声说:“看到了吗?那两个被捆住的才是军人。”

达瓦点头说:“看到了,别外几个,应该是**。”

萧问天疑惑地说道:“这里只是一个小哨卡,**为什么要过来抢劫呢?而且,还不惜抢劫军人?”

达瓦解释说:“都是因为这里的经济落后,导致了更多东北邦人的不满与骚乱,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萧问天点了点头:“先听听他们说什么?”

只见其中一个人扬起枪托,“扑扑”两下把那两个被捆绑住的印军打得晕了过去。

其中两个又走了过去,用脚踢了几脚。

达瓦侧耳细听:“那四个人真是**,他们恨印军,但他们也不是好人。”

“大爷!你守在这里,我一个人过去。”萧问天轻轻解下背包。

“这可行不通,他们四个人都拿着枪,你一个人怎么对付?”达瓦慌张地说。

萧问天笑了笑:“你不是说,我是神灵吗?你怎么又不相信传说了?”

达瓦呆呆地看着他,证证地说不出话来。

萧问天束了束皮带和头上的棒球帽,拨出那把廓尔喀军刀横咬在嘴里,悄悄地从侧面向哨卡迂回过去。

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四个暴徒在围着那两个被打晕了的印军调笑着,四个人都背对着森林,毫丝没有觉察到有人悄悄地在摸近,或许,他们是根本就想不到还会有人在这里。

萧问天在离目标还有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双眼牢牢地盯着目标,眼里射出了像狼一样的寒光!他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变成了一匹狼,一头猎豹,他的眼光中充满了杀气。

他想起了在部队时的往事:在这个所谓的和平年代里,边境线上却随时都会发生的杀戮、肉搏!这些,已经被和平生活掩盖的日子、仿佛离他很远很远,但在他的心里,却很近很近。

他是一名军人,一名曾经的军人,一朝为军人,终身铸军魂!在他的军人字典里,就只有四个字:进攻!杀敌!

在国家领土主权上,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切的来犯之徒,皆我之敌!

达瓦已经紧张得满头大汗,不停地喘着粗气,握着猎枪的双手也已经被汗水湿透!他不相信,可又不得不选择相信,他宁愿相信传说是真的。他、是神灵,是万能的神。

萧问天的身子像一道闪电似的射了出去,他必需趁其不备而一击成功,不能够有着丝毫的疏忽,就算是偏差了一秒钟,那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八米,五米,三米,那四个**还是毫无觉察。

萧问天整个人突然凌空飞起,双膝向前撞去。“扑”的一声闷响,把最正面的一个**直接撞飞出了好几米远,摔在地上晕了过去。他不等身体落地,左手已然按住了左边的一个**的头顶,右手挥出,砍在那人的后脖颈上,把他砍晕过去。他借着手上的力道,右脚猛然向侧面踢出,“扑”的一声,正踢中了第三个的面门额头,那人莫名其妙中只感到眼前一黑,往后便倒了下去。

萧问天一招之间打晕了三名**,一个空翻落下地来。

第四个**茫然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三名同伴就一个接着一个都飞了出去,慌慌张张中端着枪想转过身子。

萧问天那会给他转身的机会,一扭身体快速地弹了起来,双手撑地,双脚猛地踢出,“扑扑”两声闷响,一脚踢在后背,一脚正踢在后脑勺上,那人抱着枪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萧问天一展身手,几十秒钟的搏击时间一举击晕了四名荷枪实弹的**,他单膝跪地,双眼四面扫视了一遍,才确认没有了危险。

他把地上所有的枪快速踢开、捡起丢到了一边。一边给达瓦和婷婷、凯丽发讯号,一边找绳子把四名**捆绑起来,又把他们连同那两名印军的眼都蒙上。

达瓦从头到尾看着这一切,他已经惊呆得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了!他当了一辈子的猎人,和深山老林、豺狼虎豹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却从没看见过这种瞬间中不可预料的搏击,他的这口气呼出来一半,又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一颗心顿时提起,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想着昨天和萧问天交手时的情景,庆幸选择了和他做朋友而不是敌人。

他突然间向着萧问天跪了下来,眼里含着眼泪,口中喃喃自语:“神灵!神灵!传说是真的!传说是真的!”

萧问天把四名**连同那两名印军都拖到了哨卡边,达瓦才帮他提着背包走了过来。婷婷和凯丽带着斑虎也跟着下来了。

萧问天走进木屋里,看到地上丢着一个对讲机,想必是哨卡的配备用品,让士兵用来联系外界的通讯设备。

他捡起了对讲机,走出木屋。对着达瓦说:“你通知印军过来,就说哨卡遇上了**的袭击,而你刚好路过,出手制服了**,他们就会对你心存感激,对于你会所帮助。”

他调好频率,把对讲机递给了达瓦,问道:“接到通知后,印军最快要多长时间才能赶到这里?”

“最快也要三个小时。”达瓦接过对讲机,他已经完全把萧问天当成了一尊神灵,把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奉若神明。

“好,等我们走了之后,你救醒他们两个,然后再通知印军。”萧问天一边说,一边走到哨卡下解开一艘橡皮艇,拿了两把船桨丢进去,招呼着婷婷和凯丽上来。

“达瓦大爷!谢谢你冒死的帮助!我们、要走了,你保重!”萧问天双眼含泪,紧紧把握着达瓦的双手。

达瓦指着下游说:“一个多小时之后,就会看见一块大岩石上画着一个图案,那就是麦克马洪线的分界线,过了岩石就是出了印控区,三个多小时之后,会经过一片竹林,你们就必需弃艇上岸,因为过去就是雅鲁藏布江了,这条水流会形成一条瀑布,直冲到雅鲁藏布江中,你们爬上瀑布的顶端,就可以看到雅鲁藏布江的果果塘大拐弯,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萧问天跪了下来,达瓦连忙把他扶住。

达瓦拉开衣服,把挂在他脖子上的那一串虎牙解下,递给了萧问天。

他眼里流出了泪水,硬咽着说:“请记住,我们,也是中国人!”

“保重!”萧问天含泪接过虎牙,跳上橡皮艇,对着斑虎喊道:“斑虎!你顺着岸边走。”

斑虎长啸一声,顺着岸边向下游跑去。

萧问天拿起船桨用力一撑,把橡皮艇推出了水中,和凯丽一起,用力划了起来。

达瓦站在岸边,目送着萧问天他们的橡皮艇渐渐远去,眼中老泪纵横,心中感慨万千!他的脑海中,又响起了萧问天说过的话:在国家领土主权上,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切的来犯之徒,皆我之敌!

橡皮艇从冰凉的水花中一跃而过,向下急坠。时而轻盈如燕,时而奔腾如虎,一路漂荡。萧问天和凯丽两支船桨左右急挥,护着橡皮艇不让冲撞到岩石。穿丛林、越河谷、一方面感受着原始森林的植被风貌带来的视觉冲击!一路上绿树茵茵,新鲜自然的空气扑面而来。

婷婷深深地吸了一口带有野花幽香的山间空气,感觉肺部顿时清新凉爽,在林海花潮中顺流而下,在山、水、林间漂流,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冒险气氛!

“老爸!你看那个图案,我们已经冲出印控区了!”婷婷兴奋地喊了起来。

四个小时左右,他们终于看到了前面两岸边生长着一片茂密的竹林,萧问天连忙把橡皮艇划向岸边,三人弃艇登岸。

萧问天把橡皮艇拖上岸,放了气折叠好,用工兵铲挖了一个坑,把它埋了起来。

三个人穿过竹林,向山坡上爬去。

只听到脚下水声轰鸣,惊天动地,一条大瀑布从脚下激射而出。

后面的森林中传来了一声长啸,啸声雄浑,和瀑布声融在了一起。

“斑虎!”婷婷和凯丽齐声大喊,“是斑虎!”

森林中身影一闪,斑虎飞奔出来。它翻越山林,一路追寻到了这里。

“斑虎!”婷婷和凯丽冲过去紧紧把它抱住。

正像达瓦所说的,瀑布的下面,就是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在两边山峰的夹峙中咆哮而出,于崇山峻岭间劈开了一道深达五千多米的深沟,形成了世界上最深最长最险峻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同时也在果果塘这里盘了一个大弯,形成了神奇的果果塘大拐弯。

三人一豹站住瀑布的顶端,泪流满面地看着下面的果果塘大拐弯,心中感慨万千。

阳光明媚,把天地间一切的空虚都盈满。阳光下,是一道纤绝的尘陌,呢喃着天真,充盈着这一段曾经深不可测的孤独,和现在这几个飘逸的身影。

“好美!”凯丽闭上眼睛,缓缓地张开双手,用心感受着世间的美丽。

天空中忽然下起了细雨,很漂亮的雨丝,像天使的眼泪。

“是太阳雨!”萧问天微笑地看着天空。太阳雨如烟如雾,细而无声地飘洒在天地间,温润着整个森林。

生活并不是等待暴风雨的平息,而是要学会怎样在风雨中起舞。太阳雨也如同花草树木一样,能否成为风景,都取决于人的心情。

“有彩虹,四色的彩虹!”婷婷兴奋地喊道。

“下雨了,好漂亮的雨丝。”凯丽伸手接着雨丝。

“下雨,是因为云哭了。”婷婷看着天空中的美丽云朵,心中充满了陶醉。

“云为什么哭了?”

“因为,云也在感动!”(未完待续)

1

二十五、冲出印控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