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雾谜海>第十章 嫌疑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嫌疑人

小说:谍雾谜海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21/5/20 16:28:42

项锋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看不出来。我在靠门那一边,车上人多,什么情形我也没看见,我是在那个女的被押下车的时候才看了这个女的一眼。”

“还有什么情况?”谷卿宇问道。

“还有就是,我在现场看到李遮阳了。”

“李遮阳?!”谷卿宇目光一凛,“你说的就是那个在涪州县针对我们制造了多起血案的军统特务李遮阳?”

“就是他!”只是一瞬间,项锋的脸上就布满了浓浓的愤怒和杀意。

“算他运气,有军警在场,要换在别的地方,我早动手把他给除掉了!”项锋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遮阳感受到的宛如仇恨的目光,正是来自项锋。

项锋绝不会想到,正是他背地里对李遮阳的敌意眼神,险些给他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

“不许胡来!”谷卿宇严厉制止,“我们是有纪律的,要不要除掉李遮阳,必须经过组织上的讨论同意,不是由你一个人私自决定的!这一点,希望你在日后的工作中务必牢记。”

听谷卿宇这样一说,项锋一下子变得像霜打了的茄子,愤怒和杀意消失无踪。

“我就想了想,这不是没干吗。”项锋小声嘀咕道。

“想想也不行!你是党员,不是普通群众,自己都不以身作则,你又怎么去引导和带领群众。”

“是,我接受批评,以后再也不想了。”

“这才像话。”谷卿宇满意的点了点头,“李遮阳有没有怀疑到你?”

项锋很是肯定的一摇头,“在涪州的时候,李遮阳没有和我照过面,他不认得我,在现场,他也没有正眼看过我,不是侧身就是背对,要这也能怀疑上,那也太神了。”

“没怀疑就好。”谷卿宇道一声,收敛起脸色的表情,正色说道,“让你来,是组织上给你安排了一项新的任务。”

项锋精神一振,“什么任务?”

“国党在撤离上海时,遗留了大量的物资在那里,一些成为了日本人的战利品,更多的则被藏在了上海市内各处。组织上给你的任务是,找到这些物资,让它们为我们所用。”

项锋犹豫了一下,“如果找到的物资不是我们需要的……”

谷卿宇恼火道:“我们用不上,别人就用不上了?凡事多动动脑子!”

项锋恍悟,“我明白了!放心吧老谷同志,我一定完成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

谷卿宇警告道:“先给你说清楚,这些物资是绝对不可以落在日伪手里,哪怕烧成灰或者扔进海里,也绝不能留。这是纪律,绝对不允许犯,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老谷同志。”

“那好,现在我来给你做详细交代。”

……

半小时后,李遮阳坐着送赵海回本部的这辆车到了土桥镇。

悦来旅馆门口,李遮阳下了车,和司机客气几句送他离开之后,李遮阳径直向旅馆走去。

一进门,李遮阳就看到坐在柜台对面供客人休息的长椅上,身穿便装、坐在那里翻着手里报纸的金逸。

“老金,什么时候来的?”

李遮阳招呼一声,向金逸走了过去。

“是李长官!”金逸赶紧起身。

到金逸面前,李遮阳客气一声,“等久了吧?”

金逸客气的笑了笑,“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刚才到,这刚坐下长官你就来了,早知道我还不如不坐呢,省得一起一坐的,麻烦。”

“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样了?”李遮阳直奔主题。

“办好了,东西在这儿。”金逸解开上衣口袋的纽扣,从口袋里取出两张折好的纸,递给了李遮阳。

李遮阳接过,抬眼看了一下四周,然后转了一下身,背对着墙壁方向,这才掀了一下金逸递给他的这两张纸,瞟了一眼里面的内容,而后合上,揣进了自己的衣袋里。

“你上面123456是什么意思?”李遮阳小声问一句。

看了一下四周之后,金逸同样小声回答一句,“就是从左到右的意思。”

李遮阳明白了。

“这家伙,做事还挺仔细的。”李遮阳暗赞一句,脸上却不表露分毫,点点头,“行,我知道了。谢了!”

“举手之劳,用不着谢。对了,长官今晚有没有时间?”

“什么意思?”

金逸搓着双手,神情有些不好意思,“长官要有时间的话,我想请长官吃个便饭……”

“今天晚上就——”

李遮阳刚要说“就免了”,突然记起,刚才看到纸上的这六个人的地址,都不是住一个地方的,没有可靠的交通工具,调查这六个人是非常不方便的。解决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困难,可对堪称一方地头蛇的金逸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李遮阳话音一转,“你请就免了,还是我请你。正好我也还没吃饭,就一起了。走!”

金逸一下子就急了起来,“长官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的,你帮了我这么大个忙,感谢一下不应该吗?不过先说好,酒就免了,就吃点饭。等我把这件事情了了,我们两个再好好喝一杯。”

“行行!长官以后要用得着我金某的地方……”

“正好有件事情要请你老金帮我一个忙。”

“长官尽管说!”

“咱们饭桌上边吃边说。”

李遮阳说完,到柜台前亮出证件,让柜台上的掌柜留出一个单间,而后与金逸出了旅馆,就近找了一处小餐馆,随便点了几个菜,对付着吃了一顿饭。

吃过饭,李遮阳回到了预定的房间,金逸则去给李遮阳解决所需的交通工具。

山城缺电,如土桥镇这种偏远的地方,除了那家军政部医院,镇上其它地方是根本没有电的。

回到房间的李遮阳关上房门,点燃了房间里的马灯,然后在马灯下摊开那两张折叠起的纸,开始研究起纸上的六个名字来。

让李遮阳没有想到的是,钱包的主人竟然也在这六人之中!

仔细看过纸上的六个人的情况,李遮阳没有发现六个人中有人与涪州县有联系,也就是说,这六个人与他李遮阳没有私仇。这一点很重要!这说明,他李遮阳一早的论断是成立的,让他后背灼痛的目光,不是来自红党地下党,就是来自日本特务。

看过六个人的情况之后,李遮阳剔除掉了金逸标注的2和5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个是山城下辖的某一县煤矿的技术员,因妻子生产请了七天假,乘公交车是准备进城看能不能给妻子买些营养品补补身子;另一人则是兵工署下辖的第二十一兵工厂的一名技术工人,是回家奔丧的,丧期结束,正准备乘车到市区码头过江返回工厂。

回忆了一下记忆里的这两个人,他们的表情、眼神、衣着和手这些细节,与纸上面的描述相吻合,李遮阳这才将两人剔了出来。

剔除并非他完全相信了这两个人,凡事都有个主次,一旦从余下的四个人中没有找到对他李遮阳充满仇恨的那个人,最早剔除的这两个人就是最大的嫌疑。

余下四个人——

1号朱金梅,女,25岁,山城本地人,家庭主妇,家住市区槐花巷,从土桥镇走完亲戚正要回家,丈夫蒲忠石,市工务局一名技士;

3号项锋,男,26岁,江苏无锡人,木匠,两年前从江苏逃难至山城,落户在与土桥镇相邻的慈云镇,以手艺为生,正在给土桥镇上面一个镇的永乡镇一户人打家具,所以会出现在公交车上,是几个老乡即将出川上前线,特意和主人家请了假,准备进城里聚一聚,送送几位老乡;

4号刘义光,男,30岁,河北石门人,十四岁随母来山城,现为山城市政府统计室的一名统计员,统计完土桥镇下辖各村劳工数量正准备返回市区;

6号符云鹏,钱包失主,男,40岁,陕西汉中人,布商,正打算前往三里堆收货款,奇怪的是,符云鹏并没有向警察提及钱包被盗的事情。

四个人中,符云鹏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但也不能因此排除对余下三人的怀疑。和符云鹏一样,这三人不是有充足和可以任由自己支配的时间,就是有工作上的便利,对情报工作来说,这三个人都适合充任邮差,也就是负责情报和货物的传递。

符云鹏的嫌疑虽然最大,不过李遮阳第一个要探的人却非符云鹏,而是项锋。

土桥镇到山城市区,路过的第一个镇就是慈云镇,三里堆则位于市区的边缘,按后世的话说就是城乡结合部。既然是第一个,李遮阳自然不会过家门而不入,怎么也要去拜访一下,搜搜他的住处什么的。能排除当然最好,比最好更好的是,从项锋那里找到确切的证据,不管是地下党还是日本特务,他都可以不用再继续查下去了。

打定了主意之后,李遮阳却并没有动身,而是点燃了一支烟,在那里安静的抽了起来。他在等金逸给他找的交通工具。

一支烟抽完,又等上十来分钟,突然,有雪白的灯光从窗外划过,跟着,楼下旅馆门口响起一声“嘎吱”的刹车声。

6

第十章 嫌疑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