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唐哼囔传奇>第二十九回 车马店掩护玉成 热炕上述说武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回 车马店掩护玉成 热炕上述说武装

小说:唐哼囔传奇 作者:易室居者 更新时间:2021/6/22 13:46:52

唐哼囔传奇二十九

第二十九回车马店掩护玉成热炕上述说武装

一天晚上,唐哼囔端了个躺椅,坐在大店门口,望着天空,只见月明星稀,不时地有流星飞逝。顺着一颗流星的下滑,他看到远处一辆马车徐徐地向车马大店驶来,唐哼囔站了起来,准备迎接远来的客户。马车不远了,唐哼囔看着车辕上坐的一个人的举止,似乎有点熟,马车走近了,他才看清,是老朋友许维善坐在车辕上,车里边还躺着另外一个人,车停在了门口,许维善与车夫扶着那人下了车。

唐哼囔这才看清,扶着的是一个身负重伤、气息奄奄的人。唐哼囔悄悄地问许维善说:“这人怎么了?”

许维善小声回答道:“进去再说。”二人把伤者直接搀扶到隐蔽的房间,让他躺在炕上。唐哼囔看着躺在炕上的人,胳膊包扎着,昏迷着,就问许维善:“这是怎么回事?”

许维善低声对他说:“这人叫王玉成,是我的一位重要朋友,这次出了点麻烦,想在你这里躲一躲。”

唐哼囔听了“王玉成”三个字,眼前立即出现了在饭馆打点吃饭的时候,几个饭客传说的一位传奇英雄山大王王疯子的形象。他看着伤者,眉头一皱,嘴里吐出了几个字:“可以的,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尽管放心,我会照顾好的。”唐哼囔答应了。

许维善接着说:“你把他安排好,不能让外人知道,我们会时常派人送药品与需要的生活用品的。”交代完毕,许维善与车夫告别了唐哼囔,赶着马车,乘着快要西下的月光走了。

许维善走后约有四五个钟头,睡在炕上的王玉成醒过来了,唐哼囔对着微微睁开双眼的王玉成说:“朋友,你醒来了,你渴了吗?”王玉成双眼头微微动了一下。唐哼囔说:“给你来碗水行吗?”玉成点了一下头。唐哼囔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唤来王氏,让王氏给端来一碗温开水,唐哼囔扶着玉成坐了起来,唐哼囔说:“王先生,喝碗水吧,润润嗓子,等会儿再给你弄点吃的。”

王氏把碗递到唐哼囔手里。唐哼囔亲自递到坐在炕上的玉成手里,玉成双手接了,扶到嘴边,慢慢地喝了。

唐哼囔又问:“你现在饿不饿,让家里给你做饭去。”玉成点了头。

王氏听了,转身做饭去了。

不大一会儿,王氏端着一碗挂面条进来了,对玉成说:“没有什么菜,将就地吃吧。”玉成接了,王氏离开了。

唐哼囔看着王玉成吃完了,对玉成说:“时间不早了,你歇息吧。”然后转身把门一拉,出去了。

唐哼囔夫妇整天侍候着玉成。

过了好多天,王玉成伤势有所好转,体力有所恢复。

一天晚上,其他客户歇息了,唐哼囔就端来一壶茶,提着旱烟袋,与玉成坐在热炕上,边喝边聊,拉着家常话,谈着各人的日子,处境,从谈话中得知王玉成的经历。

王玉成蒲城高阳南录村人。从小家境贫寒,12岁就给人当童工、稍长给人扛长工。他是一个志向远大的人,不甘过这碌碌无为的生活,想改变贫困生活的他,产生了当兵吃粮的念头,18岁那年,他加入了政府军。谁知到部队以后,却看不惯部队官兵们胡作非为,欺压百姓的行踪,这与他的志向格格不入,这样的部队他是待不下去了,他决定离开这里,他等待机会。

一天晚上,等同伙们睡熟了,他携带一支枪,悄悄离开了这个不为老百姓办事的队伍,朝家乡走去。回乡后,他对国民党当局的高压统治政策和**腐化行径深恶痛绝,感到世事不公平,产生了抱打不、平除恶扬善的念头。于是他便走亲串友,联络了附近十几个穷苦农民兄弟,插旗安营,坐山为王,开始了打富济贫的生涯,成为蒲城县西北一带的农民武装首领。

在拉武装的过程中,枪支弹药的来源成了主要问题。他们打听到白堤矿警队有十几条枪,准备去收抢这批武器。为了掌握敌情,他化妆成买炭的,推着一辆叫码子车,在矿上装了两袋子炭,停歇在大门口,拿出水壶,掏出两个锅盔馍,坐在门口一块石头上,边吃边喝,眼睛不时地观察矿警队的驻地情况,水喝完了,装着去讨水喝,到了门口,对站岗的一位矿警说:“老总,我渴了,能不能给点水喝?”

站岗的指着后排一个房子说:“厨房里瓮里有凉水,你去舀吧。”

他提着水壶,进房子灌水,一边灌水一边看了房子内矿警的布局,睡觉的地方,枪挂的位置。然后灌满一壶水,走了出来,对站岗的说:“多谢老总。”说罢,走到推推车跟前,推起车子,向回走去。

在一个晚上,他指挥游击队悄悄来到矿上,摸到矿警队部,突然闯进队部,几支长短枪对准正在做梦的矿警,大声喊:“我们是王疯子的游击队,缴枪不杀。”睡梦中的矿警被缴械了。他们缴获了十几条枪。有了这批武器,一下子有了拉武装打天下的本钱。

接着采用远程奔袭的战术,率领部下17人,袭击了宜君县八丈原的保警队,当场击毙了保警队的大队长,击伤十几名保警队员,俘虏了八名保警队员,缴获了十多支枪。接着他率8人再战同官九里坡,袭击敌人的汽车队,生俘队长等16人。经过这样几次战斗,他们有了武器,队伍也不断地扩大。

唐哼囔听了问道:“听人说你与白水的田焕贵关系很好?有这回事吗?”玉成向他谈了与田焕贵的交往经过。

原来田焕贵是从杨虎城旧部三十八军回来搞地下武装的地下党,白水地下党负责人,他得知王玉成拉起了武装,便联系蒲城地下党柳十治,何志坚、黄罗武等人。通过各种关系,到王玉成处做工作,讲解当时革命形势,陈说利害,劝王玉成弃暗投明。

通过多次动员,终于使王玉成最后下了决心,于l946年10月带领自己的手下一杆子人马,携带几十条枪,打出了同东支队的旗帜,走向了革命道路。

支队成立以后,王玉成担任队长,黄罗武担任政委,在蒲城西北与白水富平交界一带打起了游击。国民党地方政府认为他们的存在危害地方治安,经常出动武装力量围剿他们。一次蒲城保警队天不明突然包围了他们的驻地,双方随即展开激战,只见他上衣一脱,双手提枪,大声喊着“冲啊!”带头杀出了包围圈。

经过多次战斗,不断招收人们,王玉成的游击队就发展到近百人。随着解放战争的快速发展,党组织把游击队收编为县辖支队,成为**路东工委领导下的一支很强的武装力量。

民国36年(1947)他率部转战白水与蒲城北部,改称路东总队第三支队,他任支队长。在随路东总队主力攻打宜君八丈原战斗中,面对强敌,他与队员曹德友、张正正、胡建娃等组成敢死队。他身穿单衣,冒着深夜刺骨的寒风,攀登峭峰,摸到敌人背后,以迅雷掩耳之势,打敌措手不及,智取了八丈原,俘虏敌人三百余人,受到总队部的嘉奖。

1948年瓦子街战役后,在路东总队领导下他率部挺进蒲白,坚持游击战争,创建游击区。当年秋季,他率部协助警三旅攻打蒲城高阳镇,歼灭了富平自卫队。又率部激战朝邑三河口,每次战斗,他均身先士卒,夺取战斗得胜利,多次受总队部嘉奖。

唐哼囔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听着玉成的叙说,不时插上几句话,他把旱烟袋递给玉成说:“谝累了,抽一锅子。”

玉成接了,装上烟沫,抽了一锅子,唐哼囔接着问:“一下子管这么多人,他们都听你的,愿意为你卖命吗?”

玉成听了,又向唐哼囔叙说:“这些人都是穷苦人出身,被官府剥削,土匪抢劫,兵痞欺压,逼得没办法在家里过日子,不得已才铤而走险。我以兄弟般情义对待他们,我们是生死之交,讲义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不会背叛我的。”接着叙述了了纯洁队伍的往事,把那些意志不坚决的,三心二意的人清除了出去。

唐哼囔又问道:“你拉起武装,你家里人支持吗”

玉成听了,又谈起了母亲。

王玉成自从拉游击队后,由于其家特殊的地理位置,就成了游击队分队的联络点,常驻地。游击队员经常在他家里歇息,闲时帮忙给他家收割庄稼,对外声称是雇佣的短工。有时游击队员来的人多了,晚上住不下,就安排到叔父家里。上级几位领导曾经在这窑里躲过一阵子。每当夜晚,游击队来到他家的时候,老人都要烧水做饭,照顾周到之情,难以言表。自从儿子拉起游击队以后,常常不落家,每当儿子外出的时候,她彻夜不眠,惦记儿子的安危,直到儿子安全归来,她才安心地入睡。

由于他打富济贫,得罪了当地恶霸与地方当局,他们在一个月黑的夜晚包围了玉成家,幸好那晚他不在家,当局烧了他家房屋,掳走他的家人,以此来要挟他。他一不做,二不休,托人给官府送信,自己家人如有三长两短,出现什么意外,自己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烧仇人的房子,杀仇人一家。敌人接到信,吓懵了,收敛了。

夜深了,二人都感到累了,就和衣一起睡在热炕上。

一九四七年秋天,全国解放战争的紧要关头,国共双方军队开始展开了拉锯战,在路东工委领导下,蒲城游击大队的活动范围大起来了。在王玉成指挥下,转战淳化、富平、蒲城、白水等县境内,参加过马兰、高阳、郑家、通积、洛河等战斗。他们领导群众打土豪,除恶霸,缴获敌人保甲枪支弹药,先后和敌保警队,自卫队,敌17师,接过火,取得了多次胜利。

到了秋季,王玉成率领游击队,配合白水游击队,准备在白水和国民党36师打一场硬仗。

他带领游击队进入白水以后,在西河陷入了敌人的包围圈,西河四面环山,都是悬崖峭壁,山顶丛林荒草中,埋伏着敌人成千人马,游击队刚顺南坡而下,就遭到敌人枪林弹雨的猛烈袭击。王玉成只得带领战士顺河道北上,半夜时分摸到白水通积村,又和敌人遭遇了,为了摆脱危险,他让几名游击队员掩护主力突围。面对强敌,王玉成指挥部队连夜突围,虽经过努力拼搏,终因寡不敌众,几名战士在掩护部队突围时不幸中弹身亡。

经过几次冲击,终于冲出敌人的围剿圈,战斗中,王玉成受了重伤,被白水地下党转移到蒲城,找到了许维善,让他安排一个隐蔽的住处,治疗养伤。许维善权衡了一下,还是找老朋友唐哼囔靠谱,有把握,于是就把他送到唐哼囔的大店里,住在唐家里养伤。

有一次,唐哼囔接到一个朋友邀请,出一趟远门。临走时,他叮咛妻子王氏说:“我去给朋友帮几天忙,你在家里除了招呼好店里的生意以外,必须照看好玉成,注意若有陌生人来了,不可让他接触玉成,防止坏人钻了空子,惹出麻烦,出现意外,那就不好了。”

王氏回答说:“你放心去吧,我会把握分寸的。”

唐哼囔走了第二天,来了一个人,进了店里,见了王氏,自我介绍说:“我是唐老板的朋友,到这里来,给你这里住宿的一个朋友送点日用品。”

王氏一看来人,自己没见过,不认得,想起了唐哼囔走时的交代,不由得留了个心眼。对来人说:“掌柜的没在,也没有朋友住在这里。”

来人自我介绍说:“我叫李俊英,是唐哼囔的朋友,能不能见一下住在这里的朋友。”

王氏一见来人要见王玉成,头脑里第一个反应是不是打探消息的,立即警觉起来,略一思索,他想见人,那是不可能的,于是说:“既然你是唐哼囔的朋友,那你等他回来再来吧。”王氏委婉地拒绝了来人的要求。

来人只好说:“那我把东西放下,烦你给他。”

王氏说:“没有你说的人,留下东西给谁呀,你还是带走吧。”

来人一看,只好又问:“唐老板几时回来?”

王氏说:“大概后天吧。”来人只好走了。过来几天,唐哼囔回来了,王氏把来人情况说了。唐哼囔听了说:“你做得对,我们一定要向朋友负责,确保万无一失。”

第二天傍晚,一个头戴礼帽的人,手挎一个布袋进了门。直接喊:“唐老板在吗?”

王氏一听,对唐哼囔说:“那天来的人又来了。”

唐哼囔听了,声音较熟,走了出来,仔细一看,还真是朋友李俊英。急忙向前握着对方双手说:“老朋友,你来了。”

李俊英接着说:“可把你等回来了。”

王氏看了李俊英一下对说:“误会了,你们还真是朋友,还望谅解。”

李俊英对王氏笑着说:“这回还撵我吗?”王氏听了一笑说:“要不是掌柜的在,还得撵。”说罢,呵呵一笑又说“你快坐,我给你们沏茶。”,

李俊英说:“不忙,走,先让我看一下朋友再说。”

唐哼囔说:“好的。”二人向隐蔽的住处走去。走到内处门外,唐哼囔对内说:“王队长,你看谁来了?”随即二人进了门,王玉成听到说朋友来了,想下炕迎接。

李俊英看见了说:“伙计,不要下来。”急忙走上前去握着王玉成双手说:“我来看你来了,给你带来日用品。”

玉成说:“那好啊。”

李俊英问:“伤势咋样。”

王玉成感激地说:“已经好多了。”

王氏端来了茶水,放在桌子上,给三人分别倒了。李俊英看着王氏对王玉成说:“前几天来看你,被人家挡了回去。”

王氏听了说:“你有没有给脸上刻字,谁认得,以后再也不会了。”几个人同时笑了。王氏说:“你们聊。”说罢转身走了。三个朋友边喝边聊了起来。

唐哼囔边抽烟边问李俊英:“听说你们拉起队伍以后,去了边区,一路可顺利。”李俊英向二位朋友叙述了经过。

王老四拉起队伍,为了提高队员觉悟,上级决定去边区受训。接到命令,王老四带队伍向边区出发,为了防止路上遇到麻烦,他们装扮成国民党的执法队,王老四带着大盖帽,装扮成队长,卫士装扮成副官。一路较顺利地闯过国民党地方关卡。临近边区有个关卡。这里驻扎着一个连,有数百名兵丁把守。他们来到关卡口子,十多名持枪的兵丁,气氛森严。腰别盒子枪连长站在兵丁之间,检查过往行人。王老四他们穿着国军衣服,他们大摇大摆地走近站口,两边兵丁唰地端起枪,瞄准走在前边王队长。紧随队长的卫士一看,刷地拔出盒子枪,毫不畏惧地一步跨到连长跟前。左手一下子抓住连长衣领,右手用枪顶住其头部。大声喝道:“谁敢动我们队长一根毫毛,我叫你连长脑袋立即开花”。队长后边的战士都端起了枪,准备战斗,情况紧急。卫士这一举动,让端起的国军兵丁傻了眼,连长吓得两腿颤抖,急忙喝令兵丁把枪放下。求饶地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队长这才挥了一下右手,身后战士收了枪。卫士怒气未消地退到一边。敌连长上前给队长说:“误会,误会。请到哨所喝茶。”王队长说:“不必,我们有任务,得赶路。”说罢,手一挥,带着队伍走出了关卡,顺利到达边区。

听了李俊英的叙述,王玉成脸上露出了笑容。

王玉成问:“后来呢?”

李俊英说:“受训结束以后,我们回到渭北开始打游击,摧毁国民党地方政权,建立游击区。”

三人聊了一个半时辰。李俊英告辞了。

李俊英走后,唐哼囔问王玉成说:“我和李俊英虽然在韩子芳处有过交往,但对他具体干什么事情的内情知之甚少。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你能告诉我吗?”

王玉成说:“这些是我们的秘密,是不会告诉别人的,甚至家里人也不能。不过,你是我们信赖的朋友,可以向你透露一下。”然后他向唐哼囔介绍了李俊英的情况,原来李俊英是奉地下党上级指示,来做蒲城及渭南非法武装**工作的;他搜集敌人情报;保护党的组织及人员的安全;筹集边区所需棉花、粮食、纸张、弹药等紧缺物资。然后通过地下运输通道送到陕北。

以后,又有几个人拿着日用品来看望过王玉成。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王玉成伤快好了,不影响行动了。王玉成向唐哼囔提出回去的打算说:“唐老板,我现在已经好了。我打算回去。这些天给你填了不少麻烦。”

唐哼囔听了说:“话不能这么说,朋友嘛,谁还不给谁帮忙。”说罢,唐哼囔思忖着:送佛送到西,人情要做就做到底。于是对玉成说:“你的伤已经好了,要走,我也留不住。不过你身无分文,衣服又不整,行走在路上,难免被人怀疑,为了不出意外,你把衣服换了,走在路上也不会被人眺不起,我再给你些零钱,饥了也好买些吃的,打发肚子。”

听了唐哼囔的话,玉成感激说:“感谢你的掩护之恩,衣服我可以接受,钱就算了吧。”

唐哼囔说:“我已经决定了,钱你也得拿上,路上用得着。”说罢,叫妻子王氏拿了一身衣服,递给玉成,玉成接了衣服,随即套上,又把钱递给了王玉成。

玉成不要,王氏劝说玉成道:“老唐决定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你就装上吧,路上用得着。”

玉成听了,只好接了盘缠,他对唐哼囔恳切地说:“我们这次损失很大,特别是枪支弹药非常缺乏,要继续弄下去,没有武器不行,唐老板,看在这次交往的朋友的份上,能不能给弄些家伙与瓤子。”

唐哼囔听了说:“这个恐怕为人所难,难以办到。”

玉成见唐哼囔有难色,接着说道:“没有多的,总该有少的。总不能让我空着手去打狼吧。”

唐哼囔道:“既然你已经张开了口,总不能不给面子,我也只好忍疼割爱了。这里有两把盒子枪,不成敬意,请你拿去用吧。”说罢,唐哼囔爽快地从内室取出盒子枪,几十发子弹交给了王玉成。

王玉成双手接过枪支弹药,揭起外褂,往腰里一别一扎,然后双手打恭对唐哼囔感激地说:“多谢唐老板忍痛割爱,在下不便久留,以后用的着王某的地方,言传一声,能办到的,王某一定办到,不能办到的,王某会想方设法办到。以后还会来打扰的。告辞了,后会有期。”

唐哼囔听了道:“难得王队长一片诚意,今后如果用的着的地方,唐某定会鼎力相助。欢迎再来,我就不远送了。”

玉成走出了车马大店,迈开大步,向北走去,又回到了久别的游击队,与自己的战友又开始了新的战斗。

送走了王玉成,唐哼囔又干了那些轰轰烈烈的大事,接着继续往下看。

3

第二十九回 车马店掩护玉成 热炕上述说武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