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雾谜海>第十一章 公事还是私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公事还是私事

小说:谍雾谜海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21/5/21 14:34:50

李遮阳站起身,走到窗前,掀开窗帘往下面一看,车灯这时已经熄灭,下面黑漆漆的一片,李遮阳什么也没看见。

一阵噔噔噔的上楼声之后,敲门声响起。李遮阳走过去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是金逸。

“长官,车准备好了,就在楼下。”金逸说道。

“让你准备的手电筒呢?”

“也准备好了,按你的吩咐准备的——打开只有一点点光,比萤火虫的光都还弱……”

“知道了。等我一下,我穿件衣服。”

李遮阳打断了金逸的话,转身回到房间里,把放在枕头下面的枪揣了起来,拿起扔在床上的衣服穿上,然后出了房间。

两人下了楼。

因为原主不会开车,所以即便李遮阳再是手痒,也只能把方向盘交由金逸去掌握。

“长官,我们现在去哪儿?”发动汽车后,金逸问道。

“慈云镇。”

“慈云镇,好的。”

金逸没有多问,应一声,松开了踩着的离合器。

车向前方疾驰而去。

“慢点,又不赶时间,安全第一。”李遮阳提醒道。

“知道了长官。”金逸放慢了车速。

几分钟之后,车开到了李遮阳下午发现那个日本女特务的地方。想到发现日本女特务之前的种种巧合,李遮阳心里突然生出很深的感慨来,“看来这女人是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

这样的感慨里,袁笑三人被李遮阳自动忽略过去,将日本女特务缉拿归案的功劳揽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

“长官这是要去找项锋?”金逸这时问道。

几个嫌疑人的名字、地址都是金逸去找来的,金逸问出这样的问题李遮阳并不感到意外。

李遮阳点点头,说声,“是的。”

金逸说道:“我师傅也住在这个镇上,叫杜少山,我出道的时候就是他带着我的,对我也很好,虽然他只比我大几岁,但我一直叫他师傅。这个项锋曾经给我师傅打过几件家具,两人还很熟,我看过项锋打的家具,手艺还算不错,本来我也想让他给我打几件的,都因为没有时间给耽搁了。长官如果需要监视一下这个项锋、跑跑腿什么的,可以把这个差事交给我师傅来做,不会让项锋生出怀疑。”

李遮阳猜到金逸打的是什么主意,军统局的这条粗大腿谁不想抱上一抱。

不过李遮阳并不想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但也不能把话说死,便道:“看情况吧,如果确实需要,我不会忘了你的那位师傅的。”

又行驶了近十分钟,金逸把车拐进了一条三米多宽的路,随之,百余米外,一片房屋的影子出现在了李遮阳的眼中。

金逸也在这时向正前方扬了一下下颌,说道:“前面就是慈云镇。”

“这里你熟吗?”李遮阳问一句。

金逸摇头,“不太熟。找项锋只能让我师傅帮忙。”

李遮阳也不知道金逸是真不熟还是假不熟,不过他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再是不情愿,也只得让那位杜少山参与进来。

李遮阳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一下你的那个师傅。”

“哪会麻烦,我师傅高兴还来不及呢。”

几句话的时间,百余米的路便已走完,车驶进了镇口。

时间已过晚上八点,天已黑尽,虽然没有电,可镇上的那些饭馆店铺都还开着,街上也还有不少人,这与李遮阳观念里的抗战时期的的山城印象——一家人守在屋里、守着黑夜瑟瑟发抖的情形有些不太一样。

车沿街道一直行驶,至镇中心位置时,金逸一转方向盘,把车开进了另一条街。街道不长,坐在车里一眼就能看到尽头,街上也看不到那些游来走去的身影,但街道两边的屋子里也和外面街上一样是亮着灯的。车灯的照射下,李遮阳注意到,街两边的房屋比刚经过的那条街上的房屋漂亮多了,由此可以看出,住在这里的人肯定是具有一定身份和经济实力的。

“镇公所就在这条街上,镇上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也都住这儿。”金逸说道。

李遮阳没有接话,只是“嗯”了一声。

车在街尾一栋两层楼前停了下来。

金逸指了指外面的这栋两层楼,换了称呼,对李遮阳说道:“李先生,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说完,金逸推开车门下了车,李遮阳也跟着下了车。

到门口,金逸拍了拍门,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里面屋里响起,“谁呀?”

“师傅,是我,小金。”

“小金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你稍等,我马上就来。”

“这就是我师傅,杜少山。”金逸对李遮阳小声说道。

稍待,门后的屋里亮起光亮来,由暗到明,直至一只马灯出现在门后面的缝隙里。

门闩被抽去,底楼的门打开,一个提着马灯的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因为背着光,李遮阳看不清这人的样子,但李遮阳感觉得到,这个金逸的师傅杜少山正在黑暗里观察着他。

“小金,这么晚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杜少山打量着李遮阳,嘴里却在向金逸问道。

金逸笑着道:“晚了就不能来看看师傅。”

见金逸没有介绍李遮阳,杜少山意识到,金逸的来访极有可能和这位同行者有关,也没再多说什么,让开了堵在门口的身子,说道:“那就别站着,进来吧。”

这样说的时候,杜少山举了举手里的马灯,看清了李遮阳的样子。灯光的映照下,李遮阳同样看到了杜少山那张张削瘦的脸以及一双充满着警惕的眼睛。

“师傅,我师娘呢?”金逸问一句。

杜少山猜到了金逸的意图,答道:“回娘家去了,家里现在就我一个。”

“那打扰师傅了。”金逸客气一声,引着李遮阳进了屋。

杜少山随后进了屋。将马灯挂在墙上,关上门,走到金逸和李遮阳面前,杜少山向金逸问道:“小金,你就直说吧,这么晚找我究竟什么事?”

金逸一指李遮阳,“这位是李长官,想探探师傅你们这个镇上的那个项锋项木匠的底,来拜访师傅是想请师傅带个路?”

杜少山看向了李遮阳,很是直白的问金逸道:“这位长官什么来路?”

李遮阳接过话来说道:“没什么来路,就是军统局的一名普通办事员。要看证件吗?”

“军统局的?”杜少山一脸狐疑,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这是我的证件。”李遮阳掏出证件递了过去。

杜少山接过,看过之后又将证件还给了李遮阳。

“李长官此来,是公事还是私事?”杜少山沉声问道。

“你认为军统局的公事还需要找你帮忙吗?”李遮阳反问。

“李长官找项锋……”杜少山稍事犹豫,而后神情突然一下子变得坚决起来,看着李遮阳道,“我要知道李长官找项锋的原因。”

“师傅……”一旁的金逸这时出声。

两个字刚出声,就被杜少山毫不客气的给打断,“小金你别管,既然是私事,自当问个清楚,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栽沟里去。”

“看来你和这个项锋关系不错。”李遮阳不以为意,笑笑说道,“你要知道原因,那我告诉你,我找项锋的原因很简单,我被人抢了,就今天。”

杜少山上下打量了李遮阳几眼,一副听天书的样子,“长官怕是在和我说笑话。”

李遮阳面带鄙夷,冷笑,“这个时候,我大老远跑来和你说笑话,你当你谁啊?”

“项锋干的?”

“不是。不过这个项木匠有可能和那几个人认识,这就是我来慈云镇的原因。”

“项锋不在!”

“人不在,屋子总还在。”

“李长官,你这是在私闯民宅。”

“怎么,杜警官不愿意?”

“如果是公事,我自当听命,可如果是私事,我只能对李长官说声抱歉了。”

李遮阳扭头看向了金逸,揶揄道:“来的路上你把你师傅吹上了天,现在看来,你的这个师傅不咋的啊。”

揶揄完金逸,李遮阳重新看向了杜少山,说道:“听杜警官的意思,我得把私事变成公事,顺带将杜警官给捎带进去,杜警官这才甘心。是不是这意思?”

杜少山沉默不语。

金逸这时出言劝道:“师傅,李长官只是想找到那几个劫匪的下落,又不会拿那个项木匠怎么样。就算他给你打过几件家具,那也是给了钱的,师傅也用不着这样替他说话……”

说到这里,金逸突然神色一变,“师傅,你不会是知道这个项锋真正的本行是干什么的吧?”

杜少山狠狠的瞪了金逸一眼,“你少给我乱说,这个项锋就是个木匠,哪来什么真正的本行!”

说完,杜少山转向李遮阳,一点头,“行,我带你去!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被人发现了,责任你自己承担。”

李遮阳笑笑道:“我要被发现了,那我就告诉这里的乡里乡亲,说你向我们军统局告密,说你怀疑这个项木匠是红党的一名地下分子,我只是奉命行事。”

“你——”杜少山怒极,却是想再多说一个字也都说不出来。

5

第十一章 公事还是私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