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烟火南京>引子 江东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引子 江东门

小说:烟火南京 作者:不语庄人 更新时间:2021/7/29 14:24:30

2017年10月18日夜11:50,南京江东门。

卞正中从玲珑会所醉醺醺踉跄出来,殷勤地安排好客户上车。一阵寒暄送别后,他目送出租车远去,然后点燃一支苏烟,夹杂着南京秋夜的清凉空气,惬意地深吸了一口。马上就要到公司财年截止日10月31日,今天终于搞定了最后一份合同,今年的业绩又是topsales了!

“嘭”地一声,不远处一束烟火冲天而起,画出一条绚丽的弧线,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天际。南京人喜爱燃放烟火,不分时节,不论场合。卞正中驻足欣赏着这美丽的烟火,内心十分的舒畅。这烟火来得正是时候,好像正是为自己燃起的一样。卞正中很喜欢烟火,人生不就是一束烟火吗?尽管生命短暂,也要绽放出自己最耀眼的光芒,努力飞向更高的天际。

卞正中今年25岁,到南京已经7年了。他从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本应该做一辈子中学历史教师。但在南京大学当了半年班级辅导员后,阴错阳差进了一家著名的高科技IT企业,逐渐成长为驻南京代表处的销售部经理,也算是小有所成。这些年他没少吃苦头,总算积累了一些人脉,打开了局面,工作越来越顺手,也越来越喜欢在南京的生活。

南京不愧是历史文化名城,到处是古迹,到处都是历史。与一般的销售不同,卞正中不太喜欢声色犬马的花花世界,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历史迷。南京各处知名的、不知名的遗址,他都专门探访过;南京各历史时期的史料,特别是民国时期的战争史料,他都专门研究过。毕业时他报考了兰州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只可惜数学太差,没能被录取,考古学家的理想从此诀别,最终混迹江湖成了一个IT销售。可谓四海沉浮,人生如寄。

今天喝的是洋河梦之蓝,人均1斤,以卞正中的酒量,已经是很高了。这家会所位于集庆门附近,离他租住的公寓有些远,向西穿过大屠杀纪念馆,还有约4公里。卞正中平时有每天步行5公里的锻炼习惯,今天心情特别好,于是决定步行回家,就算是完成今天的锻炼任务,同时也醒醒酒意。“十年金陵风和雨,千里江宁血与沙。英雄梦,一腔青春血,倚天洒!……”他一边迈着不太稳健的步子,一边朗诵着自己刚作的一首满江红,感觉自己热血沸腾,豪气冲天。

当走到大屠杀纪念馆北门时,突然感到一阵很急的尿意袭来。这个地方是南京大屠杀中最大的丛葬地,尽管四周比较繁华,但这条阴森的小道一直都很僻静,现在这个时间早已没有了人烟。卞正中憋着一泡尿急匆匆穿过一排杂草灌木,四周漆黑一片,几天的阴雨让地上积出了很多的水坑,只能偶尔看到地面水坑反射出的微光。水坑的旁边有一个黑黝黝的下水洞,洞口有两三个水缸大小,像幽灵张开的嘴,阴气悚人,四周的污水咕咕地流入洞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这里实在不算是个理想的“放水”地点,但抵抗不了越来越急迫的尿意,他找到了一处角落准备赶快了事。对面是大屠杀纪念馆的遗骸陈列室,竖条形玻璃窗里透出微蓝的光,照在他迷离的脸上。他感觉那蓝光忽闪忽闪,上下飘动着,像无数只手在召唤他,吓得他顿时打了一个冷颤。再低头一看脚下,自己正准备“放水”的地方立着一块破旧的小石碑。石碑上模糊地刻着“江东门大屠杀丛葬地”。卞正中惊了一跳,酒意醒了大半。连连结结巴巴地鞠躬赔罪,“不知冤魂在……在此,多……多有得罪,多有得罪!”,顾不得裤子都没系好,转头就往杂草丛外跑。

卞正中狼狈地在杂草丛中连滚带爬,但感觉到下水洞里的阴气一直在身后飘忽闪动,仿佛一根绳索系住了他的腿,越想快跑越是迈不开脚,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无法控制,突然一股恶心涌上来,眼前一黑,栽倒在那个阴森的下水洞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卞正中慢慢进入了一种混沌之中,如丝如缕的蓝光在四周游走环绕,星星点点的萤火忽闪忽灭,像是泡在深水里,又像是飘在半空之中,胸口的一丝气流慢慢流出身体,又慢慢注入进来。光影间,男人的喊叫声,骡马的嘶鸣声,小孩的啼哭声,女人的惨嚎声,在四周忽起忽灭。突然,远处一束烟火“嘭”的一声缓缓升入夜空,绚丽的火球带着耀眼的亮光飞向天际,在进入天幕之际,猛然炸开,迸发出七彩的光束,那光束闪耀着,依依不舍地缓缓坠落,渐渐归入无边的夜幕之中。

这不是春节里家乡的烟火吗?那火红的亮光当中映衬的不正是母亲温暖的笑脸吗?“三儿,回家吃谈年饭了。”母亲伸过来纤瘦的手,在自己脸上亲亲抚摸着。卞正中猛然醒来,想去抓住母亲的手。四周却是死一样的沉寂,下水洞里潮湿阴冷,散发着腐臭的气息,衣服被泥水早就浸透了,浑身上下不停打着哆嗦。“这……?这……?”他来不及思索目前的状况,赶紧踉跄地往外爬。

洞并不深,卞正中很快爬出了洞口。外面凉风嗖嗖,扑打在他肮脏不堪的脸上,像幽灵一样诡异。刚才的那泡尿早就被忘得无影无踪,他艰难的站起身,摸摸口袋里的手机和钱包,发现没了踪影,不由得清醒了几分。这是销售的职业病,如果没有了手机和钱包,就感觉自己是全身一丝不挂一样,毫无安全感。他看了看身后黑漆漆的洞口,放弃了回头去找的念头。钱包和手机已经丢过多次,习以为常了,但刚才的情景就像是死过了一次,傻子也不想再去死一次的。

卞正中不愧是闯荡江湖多年的老销售。按照荒野生存中贝尔的法则,首先稳定情绪,然后马上清点损失,除了手机钱包,并没有其他的东西丢失。最重要的是除了手上和额头有点擦伤外,其他部件也都听使唤。只是最让他沮丧的是,一身崭新的西装污浊不堪,臭气扑鼻。如果不是因为夜风太阴冷,他会毫不犹豫的脱下来丢掉。

接着卞正中冷静地分析处境:今天酒喝多了,倒霉地摔进了这个下水洞,没有大的损失,只是形象严重受损,如果让人看见,就太没面子了。“好汉打掉牙和血吞”,销售最看重的就是面子,平时被客户虐了无数次,回单位也一样要神气光鲜。他整理了一下又脏又臭的衣服,准备赶紧回家洗澡换衣服,坚持一会就能到家了,过几天再去栖霞寺上柱香,去去晦气。

2

引子 江东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