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烟火南京>第六章 走火&第七章 唐公馆(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走火&第七章 唐公馆(一)

小说:烟火南京 作者:不语庄人 更新时间:2021/8/1 13:40:00

为庆祝蒋委员长亲临,当晚教导团举行了聚餐。教导总队不愧是国军的精锐,物资十分充足,猪肉管够,还每桌发了一盒紫金山牌香烟,大家吃得好不痛快。只是军中禁止饮酒,好肉却没有好酒,卞正中这种吃货不免有些不爽,他想找官二代发发牢骚,却到处找不到官二代。兽医只顾自己胡吃海塞,也不知道官二代在哪。“这小子肉都不吃,干什么毛线去了呢?!”卞正中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嘀咕着回到寝室,一进门就看到官二代正苦着脸在擦枪,嘴巴翘得老高。原来官二代的武装越野、一百米精确射击等好几门科目不及格,今天临时内务检查时又从他的床下搜出一堆臭袜子……聚餐前他被区队长拖去一顿臭骂,差点要开除他。最后被罚取消聚餐资格,晚上必须完成全区队所有枪械的保养。

卞正中觉得这个官二代挺可怜的,一个白白嫩嫩的公子哥,平时懒散惯了,估计从来就没干过洗袜子的活。到教导团真没少受罪,天天五公里负重越野,脚上磨出好几个大水泡,这小子从来没吭过一声,也算是条汉子了,如果因为几条臭袜子被开除了,就实在太可惜了。卞正中走到他身边坐下,递过去一支刚从餐桌上顺回来的紫金山牌香烟,自己也点上一支,然后陪着他一起擦枪。

一会儿兽医乐颠颠地回来了。这货特能吃,消化功能更好,每顿的饭量能顶别人两个,天天晚上响屁不断。正巧他睡在卞正中的上铺,卞正中每晚都会被他熏得生无可恋,恨不得直接给他缝上。

兽医笑眯眯地溜达进屋,蹬掉皮鞋,爬上他的上铺,美滋滋地躺在床上哼着小曲,不时还夹杂着两声响屁。兽医的皮鞋就丢在卞正中的脚下,一股浓郁的脚臭掺和着屁臭直冲卞正中的脑门。卞正中差点呕吐出来,气得一甩手,把沾满枪油的擦枪布准确地砸到兽医的脸上,笑骂道:“狗日的兽医,你他妈哪是军医,完全是毒气兵呀,你还要人活不?再不去把你的臭脚洗了,老子马上把你的屁股缝上,让你还放屁!”说着佯装就要往他床上爬。

兽医本来不愿意搭理卞正中,看到他真的要爬上床,才告了饶。“别,别,你个龟孙咋那么狠毒呢,我去洗还不成吗?!”说着悻悻爬下床,一百个不情愿地拿起盆洗脚出门去了。卞正中经常和兽医拌嘴打闹,使单调的生活多了不少乐趣,他看着兽医猥猥琐琐边走边骂的样子,咧嘴大笑起来。“砰”耳边突然一声巨响,同时一束火辣的热流“嗖”地从脸颊边掠过,兽医的床板上“噗”地打出一个大洞,谷壳填充的枕头炸开,飞起的谷壳四散溅开。

“……”足足有十秒钟,卞正中的笑容一直凝固着,所有的人都呆若木鸡。卞正中勉强回过神来,动作僵硬地摸摸脸,脸颊被热浪灼得火辣辣的疼,幸好没有摸到粘稠的液体。一旁的官二代目光呆滞,傻楞愣地盯着兽医的床板和破碎的枕头,嘴巴张得老大,青烟从他手中的中正式步枪的枪口丝丝冒出来。兽医捂着头趴在门外直哆嗦,洗脚的盆被丢出老远。

“什么回事?”“哪里响枪?”门外一群人喊叫着,快步涌了过来。官二代拿着那支走火的步枪,像是拿着一支烫手的烧火棍,慌慌张张不知所措。卞正中向门外看了一眼,迅速一把夺过官二代的枪,把自己手上的枪丢给官二代。

教导团长带着一帮军官夺门而入,一脸盛怒,冲着卞正中喊到:“怎么回事?为什么放枪?”卞正中立正答道:“报告团长,我在擦枪,走火了。”教导团长一脚把卞正中踹倒在地上,“妈的X,擦枪你他妈不先检查子弹啦!”卞正中挣扎着爬起来立正:“对不起,长官!”教导团长回头拿起兽医的枕头,喊道:“这床上是谁?人呢?有没有受伤?”兽医连滚带爬的进来立正答道:“报告团长,是我,我正准备去洗脚,就……”教导团长看他没事,不等他说完,骂道:“你狗日的命真大,再晚半分钟,你他妈就脑瓜开花了!”接着对宪兵喊道:“这狗X的下午在礼堂就瞎JB嘚瑟,差点惹出大祸,现在又差点走火打死人,先给老子关禁闭,看老子整不死他!”两个宪兵快步冲过来,利索地把卞正中拖出屋外。

-----------------------------------------------------------------------

第七章 唐公馆(一)

两天后的傍晚,卞正中揉着被打了二十军棍的屁股跌跌撞撞地走出了禁闭室。第一次被人用大木棒狠狠修理屁股,他的两瓣小鲜肉差点皮开肉绽了,一直钻心一样地疼痛。

官二代、兽医还有老乡伍祥彪一直等在门口,一见卞正中出来,马上迎上去一左一右扶住他。官二代眼泪汪汪地望着卞正中,嘴巴张了半天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卞正中拍了拍官二代的头,笑道:“你小子咋像个女人,猫尿都快出来了。好了,啥都不用说了,快请我去吃顿好的,这两天都淡出鸟了!”

几个人到了常去的饭馆,乐呵地点了几个好菜,老乡彪子不知从那摸出一瓶老汾酒,卞正中顿时笑开了花,几个人好酒好肉一直快活到天黑才作罢。

三天后,11月4日,三区队举行了结业授衔仪式。可能因为这批人很快就会投入存活率极低的淞沪战场,长官部对军衔并不吝啬。卞正中、官二代和兽医都授予了上尉军衔。几个人一身崭新的呢料军官制服,佩戴着亮闪闪的上尉军衔,显得神采奕奕,英气逼人。卞正中很佩服德国的军服设计师,能让这款制服八十年后都不显得落伍,怪不得那么多年轻人愿意投身黄埔,这套制服应该也起到了不小的广告作用。兽医自小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军官,第一次佩戴上红底金星的上尉军衔,就像带上大红花的小学生一样,脸上兴奋得红彤彤的,对着镜子照个不停。

官二代给卞正中使了个眼色,拉拉他的衣袖走到寝室外。官二代凑到卞正中耳边,故作神秘地说:“明天要分配到部队了,今晚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算是报答你替我挡枪之恩,怎样?”官二代故意卖关子。

卞正中装作不领情,一边往外走一边答道:“我卞正中做事只为兄弟,从不要人报答,再说你能带我去什么好地方?”

官二代在后面跟着,佯作生气骂道:“你个狗x的不装逼能死呀!我带你去的是唐公馆!”

卞正中停住脚步,认真问道:“哪个唐公馆?”

官二代嬉皮笑脸的答道:“我说你是个土老帽吧,是大名鼎鼎的唐生智公馆,他是我表姨夫,呃……,不过是比较远的远房表姨夫,我们去见见他,说不定能给你疏通疏通,安排个好位置呢。”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唐生智是Dang国元老,有军人的刚烈之气,但在军事上却是个平庸之辈,守卫南京的十几万国军就是葬送在他手里,能见见这个败军之将倒是件有意思的事情。卞正中心里琢磨着,很满意地丢给官二代一支大前门香烟,笑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百子亭位于玄武湖西岸的城墙边,有几条幽静的小街,高大粗壮的法国梧桐矗立在笔直的柏油路两旁,如同两行威武的卫士,梧桐树那宽大金黄的树叶映衬着一栋栋错落有致的小楼,彰显着这里的尊贵。这里是Dang国要人的公馆群,李宗仁、何应钦、张自忠等要员的公馆分列其中。在东北角有一栋三层小楼,青砖红瓦,古朴雅致,这里就是时任陆军一级上将,训练**的唐生智的公馆。

官二代的表姨是唐生智的二太太,他家道中落后,就是这位唐二太经常给予接济,估计官二代来教导团也是这位表姨的安排。这个宅子好像并没有很多人来造访,没有达官显贵宅前常见的卫兵岗哨,唯一的门房也显得懒散无聊。门房对官二代很熟悉,通报进去一会就迎出来一个副官,领着官二代和卞正中进了大门。

现代的卞正中曾经常路过这里,在他眼里这里只是一栋很普通的小楼,比起豪门别墅实在不值一提。但走进唐公馆,差点亮瞎了卞正中的眼睛,八十年前居然有这样奢华的地方!宽敞过分的大厅铺设着**白色的地砖,全欧式的家具把大厅衬托得富丽堂皇,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大厅**,在彩灯的映射下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中院天井是一个小花园,一条人工河蜿蜒其中,几十条各色锦鲤在水中来回穿梭。小河旁是一座别致的八角亭,河上架着一座轻盈的木桥,一位戏子正在桥头唱着一段婉转回肠的扬州清曲《扬州月》。一位五十上下的中年人,身穿白色的丝绸睡衣,左手拿着一个紫红发亮的紫砂壶,在几个紧身旗袍的女子簇拥下,围坐在八角亭里喝茶看戏。戏子唱到**处,此人一拍桌子,兴奋地高喊到:“好,我就喜欢这一段,再给老子唱一遍!”说完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很惬意地把紫砂壶送到嘴边吮了几口。

领路的副官见此情形,对官二代和卞正中说道:“林少爷,二奶奶和长官正在听戏,请二位到二奶奶客房稍事休息。”

卞正中心里暗骂:“这个龟孙倒是好逍遥快活,只可惜快活不了几天,这座奢华宅子以及这些美人,都要奉送给日本人了。”官二代看出了卞正中眼中的鄙视,等副官走后,对卞正中解释道:“我姨夫一向不拘常礼,这些年仕途不顺畅,基本是赋闲在家,也没有太多交往,听听戏、散散心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嘛。”

尽管觉得官二代说得有道理,卞正中还是心里憋着一口气,无法释怀。他不做回答,在屋里到处溜达。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见隔壁居然是一间琴房,一架黝黑发亮的钢琴立在房间一角,一旁的琴架上井然有序地放着几把小提琴和一把木制吉他。

卞正中小时候在母亲的威逼下开始学习钢琴,十三岁时就顺利考过十级。大学里吉他很时髦,精通乐理的卞正中很快学会了吉他,这让他一直是系里的热门人物,前两个女朋友都是靠钢琴和吉他泡到的。

在客房等得无聊,卞正中看看四周没人,拉着官二代溜进了琴房。官二代还有些顾虑,卞正**求道:“等得无聊死了,反正这么远他们也听不到,就让我过会隐吧。”官二代也是个脸皮厚的货,在确认不会被他姨夫听到后,鄙视地调侃道:“你这个三脚猫可别瞎显摆,这是我表妹的琴房,她可是很彪悍的哟,连我姨夫都拿他没办法,你要是鬼哭狼嚎把她给招来,今天你就死定了。”

卞正中坐了下来,用手抚摸着洁白的琴键,好像触摸到母亲的手一样,一阵思念油然而生,不由自主的按下了琴键。“铛……铛……”一曲贝多芬的《悲怆》行云流水般从琴键中飘飞而出。这首曲子是母亲亲手教的,是卞正中最喜欢最拿手的一曲。琴声单纯而丰富,柔如冬日阳光,盈盈亮亮,温暖平静。清冷如钢珠撒向冰面,粒粒分明,颗颗透骨。烈如咆哮的深海,荡人肺腑,撼人心魄。卞正中完全陶醉在音符之中,感觉母亲就坐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慈爱和骄傲……

2

第六章 走火&第七章 唐公馆(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