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金凤凰>023章:通电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3章:通电了

小说:金凤凰 作者:雁嘶鸣 更新时间:2021/4/22 16:26:20

高三抓得紧。金凤凰在家没休息几天,8月1号就上课。金凤凰她们回到学校,也知道今年一中在全市十个县,高考升学率排在第四名,文理科状元都在别的县。

高三的学习与前几届一样,星期六上午上课,中午放学,星期天回来。金凤凰一样一个人留守寝室。

同学们都走后,她把换下的衣服给洗好晒好。她出来吃一下饭。

“凤凰。”刚出校门,听到有人喊她。

“炜煌哥。”金凤凰看到作便装的周炜煌站学校门口。一年了,周炜煌长大了,成熟了一些。

“晒得好黑,”金凤凰走过去笑,“上了一年军校天天军训。是吧?咯咯咯。”

“那也不是。”周炜煌说,“你怎么样?我可听说,高二你很辉煌。哈。”周炜煌举起了拳头。

“炜煌哥,我是正当防卫。”

“是,星期六轻松一下,我请你看电影,怎么样?”

“先请我吃饭吧,”金凤凰说,“下课同学们都回去了。我刚洗完衣服。”

“走。”周炜煌就带金凤凰吃饭看电影,九点送金凤凰回学校。周炜煌就回爷爷奶奶家。

星期天晚自习前,陈铁砚找金凤凰:“昨天晚上送你回学校的那个男孩子是谁?”

“咯咯咯。”金凤凰笑,“炜煌哥。他说他参加了一个演习,前天刚回来。叶老师告诉他,高三上课了。他来看看我。今天早上他回阳光了。”

“嗯,没事了。”陈铁砚就走了。

学习紧张进行中。初一新生与高一新生分别来军训。新学期又开始了。

中秋节金凤凰回到家,金阿公对她说:“我们屋里都牵上电线了。村主任讲,国庆节就通电。”

“好,”金凤凰说,“我们也要见光明了。”

中秋节过后,上了一个星期的课又放国庆假期。不过,高三也就放三天。金凤凰还是回家。

“阿姐。”昨天就回家的金端祥半路喊了她,高兴地说:“通电了。早上来了好多人,还拍了电视,阿公和阿婆都当名星了。嘿嘿嘿。”

“是吗?”金凤凰非常高兴。可惜没有电视,是看不到新闻。

回到家,金阿公和金阿婆很是高兴地给孙女儿开了电灯:“看,通电了。”

“嗯。”金凤凰走过去关上灯,“这电也要收电费的。这大白天的,不要开灯。”

“晓得。”金阿婆说,“让你看一下。”

“嗯。”金凤凰说,“今天晚上我们就不要点煤油灯了。”

金阿婆对孙女说:“你三婆家没牵线,她讲电费贵,还有装那个电表就要200块。”

金凤凰问:“几角一度?”

“村主任讲我们是贫困组。国家照顾,一度电收三角。”金阿婆“OK”做了个三的手势。

“嗯。”金凤凰知道三阿婆和三阿公,两个儿子都到外面打工,也没有找媳妇。

三阿婆和三阿公天一黑就上床睡,天亮了才起来,要是平时晚上要点灯的话,也只是点一根蜡烛照一下。三阿婆自己也讲过,一根蜡烛她可以点一个月。

“牵线了,”金瑞祥说,“是灯头没上灯泡。,三阿婆讲等家富叔和家昌叔过年回来再上灯泡。装电表错(花)200块钱。他们都心痛死了。”

这都是因贫穷呀,金凤凰想,将来她要是有能力,她要改变家乡的贫困面貌。这也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

10月2号,叶芳草和周炜煌提了一些东西到金凤凰家来。秋天凉快,金凤凰请他们坐在院子里。

叶芳草说:“昨天晚上看新闻,金水溪通电了。炜煌也回来。我们就上来看看。”

“叶老师,”金凤凰给叶芳草和周炜煌端了两杯水,“这么好天,没出去玩?”

周炜煌说:“我对我妈讲了,我们金水溪乡村一日游。”

“唉!”金凤凰叹了一口气,“都讲金秋十月。你们看看四周,金水溪有没有金秋十月?”

叶芳草说:“会好起来的。我听说,我们这里要修高速了。以后,我们要出远门,就不要到市里去坐火车了。市里坐火车到省里要十多个小时。以后,通高速了。我们直接上高速,到省里大概五六个小时。”

“那么快?”金凤凰吃惊地问:“高速比火车快?”

周炜煌笑:“是的,高速路一般来说都比较直,而且不要会车。80公里以上的时速。火车长,我们山区弯道又多。而且,铁路是以前修的,绕过的地区多。这高速,我也说不大明白,等我们这里通了高速后你们就会知道的。”

金瑞祥问:““炜煌哥,你高速上坐过车吗?”

“坐过,”周炜煌说:“三条车道,快,中,慢。是同一方向,对面来车又走另一边的快,中,慢车道,不要会车‘嗖’一声就过去了。”

金瑞祥说:“少了会车的麻烦,不会出交通事故了。”

“那也没有。”周炜煌就与金瑞祥聊高速的事。金凤凰和叶老师去地里扯菜,水井洗菜,回来做饭。

叶芳草母子是吃过饭,金阿婆送了他们一些地里扯的菜回去。周柏松今天同学聚会。

10月3号,金凤凰去学校上学。高三就是作习题,小测试。金凤凰她们就看周炜煌留的复习资料。

开始,王燕和刘言丽也会买一些新的复习资料。对比后差不多,就不买了。

2008年过元旦,金凤凰回到家。天气很冷飞着冻雨,在家睡了两个晚上,金凤凰回学校。气度天天都是零下,寝室没有空调,姑娘们两个两个睡一床热和。

这是南方少有的寒冷,广播说是冰冻,预说可能会是冰灾。

天气原因,高三与其它义务班一起放寒假。不发通知书,2月6号过年,高三过完元宵2月14号回校。义务班28号报名,金凤凰只把换洗的床单拿回家。

天下着冰雨,春运一样很忙,金凤凰起点站上客运车。

车走的慢,三个小时金凤凰才到阳光下车,天太冷没看到叶老师。回金坪的车上满人,客运车就回家。

乡村公路路面结满冰渣,客运车“吱吱”得辗着冰渣慢慢前行。又有人上下车,快到金坪时,司机走快了一些,车打滑走偏滑行,车里的乘客都惊叫起来。

金凤凰紧紧地抓住她前面的椅背,车撞到路边一颗树上停了下来。

司机额头被撞出了血,他捂着伤处问:“有伤着没?”

“我没伤着,”一个大叔说,“你看你,都到家了。还出车祸了。”

司机说:“没受伤就下车走吧。我不收钱。”

乘客们念着刚才被吓死了唠骚,拿着买的年货下车。

金凤凰跟着大家一起下车,这里离金坪车站,还有一里多路。金凤凰围好围巾,背好书包,踩着冻雨的冰渣跟着乡亲们向前走。

十五分钟个样子,金凤凰到了车站。没看到金瑞祥来接她,可能是路不好走没来。但是她的还是得回去。

“阿姐,”金瑞祥背着背篓从对面的小百货铺子里走出来,“我到里面烤火,我同学家。”这家小百货铺还卖面条米粉之类的食物。

金凤凰看到挂钟都下午两点了,她说:“我们先吃碗面吧。”

“嗯。”金瑞祥没有推却,因为阿姐没有吃的东西。

“阿姨,两碗肉沫粉。”金瑞祥对同学的母亲说着。

“哎,”同学母亲说,“进来烤火吧。这天冷死了。”

“哎。”金凤凰和金瑞祥就进到小店里。金瑞祥放下背篓,金凤凰把背篓里的两把伞给拿出来,她把书包放了进去,伞放在书包上面。

二十分钟后,金凤凰和金瑞祥背着背篓出了小店。撑起伞,姐弟二人回家。

雨天路滑,何况下着冻雨,有的路面还结了冰。姐弟二人不说话小心的走着到了半山腰。

“阿姐,”走在前面的金瑞祥停下转过来,“我来背。”

金凤凰低着头看路回话:“没重。走吧。”一脚没踩好,金凤凰一屁股坐在地上。

“阿姐。”金瑞祥喊了一声,他扔了伞。就走下来,路很滑,他也摔倒坐地上。

“我没事,”金凤凰站起来,“你还好吧?”

“没事,”金瑞祥慢慢的站起来,“要是我们再有事。”金瑞祥话停停顿下来,换说:“走吧。这天黑的早,到屋可能都黑了。”金瑞祥转身过去拿伞。

“你讲什么?”金凤凰后面走上来:“你讲,要是我们‘再’有事。什么意思?”

金瑞祥前面小心的走着:“我是说我们俩个要是摔伤了,阿婆和阿公会心痛的。”

金凤凰说:“不是,你刚才是讲‘再’。”

金瑞祥前面走着不说话。

1

023章:通电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