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雾谜海>第十二章 红米饭南瓜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红米饭南瓜汤

小说:谍雾谜海 作者:醉酒之徒 更新时间:2021/5/22 15:10:57

军统“威名”远播,栽赃陷害之类的事情,对军统局的特务们来说根本就不叫个事儿,不相信或者不听他们话的人,下场从来都很凄惨。

身为一名警察,这些杜少山也都是知道的,为逞口舌之利,惹恼了这个姓李的军统特务,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一屁股的麻烦,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杜少山自有他的取舍之道。

“好吧,我跟你去,我来负责掩护,不过仅此一次!”

李遮阳摇头,“那可不行。以后我来慈云镇,不管公事私事,我都找你。”

杜少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李长官这是吃定我了?”

“没错,我就是吃定你了!”李遮阳露出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来。

“走吧,早完早了。”李遮阳向门口一摆头,转过身,率先向房门走去。

“走吧。”杜少山叹上一口气,对金逸说道。

“是师傅。”金逸应一声。

走上两步,眼见走在前面的李遮阳出了门,杜少山立刻掉转头来,向金逸狠狠说道:“你尽给我找麻烦!”

金逸哭丧着一张脸,“师傅,我也不想啊,军统局的人,我哪儿惹得起啊。”

“惹不起?我看你是高兴都还来不及!”

“师傅,真没有……”

“没有,都写脸上了!回家自己照照镜子去。别怪我没给你打招呼,再有下次,就别再叫我师傅了。不说了,赶紧出门,别让这家伙怀疑上了。”

说完之后,杜少山推了一把金逸,让他赶紧出门,自己则走到墙壁前,拧灭了马灯。

坐进了车里的李遮阳见屋里两人没有跟出来,猜到这两人在说悄悄话,不过李遮阳并不怎么在意,有军统局这块金字招牌在手,他还真不相信这两人敢对他做出什么样的坏事出来。但必要的警告还是要有的。

稍等一阵,金逸从屋里走了出来,当金逸拉开驾驶室门的时候,杜少山灭了屋里的灯,走出来在那里锁门。

李遮阳没有理会坐进驾驶室的金逸,只是透过车窗看着杜少山的背影。等到杜少山锁好门走过来的时候,李遮阳这才掉转头,用杜少山可以听见的声音问金逸,“刚才你兄弟俩在屋里嘀咕我什么呢?”

金逸赶紧道:“长官你误会了,我们哪敢嘀咕长官……”

“那为什么要在屋里待那么久才出来?”

“我们……我们就随便说了两句。”

“都说了些什么?”

“我问我师傅明天会下雨吗,我师傅说不会,我问是不是真的,我师傅说是真的。就这几句。”

“真的?”

“……真的,不敢欺骗李长官。”

“行,我就信你这一次。不过,以后你要问明天下不下雨之类的事情,最好来问我,我无所不知。”

“是长官。”金逸赶紧应道。

这时,一直站在外面的杜少山这才拉开车门坐了进来。虽然不是特工,可无论金逸还是杜少山,都听出了李遮阳隐藏在话里的警告之意。

李遮阳又道:“待会儿我和你师傅下车之后,你就把车停在镇口,那个项木匠要是回来了,你就把他拦下来,别让他像根搅屎棍似的把事情给搅黄了——”

“长官,那是别人的屋,你才是根搅屎棍好不好。”金逸腹诽道。

“听清楚没有?”李遮阳一声喝问。

金逸急忙点头,“听清楚了长官。”

“开车。”

李遮阳一声令下。

……

车以不紧不慢的速度行驶在慈云镇的街道上,车上,杜少山给李遮阳指明了项锋的住处,然后车继续往前开。

距项锋住处不远的地方,两栋房屋形成的一条狭窄过道口,金逸一点刹车,李遮阳立刻从车里蹿了出来,蹿进了那条过道里。有夜色做掩护,李遮阳的行动了无痕迹。

按之前在车上制定的计划,放下李遮阳之后,金逸开着车继续前行,至镇尾,金逸这才掉转车身往镇口方向开。

到达项锋的住处时,车停下,杜少山从车里钻了出来,他的任务是,缠住租房子给项锋的房东一家人,不让这家人察觉出什么来,一旦李遮阳被发现,他要做的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给李遮阳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

杜少山下车之后,金逸便将车开到镇口,执行起李遮阳交给他的任务。

当杜少山敲开项锋房东的门,把房东一家人召集到一起开始他的所谓的了解民情民生的时候,李遮阳也出现在了这栋楼后面的窗户下。

这是一栋在山城、在四川极为普通的楼,木制地板,竹编夹泥墙,楼高两层。

楼已经有些年头了,谨慎起见,李遮阳没有鲁莽,他打开手电筒,借助手电筒暗淡的光在屋后面找了找,看有没有梯子什么的。

梯子没有,李遮阳只找到了两根楠竹,从长度看,两根楠竹或者就是用来做梯子的。

将两根楠竹的一头搭在了二楼窗户的沿上,一头拄在地上,试了试之后,李遮阳踩着两根楠竹来到窗户前。

取出已经准备好的工具,李遮阳一点一点拨着窗户后面的插销。

插销很快拨开,李遮阳拉开窗户钻了进去。

轻轻着地之后,李遮阳掩上了身后的窗户,取出身上的手电筒,照了一下屋子,然后轻手轻脚的将整个屋子巡视了一遍。

屋子有十平米大小,屋里东西并不多,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口箱子、一口大缸和一个用来装泡菜的坛子,另外还有一套木工家什和一个装了少量猪油的小瓦罐;又照了照屋顶,依稀能看到屋顶上的屋梁,没有天花板。

看清之后,李遮阳开始逐一搜查,从床到柜子再到箱子……

不管是刑警还是特工,搜查都是一项基本功,因而很快,李遮阳便将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检查了一遍,包括那个装猪油的瓦罐。不过李遮阳并没有任何发现。

没有发现,只是说李遮阳没有发现他想要的东西——电台、密码本、手枪,密写药水,如果是日本特务,那肯定还得有大把的活动经费。

所有这些,李遮阳一样都没有找到。

但这并不意味着李遮阳一点收获都没有,那口用来装米的大缸里装的是糙米、以及堆在墙角的一堆红薯就是李遮阳的收获。

这些都是日常果腹之物,如果这个项锋是日本特务,他的日子不会这么艰苦。记忆里,情报组长丁玉安可是给“他”说过,黄羊坝伪装成难民夫妻的那对日本特务生活过得还是不错的,比镇上绝大多数的居民好得多。

就算项锋没有收到活动经费,或者和上线断了联系,没有了经费来源,一个木匠一个月的收入买糙米还是没有问题的,无需用红薯来冲抵,除非这个项锋是个假木匠,根本挣不来钱。

可一个连金逸都说手艺不错的木匠又岂能是个假木匠,又岂能挣不来钱?!

糙米和红薯只是李遮阳收获里的两样,并非最大的,他最大的收获是那口泡菜坛子——泡菜坛子里的盐水没有起花,这才是李遮阳最大的收获。

糙米和红薯都可能是一种伪装,放在那里只是让进这间屋的人看的,但泡菜坛子里的盐水却是伪装不出来的,只有经常捞取坛子里的泡菜,里面的盐水才不会起花。这点知识对川人来说是常识,但对来自江苏的项锋却是未必,如果项锋是日本特务,那就更加的未必。

就是说,项锋确实是经常捞坛子里的泡菜吃,屋子里的这些糙米、红薯和泡菜并不是什么伪装,而是真正用来过日子的!

也因此,李遮阳将项锋从日本特务的嫌疑里叉掉了。

“这家伙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这么省,挣的钱都上哪儿去了?”

将项锋从日本特务嫌疑的名单上叉掉之后,李遮阳生出这样的心思来。

“红米饭,南瓜汤……这家伙不会是组织上的人吧?如果是,哼哼,在背后拿眼光捅我的人一定是这家伙。”

李遮阳暗自哼哼几声,却并没有真正的往心里去,不过是过过嘴瘾,为自己的一番辛劳挣些回报而已。

李遮阳做梦都不会想到,被他暗自哼哼的这个项锋,竟然真的就是红党地下党的一员!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哼哼完,李遮阳把屋子整理了一遍,清除掉自己来过的痕迹,而后轻手轻脚的从项锋的房间里爬了出来,关上窗,插销拨回原位,顺着楠竹下到地面。

把两根楠竹放回原位之后,李遮阳悄悄的从原路回到街上。

到了街上,李遮阳打开电筒,瞧了瞧时间,距十点已经不远,想着接下来还有三个人要他去甄别、有三处地方要跑,李遮阳不禁有一种心累的感觉。

“希望捅我的这个人是日本特务,最好是那个符云鹏,这样我就不用还钱了。”李遮阳暗暗希望着。

沿街往回走,路过项锋租房那栋屋子的时候,李遮阳看了眼从屋里那些缝隙处漏出来的灯光,听了听从屋子里面流出来的依稀的说话声,却并没有按照约定,向待在屋子里杜少山发出撤退信号,径直的就从屋前走过。

5

第十二章 红米饭南瓜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