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以女之名2闺蜜>77.喋血大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77.喋血大卢

小说:以女之名2闺蜜 作者:安警后生 更新时间:2021/10/9 11:26:25

大卢。

城市的制高点是交易所大楼,位于城市东端,足足有5层高。墙上镶嵌着牌子,写着“CCCP能源航天联合体智造”。这是一幢300年前的建筑。俯瞰城市的高层建筑群,五金店、电信公司、银行、百货店。白色、红色的皮卡在狭窄的街道中穿行,车上载满了行李。整个大卢城老态龙钟,丝毫没有南极洲光鲜亮丽的景象。

向东,跨过几幢3层高的建筑,是城东的大片开阔平原。东南方远处的山地硝烟未尽。向西,可以看到延绵不绝的山脉,那里是加丹加高原的余脉—女王岭。城南孤零零的“南山”,是外围唯一个制高点,如今布满阵地。北侧沿着铁路线,分布着一个又一个火车站小镇。

火车拖着滚滚浓烟。

一到楼顶,杨帆就拿着望远镜看个不停,夏灼就陪着他站着。不管是看冒烟的火车,还是街边胖胖的卖柴油的大妈。杨帆一看就是一天。收起望远镜之后还是一脸不高兴。

杨帆此时的矛盾心里,夏灼是最清楚的。

兵部要杨帆在大卢城打大仗,可是杨帆不愿意。

四月26,本来是南极洲人人皆知的祭奠天妃日子。这一天往往有大型的庆祝活动,地位仅次于10月的着陆纪念日和新年。4月以后,南极洲四周的海冰会大面积封冻,水军和商船要等到12月才能再次直接靠港。因此大量船只起航前,会在船仓里供起天妃。天妃林默也是南极人心中集无私、善良、亲切、慈爱、英勇这些美德于一身的精神象征。

此时的大卢城,白天夜里锹镐声震天响。杨帆布置防线,重点在郊外南山(213高地)设置主阵地。35公里的环城铁路线,有装甲列车机动防御。

大荒北洲。

新高地城邦,日内瓦湖,“万国宫”。

马塞尔大尉以东经33度47分为界的方案不了了之以后。兵部为了打击联合国军嚣张气焰,在东非停战谈判上取得话语权,决定死守大卢。

4月初六,兵部给东指(东非指挥司)复电指出:“希望你们在大卢方面,能以多日反复的战斗,歼敌西进部队的全部或大部,我军即有数千伤亡,换来与东非有利和平局面……”

4月18,战斗终于常态化,但不是在大卢城。

自布雷西布尔在大卢武武渣渣,被杨帆掰掉了两颗门牙。鼓世宰就一直在催促雷乌斯回到东非,此时雷乌斯刚刚在一次听证会上“晕厥”,对外宣称是时差造成的。实际上,阿美力卡在南洋地区形式也不甚乐观。曾启鹏走后,南洋的游击队进化成了2。0版本。当地的地球人有点招架不住了。

但是雷乌斯还是乖乖的回到了东非。

他留下一个师在杨帆眼皮底下虚张声势,自己率澳1、6师直扑后方—太特。

“巨水”河对面就是太特。

当地人的土语称之为“赞比西”,意思是:巨大的水流。巨水遇到东非大裂谷的余脉。因为排水不畅,造成了泛滥平原。上游带来的泥沙在这里沉淀,逐渐抬高河床,形成水流肆意的三角洲。

太特坐落于位于山区和巨水之间,是进出平原和山区的重要通道。平原地区盛产粮食,山区矿产丰富。两条公路,直达沿海和北部的坦桑尼亚。对于东非军来说,太特是一座闸门,掩护整个山区的大后方,是保护根据地的重要屏障。

守卫这里的是东非军3纵、4纵,由3纵指挥使曾启鹏统一节制。并在此成功抵御了多次联军袭击。

曾启鹏发给杨帆的汇报却不甚乐观:3纵是在南洋人的游击队上组合成的,打游击比较拿手,城市防守战没有经验。4纵成分比较复杂,骨干是华西列夫斯基千户属下的1000多南极军户,后来又融合了南洋何成翱的一部。曾启鹏还提到,坚守大卢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军不善长城市防御,又没有合格的兵器。

4月10,为了策应太特和大卢城,何成翱率部西进,准备在联军后方偷袭。

突然雷乌斯出现在太特城外,抢占了太特大桥。

5月初三,太特沦陷,东非军撤进山区。曾启鹏也得到了战士们的冷嘲热讽,说“曾启鹏打仗瞎指挥。”这还算好的了,战士们还不知道,他有个外号叫“曾瞎子”。

杨帆半夜招呼夏灼。

夏灼披着衣服跑过来,一定又是夜里凉到了。只见杨帆捂着肚子,让夏灼记录。半天不说话,又让夏灼把几天前曾启鹏发的电报找出来。

此时,窗户吹来阵阵凉爽的微风。

军户们从南极洲出来,很多人都血热,吹着天然的凉风别提多么舒服了。

但是大卢城前沿并不舒服。

失去了策应,杨帆发布檄文,各部星夜支援大卢。1师梁大门,7师波德格罗内、南洋1师黄知林、4纵10师何成翱、5纵伊万诺夫、7纵彼得罗夫斯基一共8万余人,加上支援人员一共15万。鉴于大卢城四周地势平坦,无险可守。杨帆计划依托城市坚固的建筑群,坚壁清野消耗敌军。将主力布置在外围,进行机动防御,伺机切断敌人后路。

东非指挥司基希纳乌,在看了整个部署之后,随即发出号召:将大卢城变成第二个“斯大林格勒”

布雷西布尔得知雷乌斯回来,把大卢城的军务丢给了华裔将军郑孝河。

华裔在阿美力卡也算是一支重要的力量。

雷乌斯命郑孝河率澳1师、60师积极进攻,自己带领澳6师、71师掉过头,紧急向大卢城赶来。

被抽调北上的何成翱10师正用11路疾驰,却发现屁股后面烟尘冲天。原来是麦克·里斯特尔正率6师追赶,这老小子在布雷西布尔那里受了一肚子气,正找机会撒出来呢。

东非军指挥员查看地形,两边高公路低,正好适合打伏击。

怎奈澳大利亚6师跑得太快,工事还没有修好就交上火了。澳大利亚6师用M2“布雷德利”装甲车开道,自行火炮轰击。4纵10师的人多半都是轻兵器、机枪。在里斯特尔几轮的“轰击、冲击、轰击”下伤亡惨重。赶紧后撤,重新寻找伏击阵地。

可是11路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履带轮子。

伏击战都变成了遭遇战,打了个七七八八。

麦克·里斯特尔也懒得搭理这股“不入流”的东非军,派载着大毒蛇的悍马车连对着10穷追猛打。主力第22装甲旅、169步兵旅、62快速反应旅乘坐600多辆战车,早就奔向杨帆的侧翼去了。

生活秘书王沥曼叫醒夏灼,说01首长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她不敢进去。夏灼拿起闹钟,5月15零点,这才睡了不到半个小时,杨帆怎么又不开心了。王沥曼拿来一份传单,上面的文字她看不懂:雷乌斯亲临前线指挥,你们没有胜算了!

原来又是这个郑孝河,在跟杨帆斗智。杨帆上次说让参军研究一下这个人,他感觉郑孝河比布雷西布尔有能耐。

01号首长都自闭了,那形势有些危险了

但是夏灼不敢说出口。

当天,通讯秘书杏子(李顺馨)翻译出来一份电文,是2局发来的,说在大卢城外围突然出现了联军10个整师的番号,情报证实真实性无疑。

杏子把密本拿在手里,呆呆的问。

“安夏姐姐,我没搞错吧?”

“没有!”

前沿报告,南山和城市衔接处遭到30旅和50旅的轮番攻击。

5月16,澳大利亚新编1师的30旅向城南山213高地发起猛攻,先是炮火狂轰滥炸,随后整连轮番攻击。213高地上的工事被破坏殆尽,兵器也几近损毁。高地上防守的1个师只剩下一个百户。

第二天杏子又递来一封电文,参军拿给杨帆。

脸一青,把手里的笔丢在桌子上。

“被人家耍了!”

“没想到澳6师速度这么快!”参军卢克生手里4纵10师何成翱的电报还有没收起来。

“喂?黄知林吗?你那里什么情况?”

前沿汇报,敌人向我发起突然进攻。敌军装备有“斯特瑞克”履带式装甲车、架设机枪的悍马车。前沿部队难以抵御敌人攻击,已经丢失多个车站。

5月17,城北铁路被切断。

杨帆的指挥部设置在一幢教书先生的二层小楼。这里远离喧闹的市区。杨帆喜欢在这里的二楼坐着。

夏灼整日在楼梯上跑来跑去的送公文。随身的裙子飘起来,像是一阵风。生活秘书小曼就很羡慕,总是拉着夏灼,摸一摸裙子的料子,问在哪里可以买得到。

“哈雷有一家叫北府的文创店。”

现在的几个秘书:小曼、杏子、小川、阿炎都是哈雷撤出后,从基层吸收上来的。基层的指挥部都精简了,带着这些年轻的女孩不方便,就统一送到了指挥司。突然多了这么多人,围着夏灼一个人一口“姐姐”,‘姐姐’的叫。夏灼还有点不适应。

晚上杨帆刚刚躺下。夏灼灭了灯走下楼梯,却发现生活秘书小曼等在楼梯边。

“姐姐,裙子能借我穿一下吗?我还没穿过。”

夏灼摸着裙子就想到了哈雷,总有个念头:换回裤子。她不信邪,安慰自己是最近有些紧张了。回到房间,刚把裙子叠好。就听见外面一阵锤门。

“快出来,213高地失守,01下令后撤。”

杨帆果断下令,不用理会兵部死守的命令,各部应立刻脱离战斗,部署1纵3师于大卢后方的女王山,其余各部在温市集合。

夏灼跑回指挥部,警卫猿已经开始收拾地图。

电话铃声响起,现在没有军官在,夏灼习惯性的拿起话筒。

“喂?”

“夏灼啊,01首长在吗?后撤是真的吗?”

“基希纳乌首长,01下令撤离,我们马上就拆线了。”

杏子和通讯员,把电话线一拽,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1

77.喋血大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