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金凤凰>009章:军训结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9章:军训结束

小说:金凤凰 作者:雁嘶鸣 更新时间:2021/4/17 16:07:16

“我一岁半时我娘就走了,不是死,是离开。”金凤凰说,“因为我家穷,我是阿婆和阿公带大的,我爹一年都到外头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来几天。”

“都差不多,”田春丽说,“我有爹娘,我和我哥,一样也是阿公阿婆带大的。”

“我是大姐,有还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张迎春说,“我九岁前,我爹娘带着我们姐妹四处漂泊,就是想生个儿子。

生了弟弟半岁后一家人回来,我才和二妹一起读的书。扶贫工程进村,我爹娘现在在家种大棚菜。

我爹娘不重男轻女,是生我二妹时,村里人老欺负我家。我娘就与她们去评理,她们说,我家没有儿子,以后我和我二妹出嫁了。那些田地屋子什么的,还是要还给生产队的。

我爹娘怄气就要生个儿子,就带我和二妹出去。后来生了我三妹,老四才是儿子,要是老四不是个儿子的话,他们还要生,就是为了争那口气。上学前,我是做不完的家务事,洗不完的尿布。”

杨柳问:“你二妹和你一起读书,你来上高中了。她呢?”

“安市读职院,”张迎春说,“我二妹讲我成绩好鼓励我老高中,我爹娘都支持我考高中。我爹也想我考大学,让村里人看看女儿一样可以有出自息,我们村还没有出大学生。”

王燕说:“我们生为乡下的女儿,为什么会受到如止的不公?我家还好,五谷乡王家武馆就是我家开的。我适龄上的学,小时候我胖呼呼的,第一天上学,学校男同学就捏我的脸,二三年级都有。

我把他们全打倒在地上哭爹喊娘。家长们就闹到校长那里,我阿公夸我打的好。我爹就叫我不上学了,就在镇上开武馆。我是我爹的第一个学员,第二年才又报上一年级,也没人欺负我了。”

杨柳说:“我家还好,我有个弟,我爹娘在家种葡萄开农家乐,收入还不错,我家前两年脱贫了。”

李忠菊说:“我家就是重儿轻女,我爹就不让我读书,是乡干部到我家,我才上的学。”

田春丽说:“我是阿婆不让我早上学,讲我小,在家长大点再上也不迟。”

“还好你阿婆留你在家,”刘方言说,“要不就遇不上我们了。”

王燕问:“刘言丽家是个什么情况?”

“我没有兄弟姐妹,”刘言丽说,“我爸妈是乡财政干部,就是一般的工作人员。春耕生产时他们工作很忙,对我照顾少,小考初我考了两年。”

杨柳说:“从今天开始,我们都是你们的姐妹。”

“我是后娘,”林敏说,“我比你们还惨一些,我娘没死,我记事起,她和爹都是吵架。因为穷吧,就离婚了。

我一样是阿公和阿婆带大的,阿公老爱喝酒也打我阿婆。我爹后来又带回来一个女人,生了两个儿子,你们想想我的生活。”林敏流着泪说,“我家就住在红彬乡边上的村子里。

阿婆在家种菜,养些鸡鸭。赶场(集)阿婆就拿去卖,我上学的钱,大多是我阿婆存的,加上贫困补助还可以。我爹再婚后,贫困补助都让后娘给拿走了,没有补到我的学习上。学校所有的活动我都不参加,因为没有钱。班主任知道后就不给她,就给我阿婆。

我上初中,我爹和后娘也不出去打工,家里开一家饭馆,我的贫困补助也取消了。可是,我还是一样的贫困,我阿公前两年喝醉酒死了。我阿婆才得到解脱。”

金凤凰走过去抱住林敏,她觉得和林敏比起来,她幸福多了。

八姐妹拥抱一起流泪。

金阿公天刚黑进了屋。

接下来的一个早期,金凤凰他们高一学生军训,军训结束后。周炜煌与金凤凰寝室的姐姐们也熟悉了,中午食堂吃饭,周炜煌笑嘻嘻的对金凤凰她们说:“看吧。”

“什么?”金凤凰说,“下午我们休息,我洗澡要回家去,休息一个星期。”

“黑呀,”周炜煌问,“你们都没发现?”

“健康。”李忠菊站起来,就带着大家走了。

金凤凰不想与周炜煌多说,要不,她回去会黑在回家的路上。

金凤凰回到寝室拿上换洗衣服,麻利的洗完澡。军训的衣服以后也穿不上,她折好,内衣裤一起包好,放到书包里带回家去洗。

“凤凰,”杨柳说,“怎么那么急?”

“我得快点,”金凤凰背上书包,“顺利的话我差不多五个小时后到家,不顺利的话那就不好说了。我走了。”金凤凰说完就走了。

在金凤凰出学校大门时,看到学校外面停了好些车,还有一部分家长。

周炜煌背着书包跑过来:“我们一起回去。”

金凤凰问:“你下午不上课?”

周炜煌说:“今天星期六,我们下午休息,明天中午回学校。下个星期一,初一军训,我爸教育局开会,顺带来接我。”

“嗯,”金凤凰说,“那我去车站坐车。”

“我看你军训懵了,”周炜煌笑,“我爸来接我,顺带你不行呀?”

“不好吧,”金凤凰说,“周校长是来接你的。”

“炜煌,凤凰。”叶芳草车里喊他们咯咯咯的笑。

“妈。”周炜煌喊一声,就拉上金凤凰去坐车。

“叶老师,周校长。”到边还没上车,金凤凰就喊老师。

叶芳草笑:“你俩坐后面。”

周炜煌开车门让金凤凰先上,他后面上来关好门:“妈,你笑什么?”

“你妈笑接两个皇上。”周柏松开车。

“什么意思?”周炜煌坐好。

“以前没发现,”叶芳草偏着头看他们笑,“刚才喊了你俩,一个炜煌,一个凤凰。你爸说,两皇上。”

“哈哈哈。”他们一起笑。

叶芳草坐正:“凤凰,一个星期军训都晒的好黑呀。”

“大家都一样,”金凤凰说,“有同学说,一天天的左转右转,教官就是要让我们晒的均匀。”

“哈哈哈。”

“凤凰,”叶芳草说,“以后每个星期你都和你炜煌哥一起回去。”

“妈,”周炜煌说,“凤凰她们高一星期五就放学了,我要星期六中午才放学。”

“哦,是的,你高三了。”叶芳草说,“那凤凰就一个人回去可以吧。”

“可以,”金凤凰说,“我知道路的。”

“嗯,”叶芳草说,“高一一样要好好学习。”他们一路上就聊学习的事。

四十分后,周柏松一家把金凤凰送到回金坪的车站,看到金凤凰上了车,他们一家才回去。

金凤凰等了有十分钟车才开,路上,上下车的人少,四十分钟后到了金坪。金凤凰就走路上山回家,五点半钟金凤凰到家。

金阿婆是赶紧的把孙女的书包拿下来,先洗洗手,休息一下。吃晚饭时,金凤凰才对阿公,阿婆和弟弟说这一个星期军训的事。

金阿婆说:“怪不得晒的这么黑,比读初中时黑好多。”

“嘿嘿嘿。”金瑞祥笑。

金阿公问:“今天回来没挤车吧?那天我回来挤一车满满的人。”

“周校长和叶老师教育局开会,开车接炜煌哥,”金凤凰说,“他们送我上了回金坪的车,我才这么快的。”

“阿姐,你得坐小轿车了?”金瑞祥一脸的羡慕。

“阿公,阿婆,”金凤凰说,“回来的路上我算了一下,从一中到车站去搭车,差不多要二十分钟。车在等一下客,从县里回到乡上,车走走停的话,差不多要两个小时。

在从阳光上车回到金坪,一个小时吧。从金坪上来,一个半小时,算起来我在路上要花差不多五个小时才到家。这还是顺,没堵车,要是遇上堵车就不好讲了。

我想,以后星期我就不回来,就在学校看书,高三和初三星期六都上课,星期天又要回学校。”

“这样也好,”金阿婆说,“要不,今儿你没坐了周校长他们家的车,现在可能都阿没进屋。”

“嗯,”金凤凰说,“以后也是星期五下午放学,我也要星期六才回来。住一个晚上,吃完早饭又要去上学。”

“那以后阿公和阿婆学堂去看你,”金阿公说,“给你送些衣服。”

“嗯,”金凤凰说:“那就辛苦阿公和阿婆了。”

“我也去,”金瑞祥说,“我都还没到过县城。”

“好好读书吧,”金阿婆说,“过几天报名就是六年级了,作业都还没写完。”

“写完了,”金瑞祥说,“就差几篇日记了,日记要一天记一天的,我不能提前写完,作假。”

“好,”金凤凰说,“军训完了,这个星期我都在家,给你讲高一军训的事,你有写得。”

“好,”金瑞祥说,“今天的我还没写,就写:阿姐,高一新生军训一个星期回来了,晒的黑黑的。哈哈哈,这就是题材。”

“打你。”金凤凰拍了一下弟弟,金家一家人其乐融融。

1

009章:军训结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